首页 > 文章

胸外科学徒日记

来源:协和胸外阿饼  时间:2017-12-19 20:12:24

​​今天会诊了一位儿科的病人,十四岁的湖南初三小伙子,被疾病折磨得已经骨瘦如柴,严重的难治性腹泻让他身体丢失了大量蛋白,免疫系统几乎崩溃,脓气胸培养出复杂的耐药菌,常规的抗生素治疗已经无效。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他了,三天前儿科组织了全院多科会诊,当时儿科会议室塞满了会诊医生,消化科,感染科,检验科,基本外科,胸外科,介入科,放疗科,肿瘤科,医务处……看来问题很复杂,不是吗?

我做完一天的手术,匆匆赶到儿科病房,他的主管医生还在为病人们忙碌着,看到我来会诊自然是很开心的,希望能帮忙解决问题吧。

当我看到他时,他胸壁的胸腔闭式引流管周围皮肤已经大面积溃烂,皮下软组织裸露着,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引流管周围气体进出的声音,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在一个孩子身上看到这样的伤口,这是一个棘手的开放性气胸患者,引流管固定线几乎脱落,虽然伤口不能一期缝合,但我必须为他做着什么。

我问他,你怕疼吗?

以前怕,现在我不怕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经历了很多磨难。

我问他,你知道人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磨难吗?

我知道呀,因为这样才能成为更好的人。

我鼓励他说,你很坚强啊,比我年轻的时候强多了!

没办法呀,不坚强的话给谁看呢?

我只用了一支利多卡因,迅速地处理了伤口,重新固定了胸管,负压吸引重新恢复了正常的工作,胸腔内的气体和积液从管子里流了出来。我问他,喜欢北京吗?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呀?他说,等我好了,我要去清华大学看看。

他会好起来吗?他的手术会顺利进行吗?他能扛过手术这一关吗?

我找到他的主管医生,通过私人方式为他安排好了整形科的会诊,希望可以帮他度过难关吧。

医生和患者,本是世上素未平生的人啊,但不知怎么,又在生命中发生了千丝万缕的奇妙连接,有时候,就是单纯地希望,他能好起来。​​​​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