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四处抽血、合法打劫;题材待涨、成长靠跌——2017年证券投资年策略

来源:唐史主任司马迁  时间:2017-01-13 09:48:18

回顾2016年行情,基本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熔断奠定了以保障新股发行为第一目标的全年修复式上涨走势。

虽然行政之手一直在上下其手,但市场之手对年初的人为熔断进行了纠偏。在接近年底的时候,不论是总市值还是指数,基本都回到了熔断的起始点。虽然在这一年里,行政力量人为干扰行情的状况每个月都在发生,从整体上看市场还是有效的。


如果从证券市场在整个金融市场中承担的经济任务来看,2016年熔断之后主要的任务有两个:

1、解除市场的结构性风险。这一点在最初只体现为使用国家队账户防止股市下跌。后来继续表现为与银监会的监管对接、对券商业务的梳理。在下半年则直接表现为和保监会的大撕逼。

2、保证新股发行。由于注册制是十八大明确说要推进的,国务院甚至绕行证券法,通过人大授权的形式来推进。而从现实条件看,如果堰塞的IPO没有发完,就无法实现在程序上的注册制实现。所以,保障,并且加速新股发行,抢在十九大之前能有给出个说法,就成了证监会防范风险以外最重要的工作。


展望2017年,市场除了防范风险和保证新股发行之外,还要承担对PPP证券化的支持、对国企改革(供给侧)的证券化支持、对债转股的市场消化。如果把扶贫IPO视为IPO的一部分,那么大的抽血点总共有四个。这还不包括正常进行的定增(解禁)、配股等市场化行为。


中国证券市场发展之初,就明确定义了服务于实体经济的基础属性和功能。证券市场,尤其是二级市场,纯粹是把居民储蓄转化为企业低成本甚至无成本的融资场所。尤其在市场机制不健全(比如退市机制)的背景下,很多企业和机构,会钻空子鱼肉不对称的散户交易者(比如恒大的伪举牌)。所以,我将这种市场状况概括为“四处抽血,合法打劫”。


从资金供给角度来看,17年楼部长去社保后,养老金会开始逐步建仓。这部分的资金入市是通过机构渠道来实现的,所以也基本是跟着趋势走,而不会呈现散户式的打脉冲建仓,更多是锦上添花的模式而非雪中送炭。

深港通和对应的QFII扩容并没有在16年折腾出什么花样,反倒是这个通道的投资资金像中长线一些。

MSCI在16年审核时还是顾虑结汇出境的问题,人家卖了钱不能走,确实是个大问题。所以,MSCI要加入,还是要等汇率稳定,且结汇政策有松动空间之后。


至于很多人说房地产被抑制之后,资金会流入股市。这一点我持怀疑态度。从投资者行为和偏好的角度看,买房子的人买了就去上班,收个租金坐等上涨。而炒股需要天天追涨杀跌,确实不是一回事。但是不排除部分楼市资金通过机构投资者之手进入市场(市场以往的表现说明,股市在这种溢出过程并没有优先地位,相对弱于债市和期市)。


险资和银行的钱,在通道规范后,流入的速度和强度都会大大小于16年。尤其是市场有了裁判骂人规则后,会玩得更小心。如果比照以上的资金增量来源,和这个增量的萎缩,我们可以拍脑门说:如果没有基于行政需要的行情发动,17年市场自然资金增量有限。


综合以上,我们得出第一个结论:17年市场的资金消耗会比16年大,但市场的自然供给增量有限。


2016共计核发了280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共计筹资总额在1800亿+。其中四季度出现了加速运行的状况。按照四季度的发行速度,全年可以发行500家以上,基本是16年的两倍(如果是这个数字,不含香港,仅内地市场也可以拿下全球最大IPO市场)。

如果是按照四季度速度推演,我们就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个不是实施注册制的市场,IPO总量却比任何一个实施注册制的市场都大。而且一年发500,等于市场扩容17%,这个数字比照美股上世纪90年代的超速扩容有过之而无不及。美股在这个历史时期,一年退市300家属于很正常,但A股17年退市会达到两位数吗?个人表示非常怀疑。

基于这种比照,我们可以判断当前的IPO政策是:无注册制之名,但有注册制发行之名;有退市之名,但无退市之正常比例。因此,我们也可以判断这个政策是违背市场规律的。违背市场规律造成的市场畸变,就要靠行政之手来修复。那么行政之手可以继续保持这种超发不死的状态吗?我们姑且把这个问题摆在这,先讨论一下,市场如何维持紧平衡。


这里要插入一篇个人阐释紧平衡的的基础理论篇:炒股看上证?指数已过时!(请大家都戳进去重温一遍,以了解“一切指数服从总市值”的原理)。


好,我们以“一切指数服从总市值”为基础,先来考虑一个问题:向稳定市场里发一支IPO,总市值应该增加还是减少?

答案自然是:总市值增加。实际情况呢?


A股有个客观存在的现状存在:个股普遍估值较高,这种估值较高的原因是IPO曾经较长时间停止,造成市场上小盘股的供应稀缺,而导致估值较高。

当IPO加速时,第一轮对存量高估值小盘股(也包括一些有成长性但高估值的中盘股)产生了由于供应恢复导致的溢价回调。

这些个股会表现为:机构投资者退出、交易量下滑并因此一路阴跌。

我们来看一张叠加图:


这是一张光环新网、顺网科技、网宿科技组成的走势叠加图。

大家会发现三个原来有着各自节奏的个股,在今年下半年IPO加速后,走势呈现了同样的阴跌模式。这种模式不仅存在在高溢价的牛市成长股中,也存在于15年股灾后的强势题材股上(不一一举例),都是IPO超发抽血造成的市值挤泡沫模式。


那么基于2016年已经出现的“市值挤泡沫模式”我们再来回答一下上面的问题:以当前的速度发行新股,每发行一支总市值是增加还是减少?

估计不少人就要狐疑了,不一定吧?

我们来看看2016年的总市值走势:


2016年扩容在10%左右,且里面不少大象(有涨得高的也有才发出来的,姑且算对冲抵平)。但总市值却没有比年初的起始点增加10%,甚至还略低于年初的总市值。那么现在大家可以一切愉快地拍一下脑门:妈的!新股发太快了,总市值不会同步增加!


分析到这里,我拿出一个推论:市场的紧平衡点在于——向市场发行一支新股时,市场的总市值不会增加,也不会减少。也就是说,新股新增市值正好等于从旧股里挤出来的泡沫。正常的市场行为都不受IPO影响,可以继续进行(比如定增并购等等)。这样可以一直玩下去。


当IPO速度超过紧平衡点后,就会出现发得越多,总市值反而降低越多。新股挤压高溢价旧股只是开始,随着超量发行,新股对次新股的挤压会进一步压缩总市值。

我们来看IPO恢复后的第一票纽威股份


股价在历经牛熊之后,咔嚓嚓一路下来。

即使表现好一点的,比如中文在线


也只能是在开板后的一个平台位置苟延残喘。

当个股是次新股时有人炒,当供应过速,很快变成次次新时,就只能一样旧人哭了。

有兴趣的,看到这里,可以同步去翻一下2015-2016年初IPO的个股,会发现很多还没有开始跌,但随着17年的IPO加速,很快就会进入被挤压状态。


那么结合以上两点,我们便知道了:超速发新股,不仅会挤压高溢价的IPO重启之前发行的票,还会挤压IPO重启后发行的次次新票。尤其是当打新门票离场时,挤压效应越发明显。

那么我们再来回答上面那个问题:2017年超速(500支)发行模式下,发行新股,总市值是增加还是减少?

答案应该比较确定了——紧平衡破坏后,发行量越多,总市值越减少。

再加上“一切指数服从总市值”这一理论,那么我们可以得出“新股超发,指数下跌”的结论。


中国的证监会主席,是最难当的角色。一方面,是要直接面对数以亿计的股民。另一方面又要基于没有完全市场化的现状下实施行政手段。于是这么多年的证监会主席,没有一个不是在骂声中卸任的。

刘主席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今年施政达成两个任务,实际上是因为肖主席的熔断为他打开了空间。因为规律要对肖主席的熔断进行市场修复,而刘主席的早期施政也正好顺应了这一点。

但如果刘主席要在已经发了近300家的基础上,更上层楼地发500家。同时,还要保障三个证券化任务的实现。那市场先生又要来抽膨胀一耳光了。中国证券市场最擅长的就是用下跌甚至暴跌来抽不当行政者耳光。现在,证监会迟迟不披露2017IPO总量目标,估计也是想见风使舵。


在没有披露的背景下,我们姑且按照400-500家分析。这样紧平衡肯定是打破了,紧平衡一旦被打破,加上对投机打压过度,那么市场基本就一潭死水(最近除了妖股以外,多数个股赚钱效应很差就是表现)。在市场疲弱的状态下,很容易被外界风险因素传导。譬如联储加息、本土货币政策微调等等。


按照A股恐慌盘通常一致性的尿性,不难预计在紧平衡打破的疲惫状态下,会由于风险传导带来一次较大跌幅。这个时间点不好预期,应该和资金供给有很大关系。

肉疼才会有反思,通常A股在跌完之后都会有政策调整,并由此开始市场对人为因素的纠偏。按理,正常发行IPO且没有退市的前提下,总市值应该是逐步上升且反馈在指数上的。但在行政层面没有意识到发行过速造成矫枉过正之前,市场会用自己的行为进行表达。

16年,市场开年用暴跌进行表达。按照一般的概率,不会出现17年也是类似的开年暴跌模式(炮弹不会落在同一个坑里)。那么出现的时间节点应该在年中,也就是说17年的走法应该是:开年继续横盘或者微涨,期间紧平衡被打破,但行政层面继续刚愎发行。而后由于风险传导出现大幅下跌的情绪性释放,杀出空间且进行政策调整后,市场得以反弹上行。

从这个角度看,质地好的次新股,在砸坑并放缓IPO速度后,会有一次较大的参与机会。


从题材的角度来看,美股16年是科技股的小年,按市场预测,17年将是美国的科技类IPO大年。从历史经验看,美国IPO有着风向作用。对A股一些体态臃肿的题材股刺激有限,但对同类题材新股的刺激幅度会比较强。

除了科技类,更多题材参与机会会集中在“证券市场承担的经济任务”领域,上文说的四个抽血点,除了新股还有其它三个。按照供给侧的逻辑,要抽血,首先要能涨。这三个类别,更多是阶段性参与机会,因为市场无法承载牛市式的全年贯穿炒作。

在紧平衡的背景下,题材炒作更多呈现于波段震荡的上涨周期。幅度上除了黑科技首次(谁都没听说过,包括监管层)炒作以外,幅度不会太大,因为抑制投机的行政力量一直都存在。

这也便是“题材待涨”的含义,要在上涨背景下,题材才有发挥空间。


从我个人的投资体系出发,会将企业或者行业梳理为“概念-题材-成长-价值”四个阶段。其中最肥美的是“题材-成长”这个变化周期,用个不甚恰当的比喻,就好像14-24岁的姑娘一样,一天一个样。

真成长不一定在原来的题材股里,但是顺着题材发酵的方向梳理,只要挖掘足够深,一般都能找到真成长股。这种票通常都较为单纯或者冷门,处于市场关注度不高,但是非常抗跌的状态(产业资本坚定存在的缘故)。

比较其他被挤压估值的个股来说,这部分潜在的成长股,阴跌的幅度很小,甚至时不时会被一些看好的市场参与者抬高价格,想要重仓入手,很难有好的时机。所以,从全年的参与机会来看,如果有紧平衡破坏后的宣泄式下跌,那么自然是最好的机会。

这也便是“成长靠跌”的含义,要等跌出空间才能重仓。


从以上分析来看,2017我个人的操作策略会是:

上半年中等以下仓位跟随博弈,以参与新题材和“题材-成长”标的头仓构建为主,继续做绝对收益。视紧平衡和五层次变化状况,在宣泄式下跌到来之前压缩完仓位,然后等捡“成长-下跌”的血筹,并升高仓位持仓待涨,期间不排除小幅建山的可能(不理解的请百度“风林火山投资体系”)。

当然,这种做法也有一定的风险,就是存在后半场没有抓住窗口踏空的风险。从务实的角度看,老朋友都知道,更加取决于3月深深房是否确定借壳。如果深深房确定借壳,则仓内近一成货贡献的利润会非常可观。钱壮怂人胆,拿到这个利润可能不会做过大幅度的回避动作,半仓扛过去也便排除踏空风险了。这个到时候再看。


关于题材和成长部分,未来我还会更多的分析和披露。本篇更着重于前半段关于紧平衡的分析。


谨以此片祝大家2017年投资顺利,少亏多赚睡的香。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