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为什么会有千家注杜诗?

来源:乱世飘萍回归  时间:2018-12-11 21:53:18

​​一次性买了三套释读讲解杜甫诗的书,仇兆鳌的《杜诗详注》、浦起龙的《读杜心解》和萧涤非的《杜甫诗选注》,不知道今后有没有工夫去细读它们。此前已有不少书都在列队等着喂书虫,或许它们也要厕身其间,空耗了印刷册数。

存世的杜甫诗,也就一千四百多首,给杜诗作注,自宋以来,代不乏人,有成百上千种之多,说是汗牛充栋,稍嫌夸张,盈箱累箧则一点也不为过。我买的这三套书,前两套是清代人作品,后一套是当代人作品。清代杜诗注家,大抵都有乾嘉学者的朴学精神,注重考证,不以自己的想象附会作者,讲解精当,最能直通老杜的心意。萧涤非先生,是当代研究杜甫的大家,代表这个时期杜诗研究的最高水平。

后世的文化人,真是不易,考上进士、当了大官,也不能保证名垂千古。那些恪守先贤教化的饱学之士,便不惜命地钻进故纸堆,为儒家经典作注疏。先秦典籍,到了汉代,因秦火和六国文字统一成秦文字,当时人就读不懂,所以两汉出现不少有名的经学家,他们不再企求创立新的学说,而是以解读儒家经典为己任,成名于当时,传名于后世,如马融、郑玄、董仲舒等。到了唐代,不但经书难以直接读,汉人的注解,多数人也都读不懂了,所以又需要对汉注加以解释,因此又有了疏正学。而那些才如江海的文士,不愿藏身故纸堆,想自己搞创作,可是诗词文赋都被前人写尽了,无论怎样着笔,也难超李杜韩柳苏辛。那个时候,小说、戏剧,还不能登大雅之堂,要想在文化史的重峦叠嶂中崭露头角,立言不朽,唯一能做的,只有替前代大诗人作注了。

但为什么注杜诗的特别多,有千家注杜诗之说,而注杜甫之前李白或之后的李商隐就少呢?这和杜甫的儒家形象以及杜诗承先启后的历史地位不无关系。

杜甫之被称为“诗史”,不是他的诗歌可以当作唐朝那一段历史来读,而是他的诗饱蘸感情,接地气,又有着春秋笔法,深刻地再现了那个历史时期的社会现实。杜甫的一生,从不囿于个人苦痛哀伤,广博的社会情怀,密布于他的诗篇。苏轼说他“每饭不忘君”,忠君和爱国,在帝制时代,是一回事,这为诗人杜甫铸就了儒家形象的典范。而李白“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显然不合朝野士人的胃口。

惊叹李白的天才,有两方面。一是他的诗歌里绽放出的想象力,古往今来,没有第二个诗人敢与他一较高下。二是李白诗歌的语言,达到了令人无法追攀的高度,但却又是平白如话的散文体,征引也少,很好懂,几乎没有注解的必要。而杜甫诗歌的语言,就大不一样,厚重凝炼,意象密集,用典繁富,技法高超,一个诗人能把极尽雕琢之工的语言写到了无痕迹,除杜甫外,并世无第二人。李白是诗歌语言自然化的终结者,杜甫是诗歌语言人力巧夺天工的开创者。李白不可学,杜甫才是百世师。晚唐时期,杜甫的诗歌,还没有广受人重视,但李商隐慧眼独具,取法杜诗,达到了辉煌的成就。但他的诗歌太讲究用典,水平又时常发挥得不稳定,终究是不能与杜甫相提并论。

可师者,必然有法,千家注杜诗,正是要从老杜的字里行间踅摸出一套办法,让后来的诗人有法可依。​​​​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