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Peter Thiel:苹果时代或已结束,特朗普的变革还是太少

来源:36氪  时间:2017-01-17 16:18:08

编者按:不惜与整个硅谷为敌,资助特朗普竞选总统,硅谷风投家 Peter Thiel 终于完成了他的又一笔精明投资。如今他已经成为特朗普总统核心团队的一员,同样也是科技行业在白宫最有影响力的人物。日前,Peter Thiel 接受《纽约时报》记者 Maureen Down 采访,就候选总统特朗普、硅谷科技等一系列热点话题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特朗普的变革还是太少

大多数人对特朗普过于猛烈的改革措施可能感到震惊,然而 Peter Thiel 却担心特朗普可能还走得不够远。“每个人都说特朗普的改革太多了,但我认为,也许特朗普的变革还是太少,对我来说,这似乎才是潜在的风险。”

去年年末,在特朗普大厦由 Peter Thiel 精心策划的技术高管会议上,候选总统特朗普充满激情地握了握 Peter Thiel 的手。Peter Thiel 当时的反应使得许多肢体语言专家甚至都进入了疯狂模式。有人说,Peter Thiel 在同龄人面前受到宠爱时会显得很不自在,对此他解释道:“其实当时我在想,希望自己的这一行为在电视上看上去不要那么奇怪。”

Peter Thiel 向《纽约时报》记者否认自己安排了会议的座次。在当天的会议召开之前,尽管有许多人号召抵制,仍有20位科技界的大佬出席了会面。对于是否向“反特朗普”的科技大佬阵营,比如 Jeff Bezos 和 Elon Musk 施加压力,Peter Thiel 说:“一开始,所有人都担心他们是唯一到场的。后来,所有人都担心他们会是唯一没到场的。公司越大,越不想被边缘化。”

Peter Thiel 接着说,“如果你是大公司 CEO 的话,都会直白说明自己不关心政治,或是表明政治立场。今年,大家却在比谁更能反对川普。‘如果川普赢了,我就吃袜子!’‘我吃鞋子!’‘我吃鞋子,然后光着脚移民去墨西哥。’某种程度上,硅谷比曼哈顿都来劲。在大选一周后我和一些对冲基金的人聊了一下,他们之前并没有支持川普。突然,股市上涨了,他们想:‘我都不知道自己之前干嘛那么反对他。’”

许多人谴责 Peter Theil 为支持特朗普选举而给他125万美元, Peter Theil 解释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给特朗普钱了,而且125万美元也并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只是选举需要。

批评者很想知道,为什么身为同性恋,他却会支持特朗普,后者本身明明倾向于提名限制同性恋权利的大法官;同样,做为一个未来主义者,他又如何支持像特朗普这样的商人,使用化石燃料,将利润置于环境保护之上,还坚持认为可以逆转全球化效应、回到美国制造的人。Thiel 说,“那是因为对年轻一代的期望在下降,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即使特朗普的某些方面比较复古,似乎想要回到过去,我想,很多人都想回到过去,做过去的未来主义者,就像《杰森一家》和《星际迷航》一样,这些都在过去,但是是面向未来的。”

他此前就已经表达过这样的观点,硅谷并没有更好地实现过去的梦想。“手机让我们偏离初心,没有意识到,地铁发展已经100年之久。”Peter Theil 说,硅谷现在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地方,这里产生的应用程序可以发送像“Yo”这样的单词,现在的科技发展思路还不足够大到能够让我们的文明进入下一个水平。

Peter Theil 感兴趣的科技领域

Peter Theil 对科技有着独特品味,他专注于延长生命的方法,对复杂的血液再生试验感兴趣,其中35岁以上的人将接受16至25岁的人的输血。Anne Rice (美国恐怖小说与情欲书写的代表作家)对这个实验给予了很大赞赏。“在这件事情中,吸血鬼相关的指责是最疯狂的,虽然输血可能有帮助,但也可能有有害因素,我们必须非常小心。”

目前,受外界公众社会的影响, Peter Theil 还没有任何重要举动,但他现在也正在从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投资者的数百项建议方面进行筛选。

另外,Peter Thiel 也正在使用人类生长激素,并且已经进军低温学领域。“我们必须以实验的态度对待所有医疗进程,不要踏入静谧的良夜(引用英国作家、诗人狄兰·托马斯的代表作)。”当被问道,为什么硅谷里的每个人都似乎对不朽有着如此执着的痴迷,Peter Theil 反问道,“为什么其他人对他们的死亡率如此漠不关心?”

他曾经投资了许多生物技术公司,并一直就科学方面为特朗普团队提供建议。“科学是技术之母,如今却已经陷入困难的时代,”他说。“我对此有一些强烈的意见。今天,衰老仍然不是疾病的征兆。你不能开发可以停止衰老的药物。”

苹果的时代结束了

当记者跟他做一个“Yes or No”的游戏时,其中一个观点是:“苹果的时代结束了”,Peter Thiel 毫不犹豫的回答了确定。“我们都知道,智能手机的是什么样子,能做些什么。这不是蒂姆·库克的错,只是这个领域不会再有更多的创新了。

Thiel 以“不走寻常路”著称于世,但对苹果的观点并没有特别不寻常。他认为,这家科技巨头将难以继续创新,超越世人已知的 iPhone手机。随着销售收入下滑,有分析师已经开始担心,市值超过6,000亿美元的苹果没有看得见的“下一款伟大产品”,以遏制营业收入的下滑。

苹果未能实现年度销售收入和利润目标,库克在上周的报告中责令高管降薪155万美元。这种情况是自2009年来首次出现,更助长了怀疑者的声势。苹果在今年秋天还宣布,缩减其“智能”汽车计划。该计划曾被普遍认为有可能培育出公司的下一款重量级产品。

逆向投资者的反向思维模式

Peter Theil 习惯于“翻转”思考,从反面来思考常规的思维逻辑,查看是否是错误的,他将其称为Pyrrhonian skepticism(康德式怀疑论)。这种思维方式也常会使他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比如,他甚至会想,自己最大的一笔投资 Facebook 是否助长了公众的从众心理。

当被问及奥巴马总统任职八年期间没有任何伦理上的错误,Peter Theil 从反方面指出:“但有一点,没有腐败可以是一件坏事。这可能意味着事情太无聊了。”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利益冲突时,无论是为自己,还是出席技术会议的特朗普,他也从另一个角度思考:“我不想在这里忽视伦理问题,但我担心“利益冲突”在政治中被过度武装。在许多情况下,当存在利益冲突时,它表明至少有人理解。如果没有利益冲突,通常是因为人们不感兴趣。

此外,记者问到特朗普和马斯克是否有相同之处时,Thiel 十分坦率地说,两个人都是“顶级销售人员以及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