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时间褶皱之第十一章:秘史

来源:铲屎官韩兮  时间:2019-02-20 15:59:48

​​ 


 

“萨素布将军虽然死了,但这件事情却一直让康熙大帝耿耿于怀,他身为一国之君,当然也想寻找这灵丹之方,于是也派人前往噶尔丹,却都是无功而返,后来雍正接位,私下里授命年羹尧年大将军在平定青海罗卜藏丹津叛乱之时暗中查访此事,世间传闻,这位年大将军素有奇术,还真就让他把长生不老之事查明了,并绘有一张阴阳双鱼的图纸,内藏机密,但据说此人野心甚大,将此事隐瞒了下来,雍正帝知道后,借故杀了他,并且在他家中搜出这阴阳双鱼的图纸,但雍正帝向来做事谨慎,生性多疑,图纸在他手中便如同废纸一样,没有信得过的人帮他一起参详,后来雍正帝操劳国事,命中注定寿短,结果很快就传位给乾隆皇上,那张图纸自然也就落在了乾隆皇上的手中。”

说到这里,索查图轻叹了一声,却是满脸崇敬之色。

“可以预见,乾隆也会派人寻找长生不老之术的。”王轶接口说道。

“谁说不是呢?皇上他……”顿了一下,索查图接着说道,“乾隆皇上一心想做出爷爷康熙的功业来,所以多少也有些好大喜功,与康熙雍正不同,他并不是派出几个或几十个人,而是派出了由三百人组成的一支队伍,全部是正黄旗,由内都统福全将军率领,拿着图纸,跟在征西将军兆惠的队伍中,出了玉门关之后,这支三百人的队伍便不受兆惠将军辖制,独自赶往不毛之地罗布泊。”

说到这里,索查图眼中闪过一丝恐惧,那些一同进餐的人也同样地有些动容。

索查图看了一眼王轶与佟雨,说道:“但他们谁也没有料到,这却是一场诅咒之旅。”

“诅咒之旅?”

“对,诅咒之旅!”索查图猛地仰脖将杯中烧刀子一口而尽。

 

“我想你们应该听说了,这福全村里住的人正是这拨清兵的后人,”索查图说到此,直了一下身子。

王轶心下明白,索查图此时说得就是自己祖上的故事,而在座的这些老人正是寻访长生不老术的清人后代,所以他们的面像与西北人迥然不同。

索查图突然看着佟雨问道:“佟姑娘,你知道当初那些清人为什么没有回去,而留在了这里吗?”

“诅咒?”佟雨小心翼翼地说道。

索查图面显悲哀之色:“不错,正是诅咒,当他们从罗布泊出来之时,哪一个不心怀侥幸,这一趟真是死里逃生,于是每一个人都渴望回家,便直奔玉门关,当时正是黑夜,月色被乌云所罩,风起处,黄沙漫天,四周隐隐传来兵戈之声,更有鬼哭狼嚎之意,抓紧时间,这帮人便进了玉门关,受到了玉门关守将额叶将军的接待,由于他们的任务是严格保密的,所以福全将军就骗额叶将军,自己这拨人是战败的散兵。当天夜里,福全将军住在玉门关,但经历了罗布泊的事情后,他手下的三百人却已经心不齐了,有几十名兵丁趁着黑夜想尽快地回到中原,于是便越关而走,哪知道,进了关之后,这些人便一个个都死在了路上。”

停顿了一下,索查图看了看王轶与佟雨,问道:“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吗?”

肯定不是正常的死法,王轶猜测着,于是忙摇了摇头。

索查图也没有让王轶佟雨回答的意思,接着说道:“他们都是体力衰竭而死的。”

王轶皱了下眉,这种死法的确很蹊跷,若说一人也就罢了,几十人均是体力衰竭而死,似乎不能让人相信,何况这帮兵丁,既然能从罗布泊那等艰苦的地方逃出来,又在玉门关休整吃喝过,怎么可能会体力衰竭呢?

索查图接着说道:“玉门关的仵作验尸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人身体极度衰老,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都跟七八十岁的老人一般,一个个竟然是老死的。这事闻所未闻,福全将军知道,这些人的死亡肯定和罗布泊遇到的事情有关,但三百人同生共死,为什么只有这几十个赶着要回家的人会衰老而死呢?其它人却没有事?手下人死了,福全将军以及剩下的人一时也不好离开玉门关,于是,福全将军便给朝廷写了密信,派了自己的一个亲信回去,谁料到,这名亲信离开玉门关,骑行不足百里竟然从马上栽了下来,也死了,同样是体力衰竭。经过这件事,福全将军便明白了,所有进入罗布泊的人都被诅咒了。”

 

王轶心中骇然,如果此事是真的,那么一定有种神秘的力量阻止这些清兵回到中原。佟雨倒不在意,只是心中盘算,为什么索查图跳过罗布泊内的所见所遇不讲,直接讲起逃亡之事呢!

索查图长叹一声,说道:“这诅咒就是所有经历了罗布泊事件的人都无法回到中原,而玉门关就是最后的界线。”

“所以剩下的人只能留下来,才有了现在这个福全村?”

“这话对也不对,小兄弟,你想啊,既然进不了关,那么这些人为什么不住在玉门关城内呢?总比福全村这荒野之地要强得多吧?”

王轶愣了一下,摇了摇头。

索查图哼了一声,说道:“福全将军是受密令前往罗布泊,去寻找长生不老之术,他和他的手下既然无法离开玉门关,便叫了额叶将军的一个手下,将密信送至朝廷,信上自然将所有的事情都写得明白。信送走了,福全将军就等着吧,困在玉门关,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让福全将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三个月,朝廷发来密旨给额叶将军,让他将福全将军以及他的手下全部处死,但这件事情做得并不机密,被福全将军提前知道了,他很清楚,这是乾隆帝不想让罗布泊的事情泄露,杀人灭口,圣命不能违,但他又有些不甘心,于是,福全将军便安排自己的几个亲信逃走,而他和剩下的二百三十一位兄弟全部被秘密处死。”

说到这里,索查图眼中似乎含泪。

 

“逃走的几个人由于身受诅咒,也进不了关,只好在这个地方隐姓埋名了下来,娶妻生子,这才有了这个福全村,村名当然是为了纪念福全将军了?”王轶问道。

索查图狠狠地点点头,说道:“不错,这就是这个村子的来历。”

王轶想了想,问道:“你们肯定就是这几个人的后代了,但你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难道这诅咒会世代相传吗?”

索查图笑了笑说道:“谁说没有离开的,后人不知罗布泊的秘密,当然不受诅咒,自然可以离开,但许多人是生于此地,已经把自己当作西北人了。今天在座的我们八个人,都是当初那队清兵的后人,你在村口见到的那个汉子同样也是。你们所问及的地方,那个代号双鱼的军事基地,其实就是先祖们受了诅咒的地方,先祖们把如何进入那里的方法秘密传了下来,当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只有那么几个人才清楚,不到快死的时候,是不会告诉后辈的,所以一直以来,那个地方我们都不会轻易提及,今天你来了,主动提及,才把你叫到此处,向你讲述这些事情的。”

佟雨突然问道:“那你们就没有想过了解祖上在罗布泊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吗?”

索查图正色说道:“当然想过,只是不想重蹈覆辙,一旦也受了诅咒呢?”​​​​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