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长大了,“拉扯”父母一起成长

来源:大个鲨鱼  时间:2016-12-22 13:28:00

山中行,豁然开朗,生活也是

两年前,和妈妈提起,我想买一条项链。妈妈脱口而出,你快点找男朋友,让男朋友给你买啊。

现在,我又和妈妈提起,我想买一条项链。妈妈脱口而出,现在买一定要买黄金,买保值的,上周你去香港怎么没买?

两年前,还刚刚大学毕业呢,不知道我妈妈在急什么。嗯,两年过去了,也在所谓的奔三中,盼男友催婚的事情总是越来越高频率的。我用各种方法,包括旁敲侧击摆脾气,“哎,这个假期我不回家了,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免得碰到七大姑八大姨要被催婚”; 包括左顾右盼打游击,“三十岁,我还离着远呢,缘分说来就来,没准明年我就遇到如意郎君闪婚去了”; 包括语重心长讲真心,“你看我现在过得也挺好啊,工作可以,工资完全养活自己,还很享受生活,朋友多兴趣多,不会觉得少一个男朋友,就不幸福了呀;而且不是我拒绝男朋友这个事情,而是我没有遇到真的合适的呀”。总之,他们用力地催,我费劲地化解,并且,原则是,在捣糨糊的基础上,努力把爸妈的观念“拉扯”到和我同一个频道上。

很开心的是,在我要买项链这个事情上,听到妈妈的脱口而出,我的努力有所成果。

不单单这桩“婚姻大事”,还有事业生活的选择,我会因为来自爸妈的不理解而不开心,我希望我和我最亲爱的人——爸妈之间互相理解,互相支持。我也相信,我的爸妈,一般的爸妈,虽然有些许固执但不至于顽固不化,是可以通过我们主动的交流来争取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的。

将父母的不理解和反对转换成理解和支持,是有难度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一路上,大抵都度过了和父母的这样一段关系。

出生到上小学前,一直都是说,我爸爸说,我妈妈说,那时候对父母的崇拜简直爆棚。那时候,在我眼里,堪堪一米六的爸爸特别高大魁梧。

上了学到青春期,信奉一下老师,对父母的崇拜减弱。

到了青春期,就抹去了之前的信奉和崇拜,开始反转,甚至极端地否定父母。

渡过了青春期这一段,我们或许能够收获一些对父母的理解,但是一种叫代沟的事物横在我们与父母之间。

这个时候,该是我们“拉扯”父母一起成长的时候了。

或许是他们不会用智能手机,不会用微信,不会抢红包,或许是他们完全不懂你趋之若鹜的自由职业生活,单身新主张。前者,相对简单,只是让他们学会一项新技能。而后者,比较困难,因为那是尝试改变他们的三观,他们从过去五十年生活中的酸甜苦辣中积攒下来的三观。

而且,从心理的角度来说,我们和爸妈都不太能适应,突然从过去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父母来教会我们成长的节奏转换到我们去“拉扯”父母成长的现状,困难会重重,那可以怎么办呢?

首先,是勇敢地迈出第一步。

从小,我爸爸待儿女比较严厉,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养的是两个女儿,但采取的却不是温情策略。在我们姐妹达到他满意的程度时,他不会当面夸我们,据说是怕我们骄傲自满,只会在我们背后他人面前喜滋滋地提起。在我们犯错的时候,他会毫不客气地严厉地教育。

也许因为这样的父女关系,可能我觉没有获得足够的父爱,在敏感的青春期,我玛丽苏地与周围男生相处。当他们做出一点点其实蛮绅士蛮正常的举动之后,我对比我爸爸对待我的,我会觉得他们对我过度好了,然后臆想那是因为他们喜欢我,我会慢慢陷进去。到了大学,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所以去找学校里的心理咨询师。在她的引导下,我阐述这个过程,同时开始回忆我和爸爸的温情时刻。我认为,要改变我的病态玛丽苏,我得先从改善我爸爸的关系开始,于是,我用着按键的手机,给爸爸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阐述我遇到的问题,郑重告诉他我们的父女关系和我未来的婚姻生活是否幸福有直接关系。鉴于我和爸爸长期稳定的关系,我在发出短信之后一直没有跟进后续,或许是不好意思提起吧,我们双方都很有默契地避而不谈。但是,这件事情对于我的意义,就是我开始挑战我心里的"权威",我有勇气去改变,去改善,尝试“拉扯”爸爸在处理父女关系方面的成长。

总之,这件事情的结果是,我认识到我的问题,我和爸爸的关系有所改善,我进一步的努力“拉扯”我亲爱的爸爸妈妈与我一起成长。

第二,要有耐心。

在教他们用微信的时候,可能要一遍遍地,重复地告诉他们我们觉得超级简单的事情。毕竟,他们再多的生活经验,在新技术面前真是白纸一张。拙急烦躁的时候,老话重谈,我们还是娃娃的时候,学习走路,他们是弯着腰,一遍遍地搀着我们笨拙的身体,心疼地看着我们扑街,再忍着心疼夹杂着欢喜看我们颤颤巍巍地站起来。那种耐心,我们现在也许只要一半就够了。

同事抱怨自己妈妈自说自话,性格太强,和她一起有压力,妈妈理直气壮地说,我都这样五十年了,你还指望我改变,肯定要你们来适应我了。以此可以感受到父母的心境。

第三,千万不能放狠话,说伤他们的话。

虽然发脾气,对他们说狠话,短期效果会好,会达到自己的效果,但是伤人伤己,想想小时候被打被骂的惊悚和至今留在心里的阴影就能些许体会。年幼的你有玻璃心,年长了的父母不仅除了玻璃心,还有一种被儿女忤逆的对自尊的伤害。

我妈妈至今还记得,我小学五年级时因为不满意她对妹妹的偏心,恼怒横生,我说出的忤逆的话: 你不是我们家人,你是外婆家人,你没资格对我管教。她现在提起的时候带着笑,但是笑容里带着心痛吧。

当然,退一步讲,万一,如果,也许,因为自己不善于这样拉扯父母,父母完全接受不了这样的拉扯,那就放弃吧。也请放下你觉得来自原生家庭来自或许顽固或许自私的父母的观念桎梏,毕竟,我们为自己而生活。

又到了一年一度为祖国母亲庆生的黄金周。如果正在回家的路上,请适时”拉扯“一下父母,哪怕只是教他们发一个朋友圈,给他们下载一集电视剧。常回家看看的时候,跟妈妈说说生活的烦恼,向爸爸谈谈工作的事情,请尽量不要“算了算了,不说了你也不懂”,“哎烦死了,不是你想的这个样子”,请慢慢说,好好说,“拉扯”一下他们。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