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早产儿的燕王宁昇却注定是个悲剧

来源:JessieYang支言碎语  时间:2018-11-07 21:35:12

​​《天盛传奇》的前半段,燕王宁昇是个神秘的影子与幽灵,让人窥不见全貌。

分析诸皇子府内装饰与人设性格的对应时,相较其他皇子,我曾经用“朴实无华”来形容燕王府邸:清寡对称的墙壁装饰,看不出性格却隐藏着锋芒。菱形装饰尖角排列整齐,正是他的心思缜密。两侧飞天琵琶女子的灵动,又与中间的规整产生着反差。如今看来,他暗藏“飞天”之心,精心布局,却难逃“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府内装饰其实也是人设的一部分府内装饰其实也是人设的一部分

当楚王宁弈与太子宁川缠斗时,宁昇悄咪咪地隐着身。要知道,那搅和得宁川不得安生的大成遗孤到之后的血浮屠,最早可是出现在燕王的封地。而那时宁昇跟自己的幕僚还风轻云淡的讲,让自己回到封地去调查吧,想过太平日子。太子被废,万箭穿心而亡,他宁昇封地出现大成遗孤一事却再无人关心,不了了之。如今想来,那真的只是以讹传讹吗?还是背后放出的一枚冷箭?

一切回到《天盛长歌》的开头,如果你是宁昇,你想要做储君,将来当皇帝,谁是你最大的敌人?是宁弈吗?不,宁昇从来就看不起宁弈,对,从来,即使最后是自己败了。那时,他最大的敌人,他单靠自己无法逾越的人,是太子宁川。他俩的背景太像了,父皇还是闽海侯时,母亲就已经嫁入宁家,母亲是姐妹,有同样的常氏舅父,权倾朝野,镇守边关。唯一的不同,也是致命的鸿沟,宁川是嫡长子,而宁昇是庶出。就连太子被废,被关闸在宗正寺,面对前来的探望的宁昇,仍然还在嘲讽他的出身。坦率来说,如果宁川老老实实,恪守本分,不出错不窃功,他就是太子,因为他是嫡长子,无人可以撼动。宁川不倒,宁昇将一辈子生活在阴影里。

狐假虎威的废太子狐假虎威的废太子

违心之言,但确是事实违心之言,但确是事实

隐忍谋划隐忍谋划

如果宁昇想得开,一辈子也不会少了荣华富贵,勉强得个善终,但他的能力、思想、野心、处境、出身,都容不得他退一步海阔天空。公允地讲,二皇子燕王宁昇的的确确拥有一些帝君该有的气质和能力,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特有的高贵和清冷,比起宁川狐假虎威和宁弈的处心积虑,更甚。韬光养晦、小心谨慎、隐忍果敢、心思缜密、城府极深、滴水不漏,甚至狠辣这一手,都好似得其父皇真传。蚌鹤相争,渔翁得利,前期宁川与宁弈的斗争中,他是最清醒理智的一个,置身事外,安稳渡过,甚至可以说他也是借宁弈之手,铲除了自己最大的敌人。之后,皇帝招七皇子宁齐回京,宁齐在初登朝堂,感恩戴德,站在一旁的燕王宁昇,一脸的冷漠和不屑。没错,嫡长子废太子宁川没了,按照顺位,自然是他二皇子上位。这位之前一直按兵不动,暗度陈仓,坐山观虎斗的皇子,怎可能坐以待毙,“人要一个个的办”。比起聒噪又一根筋的太子宁川,宁昇这种才是宁弈真正等量级的对手啊!

高贵和清冷高贵和清冷

​可惜,天真的宁昇那时还没有意识到,作为观众的我们也没有意识到,他的对手并不是宁弈,楚王只不过是一把利刃,他真正要面对的,是隐秘在暗处的持剑者。没错,就是那个登上九五之尊宝座,自己的亲父皇,天盛帝宁世征。而他俩的对抗,怎么可能是同一个段位呢?!

不对等的对抗不对等的对抗

关于他们的父亲,天盛帝宁世征,之前太子领盒饭时我就分析过,而今面对二皇子宁昇倒台,我几乎可以全段引用——

“看了这么多集《天盛长歌》,要问谁是最大的boss,谁是最狡猾的狐狸,那非皇帝陛下是也。爸爸永远是爸爸,陛下心,海底针。你很难看出他与皇子们之间扑朔迷离的情感。有爱吗?有;有利用吗?更甚。他赦免宁弈出宗正寺,有念旧情,但更是希望他去搅动这朝堂上的一池水;辛子砚恳请他假扮大巫师,想借赵王宁研之口道出真相,不料他却让太子宁川代替,令宁研领了饭盒;当年的巫蛊案真相大白,他感叹“果然是朕的宁乔,能反也没有反”,可他当年还不是下令诛杀就诛杀;如今面对太子宁川,亦是如此,让本就与太子有仇的宁弈去平乱,先说“准许自裁谢罪”,后被宁弈拆穿又嘱咐“你见机行事吧”,这弦外之音啊!最后不忘“别污了朕的承明殿”,最终,宁川死于乱箭之下。至此,他已经牺牲了三个儿子啊,然风波尚未平息,他又使计利用凤知微(魏知),把七皇子宁齐从边疆急召回京,牵制风头正劲六皇子宁弈,敲打暗度陈仓的二皇子宁昇,争斗根本就不会停止,可以说他是真正让宁弈走向朝堂的最大幕后推手。辛子砚说太子宁川是“窃取之位,又如何心安呢?”,这话放到宁世征身上恐怕也不为过,毕竟第一集的旁白(真是赵立新老师,也就是辛子砚配音滴~),讲地就是他宁世征推翻前朝统治,建立天盛王朝啊,“夺取之位,又岂能心安?”他宁世征又真正信任过谁呢?怕是他此生最忌惮的死穴,便是“谋逆”二字吧!拥有过至高无上的权力,便无法淡然处之。”

如果说太子宁川的盒饭之旅还有点“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的味道,那“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燕王宁昇,结局或许早就命中注定了。因为比起宁川铸成大错在先,罪有应得相比,宁昇却要直面自己父亲挖好的坑,下好的套,作茧自缚而后万劫不复。曾几何时,废太子死后,宁昇或许认为自己就是那天定之人,和楚王宁弈想借陈绍一案,就扳倒常氏一族一样,都是“很傻很天真”。说的直白露骨点,他们都是天盛帝宁世征的天线木偶,当年放出宁弈这枚钉子就是要扎朝堂上某些人的血。而今陈绍案已经揭露常远的冰山一角,要欲擒故纵,真的做到釜底抽薪,连同外戚专政,后宫萧墙一并铲除干净,就得下盘大棋,让对方自乱阵脚,欲速必不达。所以,那个装腔作势的遗诏,是断不可能写上燕王宁昇的名字,不然外戚专政,架空朝野,甚至逼宫皇帝不就要死灰复燃了吗?明明是三个人的权谋,金匮中却始终没有我的姓名。

逃不了的命运逃不了的命运

宁川死前,坐在他梦寐以求的龙椅上歇斯底里,他还可以发泄。即使他心中有狠,终还是不用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他一直想得到表扬的对象,他其实并不想伤害的对象,他的父皇嘱咐宁弈平反时的那句,“弈儿,你可见机行事吧”,背后的冰冷。

这句话细想想,好冰冷这句话细想想,好冰冷

而他的二弟,和他拥有最为相似背景的燕王,一辈子活在阴影中的宁昇,却必须直面他父亲的抛弃,遭赵渊搜身,接受在场所有官员们的审视,被侍卫拉走,这种待遇对于一世高冷自恃的宁昇,是何等奇耻大辱(当然这就是宁弈前面说的,一并奉还)。最终他摘下王冠,如释重负,礼数与教养告诫他要与父皇诀别,但内心的忧愤且是可以如此轻易抽丝而去的?最后一拜,飞身夺剑,口中喊着“宁弈,我杀了你,我杀了你”,不过是一个被父亲伤透了心的儿子,却一生无力反抗父亲的威严与压迫,只得把恨意转嫁到父亲手中的利刃上,怨刀剑无情,叹人心无常······

悲剧人生的落幕······悲剧人生的落幕······

补充:

我原以为一切就此落幕,没想到之后二皇子宁昇还短暂上线。离开宗正寺,他本存王者归来之心,结果还是被七皇子宁齐收了性命。而他的离世时的拍摄手法、意境、指代,堪称目前最走心的处理方式:眼角的一滴泪,不知是对自己行为的悔恨,是对郁郁不得志的遗憾,还是对父亲铁石心肠的愤恨。之前他说“玩火者必自焚”,结果最终“油尽灯枯”,含恨而亡·········

含恨而亡含恨而亡

油尽灯枯​​​​油尽灯枯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