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长篇小说【因风皱面】一程山路(20)

来源:南泷依然在  时间:2019-03-03 23:55:28

​​12.

冰凉的水激在脸上,微微有一点刺痛的感觉,但有效的让自己剧烈的心跳和因为紧张而发麻的手脚平稳下来。

“关东啊关东,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东子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自语。

整顿了一下行装,东子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正在院子里忙的阿叶女士看了他一眼,疑惑地问道:“小东,怎么看你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东子对她勉强地笑笑,说:“没什么,去见了一个熟人罢了。”

阿叶女士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含笑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回到房间,东子慢慢地坐在床边,呼出几口气。

一想到刚才在疗养院与萧琴说的那一番话,他就感觉脖子后面全是汗,他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在那种场合会从自己嘴里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不得不说这恐怕是东子有史以来最勇敢的一次了。一直以来东子都很怕与别人交流,更不会安慰别人,平时同事与他聊天他也是属于被动地位,基本上就是任凭人家说的天花乱坠他也只是“啊。嗯。哦。”地随声附和一下,最关键的是因为东子与人视线交汇就会身体紧绷的毛病,所以他聊天的时候都是低着头不去看人家,像是在故意回避着什么似的。这就导致本来想与他结交的人都因为他态度的问题而逐渐疏远,久而久之,若非工作上的交接,基本没什么人想找他聊天了。可以说东子没有朋友和他自身还是有很大关系的。既然没有朋友,东子就表现得愈发的沉默孤僻,如同病态一般了。

可令人惊讶的是,正是这样一个不擅表达自己的东子,居然在刚才与萧琴的聊天中说了那么多的东西,并且为了安慰她甚至与她冲动地定下了在县城见面的约定还告诉了他自己家的地址。这次回去说不定马上就要飞往省城继续上班了,这个约定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还有比较特殊的一点就是东子发现自己在面对这个刚认识不久的姑娘时,身体并没有如同往日一样引起不良反应,反而感觉非常自然,这是这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也许是萧琴身上那种活泼开朗的性格天生就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吧。东子把自己的反常归结于此。

其实东子今天去找萧琴的目的并不是去和她聊天的,他原本只打算把病历本还给对方并慰问一下对方的病情,适当地表达一下自己的同情后就离开的,没想到还是节外生枝。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当自己看到萧琴谈及自己的梦想时眼中时隐时现的忧伤后他的心中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般的难受,情不自禁地就与她说了那么多。

后来东子告诉我他是很久以后才想明白的,他当时之所以会产生那样的情绪,是因为他讨厌萧琴眼中的那种失落和忧伤,只要一看到那种失落和忧伤,就会让他就会让他想起那种深陷黑暗的绝望,就会让他看到那个脆弱渺小而孤独的自己……

因为不想再看到那种眼神,所以他才会不惜与对方许下约定来安慰她。

东子从来不会食言,既然与对方约定了,他就一定会兑现,可依目前的形势来看这显然是很让东子为难的——两个月的假期差不多要结束了,他也得回省城继续上班了,可一旦他回省城了后萧琴去县城找他,那他又该怎么解释?而且走时看萧琴眼里对于他们在县城的相遇还是非常期待的。

“果然还是有些冲动了啊!”东子摇了摇头,无奈叹气。

其实那些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也并不轻松,当时只要东子自己清楚自己是有多紧张,他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在加速,手脚发麻到几乎动不了。不过转念一想,这似乎是东子头一次安慰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来安慰。

关于以后的事,东子也没时间想那么多了,也只能任由事情自然发展了。明天东子就得回县城,所以今晚的当务之急是收拾行李。

“朋友……”

收拾到一半的时候,东子突然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呆滞了一下,然后怅然地说:“真是很陌生的一个词语啊……”

“我是有多久没有再听到过了?”

走的那天有些匆忙,因为买的是早上九点的票,东子很早就起床了。在乐旅坊和母亲通了个电话告知母亲自己大概当天晌午就会到家后,东子便于阿叶女士道别离开了。对于东子的离开,阿叶女士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从厨房里拿出了一袋自己做的腊肉给东子,并嘱咐他以后有时间常回来看看。东子原本不想收下阿叶女士的东西的,可无奈实在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了。

再次离开心情已经完全不同于儿时。如果说儿时的自己对于离开杏村心中是单纯带有些许憧憬和不安的话,那这次离开他的心情要更加复杂得多。此次旅行的两个月期间,东子由最开始的找寻内心的平静和生活的意义,到中途决定回杏村了结自己的心结,再到与萧琴的再次相遇并与其约定在县城再见……这些画面如电影一般在东子眼前闪过,就像是刚刚才经历过似的,让东子有一种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

两个月之间,东子感觉自己看似做了很多事,可实际上却一件事也没有做成——说好是出来散心、旅行,可他仅仅只去了西山一趟就完全窝在杏村了;生活的意义仍旧没有找到,儿时的心结也并没有解开。非要说有什么收获的话那也许就是认识了萧琴和从阿叶女士那里领了一袋腊肉了吧。

列车在轻微的晃动中前行。靠在列车的座椅靠背上,东子感觉有点儿疼痛,他闭上了双眼,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么多的东西。耳边传来风从车窗半开的缝隙里灌进来的呼啸声,东子感觉一阵疲倦涌上心头。

他感觉很累,很累。并非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对于回到省城后那可以预见的枯燥且毫无意义的时候的厌倦。

那并不是东子想要的时候。可他想要的时候到底又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答案。

他找不到答案。

“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迷迷糊糊之间,东子再一次听到那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他没有理会,只是沉沉睡去……​​​​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