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首任空军司令刘亚楼的四个女人

来源:新梦诗人作品专辑展示平台  时间:2017-01-10 03:19:49


风流倜傥的空军司令刘亚楼有四任妻子


刘亚楼将军,最受林彪器重的“五虎上将”之首。1911年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湘店乡湘洋村,14岁时从武平县立中学转入福建省立第七中学读书。18岁时他被中共桃澜特支吸收为党员,率“铁血团”参加张涤心等人领导的小澜农民暴动后,被选送到红四军随营学校(红校)学习。毕业后,历任红十二军第三纵队第一营第二连连长,第一营营长兼政委,红四军第12师第35团政委,红二师政委。参加五次反“围剿”战斗和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中参与指挥红一军团第二师,取得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等光辉战绩。25岁时入中国工农红军大学一期一科学习,在苏联与回国参与内战,是林彪最为信任的嫡系部下。

1948年1月任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兼东北野战军第一参谋长,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军委会东北分会委员,同年12月任天津前线指挥部总指挥。先后参与指挥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冬季攻势、辽沈战役,提出四组一队战术;平津战役期间,刘亚楼指挥第四野战军14兵团.

刘亚楼上将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1955年9月,44岁被授予空军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然而,1964年下半年,正在出访巴基斯坦的他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回国后被查出是肝癌,但他仍然坚持工作。1965年3月下旬,刘亚楼的病情开始恶化。此时,空政文工团的歌剧《江姐》和话剧《女飞行员》正在上海演出,他多次听取演出情况汇报,还找来编导和演员,研究观众的意见,修改剧本。

1965年5月7日下午3时45分,这位年仅55岁的上将、空军司令员病逝。刘亚楼逝世1小时后,他的夫人翟云英就收到了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部长林彪发来的唁电——林彪还亲自担任了刘亚楼治丧委员会的主任委员。

曾一度被判为死刑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对日宣战,刘亚楼随苏联红军进军东北,担任参谋。在作战中,一次苏联空军与地面部队的协同中出现问题,导致苏军地面部队遭到苏联空军轰炸,事故原因是一条命令没有得到有效传达,该命令曾通过刘亚楼传达,刘亚楼一度被判死刑,后经调查得以幸免。

林彪在建国后,尤其是担任党中央副主席和国防部长后,高级干部到毛家湾来,都要经过林办主任叶群这一关,但刘亚楼例外。刘亚楼身边的工作人员曾对此举津津乐道。

1946年春,鉴于四平保卫战失利,东北局势严峻,新被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任命为东北党政军一把手的林彪和罗荣桓力主已从苏联回来的刘亚楼出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一职。刘亚楼从大连后方赶赴哈尔滨上任时,林彪打破了不出门迎人的常规,亲自“屈驾”出迎,握著刘亚楼的手,那平时难得一笑的脸上竟有了笑意,还讲了句让刘亚楼树敌的话:“你来了就好,你一个刘亚楼顶我三个参谋长!”

新中国首任空军司令员

1949年5月下旬的一天,当刘亚楼准备随十四兵团南下时,突然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面见毛泽东主席。至此,进攻台湾的准备工作停顿下来,以至最终不得不在事实上放弃这一作战计划。实现国家统一,也从此走上了曲折漫长的道路。尽管解放台湾的任务被无限期推迟,但是出于国土防空的需要,尤其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必须要有空中掩护。发展空军,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毛泽东对于发展空军下了决心,决心集中财力加快建设空军的步伐。毛泽东甚至亲自与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商量,把准备购买舰艇的外汇转买飞机。朝鲜战争中国出兵后,让空军发展的步伐走在了海军的前边。这让刘亚楼感到很大的压力,寝食不安。解放初期,台湾蒋介石集团不断对大陆东南沿海和一些大中城市进行轰炸,严重影响着东南沿海的国民经济和社会秩序。毛泽东1949年12月到1950年2月在苏联访问期间,刘亚楼也去莫斯科参加会谈。毛泽东紧握拳头,对刘亚楼说:“必须加强空中力量!”在后来的一次谈话中,毛泽东强调“国土防空和解放台湾,都非常需要早一点有自己的空军”,对空军寄予很大的期望。组建空军伊始,开办航校成为重中之重,刘亚楼不惜“顶撞”毛泽东;为了组建航空兵部队和培养航空兵部队所需要的中、高级飞行指挥干部,刘亚楼在列席七届三中全会时,当面向毛泽东建议扩大航校培训规模和从陆军选调一批营、团干部入学学习飞行。1952年2月14日,北京大雪初停。毛泽东带着身边的工作人员胡乔木、叶子龙等人“突袭”空军司令部。毛泽东视察后很满意,指示:“抓紧时机再进行实战锻炼,已经参战的各师再打几次空战也是好的。”刘亚楼还亲自参加空三师的战后总结会,帮助他们总结经验教训。空三师接连参加了三次敌我双方达300余架飞机的大规模空战,并且与美最先进的F86战斗截击机进行了作战。这三天,空三师击落F86飞机9架、F84飞机4架,击伤F86飞机2架。从此,美空军在鸭绿江和清江之间所谓的“空中优势”受到了很大的削弱,被迫放弃了对“三角地区”的封锁。

然而,1965年,为了揭批罗瑞卿,叶群与吴法宪联手炮制了刘亚楼“4条遗言”,妄图给罗瑞卿戴上夺取军权的大帽子。在刘亚楼去世死无对证的情况下,叶、吴二人逼迫刘亚楼遗孀翟云英做伪证。在被逼迫的情况下,翟云英只得承认说:“看见刘亚楼临死前伸出4个指头”。“4条遗言”就这样无中生有了。




前排左起:翟云英、长女刘煜鸿、刘亚楼。后排左起:长子刘煜南、三子刘煜滨、次子刘煜奋。

将军坎坷的四段婚姻及其子女

刘亚楼将军早年因封建世俗观念,在家中有一童养媳,刘亚楼参加红军后童养媳改嫁。后来历史无此姓名可考,记载,据他出生地相亲所述,其第一任妻子比他大三岁,因丈夫聚少离多,保守的岳父最终让女儿改嫁。

后来在抗大期间,与女学生员凌漪结婚,并生有长子刘煜南。刘亚楼在苏联期间,员凌漪听信传言,误以为刘亚楼在战争中身亡,遂改嫁。后来,开国上将刘亚楼长子刘煜南回到金寨“省亲”,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县红色文化研究开发中心负责人陪同,并对其进行采访。刘煜南从小和王明二妹陈觉民及二妹夫汪惠生生活了一段时间,从刘煜南口中得知,刘煜南从小在陈觉民面前生活时。陈觉民视同己出,并改名取名为汪尊新,无论为党工作,还是走亲串友。陈觉民都把刘煜南带在身边,抱在怀里。在家庭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还省吃俭用送刘煜南上学,直到在六安一中上到高中二年级时才回到父母身边。刘煜南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最后动情的说,要不是陈觉民去世,他不会离开金寨的。在接受采访中,刘煜南还告诉金寨县党史县志档案局的同志他当年因个性鲜明,在别的同学领取红军家属补助金时,他因汪惠生被地主兼自由择业者的身份,无法享受。刘煜南不知道这种情况,到学校找领导,结果领导考虑陈觉民关系,给他了部分补助金。刘煜南这次回来,先后到其生活过的古碑南畈,祭拜了陈觉民。到曾经读初中的金家寨(梅山水库淹没区)、麻埠镇小地名叫斑竹园地方寻找当年读书足迹,追忆当年风华年少干下的许多趣事。同时也看望和拜访了当年的方姓同学,共叙当年同学情、玩伴义。在当年姐姐汪向荣儿子赵金平的陪同下,参观了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金寨县革命烈士陵园。最后直奔姐姐汪向荣家,和姐姐共同回忆当年的生活,追忆和陈觉民及汪惠生夫妇生活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

再后来,刘亚楼则与中共早期领导人苏兆征之女苏丽娃结婚,育有一子刘煜奋,后因故离婚。苏丽娃后来另组家庭,至今健在。苏丽娃(1920— )唐家湾镇淇澳村人,苏兆征女儿。1929年苏兆征英年早逝,中共中央安排她及其母亲、弟弟到苏联生活和学习。她于1936年就读莫斯科共产主义东方劳动大学,1945年回国在晋察冀军区担任俄文翻译。1952年转业到中国贸易促进会开展新中国的对外贸易、引进技术和人才工作。去年6月4日上午,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馆高级参赞帕什科夫,代表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俄罗斯军方、国防部及俄罗斯驻华大使馆,将“伟大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颁给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离休干部苏丽娃同志(95岁),感谢这位老同志在苏联卫国战争中作出的杰出贡献。帕什科夫介绍说,俄方向中方有关人士颁发这一奖章,是中俄共同举办庆祝二战胜利70周年活动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俄方总共向中国公民颁发54枚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奖章。此前,4月15日,俄方向32名中国老兵颁发奖章。由于苏丽娃同志生病,不能到场接受奖章,由其爱人寇云灵同志代领。而后专程前往北京医院转交给苏丽娃同志。苏丽娃的父亲,作为我国早期工人运动和中国共产党革命的杰出领导人,苏兆征于1929年因病去世。当时,他的女儿苏丽娃、儿子苏河清都还年幼。随后,党组织将他的夫人和子女送往莫斯科。谭联娜是苏丽娃的女儿,今年64岁,退休前在空军总医院工作。她告诉记者,苏兆征去世后,他的家人受到了较好的照顾。苏河清在莫斯科学习了电影摄影,抗战胜利后回国,在晋察冀军区电影队任摄影师,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任摄影师,参加拍摄了《解放了的中国》《敬爱的周恩来总理永垂不朽》《1949年西柏坡会议》等有影响的纪录片。苏丽娃则在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工作到退休。苏河清于几年前去世,苏丽娃如今也已有90多岁的高龄。苏丽娃之子刘煜奋说:“去年俄罗斯大使馆在北京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5周年的庆祝活动,邀请母亲参加,她去了以后很高兴。”

1946年经介绍,刘亚楼结识中苏混血小学女教员翟云英,1947年结为夫妻,生有女儿煜鸿、煜珍,儿子煜滨。

(四)最后一任妻子的肝胆相照

翟云英(1928-至今),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的夫人,是苏联红军"中国团"战士翟凤岐与伊万诺沃市纺织厂女工安娜的女儿。她1946年参加革命,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在大连市妇联工作,先后在哈尔滨东北民主联军附属外国语学院、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学习,曾任空军总医院、空军司令部门诊部军医。

翟云英认识刘亚楼是中共大连县委书记王西萍同志介绍的。

翟云英向刘亚楼讲述了自己不幸的家史。不知怎么,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讲着讲着就哭了起来。刘亚楼听着翟的泣诉,有点激愤起来,他掏出手绢,轻轻地擦去她脸上的泪珠。

也就是这次,翟对刘有了一点感性的认识-:他不仅是一位军人,还是一位有着温存之心的青年。转眼到了1946年1月,两人相识两个多月了,双方都觉得谈得来,相互的了解也不断加深。翟云英觉得他是一个胸怀大志的男子汉,于是决定和他相伴终生。

1947年5月1日,由罗荣桓审查、林彪批准、韩光主持,两人在大连举行了简朴而热闹的婚礼。

让翟云英没有想到的是,这位一向以精力充沛著称的将军丈夫后来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能起来:他患的是弥漫型肝癌。

痛失爱人的翟云英为了不辜负刘亚楼的种种嘱托,坚强地去完成他的每一个遗愿。她自己在医生岗位上一直干到了离休;子女们在她的教育下,一个个都走上了成才的道路;她按月给刘亚楼的父亲寄钱,从不间断,直至1978年刘亚楼的父亲去世;1980年,她又找回了母亲失散的亲人。当亲人们重逢聚首时,翟云英泪如雨下,不停地在心中默念道:“亚楼,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你要我做的我都做到了,你放心吧!放心吧……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