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我与翠芬们不得不说的话

来源:东綦潭  时间:2019-03-14 11:15:12

​​说我反崔和打压崔的人说我反崔和打压崔的人

东綦潭:看到我发给你的图片了吗?

记者:看到了。

东綦潭:有何感想?

记者: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东綦潭:他的想法很明显啊。

记者:是啊。我说的是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想。

东綦潭: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他想什么呢。

记者:不是。

东綦潭:他那么想,可能以为我是蹭热点的,怕我蹭热点成功。

记者:蹭热点?他搞错了没有啊?

东綦潭:他想错了。

记者:你说这话,我想起了方志敏。

东綦潭:你怎么想到他了啊?

记者:两个国民党员士兵抓到他,想错了啊。

东綦潭:我明白了,你是把他比喻成国民党士兵了。

记者:不是比喻成国民党士兵,是比喻成他们是想错了的人。

东綦潭:知道了。他说他看了我的全部微博,我所有的微博都是反崔的博文。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把我所有的博文翻看一下,看你有没有他一样的感觉。

记者:你的博文不用看,我都知道。

东綦潭:那你说说。

记者:只有少部分涉及到崔,大部分都是讲其他的。

东綦潭:远的不说,就说昨天和前天我写的博文,也不是反崔的啊。

记者:昨天和前天的博文,就与崔没有半点关系啊。

东綦潭:他说我全部博文都是反崔的,他怎么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啊?

记者:如果不是他眼睛瞎了,就是故意这么说的。

东綦潭:他能够看微博,眼睛不会瞎啊。

记者:睁眼瞎啊。

东綦潭:好吧,就当他是睁眼瞎吧。

记者:什么就当啊,就是。

东綦潭:就是。涉及到崔的博文,都是反崔的吗?

记者:不是的啊。不说其他的,就《最后的义士》和《崔永元,你在哪里》,就不是的。

东綦潭:这不但不是反崔,而且是捧崔啊。

记者:傻子看了,都知道是捧崔啊。

东綦潭:我捧崔的博文,他说是反崔的博文,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

记者:刚才不是说了吗,他就是睁眼瞎。

东綦潭:对,他是睁眼瞎。

记者:他说你打压崔的人。

东綦潭:我什么时候打压过崔的人啊?

记者:我想想,他可能是指你批评马延明先生、飞花千树、正义的怒吼V5。

东綦潭:我不能批评?

记者:能够啊,批评是你的权利啊。

东綦潭:我批评他们就是我打压崔的人?

记者:这得搞清楚,他们到底是不是崔的人。

东綦潭:马延明先生肯定不是,其他两个人可能是。

马延明先生的小号可能性极大马延明先生的小号可能性极大

记者:你认为马延明先生表面上支持崔,实际上反对崔。

东綦潭:这个马延明先生,是个高级黑,黑了崔,崔还不知道。

记者:你以前说过。

东綦潭:他不是崔的人,我批评他,很正常啊,不算打压崔的人。

记者:实际上是帮助崔。

东綦潭:对啊。

记者: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分清敌我,敌我不分,革命就没有戏。

东綦潭:是的。但是,你别提革命,这是一个敏感词。当初韩寒就是提了革命,一下子被方舟子打回了原形。

记者:我就是说说伟大领袖的话而已,没有什么。

东綦潭:还是不要提为好,如果一定要提,就引用原话,不要截取。

记者:好的。

东綦潭:截取容易授人把柄。

记者:是的。

东綦潭:熊老六、师伟之流,就喜欢截取部分,然后攻击。

记者:说到这个两人,我想起来了。

东綦潭:想起什么了?

记者:这两个人是反崔的啊。

东綦潭:我对他们两个人不怎么关注。

记者:你看看他们的微博,就会发现他们是竭力反崔的。

东綦潭:他们两个反崔,我昨天的博文是反他们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我是崔的朋友啊。

记者:可以这么说。

东綦潭:先不要提这个事了,既然说我的所有博文是反崔的,我先把自己当成崔的敌人吧。

记者:他们再逼迫,我也想反崔了。

东綦潭:不能因为他们逼迫,就去反崔,要有自己的立场,并且坚决不动摇。

记者:听你的。

东綦潭:刚才说了马延明先生,我批评他不算打压崔的人。

记者:是的。

东綦潭:下面来说说飞花千树和正义的怒吼V5。

记者:好的。

东綦潭:这两个人,我是批评过,不得不承认。

记者:这个我还记得。

东綦潭:但是,我现在与正义的怒吼V5已经相互关注,成了好友了。

记者:是吗?

东綦潭:是的。我们交流了一下,就成了好友了。现在我有空就去他微博上看一下,他很忙很少到他人微博上浏览,但是我感觉得出他有时间也到我微博士上浏览。有什么事,我还与他交流一下。

记者:那你与他关系处理得不错。

东綦潭:我与他只是观点不同,又不是有其他矛盾,把问题弄清楚了,自然就没有矛盾了啊。

记者:你这样说,你就没有打压他啊。

东綦潭:想法不同而已啊。

记者:哪个飞花千树呢?

东綦潭:他没有来找我,我也没有找他,不知道他现在如何。

记者:你没有找他?你还是比较和善的啊。

东綦潭:我找过他,他拉黑了我,一直没有取消,我找他不了他。

记者:他没有来找你?

东綦潭:他没有来找我。

记者:看来与你矛盾深了。

东綦潭:可能是。

记者:你不与他交流,他不与你交流,你们两个人矛盾就解决不了。

东綦潭:给人的印象就是我打压他了。

记者:他是崔的人。

东綦潭:那就是我打压崔的人了。

记者:结论是这样的。

东綦潭:实际情况是,他如果不拉黑,与我交流,可能就改变了。

记者:他这统战工作没有做好。

东綦潭:别提“统战”两个字。

记者:好吧。

东綦潭:我是打压过飞花千树了,但是我只有一篇博文打压他,再没有其他博文打压他,怎么就给人我的博文都是打压崔的人了呢。

记者:别想了,他怎么想的,我们真不知道。

东綦潭:支持崔的人,就是崔粉。而崔粉中,有一些很特别,被人叫成翠芬,这个叫飞花千树的人,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翠芬了。

记者:可能是。

东綦潭:见到翠芬,还是远离为妙。

记者:看来你深受其苦啊。

东綦潭:是啊。我在一个翠芬微博下留言,说“广告啊,广告啊,广告啊”,他删除了,而且拉黑了我,把我禁止了三天。

被翠芬禁止了三天被翠芬禁止了三天

记者:有这事?

东綦潭:有啊,你看截屏。

记者:看到了,还真是这样。

东綦潭:翠芬所做的事,就两件,一件就是攻击他,一件就是拉黑他人。

记者:哦。

东綦潭:对他们的攻击,我不怕,对他们的拉黑,我怕得要命。

记者:禁言三天,是让人够害怕的啊。

东綦潭:对翠芬,我只能远离,不与他们理论。

记者:难怪看到你给他人留言,要求到你微博理论,而且承诺不删除评论,不拉黑。原来是翠芬删除了你的评论,拉黑了你。

东綦潭:我不说,你还不知道啊。

记者:是的。

东綦潭:面对删除评论和拉黑,我想对翠芬们说:要沟通,要交流。

约他沟通和交流约他沟通和交流

记者:你这样做,有一点像吴法天。

东綦潭:我怎么像吴法天了?

记者:别人约架,他约辩论啊。

东綦潭:也有一定道理。

记者:别人不听他的,见到他就打。

东綦潭:你的意思是我可能面对更多的删除评论和拉黑?

记者:不知道啊。

东綦潭:是啊,你不知道。

记者:你那首《我骄傲,我是翠芬》可能让许多翠芬不高兴,不愿意与你沟通和交流。

东綦潭:那是诗歌,是文学作品。

记者:有人心胸狭窄,无法接受。

东綦潭:无法接受的人,不用与他沟通。

记者:可能许多翠芬都是这样的人。

东綦潭:那我没有话说了。今天先到这里吧,88。

记者:886。​​​​

猜你喜欢
没有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