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灯把黑夜烫了一个洞” 这首诗的作者是位7岁的孩子

来源:武汉八卦杂谈爆爆爆  时间:2017-12-05 16:31:00

​​ 

长江网12月5日讯(长江日报记者周满珍)“每一个字都让心柔软”“看了莫名其妙地泪目”。近日,一组孩子写的诗“刷屏”朋友圈,感动无数网友。这些诗来自一本由3-13岁孩子写的诗集《孩子们的诗》。诗集10月底上市不到一个月,出版社就加印5次,单条微博最高转发量达7万。

刷屏:网友主动转发,微博话题阅读量过百万

《孩子们的诗》由果麦文化出品、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精选了七十多首小朋友写的诗。小诗人们来自北京、上海、广东、江苏、山东、广西、福建、内蒙古、新疆等全国各地。

据了解,诗集10月底上市后,出品方并没有进行特别的营销宣传。7岁的姜二嫚、5岁的朵朵写的诗,被网友读到,“惊为天人”,在微博、微信朋友圈上主动转发、分享。

演员陈坤也被感动,转发了朵朵的诗作《回到地面》,“要是笑过了头,你就会飞到天上去,要想回到地面,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这条微博获得了4万个赞,迅速成为微博话题。

截至12月,《孩子们的诗》新浪微博话题阅读量已过百万,微信朋友圈文章约3700条。

其中,转发率最高的是“普通笋头”的微博,转发达7万,不少网友纷纷在下面发起“组团读诗”,有些网友诗兴大发,还自创童诗回复,或在留言中贴出自己喜欢的佳作。“太棒了”“这个冬天,童诗可以御寒”“一下子觉得自己老了!”网友们以各种形式表达自己对孩子诗人的赞赏。

这些孩子们的诗当中,姜馨贺4岁时写的《很多》、朵朵5岁时写的《回到地面》、王子乔6岁时所作《风在算钱》、姜二嫚7岁作品《灯》、铁头8岁所写《原谅》、王芗远12岁所写《幸福》等,成为网友点赞和转发率最高的诗作。

 

出炉:选诗标准严格,保留孩子原汁原味

这些充满奇思妙想的儿童诗歌,也让网友好奇,“好诗从哪里来的?”

诗集出品方、果麦文化编辑曹卓彧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她偶然在一个儿童原创诗歌网站读到这些诗,就被打动了,开始搜集全国各地孩子写的诗。有来自网站的,也有各界人士热心推荐的。

比如《风在算钱》这首诗,最早收录在韩寒主编《独唱团》里;朵朵、铁头、王芗远等,原本就出过诗集,是小有名气的小诗人;姜馨贺和姜二嫚的爸爸姜志武还为两个女儿开设了由两个孩子主办、主持的公众号“AA糖00后”,定期发送孩子们的诗。

除此之外,曹卓彧还联络了各地儿童诗歌培训课程的老师,从他们的学生习作中挑选佳作。

曹卓彧说,出版过程中,耗时最长的是选诗。挑选标准非常严格,要求独特、清新,富有想象力和童趣。她在选诗过程中发现,有些题材出现几率特别高,如太阳、月亮、星星、春天、影子、爸爸、妈妈,考虑到读者的阅读体验,最后只取了极少数特别有想象力的。

最终出版的诗集中,既有已故诗人顾城12岁时创作的《星月的来由》,也有从小学生二年级就开始写诗的荆门小诗人王芗远的代表作《幸福》和《提》。

孩子们的诗是否经过专业编辑加工?曹卓彧告诉记者,除了一两首诗歌删去一两句话,她尽量保留孩子们的原汁原味,但专业的编校工作还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有的孩子还有错别字,有的不太会使用标点符号。

孩子们的诗不仅在网络上迅速流传,还引发不少网友的反思,“我曾经也是这样的小朋友,后来,没有后来了!”“读一读这些孩子写的诗,你觉得是不是该读书了?

 

评价:孩子天生是诗人,童诗是对成人写作的提醒

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委员、武汉诗人张执浩,6年前和王芗远的父亲有过一面之缘,王父后来给他发了近百首儿子作品,他从中选出《幸福》等诗作,放在博客和微博上推荐。

如今,再读这些孩子们的诗,张执浩认为,孩子天生都是诗人,事实上每个人来到世上最初都是诗人,都有一双慧眼。孩子们的诗,只能算是人生的阶段性记录。真正的诗歌还要具备穿越时光的力量,因为没有哪一种人生会停顿在童年状态。当生活逐渐复杂以后,写作者如何用诗歌反映复杂的生活,又将面临考验。童诗的存在,是对成人写作的一种提醒。

对此,不少网友表示认同。读诗后“心都软软”的豆瓣网友“白酱树”说,“我觉得对一个人最大祝福就是永葆童真。”小诗人铁头的妈妈,为了保护孩子的“野性”,不愿意让铁头过度曝光,甚至拒绝了湖南卫视等综艺节目的邀请。

小诗人故事

“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在火车上写成

诗人姐妹花创作拒绝大人润色

“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小诗人姜二嫚写的《灯》,被网友奉为神作,是点赞和转发最高的诗作之一。姜爸爸姜志武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这首诗是他们全家从深圳坐火车北上,窗外漆黑一片,引发了小诗人的灵感而写成,二嫚在这趟火车上写了十几首诗。

姜二嫚和姐姐姜馨贺的诗,这次都被收入了《孩子们的诗》,主要是她们4-11岁期间所创作。姜志武告诉记者,家中虽然有诗人姐妹花,但95%的朋友,都不知道她们写诗;自己的诗走红网络,姐妹俩也没有特别关注,对所谓网红以及各种荣誉并不怎么看重。

姜爸爸说,姐妹俩的写作,最初是无意识的,不会写字时,都是女儿口述,他记下来,再读给女儿听,她们再指出哪些需要修改。一开始她们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诗,但所有的作品,女儿们都不接受父亲的润色。姜二嫚更加坚决,会以“这诗我不要了”拒绝成人修改。

孩子的创作冲动、审美标准的建立,离不开大量阅读。姜志武和太太从小就引导两个女儿读了不少文学作品,诗歌是其中一部分。现在老大14岁,老二10岁,有时很长一段时间不写,有时一晚上写十几首,姜爸爸都顺其自然,“诗歌写作不是被规定、被要求的”。

女儿将来成为了不起的大诗人固然不错,姜爸爸认为,诗歌营造的心灵田园和梦境,还有悲悯、善良的情怀,对孩子的一生都重要。

王芗远:最初写诗是为了换玩具

1998年出生的王芗远是湖北荆门人。最初写诗的动机,是为了玩具“悠悠球”。一首诗“起步价”5毛,质量越高稿费越高,王芗远开始“写”诗换玩具费之路。

说是写诗,其实是“说”诗。他一边玩悠悠球,一边口述,爸爸在电脑上记下来。2011年,南方日报举办小学生诗歌节,他被评为“诗歌之星”,参赛诗歌《夏天到了,春天还没来》被汪国真、贾樟柯等众多文化名人在微博上转发,被媒体称为“诗歌天使”。

2016年,诗歌创作方面的才华,为高考加分,他顺利考入北大元培学院。回看小时候的创作,他认为是初步的习作,不成熟,但《夏天到了,春天还没来》至今看来仍是佳作。

他认为自己天生是诗人,目前在北大的专业也和文学有关,并坚持诗歌创作,“主要写爱情,虽然还没谈过恋爱。”

孩子们的诗(选摘)

雪地上的羊

姜馨贺 | 十一岁

奶奶家大门口的雪地上

总是拴着一只羊

每天

我都跑去喂它些菜叶

有时它突然胖了

有时它突然瘦了

有时它突然高了

有时它突然矮了

有时它突然大了

有时它突然小了

其实它并不是同一只羊

只是我把它当成同一只羊来喂

而且我尽量不去看旁边那个肉铺

以减少内心的悲伤

幸福

王芗远| 十二岁

母亲

给了哥哥五毛

妹妹四元

哥哥对初学算术的妹妹说

五毛的五比四元的四

让妹妹跟他换

妹妹欢快地允诺

谁也不知道

妹妹的幸福

姜二嫚 | 七岁

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

王芗远 | 十二岁

天把云提起来

上级把职员提起来

大地的面容

被挖机铲平

有谁提起这罪恶

母亲提水桶

父亲提电脑

我想起

往日他们提着我在街上乱跑

星月的来由

顾城 | 十二岁

树枝想去撕裂天空,

但却只戳了几个微小的窟窿,

它透出天外的光亮,

人们把它叫做月亮和星星。

责编:宋菁​​​​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