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我们为什么要反极端?

来源:熊野厨帕吉  时间:2017-09-10 12:56:45

​​先说什么是极端。太善了是极端,太恶了是极端,“极端”体现在一个“极”字,这个字在当下恰恰是个贬义。

怎么贬?贬在它害人害己,殃国殃民。它不好,它激起了大部分民众的不满,带来了矛盾与冲突,所以当下应该抵制,应该谴责,应该驱逐着这邪恶又肮脏的东西,用正义的铁拳将它砸得粉身碎骨。只是可惜这时总有一群人,脸下被黑影罩着,不知他们在想些什么,或许只是单纯的愚昧无知,发着不同的声音,质疑着我们这样做的动机,目的,亦或者是利益驱使。

每每听到这些话,反极端人士们怕不是笑掉大牙。利益驱使?不存在的。倘若要说某些民族大义,爱国情怀成了能用“利”字概括的东西,岂不是这群人居心苟测,被毒蛇噬了心,恶狗吃了肺。

再说目的,反极端的目的显而易见,何不是民族情感爱国情感的激发,求这个社会一个安稳,一个公平,要是不安稳,不公平,就会有人膨胀,就会有人受欺,就会有人不断诉求权利,就会有人一步步走向堕落。虽说不能因为某些个例而给一个群体贴标签,但现在情况变了,极端似乎已成了最凶暴的恶魔,将那些无辜的人们拖入见不到底的深渊。

这深渊里的亡灵每多一个,恶魔的力量愈会强大一分。它以摧枯拉朽之势毁灭着灿烂的华夏文明,冷血无情,自以为自身是天地万物的主宰,这不就“极端”了吗?亡灵们为这恶魔而效力,它们的脑子变得灰扑扑,不时有蛆虫钻出来晃两下身子,耀武扬威地诉说着自己的胜利,而我们看着这一切却无可奈何,想做些什么却又做不出来。甚至会有一些懂点小聪明的人,往自己脑子上放点蛆,装作亡灵的样子混进亡灵堆,转身就来欺压自己的同类。

若不能将这恶魔扼杀在萌芽中,未来将会是一片虚无和黑暗。哪怕仅是萌芽状态,这恶魔和人类的战斗也总是打着胜仗,历史好似在开着倒车,我们原本以为自己越来越强大却还是战胜不了自己的内心。他们签着屈辱条约割地赔款送特权,处理掉解决问题的人,一切万事大吉。你开心,我开心,大家都开心。

真的开心吗?我倒是开心不起来,相信不只是我,还有很多人都开心不起来。一方免除了灾祸和麻烦,另一方攫取了巨大的利益和特权,他们才是开心的一方,开心得觉都睡不好。

不敢反抗,贪生怕死,这是促使极端滋生的动力,你越是怕,它越是欺。就像是校园里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找好学生们收保护费,大多都乖乖地交了,等到有人敢于站出来说“我不交”的时候,身后却沉默如海,一转身发现的却是蹲在地上抱着头的“好学生”们,然后自己就被那混混一脚踹在地上,身上的钱财被搜刮一空。

只是这个恶魔比混混更可怕,混混好歹算个人,可这恶魔连人都算不上。恶魔将你打了,你毫无还手之力,事后你还不得不屈服于某种神秘力量给恶魔孝敬点礼物以求和睦相处。就算这样热脸贴恶魔屁股,恶魔还是会不断找你麻烦,人的贪欲都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更何况恶魔呢?

六十八年前我们站起来了,又怎么能够再跪下?尚且不说近代我们跪在地上办外交,把中国人的脸丢的干干净净。换个丢人的角度想一下那些洋人那时确是文明的代表,而现在的恶魔却是群嗜血至极不讲道理的东西。他们拿我们当卑贱的奴隶,低他们几等,我们会心甘情愿吗?不,我们已经站起来了,所以要反“极端”。

我读书这里老人摔倒了敢扶,没有砸日系车的情况,基本没听说过丈夫虐待妻子儿女,没见过有父母忽视孩子抑郁症,无学生援交,周边民族乡就一所xx寺,各民族之间平等相处,市长贪污落马后新市长大力城建慰问民情,大家都平淡生活着。

不上微博我可能活在梦里。

是谁让我醒来了?是微博吗?不,这不能怪微博,就好像做使者的带回来谈判失败的消息,你总不能把使者给斩了吧?而这使者也受某种神秘力量的操控,说着一些违心的话,把真话给抹去,求得自己的生存。而我们真正有能力发声的受到重重限制,这里隐晦一点,那里隐喻一下,不敢光明正大做事。要是不能一浪接一浪,那发声还有什么意义?估计那时这恶魔早就被养大了吧。

世界上不可能存在第二个汉政权,分裂只会走向更高度的统一。只希望在真正的民粹爆发之前,众多的呼声能汇集成一把巨大的舆论之刃,斩掉这头恶魔的头颅,重拾那骨子里的荣誉感。​​​​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