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长城》缩小了中美电影技术差距

来源:tguihui_aoz  时间:2016-12-31 10:58:00

在贺岁档竞争最激烈的关口,以明显的优势连夺双周票房冠军,强势拉动市场大盘,《长城》的成绩不可谓不光鲜。一如既往,张艺谋在给中国电影的大片之路担当开路先锋,无论中美合拍的模式,还是中国故事的文化输出,都迈出了坚实的一大步。更重要的是,它缩小了我们与好莱坞的技术差距。

当然,《长城》的处境并没有十分风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承担一些质疑,影片上映后好评与差评齐飞,争议接踵而至。对于这样的局面,我们并不陌生,张艺谋也早就习以为常了,自《英雄》以后,《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三枪》《金陵十三钗》,几乎每一部都如履薄冰,商业片向来难以征服评论席,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假若没有争议,也就不是张艺谋了。张艺谋的争议史,也是中国商业大片的成长史。《长城》在张艺谋的电影作品中,究竟占据一个什么样的位置,现在还不好说,毕竟他正处于创作力的旺盛期,远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而打进好莱坞以后,变数会更大,就目前来看,《长城》对中国电影的发展,特别是特效的技术发展具有明显的引导意义。

东西融会贯通,有内涵的视听奇观

今天就来说说《长城》的特效。不可否认的事实,《长城》的特效在华语影坛具有开创性的意义,雄关栈道,江山如画,铺天盖地的饕餮来犯,成千上万的军士浴血厮杀,冷兵器的呼啸声,黑火药的爆炸声,还有饕餮的嘶吼,皮开骨裂的声音,形成史诗级的视听体验,不仅华语片从未如此恢弘过,比起好莱坞热血巨制《魔兽》《诸神之战》也是不遑多让。

无论中国观众,还是西方观众,看《长城》都是一次特殊的视听盛宴,无论是无影军分工明确的作战方式,还是惊心魂魄的人兽大战,都完全打开了想象力,仅是长城保卫战,就有鹤军敢死队“蹦极”突击,巧妙利用机械的“大剪刀”机关,还有带铁链的捕兽箭,火器的轰炸,琳琅满目的战斗方式,令人目不暇接。

影片在东方的故事里加入了西方的元素,例如欧洲的历史,雇佣兵的历史,欧洲列强寻找黑火药的事件,使故事具有世界的格局;同时,长城、饕餮、鼓乐、火药、山水的运用,包括巨大的孔明灯飞行器,这些带有东方古典气息的视听奇观,也使《长城》比起一般的特效片具有更深远文化与内涵,显得更加优雅而且别致。

从前的中国商业大片,一直停留在功夫、喜剧和闭门造车的历史题材,能够真正打进好莱坞的华语片其实只有两部,一部《英雄》,一部《卧虎藏龙》,都是武侠片,纯粹的把东方奇观展示给西方观众看,而《长城》既不是单向的走出去,也不是纯粹的拿来主义,而是把东方故事与好莱坞技术融会贯通,完成了一次真正的东西合璧。

色彩依旧鲜明,特效也能讲故事

《长城》公映后,一度得到观众的热情支持和喜爱,票房高歌猛进就是明证,可是因为张艺谋和商业大片自带的争议属性,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一些负面的打击,这也算不上是坏事,就像前文说过的,张艺谋自《英雄》以来的每一部作品,中国电影每一次在类型和技术上的开拓,都会面对重重的压力和阻力,而历史证明,发展和进步正是在争议中产生。

关于《长城》,多数的负面评价都是针对故事,有人不习惯中英文混合的台词,有人觉得配角塑造不够立体,有人觉得故事情节比较简单,大半场都是特效动作戏,文戏太少,有点重武轻文。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读,故事有两种讲法,一种是常规的剧情,靠台词和线索推动,一场戏接着一场戏,形成剧情的紧迫感,而对于动作片来说,动作就是故事,转瞬之间的你来我往、见招拆招就是故事,好莱坞也是这样,像《变形金刚》和《复仇者联盟》,不同特点的角色用不同的技能进行打斗,动作戏本身就有丰富的故事性。

张艺谋从前会用色彩讲故事,《长城》除了色彩依旧鲜明,开始用特效讲故事,每一个场面,爆破,刀光剑影,万箭齐发,这都是故事,而且是更加惊险的故事,生死相搏,十万火急,强弱转变,生死一线,海量的细节让影片一点都不沉闷,而且节奏非常的快,故事并不算薄弱。

一口吃不成胖子,中国电影仍需努力

公允的说,《长城》的特效并非达到《阿凡达》或《变形金刚》的水准,那是投资级别更大,视觉更华丽的顶级巨制,在某些层面上,《长城》甚至不如十几年前的《指环王》,饕餮的形象,并非达到令人惊艳的效果。可是不能因此否认它的级别是世界级的,除了少数的好莱坞顶级巨制,《长城》绝对是世界一流的,通过这部电影,我们能看到细腻到眼神和毛发的饕餮,有表情,有情绪表达的怪兽,这些都是进步。

从中美合作的模式探索上,《长城》给中国电影留下的经验是宝贵的,未来的电影一定会是全球化的发展,现在华语和亚洲已经做到互通有无,融洽合作,而中西方的文化和理念差异,决定了合作必然需要漫长的磨合与尝试。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好莱坞的技术,我们有丰富的文化底蕴和资源优势,大量的优秀题材和IP还没有开发,不像好莱坞总要满世界的寻找灵感。然而,如果缺少技术的支持,一切都是空谈,现在必须承认的我们的特殊还处于成长阶段,必须迅速的打开视野,建立标准,才能在世界电影的竞争中生存下来,而《长城》无疑就是打开视野的一扇大门。

电影中西方人对黑火药的渴望,其实就是对技术的渴望,只有掌握技术,才能成为世界的强者,而英雄们飞向汴梁的方式,马特达蒙最终射向饕餮王后的两支火箭,也都是反复的强调了技术的重要性。

只有技术,未必可能拍出好电影,但若没有技术,就一定是成为没有牙的老虎,没有利爪的雄鹰,只有像《长城》这样不断的学习技术,研发技术,拿回来、送出去,取长补短,东学西渐,中国电影才能进步,才有追赶好莱坞的希望,反之,只能望其项背,让优秀的电影人永远为他人做嫁衣,做影坛的雇拥军。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