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血战盖马高原:美军最精锐陆战一师是如何被志愿军打成残废的?

来源:科罗廖夫  时间:2018-02-05 21:38:18

​​​本文作者是我的老友:陶波列夫,隆重介绍哈。

一提起发生在1950年-1953年间的抗美援朝战争,很多军事爱好者都用“中国以一己之力击退了17国联军进攻”“中国的立国之战”来形容,诚然经此一战我国赢得了数十年的和平发展红利期,但是我们仍然应该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志愿军打的并不轻松。中美双方在交火之后,对方的战斗力都给自己带来了颠覆性认知,志愿军认为不就是美械装备部队吗?解放战争的时候我又不是没打过!美国人想:不就是中国军队吗?抗日战争的时候我又不是没见过!然而在战场上刺刀见了红,中美双方都觉得:这不科学啊!

1950年9月15日,麦克阿瑟率领美军第10军在仁川登陆,整个朝鲜战局迅速逆转,朝鲜人民军丢掉一切不必要的装备赶紧撤回北方。

10月25日,志愿军进入朝鲜国境内。在东部战线上,志愿军42军在著名的“瘸子”军长吴瑞林的带领下首先与南韩第3师发生接触,击退第3师后,42军迎来了美军的头号精锐陆战一师,在黄草岭上与其激战13天,在装备绝对劣势的情况下歼敌2000余人。随后志愿军主动撤出了黄草岭阵地,目的就是为了引诱陆战一师,而陆战一师果然没有让志愿军失望,孤军深入进了长津湖一带。

盖马高原被称为“朝鲜的屋顶”,此地气候寒冷,年平均气温只有1~2℃。长津湖位于盖马高原赴战岭山脉和狼林山脉中间,占地面积54.2平方公里。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导致气候极为特殊,10月下旬这里便开始入冬,到了11月气温更是低到平均零下27摄氏度,堪称极寒天气。

1950年11月26日,美国陆军第七师主力和陆战一师都进入了长津湖地区,距离其它联合国军部队甚远。在志愿军方面,经历过战斗损失的42军和志愿军第九兵团迅速换防,九兵团则是出了名的善于啃硬骨头,而这一切对面的联合国军却浑然不知。第九兵团接到的命令是:要将美军这两个师一口吃掉!

1950年11月,在朝鲜最寒冷的盖马高原上,志愿军第9兵团,经过6天的潜伏,堵住美陆战第1师,在70公里战线上发起攻击。冲锋号吹响,零下40摄氏度被冻得神志不清的志愿军战士,视死如归猛攻公路上的美军纵队。曾自认意志顽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承认最可怕的,是志愿军那撕心裂肺的冲锋号和喇叭声。

27日,志愿军以20和27军两个军兵力向陆战一师发动了突然袭击,狂傲不堪的陆战一师当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经过一天的激战,长津湖地区的美军被志愿军59、60、79、80、89师分割包围在柳潭里、新兴里、古土里等地区。随后双方在这些地区展开了长达三天的激战,志愿军在此终于领教到了美国人装备优势带来的战斗力,在美军猛烈而精确的炮火支援和空中支援下,志愿军以绝对的兵力优势硬是出现了各种一个师啃不动一个团的局面。

此时的长津湖遭遇了50年不遇的极寒天气,气温骤降到了零下40度!伤亡惨重且精神接近崩溃的美军面对志愿军的无畏进攻疲于招架,而此时的美军第10军军长竟然还荒唐地让两个师继续北进,忍无可忍的美军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将军在30日下达了那道著名的命令:陆战队,向南进攻(向南实际上是撤退的方向)!

中美双方在长津湖东侧战线的较量最为惨烈。美军第七步兵师31团(就是著名的“北极熊团”)主力在11月27日进驻长津湖,结果在第二天就被志愿军分割包围,随后在下碣隅里和新兴里附近的战斗中,该部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团长麦克莱恩上校和继任的费斯中校全部被击毙,团旗被缴获。但是进攻的志愿军也付出了惨烈的伤亡代价!

到了2013年,美军在60年后终于承认北极熊团指挥官死于长津湖之战。美国国防部通过DNA和牙齿鉴定,最终确认唐.费斯中校遗骸,他是长津湖之战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歼灭的北极熊团的继任指挥官。中国战史称他被击毙,但美方一直只认失踪。美军至今还有朝鲜战争7900人处于失踪状态,家属至今无法享受战死遗属待遇。

美军在撤退过程中以装甲部队开道,志愿军在一路上布下了天罗地网,然而由于客观条件实在太过恶劣,爬冰卧雪的九兵团出现了大量的冻伤,到12月9日,志愿军58师和60师甚至出现了只有200人还能动弹的情况!然而英勇绝伦的志愿军还是在美军撤退的路上不断向其发动主动进攻并给予重大杀伤。在通向海边的必经之路上,志愿军水门桥炸断三次,美军凭借技术优势全部在短时间内修复,装备优势在美军逃命过程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12月12日,陆战一师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跑到了五老里地区,穷追不舍的九兵团实在是打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随后美军登船撤往釜山,长津湖战役正式结束。

整个长津湖战役,志愿军打的联合国军东部战线全线动摇,九兵团以伤亡加冻伤减员五万人的代价歼灭美军一万五千人,打的美军最精锐的陆战一师近乎残废。除了装备上的巨大差距之外,长津湖的严寒是志愿军付出重大牺牲的最主要原因,在零下40度的极寒天气里志愿军身着棉衣,与全套保暖装备的美军刺刀见红,再强的战斗意志也难以支撑下去,在死鹰岭甚至出现了志愿军一连全员冻死的悲壮场景,这些战士牺牲前还保持着伏击姿势!再加上!

志愿军是活生生用两条腿去追击美军四个轮子,想要全歼陆战一师实在是非人力可为。志愿军在如此恶劣条件之下取得这样的战果已然是个奇迹,他们并非无能力歼灭美军,阻碍他们的只有严寒。如今六十多年过去了,长津湖依然值得我们每个人铭记。​​​​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