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罗曼蒂克消亡史》:远远不只是部黑帮小黄片

来源:界面  时间:2016-12-23 14:03:00

导演说,这部黑帮小黄片,

是一部拍给下个世纪人看的。

而且,导演压根也没打算让大家看懂。

既然不让看懂,那tm还看什么?

呵呵哒~

我们还是先来看看《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吧。

它是一部浑身上下散发痞气的电影,战火纷飞,情迷意乱,乱世中枪火和欲火的矛盾与纠缠不休。

而电影的前40分钟,是非常让人激动的。

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部黑帮片,大佬们和工会领袖在一间精致的茶室里谈判,一字一句很有礼貌,“你这样做不好”,但暗藏杀机。

开头的这场戏里,上海滩的老大为了一件绑架案坐在一起商议对策,过了一会儿,两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喽啰,在车上闲扯淡,漫不经心地商量着如何破处的问题。

突然,下车了,下一秒钟,其中一个绰号为童子鸡的喽啰,非常意外地抄起一把铁铲,猛地敲在他们要杀的人的脑袋上,接连来了十几下,暴力达到高潮。

电影《低俗小说》里,约翰·屈伏塔、塞缪尔·杰克逊同样扮演了在车里闲扯淡,最后突然一枪干掉黑人的小喽啰。

而《罗曼蒂克》那无处不在的上帝视角,又像极了《无耻混蛋》。

更不用说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交叉剪辑。

当然,模仿昆汀的人很多,程耳可能是其中最能活学活用的一个。

再比如,昆汀爱用『后备箱』视角。

程耳更讨巧的把它换成了埋尸坑视角。

这一点不仅仅是模仿了昆汀。

跑到树林子里面杀人,和科恩兄弟的《黑帮龙虎斗》如出一辙。

车站暗杀二哥的那一段,几乎一比一还原了《美国往事》的车站戏。

程耳导演本身作为一名影迷,在他的片中怀着致敬的心情,埋藏了许许多多的小彩蛋,只有你认真发掘,这其中的乐趣多多。

声画分离、交叉剪辑、空间的错觉,在黑帮片中拍出了新意,程耳确实也尽了全力。

为此,《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影像也变得更有趣、更高级了,变得像是国产电影的一股清流。

当然,电影在故事上存在一些问题,但瑕不掩瑜。

《罗曼蒂克消亡史》在年终贺岁时,却借助黑帮片中的假体叫醒了人们对于色情欲望的幻想,以更诚恳的态度探讨了生活中的色情倾向。

当黑社会是为了什么?金钱还有女人。支持童子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是这种幻想,支撑陆先生(葛优)以“不杀”态度来面对小六(章子怡)的,也是这种幻想。

小六被迫当起了日本妹夫的性奴,也是源于这种幻想。

色情幻想的客观存在,使人类摆脱了乏味、禁忌的机械世界。

《罗曼蒂克消亡史》里一切行为的源动力,都根源于主角荒谬的性压抑,从童子鸡到妹夫,甚至连沉默的车夫杀手(杜淳)也是这样。

这种赤裸裸的勾人欲望,似乎和人性里最崇高的爱情有着非常大的关系,但好像又变成了爱情的反面。

当情和欲之间的平衡被打破,当一个人的正常爱情、正常生活受到了阻碍,色情幻想就变得漫无节制起来。

这就成了发生在日本妹夫身上的故事,这个寂寞的外乡人,在中国隐姓埋名,孤独打拼,在肉体和精神生活上都很无奈。

面对内心强烈的欲望,妹夫一边用压抑的婚姻、谎言来掩盖自己的锋芒,一边又通过囚禁、蹂躏性奴来掩盖自己的恐惧。

在《罗曼蒂克》的故事里,人类总是自相矛盾,突然从慈善变得极其残酷,由纯洁变得无比卑污,由迷人变得极其残忍。

除非以欺骗的方法,否则我们永远领会不了人类。日本妹夫在和儿子玩耍的时候,似乎忘记了他放荡成性的一面。

于是,这群表演艺术家都听到了自己内心那声强烈的叫喊,要求他们对人性做出回应。

但社会却逼迫他们不自然地克制,或者误导自己的感情。

《罗曼蒂克消亡史》的英文片名叫做The WastedTimes,逝去的时光。

连陆先生都愁死了,一声叹息,罗曼蒂克自然也已经消亡。

从此处也可以看出,电影注定要散发出颓废、失落、哀愁的味道。

不是么?

更多专业报道,请前往各App商店搜索下载“界面新闻”,或点击链接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