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百万债务从天降!她买的房子竟被人做抵押

来源:一枚小职员  时间:2017-01-10 18:57:00

(央视财经《经济与法》)在北京市门头沟区有一位韩女士,今年五十多岁的她打理着一摊不小的生意,用她自己的话说,在门头沟地区也算是公众人物了。可是,做大生意都顺风顺水的韩女士,却因为买房子栽了一个大跟头。

2016年7月中旬,韩女士突然发现,她买了好几年的一套房子竟然被人偷偷抵押了出去,借了一大笔钱,借款金额高达100万元。韩女士说,这一百万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用她的房子做抵押担保,她竟然毫不知情。

韩女士后来看到了这份抵押合同,抵押合同的签订日期是2016年的6月14日,这个时间让韩女士突然感觉,自己可能是落入了一个圈套。韩女士说办理抵押借款的这个人她认识,叫小刘。她不光认识小刘,还认识小刘的父亲,老刘,当初,这套房子韩女士就是从老刘手里买来的。

老刘是北京某集团公司的职工,这栋房子是老刘单位的福利房,2012年初,老刘取得了购买本单位福利房的资格,之后,由于家里原本有住房,所以他决定把这套福利房卖掉,于是便委托中介公司对外发布了出售房屋的信息。

2012年的时候,韩女士的女儿大了,马上面临着恋爱结婚,于是韩女士就想把她原来的房子留给女儿,另买一套环境好点的房子自己养老居住。那年4月份的时候,韩女士在一家中介公司看到了这个房源,她觉得户型位置什么的都不错,于是便动了心。

这套房子位于门头沟的滨河西区,马路对面就是一个很大的公园,小区环境也很好,韩女士觉得十分满意,更巧的是,她一见房主是老刘,发现双方还认识。那更好了,于是韩女士便和老刘在中介公司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总价136万。

签订合同当天,韩女士先给了老刘5万元定金,并约定,韩女士于2012年7月13日之前再支付126万元的房款,最后的5万元房款于房屋过户当日支付。而至于过户的日期,则没有具体约定,因为要等开发商的通知。

一切都很顺利,2012年6月19号,开发商给老刘交了房,韩女士则先后分两次,又给了老刘购房款126万元,并拿到了新房的钥匙,很快住了进去。

至此,合同约定的过户之前的相关事宜双方都履行完毕,韩女士也把房子装修好入住了,接下来就等房屋过户了。韩女士说,她一直关注着过户的消息。2013年11月份的时候,她听同买一个小区的朋友说可以办理过户了,于是就联系了老刘。

但是没想到,老刘却说,这套房子其实是他儿子小刘的,儿子当初就不同意出售,所以他也没有办法。这房子不是老刘的福利房吗?怎么突然变成小刘的房子了呢?原来,老刘单位的政策是,福利房如果职工本人不买,也可以由他们的子女购买,那房屋就直接登记在子女名下。经过查询,这套房子从签订购房合同到付款的人其实都是小刘,自然就成了小刘的房子。而小刘的态度则十分明确。如果要过户需要加40万。

这样的情况韩女士完全没有想到,她感觉这父子俩是以这个产权为借口,想撕毁当初的房屋买卖合同。韩女士说,从他们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到2013年底,那片儿的房价每平米大概涨了有五千元。她买的这套房子89平米,一共涨了大约45万。

后来双方在中介公司的协调下,对是否增加购房款进行协商,但没有达成一致意见。2013年的11月25号,韩女士把老刘、小刘和北京金城阜业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按照原来签订的合同办理过户。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这套房子是登记在小刘的名下,小刘才是真正的产权人。那当初老刘和韩女士签订的买卖合同还有效吗?这老刘和小刘父子俩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老刘已经60多岁了,他说,老伴去世早,家里就剩下他们父子俩了。儿子没有房子,所以当儿子小刘得知他要卖掉这套房子的时候,心里就不同意。

老刘说,因为他与韩女士比较熟悉,已经什么都谈好了,他也不好意思回绝了。但是,他在与韩女士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还没有取得争议房屋的所有权,而且,后来这套房子的产权实际落到了儿子小刘的名下,所以,老刘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权利出售这套房产。

在法庭上,小刘说,这套房子是他出资购买的,父亲根本无权处分,他主张父亲与韩女士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但韩女士并不认可。 韩女士说,从当初卖房签合同到后面的交付以及办理相关事宜,小刘都是在场,而且没有表示不同意。

韩女士还出示了中介公司出具的证言,证明小刘对卖房这件事是知道的。韩女士说,在他们沟通过户、办理房产证事宜时,小刘也不止一次给她打电话

按照韩女士的说法,小刘当初同意并全程参与了卖房的过程,现在当然应该继续履行合同,把房子过户给她。但是,在法庭上,小刘却表示,就算他当初是同意把房子卖给韩女士,实际上也不可能成交,因为韩女士根本不具备北京市的购房资格,所以父亲和韩女士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依然是无效的。

在庭审中,法院确认,韩女士确实不具备北京市的购房资格,那最终法院会做出怎样的判决呢?2014年7月,门头沟区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小刘的父亲虽然对房屋没有所有权,但韩女士作为善意的房屋买受人有理由相信其代理小刘出售争议房屋,所以该房屋买卖合同有效,小刘受合同约束。但由于韩女士现有两套住房,不符合限购规定,故驳回韩女士将房屋所有权变更到自己名下的诉讼请求

法院虽然判决认定了买卖合同有效,但也因韩女士没有购房资格驳回了韩女士的过户请求。这对现在不同意卖房的小刘来说,也不算一个太坏的结果。毕竟韩女士没有购房资格,虽然房屋买卖合同有效,但实际无法履行。于是,2015年2月,小刘以韩女士不具有北京市购房资格为由,起诉要求解除房屋买卖合同。

可是,小刘没想到的是,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韩女士竟然又有购房资格了,因为韩女士她离婚了。2016年5月6日,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小刘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小刘不服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是没过多久,小刘又主动撤诉了。这下韩女士终于松了口气,这回总算可以过户了吧,哎,事情可没她想象的那么简单,这房子依然是无法过户,这又是为什么呢?

2016年7月4号,韩女士再次起诉小刘,要求办理过户手续,可是在诉讼期间她却被突然告知,这个涉案房屋被办理了一个抵押登记,这也就是节目开头我们看到的情况。小刘把这套房子抵押给了一个叫郭某的人,借了100万元。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这个抵押又是怎么回事呢?韩女士看着抵押合同的签订时间,感觉这其实就是小刘不愿过户,而故意设置的障碍。当初,2016年5月6日,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驳回小刘要求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很快,小刘就上诉至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是,一个月之后,他就撤诉了。而小刘和郭某办理抵押借款是2016年6月14日,正是在他上诉期间。

对此,韩女士的代理律师认为,小刘向郭某抵押借款的合同,内容是疑点重重。

而且,韩女士的代理律师认为,100万元的借款,对谁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那作为出借人,正常情况下应该对作为抵押物的房子调查核实清楚。正常情况下,没人愿意接受一套涉及产权纠纷的房子做抵押。

韩女士的代理律师还注意到一个异常情况,那就是小刘和郭某虽然在2016年6月14日就办理了抵押登记,但是,在事隔近一个月之后,韩女士再次起诉要求办理房屋过户手续的时候,借款才真正发生。

因发现房屋抵押问题,于是韩女士要求过户的案子经双方确认中止审理,韩女士接着另行起诉,要求确认小刘和郭某之间签订的抵押借款合同无效,

韩女士一方提出的上述疑点,虽然依据常理看起来确实有不符合常理的地方,但凡事都有例外,小刘说,他和郭某是多年好友,郭某相信他,所以并没有去核实房子有没有纠纷,合同签得也很简单随意。而且,小刘向法院提供了两份郭某给他转账的银行凭证,用于证明他们之间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2016年11月24日,北京市门头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会做出怎样的判决呢?

法庭上,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为,小刘与郭某之间是真实的借款和抵押合同关系,还是虚构债务故意制造抵押权登记,是否存在故意串通。庭审中,主审法官当庭要求原被告双方签署保证书,保证如实陈述,如有虚假陈述将要承担法律责任。随后郭某被暂时带出法庭等候,法官对小刘和郭某分开进行了询问。

小刘说,他和人合伙开了一家传媒公司,他没有投入钱,现在借款就是为了还给合伙人。接着,法庭对小刘向郭某借这100万借款的细节进行了询问。小刘说自己在借这100万之前,跟郭某也曾有过其他的借款关系,但是对于这么大一笔借款,仅仅才过去了五个多月,小刘竟然对很多重要的细节都记不清了。

在问完小刘之后,法庭传被告郭某入庭,郭某则否认了在这一百万借款之前,和小刘之间曾有过借款关系。郭某说,在办理抵押的时候,因为有房产证,所以他没有去实地看房,但两人不存在恶意串通。

郭某说出借给小刘的100万是向四五个朋友借的,当法官问到这四五个朋友的名字时,郭某认为跟本案没有关系没有回答。但是,在对小刘和郭某询问结束后,法官出示了一样东西,这出乎在场所有人的预料。原来,法官为了调查清楚这次抵押借款的所有细节,依职权调取了小刘和郭某等人的银行转账明细。

法官发现郭某给小刘转100万之前,有一个叫张某的人给郭某先转了一百万,事后小刘将一百万转给了李某。法官根据这条线索去查了一下李某和张某的银行流水。最后发现是四个人之间在大概十天左右时间完成了从张某转给郭某,郭某转给小刘,小刘转给李某,李某最后再转回到张某这么一个轮回。

庭后,记者提出想采访小刘和郭某,进一步了解他们之间抵押借款及房屋买卖的种种争议点,但他们都表示不愿意接受采访。2016年12月23号,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依据对小刘郭某的陈述及银行交易明细,以及抵押合同内容、抵押合同的订立时间与诉讼进程的契合度等可疑点进行的综合分析与判定,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

法院最终认定小刘和郭某之间的抵押借款行为属于恶意串通,损害了韩女士的利益,所以判定小刘和郭某之间的抵押合同无效。但是,接下来事情还没有结束,韩女士还得继续跟小刘打官司,要求小刘给她过户。本来很简单的一次房屋买卖交易,因为房子升值,竟然变得如此曲折,足足折腾了三四年还没有了结,双方也为此都额外付出了很大的精力和时间成本。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在于维护各方利益,但是这种利益必须是合法利益,以合法方式掩盖非法目的的合同无效,依然不受法律保护。

(本文编辑:魏园园)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