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我们为什么要做“穆黑”?

来源:骠骑尉--松亭先生  时间:2019-04-13 11:19:07

​​       有些伊教徒给批判伊斯兰教的人取了个外号,叫做“穆黑”。

  当然,“穆黑”一词也有另一种解释:就是专指那些利用宗教民族政策的漏洞,在各地进行打砸抢、敲诈勒索的穆斯林。

好吧,还是回归本人的初义:穆黑指的是黑穆斯林的人。

那么,穆黑是如何产生的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穆黑呢?

  我用一个通俗的例子来说明我的理解。大家看看是不是有一定的道理。

我初一时,班上有一个很调皮的同学,成天不是往女同学头发上扔口香糖,就是撕坏男同学的书,偶尔还给老师整一个恶作剧。

这还不算,这家伙还和校外的小流氓勾勾搭搭,时时放学后堵住路上殴打班上的同学。

由于这小子实在是太坏,所以老师同学都对他很不喜欢,背地里视他为“灾星”。

有一次,他因为将壁虎放进女同学的书包里,被这个学过跆拳道的女生一通暴揍,打得痛哭流涕。

可即便这样,他还抱怨怎么班上的同学都不喜欢他,觉得自己很冤。

       大家是不是觉得这家伙和抱怨别人“穆黑”的穆斯林很像?

当社会公众批判伊斯兰教时,很多穆斯林觉得大家冤枉了伊斯兰教。

  因为他们理解的伊斯兰教,与我们批判的那部分内容不同;

当我们批判穆斯林群体中的丑恶行径时,很多穆斯林觉得大家是在没来由地黑他们。

因为他们有些人觉得自己的生活正常,也挺真善美。

很多穆斯林觉得他们与我们并没有多大差异,都是普通人且能明辨善恶,与我们相比顶多就是“拜不拜真主”、“吃不吃猪肉”这些差别而已。

因为他们所知的伊斯兰教,并没有教唆他们做坏事,顶多就是因为一些禁忌与我们普通人划开了界限而已。

其实这样的认识和抱怨,并不只是产生在穆斯林中,许多基督教徒、佛教徒、道教徒甚至一些不长脑子的群众,也觉得是有人故意在黑穆斯林。

基督教徒、佛教徒和道教徒们基于自己所信仰宗教中那些教导人向善的教义和经文,想当然地认为伊斯兰教也是一样的。

  一些麻木不仁、不长脑子的民众,也对于穆黑现象非常不解。

比如,我就曾经有一个四川的朋友,她就说伊斯兰教是平和无害的,因为她说“我天天就提着猪肉从清真寺前面经过啊,我还进去拍过照的啊,他们不会做坏事啊!”

  我相信她说的这些话都是真实的。可是,她却没有想过,如果是在穆斯林聚居区呢?她还能不能这样做呢?

       所以,其实与其责备别人穆黑,倒不如想想为什么会有穆黑出现。为什么“基黑”、“佛黑”就很少呢?

大家可以想想,为什么会有这种认识上的偏差,难道我们真的是在黑他们?非要拿着他们群体中个别极端的例子来污蔑他们?

我想任何一个批判伊教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无来由地去做穆黑。

  我们从不来都不否认一点,那就是任何群体中都有好心人和坏人,因为每一人生下来时,自然是善心与恶念并存。

  我们批判伊斯兰教,并单纯是要歧视它,而是它本来就是一个充满暴力扩张性和攻击性的宗教。

  我们批判它根据的是,从伊斯兰教义本身挖掘出来的——各种教唆仇杀、报复、欺凌不信者、引诱、威逼等一切反人类、禁锢人思想的经文和教义。

  这些富含攻击性思想的经文和教义在其它宗教中是极其少见的,但在伊教的《圣训》与《古兰经》中,却有超过一半的内容是在教授如何处置异教徒和不信者的。

这样的宗教经文,我想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它是仁慈美好的。

因为它把世界上的所有人分成了两大类:

  一类是信仰伊斯兰教的,称之为穆斯林;另一类是不信仰伊斯兰教的,称之为卡菲勒。它的经文声称卡菲勒死后的结局是下火狱,为极端分子的恐袭提供了指引。

       网上有很多穆斯林现身说法,他们说“我所了解的伊斯兰教并非如此啊,我咋不知道古兰经里有这些东西呢?而且人有善恶,不一定看到经书里写什么就做什么吧”。

  是的,我们生活在世俗的国家,我们国家要求对各种宗教教义进行重新阐述,以符合时代潮流和现代社会的人文道德观念。

  这就是我们通常听到的宗教必须中国化:不和平的极端经文要改、不许修建阿拉伯化沙特化的清真寺、不许宣传极端宗教教义等等……很多仇杀、压迫内容也不得宣导。

  当然,大家也看到了,宗教中国化这一英明无比的政策,是伊斯兰极端分子近年来攻击最多的一个话题。

由于我国政府的有力领导,很多穆斯林聚集区周边的生活也是正常与稳定的,它们与非穆斯林交流也是正常的,善恶观念也很正常。

所以,很多生活在穆斯林聚集区周边的蠢货就觉得:“穆斯林不错啊,哪有穆黑说的那么丑恶?”

  很多这种蠢货觉得:我们这些所谓的“穆黑”是别有用心的人。或者说,至少是被什么反华势力煽动和忽悠了的。

不用说,这个锅一定要美帝和西方国家来背。它们说的逻辑也很清晰:

美国支持以色列,美以反伊斯兰。中国和美国西方不对付。所以,穆黑就是美帝的走狗,就是拿欧美钱的“美分”。

可是,真实的情况却是,中东的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受美帝操纵,给美帝做狗的特别多。

       谁对中国治疆政策、宗教政策颠倒黑白指责最多?是美帝是西方!特别是中东!

例子不用我举了吧?土耳其最近就跳得很凶啊。

中国的伊教徒们常常声称自己很爱国,各个伊协也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爱国爱教,可是实际的行动呢?

  最近,全国人民都对土耳其的污蔑愤懑不已,通过各种方式发起反击,可是这些伊教徒和伊协却三缄其口了!

我们中国人讲,看一个人和团体的本质时要“观其言、看其行”。

  伊教徒和这些伊协用它们的言行证明了一点:它们心怀二心,它们有教无国!

  我承认,我们这些所谓的“穆黑”极其不喜欢伊斯兰教。

而且我个人是真的接触过穆斯林的。比如有个穆斯林同事,他就只是不吃猪肉,平时也很开明,有时一起去吃饭也没有说不让我吃猪肉。

大家一起普通餐馆照进,也没有极端伊斯兰宗教分子那么多矫情事。

他对于真主的态度,就像浅信基督徒对于上帝的态度差不多。

  很显然,他们不会认真详细地学经,也不会遵从经书上的教条来给自己洗脑。

  我们可以称之为“浅穆斯林”!

“浅穆斯林”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善恶观,不会被经书左右。

但他们也不愿意看到我们引用经书里的各种极端教义去批判伊斯兰教。称我们为穆黑的,大多是这些人。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批判呢?

  很简单,我们既是为了世俗的民众,也是为了所有的人。

因为伊斯兰教义中的极端性摆在那里,不批判不行啊!对于其中那些反人类的教义,我们更应该大批特批。

  那些“浅穆斯林”感觉不到它的邪恶,其实只是世俗国家对它进行了重新阐述了而已。

  他们之所以表现还算正常,也只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世俗国家而已。被作为法治国家的中国政府用律法和社会道德约束着,暂时不至于让他们变得太坏。大环境使然!

但是,如果我们这些清醒的人不站出来揭发它们的极端性和邪恶性,任由国家和社会走向深绿。那么,原先所有经过世俗阐述的经文教义就会恢复其原教旨含义,沙利亚教法必将实行。

  结果便是与世俗民众的冲突加剧,导致不信教的民众受到压迫和残害,比如它们在宁夏、临夏、沙甸等地民间发动的非法禁酒。

(云南沙甸,它们去汉人家禁酒)

很多世俗民众甚至认识不到这些现象的危害,有些人就大大咧咧地说“不喝酒不是好吗?”

  它们今天虽然只是让你不要喝酒,但是如果明天让你不要吃饭呢?后天让你不要活着呢?

你又该怎么办?它们进一步,你退一步。总有一天,你会退进万丈深渊里——粉身碎骨!

  谁最尊崇伊斯兰的教义?对照经文来衡量吧,你会发现最虔诚的多半是极端恐怖分子!

  这些极端恐怖分子熟知教义、履行教义。所以,他们经常宣称:他们才是最虔诚的穆斯林,是真正的穆斯林。

它们为什么会由人成魔呢?因为教义就在那里啊!

再说了,封闭的伊教徒群体,它也是一个充满了人际关系的社会和圈子。

大家聚在一起,自然便有人想谋求在群体中的地位。

  那么,这个地位从哪里来?自然是越恪守教规、越遵循教义越能按照教义行事,更能获得别人的敬仰。

  如此下去,后果自然不言而喻。最后,所有的原教旨都被人从臊臭的羊皮卷里翻出来了。

于是,当地的世俗道德与法律就被沙利亚教法所代替。整个国家被伊斯兰化,成为彻底的伊斯兰国家。

  到了那个时候,对伊斯兰教就真的是一点也批不得了。

  这些年来,因为涉及到伊斯兰教,多少音乐作品文学作品被封?多少人被威胁恐吓?大家都已经数不清了吧。

(查理周刊,遭遇恐袭)

也许,这是某些极端宗教徒梦想的,但却是我们这些不信伊教的人极力要避免的。

所以,为了避免祖国江山不变色,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勇敢地做“穆黑”!

  因为,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只要中国还有人信仰极端宗教,“清真泛化、沙化、阿化”没被彻底禁止,警报便没有解除。

  我们今天对伊斯兰的任何漠视,都将让我们成为吞噬华夏文明的推手之一,因为我们是这个国家和社会的一分子。

  请记住一句话,“当雪崩发生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来吧,朋友们!趁现在还可以,我们一起来做穆黑,我们一起来转发!

(特别聆谢热心读者、身体力行地反黑反绿的汉家好儿郎——“道广人稀”先生!感谢他提供的初稿和选题!谢谢!)​​​​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