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花间奇谈丨报恩的好妖

来源:花间奇谈  时间:2019-01-31 14:43:02

​​

1


阿芽在人间辗转的第十年,终于见到了纪北,找到了她的恩人。


前世打马而过,意气风发的恩人这辈子不过是个怀才不遇的落魄书生,在长街上走过,只有阿芽注意到他。


阿芽站在他面前拦住他时,他抬起头,露出那张与前世如出一辙的脸,连眼角边的小痣都与前世一模一样。


阿芽想:没错的,这就是我要找的恩人。


于是她说:“你有什么愿望吗?我可以帮你实现,让你得到幸福。”


“让我幸福?你能怎样让我幸福?”纪北轻嗤。


“你想要财富,名声,还是地位?这些我都可以让你得到。”


“这些我都不要,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幸福,那你让云曦喜欢上我,不再喜欢永宁候世子,我就幸福了。”


阿芽很认真地想了想,“喜欢这种情绪是人的主观感受,我不可以改变。不过你喜欢云曦?那我可以变成云曦啊,我会很喜欢很喜欢你的。”


“你是你,云曦是云曦,她是唯一的,你们有可比性吗?”他不屑地瞥了阿芽一眼,拨开阿芽拦住他的手就走,“做不到就别挡着路浪费我时间。”


“哎哎哎,别走啊!”阿芽急忙又追上去,跟在他旁边,边走边说。


“我是没有办法让她突然喜欢你,不过如果她喜欢那个什么世子,我可以将你和那个世子的脸对换,那样她不就喜欢你了?”


“而且你还不用担心会有后顾之忧,我可以再施法,让别人觉得你一直以来都是长那个样子,不是突然变了。”


纪北终于停下,直视阿芽的眼睛,“你是什么人?真的可以帮我?你又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你是我的恩人呐,”阿芽笑着说,“我可不是人,我是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好妖。”


2


阿芽帮纪北和永宁候世子换了脸,这于她而言不过是动动手指施施法的事。


她想:纪北救过我的命,这么大的恩情,我应当多还几次才能还上。于是她心安理得地继续跟在纪北身边。


她看着纪北顶着永宁候世子的脸欢欢喜喜地去找云曦,又失魂落魄地回来。


纪北跑到云曦的面前去问她:“云曦,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喜欢我了。”


可云曦说:“我是不会喜欢你的,你放弃吧。”


“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永宁候世子呢?”


“我会喜欢一个人,自然是他值得我喜欢。纪北,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呢?”


“我的脸啊。”他抓住云曦的手放在他的脸上,“云曦,你看看我的脸,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一张脸吗?”


云曦不仅没能喜欢他,还被他疯狂的样子吓着了。


回来之后,纪北对阿芽说:“反正云曦不喜欢我,我再怎样她也不会喜欢我。你走吧,我也不需要你报恩了。”


阿芽没有走,她说:“我会让云曦喜欢你的,纪北,你不要赶我走。”她想要留在纪北的身边照顾他,直到还完恩情。


纪北自此开始了很长一段颓废的日子,每天与酒为伴,连原本常看的书都没有再翻过。


阿芽每天看着喝得醉醺醺的纪北,自己心里也觉得很难受。


恩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她不懂。


这样过了一个月,阿芽上街给纪北买酒时,听说了云府和永宁候府的喜讯。


据说云曦一个月前出门时,被疯子吓到回去生了一场病,断断续续过了一个月才好。


为了洗去晦气,再加上云曦和永宁候世子也到了该成婚的年龄,于是经过云府和永宁候府一商讨,这门婚事就提上了议程。


阿芽提着酒去找纪北时,纪北带着满身的酒气,闭着眼睛在桌上一杯接一杯的继续灌。


阿芽过去把他手里的杯子夺过来,丢在地上摔了,他才终于舍得睁开眼睛看阿芽一眼,“阿芽,你回来啦,买酒了没有?这壶酒刚好被我喝光。”


“纪北。”阿芽叫他。


“云曦马上就要嫁给永宁候世子。”


“……”


“纪北,你看着我。你还有我啊,我可以帮你的。”


阿芽蹲下身,扶着纪北的脑袋,“我让你和云曦成亲,我让你和永宁候世子互换身份,我让你和云曦在一起,你不要这样子堕落了好不好。”


阿芽听见纪北轻轻地答了声好。


于是她笑了,“如你所愿,纪北。”


3


跟云曦成亲的变成了成为永宁候世子的纪北,他如愿以偿地和云曦拜堂成亲,成为了云曦的丈夫。


新婚之夜,他对阿芽说:“阿芽,我现在很幸福,谢谢你,你已经还完了我的恩情,你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


阿芽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想做的事,她以前的人生全是修炼,后来修炼有成又想着报恩。


现在恩报完了,纪北不需要她了,她不知道接下来她要做什么。


而且她不想离开纪北,但她知道她没有理由再待在纪北身边。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她和纪北之前住的地方,这里现在住着的是之前的永宁候世子。


在永宁候世子现在的记忆里,他应当是一名怀才不遇的书生。


可阿芽走进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他拿着剑在院子里挥舞。一剑一式,都带着他之前的影子。


阿芽见过之前的永宁候世子,在纪北颓废的那段时间。她想看看让云曦念念不忘,让纪北嫉妒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于是潜进永宁候府偷偷看过一眼。


她是在射箭场上见到的永宁候世子,那时的永宁候世子已经被她换上了纪北的脸。


那张她前世恩人的脸换在永宁候世子身上,远比纪北更像她的恩人,让她恍惚间又想起了七百年前。


七百年前,她还只是一只刚开灵智的兔子,在林中玩耍时遇到了老虎,惊慌失措地逃跑。


就在她即将命丧虎口的时候,是前世的纪北骑马经过,用箭射杀老虎救下了她。


那般的意气风发,搭箭时眉眼间流露的少年风流,此后七百年都在她脑海里,让她念念不忘。


后来,她遇到一个仙人,仙人教她法术教她修炼,教她世间因果,恩情都是要还的。最后,仙人教她要始终做一个好妖。


于是她修炼有成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报恩。


可我为了报恩毁了另一个人的人生。阿芽想。


仙人告诉她好妖不应该伤害无辜,也教她必须要还恩情。


4


阿芽决定在其他方面补偿永宁候世子。


她把之前真正的纪北写的文章放进皇帝的奏折里,纪北是个很有才的书生。


但他没有得到赏识施展才华的机会,现在她要让永宁候世子用纪北的才华得到这份赏识,重新回到朝堂上。


她不可以把云曦还给他,她也不可以把永宁候世子的身份还给他,但她可以让他得到跟永宁候世子同样的地位。


有了阿芽的帮助,“纪北”很快被授予官职,进入朝堂。


阿芽以为这下她终于还清恩情,也不欠任何人了。


直到真正的纪北找到她。


他说:“阿芽,你一定要帮我。”


“云曦她根本就不喜欢我,即使我变成了永宁候世子,可是她喜欢的根本就是以前的世子。”


他说南方边境不稳,小国来犯,有人上书建议皇上派永宁候世子出战,稳定南方局面。


“云曦知道我接到这道旨意很开心,她说她就是在我上一次大破敌人凯旋而归时喜欢上我的,她喜欢英雄一样的我,可是那根本就不是我。


我可是个书生,拿起刀剑上战场,怎么可能活着回来。可是帝王的旨意我也无法违抗。”


“你要我助你取得胜利吗?”


“阿芽,我知道你很厉害,你一定可以助我赢得这场战争,只要赢得这场战争,云曦就会喜欢上胜利的我了。以后在她心里,像英雄一样的就是我而不是永宁候世子了。”


“对不起,纪北,我不能帮你。”这是阿芽第一次拒绝纪北。


“战争事关国运,不是我能改变的。我如果强行帮你,会遭天谴的。”


“你说你不能帮我?你不是说要报恩,要让我幸福吗?你连这都不能帮我还谈什么让我幸福?”


纪北用手指着阿芽,“你知不知道都是因为你我才到现在这个地步,你知不知道上书请求皇帝让我上战场的就是永宁候世子。


如果不是你帮永宁候世子进入朝堂,我会走到现在这步吗?”


看着阿芽只是低下头,不做声的样子,纪北又走上前来,他抓着阿芽的肩膀,让她抬起头。


“阿芽,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这次你帮我,我前世救你的恩情就两清了。”


“好,我帮你。”阿芽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5


纪北领着大军前往南方,阿芽和他同往。


到达南方之后的第一场战争,她用法术助纪北大获全胜。而与胜利同来的,是一道降在她身上的天雷,生生打散了她三百年的修为。


她甚至被劈得变回原形,被纪北留在营地养伤。而纪北则乘胜追击,深入敌军腹部。


在她刚刚恢复成人形时,纪北带着死伤大半的士兵回来了。


他这一世终究只是个书生,带兵打仗不是他的专长。


他自己也身受重伤,右手臂中箭后基本废了,以后连笔都拿不动。


就算这样,他仍然坚持来到阿芽的营帐,要阿芽帮他。


“那天你也看到了,我被天雷劈成原形,就算这样,你也还是要我帮你吗?”


“是的,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失去这么多,不是为了半途而废的。”


“好。”阿芽深深地看了纪北最后一眼,然后强撑着出了营帐。


她知道上一次的天雷只是小小惩戒,这一次她再不知悔改,降下的天雷很可能会让她魂飞魄散,可纪北所求,她哪怕魂飞魄散也要帮他做到。


她找了一处没人的山头施法,这样天雷不会影响到别人,她魂飞魄散之后也没人会知道。


“我道是哪里的妖物在人间兴风作浪,仗着法术为祸人间。”


6


她准备施法时,听到身后有声音响起。她转头去看。


“仙人。”能再见到当年教她法术的仙人她很高兴。


“原来是你这只小兔妖。果然啊,当年我教你法术,造成你如今为祸人间,也确实该是我来收了你,都是因果罢了。”


她不解,“仙人说的为祸人间的妖物,难道是我?可我这么多年一直照着仙人所说做一个好妖,从未为非作歹,残害过生命啊。”


“你觉得你是一个好妖,可你好好看看你做了什么。”仙人一挥衣袖,阿芽面前瞬间出现一面水镜。


“你更改两个人的命数,原本永宁候世子可以很快解决这次战争,还百姓一个太平,却被你换成你的恩人,致使这么多无辜百姓受战乱所害,流离失所。你说说你是不是错了。”


“可我恩人前世也是大将军啊,他这一世也定然能赢得战争胜利的。”阿芽往后退了两步,仍有些不相信自己面前的一幕。


“那你恩人有没有胜利呢?他难道不是叫你用法术帮他?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这一世他的命数已经注定。


哪怕上了战场,哪怕被你换成永宁候世子的身份,他也还是个书生!你报恩无可厚非,可只懂报恩不知底线,犯下这些错误,就要付出代价。”


他刚说完这句话,阿芽就瘫软在地。


“仙人今日是来收了我的吗?”


“五百年前我教你法术,才有今日你凭法术为祸人间,自然该是我来解决。”


“这样啊。”她笑了,越笑越大声,眼角却慢慢流出泪水,“是我错了啊。”


“其实我知道的,我后来知道他已经不算是我前世的恩人,可是我拒绝不了他,哪怕他不是我的恩人,可我看着他,就希望他能幸福,我想帮他……”


“你这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原本没有你,他在苦过之后会找到新的幸福。”


“现在却被我毁了是么?”她又笑又哭。“对不起啊,仙人,不仅辜负您当年教导之恩,还劳烦您跑这一趟。”


最后,她的声音逐渐变小,身体也逐渐透明。


“现在……就让一切都重来吧。”她的最后一句话消散在空中。


仙人看着阿芽消散在空气中,这是真正的魂飞魄散。她用所有的道行换来一个强行逆转时间的机会,又将自己全部的生机融入纪北体内。


“让一切重来也还是想护着他,护他一世长命吗?只可惜……重来一次,他连记都不会再记得你,值得吗?”


仙人甩甩手,最终叹息一声,离开这座山头。


只余下满山的清冷与孤寂。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