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声音旅行之青海

来源:江江-87  时间:2019-03-11 11:09:49

​​每个地方都应该有自己的歌,有的可能还不止一首。那些和地方有关的歌是歌者写给它们的情书。以故事作词,记忆谱曲,缅怀为句读。今天的声音旅行,我们聆听青海,聆听艺术家们写给青海的情书: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了她的帐房,都要回头留恋地张望。她那粉红的笑脸,好像红太阳。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我愿抛弃了财产,跟她去放羊。每天看着她动人的眼睛,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我愿做一只小羊,坐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王洛宾先生一曲《在那遥远的地方》,轻快活泼的词曲,优美动听的旋律,写活了草原爱情,升华了疲惫人生。它是王洛宾先生写给心上女孩卓玛的情书,也是他留给青海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宝贵遗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东西方文化交流特殊贡献奖,穿越时空阻隔,抚平文化差异,宛如天籁,嘹亮中西。不客气地说,这简直就是一首罂粟般让人见之不忘的神曲,仔细聆听,自己甚至有种误入《西游记》的错觉,女儿国女儿情,大唐高僧差点就要还俗……

“自你离开以后,从此就丢了温柔。等待在这雪山路漫长,听寒风呼啸依旧。一眼望不到边,风似刀割我的脸。等不到西海天际蔚蓝,无言着苍茫的高原。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把你找不见,可你跟随那南归的候鸟飞得那么远,爱像风筝断了线,拉不住你许下的诺言。我在苦苦等待雪山之巅温暖的春天,等待高原冰雪融化之后归来的孤雁,爱再难以续情缘,回不到我们的从前……”每每听刀郎的这首《西海情歌》,想到歌曲背后发生在可可西里的凄美爱情故事,都有一种钝痛的感觉。哭,是为了感动谁?笑,又是为了碰触谁?可故事里的女孩瑛永远都碰触不到从她全世界路过的男孩勇了,悲莫悲兮永别离!男孩自此活在女孩的心里,活在听到这首歌、了解这个故事的听众心里……

“在帐房依偎的天边,是谁在呼唤?一声声 ​一声声,是谁在呼唤?那是传说的大海,绿色度母的眼睛。有草原有鲜花,是我天堂的故乡。让我遥望你,青海湖,每一次的相遇都是祝福。让我靠近你,青海湖,你灌溉我生命的幸福……”印象中有句电影台词说“让子弹飞一会儿”,套用一下,有些歌得“让歌声绕一会儿”,徐千雅这首《青海湖》无疑就是这样,得让歌声绕耳、绕心一会儿。随着歌声,青海湖这颗高原明珠浮现在眼前,神秘、强大、圣洁,直叫人忍不住就要在心中双手合十,虔诚祈祷。朋友提起曾跟两位老师去青海采风,当到达青海湖的时候,老师只说青海湖是有灵性的湖,然后也没有别的话,直接就在湖边跪下了……自己突然就有些感同身受,因为此刻我的脑海惟剩陶渊明先生那句: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青海在很久以前还不叫青海,很久以前,这里没有名字。很久以后,有人走上了这片土地,只见青草如海,天地广阔,所以取了这个名字。”(说明一下,关于青海省名的由来,搜索百科解说是:因境内有国内最大的内陆咸水湖——青海湖而得名,简称青。)

尾声

歪个楼,就当换换脑子,上面说到了刀郎,这里索性再碎碎念几句,——村上春树写《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而自己在听了许多刀郎之后着实觉得,如果你碰巧有一个喜欢唱歌的男朋友(丈夫),爱人之间无伤大雅的摩擦乃至无关原则的矛盾相信没有什么是一首刀郎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首。就像某位御姐的吐槽“男同志太闷骚有时真是灾难”,默默做了很多就是不说出口,织网捕风、削木捉影、知命洗心、绣虹剪水,重要的是你疼人家就让人家知道啊。刀郎的歌这里就是最好的助攻了,要是一首《谢谢你》不行,再来一首《爱是你我》,叠加效应,百炼钢都绕指柔了,还有什么可纠结的呢?所谓“最难消受美人深恩,男儿柔情”,刀郎歌里浓浓的男儿柔情,怕是任谁都忽视不了,抵挡不住。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