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蒙莱菜花芑艾草》李朝童

来源:李朝童333  时间:2019-06-04 11:27:34

​​

李朝童,大字珅坤。小字涤汲。号墓鱼 伏拜先生 清湿浮流  张引何伏 拾三子 扶空子 抱云子。淮北百善。未来的圣人。《菜根谭》明代还初道人洪应明写,今我亦写之,随想而发,今录其下,原亦复此名。今改之。随想而发。己名也常新。食中山之酒,一醉千日。今世之昏昏逐逐,无一日不醉,无一人不醉,趋名者醉于朝,趋利者醉于野,豪者醉于声色车马,而天下竟为昏迷不醒之天下矣,安得一服清凉散,人人解酲。其分有五:修省 应酬  评议 闲适 概论。论述修养、人生、处世、出世的语录世集。具有三教真理的结晶,和万古不易的教人传世之道,为旷古稀世的奇珍宝训。嚼得菜根,百事可为,伏久者必高飞。 ――后生写者李宗明伏拜先生

《李宗明列传》李宗明

   我自生来如诗,如今发生正好。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日,零晨。慢活快生牵白发引蛙肚鼓息。未曾满月母亲离。亏祖母养我至今。后来,有语说:“带个累赘,唯祖母还是惟我,因得抑郁症两次两年”。颇有扼腕食药之经,存亡之间日日时时徘徊无定止。刚在丁楼小学上学时,连首一二十八字的唐诗都不会背诵,各门成绩都很差。如今却不当圣贤誓不休。考初中的成绩好差,被分在最差的班。因厕所台阶高不好上,就联系后把我送到淮北市特殊教育学校,学了三年多,发现了自己能写好诗词。那三年和我认识的徐州聋哑人王兄磊成了忘年交朋友。读了《老子》《大学语文》《四书五经》《史记》《呼家传》《意林》等等。

    幻想着在野外生存,趴在地上看浮云,未来收学生讲我的学说。你暂且当宇宙中属于地球上的累赘啊!等讲完自己心中的道和修好自己的德。去静静地到山海关卧轨自杀吧!哈哈……我写的一本《菜根谭》和一些经书足以证明我此生无悔入华夏,没有碌碌无为。名利本无君自有,得乐不若能失苦。

  人性本私,须从先生以成知。祂物本公,念从后存以功行。今日所以悠悠者,只是未曾见性便使心意,遇事则胡行而可知志不明用乱功。从今起,凡人对我说的好赖话,我都会记住自动生成黑白名单。可怜海子笑生人。默固美名,过默者,宜立其言。傲固美实,过实者,宜防其骄。蒙蒙童者知利己,而况成人行行乎。云是百善好,云无善恶,云从流水水从云。屈大夫伸道于汨罗清江水。处处皆安心处,处处可以安息。空名何其多?名云。名色。名目。天下运在人,众人动在心。弈棋者反被棋奕,博赌者反被博赌。君子善守人心,小人善攻人国。祖父母功德,当立为圣祖父母庙以享祭祀。应名不名,是谓无名。火点热,水珠凉。名分其实,万物相和。言者愚默,默者智言。愚夫终成智子,智子始败愚夫。愚者无名心,智者有实意。故愚存而智亡。有智者无路可阻,有愚者不走阻路。

  公器私用,得名常失。公器私用得名失。行非止是,荣实有虚。常行非止是荣实。枯动和静,分德解道。虚枯动和静分德。和光挫锐,解纷同尘。和光挫锐解纷尘。公为私用,反让其公。公为私用反让公。私为公用,反让其私。私为公用反让私。忙时自会懂闲功,留闲地会懂无定波。不有无分于躯体万物,不荣枯和于空色心性。不是非分于养生善恶,不真假和于福祸顺逆。不苦乐分于为生名利,不厚薄和于黑白日月。不虚实分于两间动静,不知行和于明止暗行。不古今分于高低前后,不美丑和于水云远近。

    名名名,利利利。水水水,云云云。哈哈哈,愁愁愁。乐乐乐,休休休。名利本无君自有,得乐不若能失苦。己善已恶从湍流,古荣今枯还行止。先德后公从私功,后生伏久展远飞。两间高低不自在,濉溪流水近溪云。浊忙清闲两间空,动静无常等云名。闻天下名楼之多,不若能登临以观山高。若非万物生水云,两间安能存久长。无中生有,万物始终。诸色皆空,空中有色。万善全时终缺恶,万恶全时终缺善。善者为物,为流水,为浮云。水云无善恶。                               ――老丑北帝老君文相公信伯君扶空子李宗明

修省:

上联:无财有才才通财,福张低近,天动有实荣顺行,湍水徐清则流清。扶空子。

下联:有才无财财阻才,祸弛高远,地静无虚枯逆止,湍水徐浊则流浊。抱云子。

日月之光,在于尔目能观。

两间之中,在于尔足能行。

废石荒草多用于小阴之虫。

善名予己不谓善,恶实予己不谓恶。

始思行,先终止。得思名,先失实。

顺起荣,逆伏枯。福利弱,祸害强。

和力子把分力子战胜,则汝名好强。

和力子把分力子战败,则汝实好弱。

人生我思如初念,最难伏处莫久存。

天动低近和同去,地静高远分异来。

马因人骑行千里,才因将用取功名。

己生方眼存他目,以成名利让他观。

食色性也,抱云子曰:迎味荤食素。

荣有公思在己生,枯无私念利他亡。

预之则行,发之则止。故圣人无名。

清之文人,吾独服林文忠。近今之文人,吾独服胡适之。凡知诗人,云不分男女。

大乘五位百法,莫过无为心念如此而已。

信人言,不尽美矣。人言信,不尽恶矣。

国强无二,兵弱有一。 若无言立,则其人必然名亡。

所有科学是神学的三分小之一。多无知。

世态炎凉之心见,千古难易于无常世事。

至人己公,千物万生。圣人己功,牵龙引凤。

秋凉闲人忙起早,白日生出田无草。

抱云子曰:“有夏,雨湿落雁淋我,是以何名,以成无虚。”

抱云子曰:“天得地失,天荣地枯,天行地止,天动地静,天清地浊,天高地厚,天福地祸。”

古今无事。惟男女。意使心自招。

前后有物。惟乾坤。云乾坤伏雨。

是非和空,惟利欲,爱恨羞情仇。

得失和色,惟扶空,生亡予圣盗。

塞兑闭门,惟逆顺,方解两间罗。

挫锐解纷,惟光和,圆亏以入圈。

世人皆谓以己私,而公乎所人乎。

流水与浮云湿雨,和光予同尘常新。

今人虽有智,还当自明了了心。

可见欲乃早失之末,可见德乃晚得之本。

心被欲占不可,欲被心清也不可。

昨日得见太阳脚,和光瀑布充心明。

著书立言,须从心意,发学名而成说。

他可说,君自见,我已是在世圣人大国士。

扶空子曰:“昨日晚暮观,见墨布云而正方天,无善恶。云本是天,在百善,以成山,才存须臾塔,眨眼间失形。”

扶空子曰:“为天地存心,为生民存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立未来。”

人性本私,须从先生以成知。

祂物本公,念从后存以功行。

学者须先明心。

今日所以悠悠者,只是未曾见性便使心意,遇事则胡行而可知志不明用乱功。

志者,何也?无形无色,守意。或成或败。

有话而无立言立,是小人也。

无话而有立言存,是君子也。

故君子不器,孰自器。

默固美名,过默者,宜立其言。

傲固美实,过实者,宜防其骄。

蒙蒙童者知利己,而况成人行行乎。

书多不尽言,名多不尽土,实多不尽梦。

得光明,故言周通而曲漏。

云是百善好,云无善恶,云从流水水从云。

须假而择真,须真而择假。

须得而择失,须失而择得。

须是而择非,须非而择是。

须成而择败,须败而择成。

须实而择名,须名而择实。

须古而择今,须今而择古。

须乐而择苦,须苦而择乐。

须荣而择枯,须枯而择荣。

须行而择止,须止而择行。

须空而择色,须色而择空。

须云而择水,须水而择云。

须己而择他,须他而择己。

人生心念一起,便有一真一假一识一虚。

天生云浮,地养流水,见古今荣枯雨万物

夜深人静,独坐观心,可见心目本如来。

鱼不能乘风游,鸟不能入水飞。

两人若公,则其国生乱。两人若私,则其国和平。

花草本相同自在,只是人心分善恶。

惟苍蝇恼人,蝴蝶喜人,是何道理。

生有区分心,则好物变怀,坏物变好。

看奥特假面,享大小视觉,真有童心。

学者如不立志,则百花丛中待去寻青草。

人生在两间,莫要失去浩然正气。

万物万用,我当使无用之用。

虫蚁虽多,可怜其短生之忧年。

鲲鹏虽少,可羡其长生之乐天。

十步之友,当敬十里行程之畏。

千里之敌,当列万里临阵兵机。

如今使用未来产物,未来产物如今废用。

钱满乱河流,最亲切的梦。

明灯暗耀许暗足,海子一流卧轨杀。

登庙堂之高远,怎如不若低近做陶山翁。

行山水之低近,怎如不若高远做尚书郎。

一玊和一玉,两者择其一。

一切都在过去中毁坏,包括你们的童年。

一切都在现在中热爱,包括他们的迷茫。

一切都在未来中发生,包括我们的理想。

君不见,君离别,扶空折柳敬君行。

送你一溪流水一溪云,一边明月一边阳。

一叶春风移扁舟,一江春水推东流。

一天雨湿一落雁,等君封书传语卿。

传语问卿可到否,此心安处是君乡。

等罪积善,还因呈果。

空得失色,成非是败。

维德父母,伏拜生养。

如今成圣,当表其功。

北帝老君,文相公信。

伯君扶空,子李宗明。

绝学无忧,后生继为。

行云流水,绵绵若存。

如今这无常世界,惟感情利欲不会逾期。

芸芸众生若能主宰灵魂,近思荣枯。

旋岚偃岳行目静,宇宙竞曲止虚通。

此心安处,好多闻。虚心满实得荣失枯。

子非老聃仲尼,安知为继成圣之责任重。

汝非吾,安知吾之真假在。

鱼失水而亡,忘本来能飞。

鸟得水而猝,忘本来能游。

我有素心,充充无常世世。

食不爱味,色不思淫。

性不爱恶,命不爱名。

本不爱书,如今却眼观致爱。立志成贤。

欲得多而心止少,利荣是而心枯非。

马牛之德在于公草,虎豹之功在于私肉。

淫这个字,由色贪欢万恶是。

正文偏诗教君阅,如今还是九州同。

两间两人,两物两事。

看土是土,看水是水。

看土不是土,看水不是水。

看土还是土,看水还是水。

须假山野郎,真登天子堂。

有过于无,无过于有。

动过于静,静果于动。

得过于失,失过于得。

虚过于实,实过于虚。

饥过于饱,饱过于饥。

古过于今,今过于古。

前过于后,后过于前。

云过于水,水过于云。

空过于色,色过于空。

荣过于枯,枯过于荣。

逆过于顺,顺过于逆。

是过于非,非过于是。

成过于败,败过于成。

高过于低,低过于高。

名过于己,己过于名。

朝过于暮,暮过于朝。

长过于短,短过于长。

宽过于窄,窄过于宽。

白过于黑,黑过于白。

厚过于薄,薄过于厚。

古行动张始,清逆活得公。利强宽缓美,善是真快虚。新通曲深聚,湿生阴祸浓。春黑厚明实,凹闲来推浮。欲从心生起,饮水之乐,

今止静弛终,浊顺死失私。情弱窄急丑,恶非假慢实。旧堵直浅散,干熟阳福淡。秋白薄暗名,凸忙去拉沉。情从意死平,饥食之忧。

欲做无心之事,须先伏其己心,必成谋。

思立有名之功,须先拜其己德,必成略。

留七分功德还三才,留三分云水成两间。

屈大夫伸道于汨罗清江水。

处处皆安心处,处处可以安息。

花生草张,蝉鸣空林。

友若公我,我必公友。

友若私我,我必私友。

忠臣无二心,君却以一人。

观浮云流水以尽全人生。

得如何,失如何。得也如何,失也如何。

名如何,实如何。名也如何,实也如何。

心如何,意如何。心也如何,意也如何。

善如何,恶如何,善也如何,恶也如何。

空名何其多?名云。名色。名目。

天下运在人,众人动在心。

弈棋者反被棋奕,博赌者反被博赌。

君子善守人心,小人善攻人国。

初闻道,中知道,终守道。

欲先鼠,藏伏猫躯。

水云行,万物生,荼菜草花茶。

立言止,两间生,伯仁信俨任。

晋伯仁君之死,俨然是公与友信于私言乎。

五代可道之生,可然是私与己信于公生乎。

成人之涉事熟悉还当守其小儿本来童心。

修缘之心当济公之行止。

可然之心当云水之朝暮。

祖父母功德,当立为圣祖父母庙以享祭祀。

佛氏之《金刚经》有言:云何应往,云何伏其心。

扶空子曰:

云善得和色应往,云恶失分空伏其心。

若菩萨有我相,有人相,有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扶空子曰:

相小可容大,相荣可容枯。

相德可容道,相和可容分。

相逆可容顺,相得可容失。

相有可容无,相动可容静。

相清可容浊,相思可容心。

相虚可容实,相行可容止。

相前可容后,相古可容今。

相是可容非,相成可容败。

相空可容色,相水可容云。

相名可容己,相善可容恶。

相近可容远,相文可容武。

相阴可容阳,相短可容长。

相高可容低,相圆可容圈。

地球源于日月,宇宙源于地球。

天下至善为流水,天下至恶为赤火。

心之体行,古空今实得有失无动善静恶。

逆枯无意,行看庭前花开花落。

顺荣有心,止望天上云卷云舒。

鱼得水逝,而相忘乎水,水相忘乎坤。

鸟乘风飞,而不知有风,风相忘乎乾。

世事有真假,而我无分别。

唯大鹏鸟能本色,是真龙龟自风流。

让是不让,不让是让。

自古文章,无中生有。

是名世界,非实受罪。

智子疑而无所得,愚子疑而无所失。

智子疑而无所善,愚子疑而无所恶。

智子疑而无所止,愚子疑而无所行。

苍蝇与蚊子爱附血水始丧于油水盆。

蝴蝶与蜜蜂爱飞采蜜终亡于百花原。

马儿与牛儿爱食青草乐行于青草处。

人生明知善而暗行恶,心意止其善而不无善。

事物发展从无中生有,荣枯得失从两间动静。

前人失功相和而后人得过,后人得过相和而前人失功。

两间只缘因利往,扁舟为名亦扁舟。

往来有愧老君德,特地通宵过宫台。

任祂夺造化,弄人且自在乾坤中。

多书无用,无用书多。

见蚊蝇落于油水中可动恻隐之心。

见鸡鸭亡于人手中可动孝悌之心。

君子信正公而世,小人正信世而公。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正受。

古人学问今受用,今人未曾让古同。

可有书不可无书,可无书不可有书。

实全人家,当名计。

荣美是得动轻成,枯丑非失静浊败。

应名不名,是谓无名。火点热,水珠凉。

名分其实,万物相和。

东汉末年许子将好评名人。

东汉赵元叔予美字此乾坤。

神灭,何以知其灭也?”答曰:“神与形俱存。是以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也。形与神存内离外。

言者愚默,默者智言。愚夫终成智子,智子始败愚夫。

愚者无名心,智者有实意。故愚存而智亡。

有智者无路可阻,有愚者不走阻路。

汝认吾谓愚子吾可未成,吾认汝谓愚子汝可未败。汝认怎及吾成,吾成怎让汝认。是故世事无常,你岂能知乎。小人言愚。

子非吾,安知吾智,如鹏万里,如龙无形。待到明日光阳复出,又是一日辛劳。

愚无穷者而智亦穷,智无穷者而愚亦穷。

公器私用,得名常失。公器私用得名失。

行非止是,荣实有虚。常行非止是荣实。

枯动和静,分德解道。虚枯动和静分德。

和光挫锐,解纷同尘。和光挫锐解纷尘。

公为私用,反让其公。公为私用反让公。

私为公用,反让其私。私为公用反让私。

忙时自会懂闲功,留闲地会懂无定波。

君不见李家有女将出闺,明日夫家拜舅姑。

利己处还当利他,名己处还当名他。

人生不知生,当知明日会受死。

灵魂能生,因躯壳存载耳。

君子言德,小人言功。

开始一轮明月一轮阳,闭终一轮清风一轮星。

《实菜根谭或名乾坤歌》李宗明

凡得者兮失必多,凡荣者兮枯必少。

凡公者兮私必多,凡色者兮空必少。

凡知者兮行必多,凡高者兮低必少。

凡远者兮近必多,凡古者兮今必少。

凡和者兮分必多,凡开者兮关必少。

凡攻者兮守必多,凡张者兮弛必少。

凡名者兮实必多,凡己者兮利必少。

凡白者兮黑必多,凡厚者兮薄必少。

凡默者兮言必多,凡闻者兮守必少。

凡云者兮水必多,凡风者兮火必少。

凡福者兮祸必多,凡善者兮恶必少。

凡德者兮道必多,凡通者兮阻必少。

吾家舍弟,用铁罐头砸吾头,行载受重逐出血。须臾,踢两足,怵惕之心反生恻隐。和开黄桃以分食。

吾将讲受大道默言而君知一,和光同尘道一分万种新含小理。

不有无分于躯体万物,不荣枯和于空色心性

不是非分于养生善恶,不真假和于福祸顺逆

不苦乐分于为生名利,不厚薄和于黑白日月

不虚实分于两间动静,不知行和于明止暗行

不古今分于高低前后,不美丑和于水云远近

荣顺所难,不难在无智而难在用心。

枯逆所难,不难在有愚而难在无名。

有无所易,不易在躯体分和光万物。

得失所易,不易在有名和同尘无名。

以积学问之心积默言,以求名利之心求道德,以爱人类之心爱公体,以保己生之策保国家。

出此入彼,念虑只差毫厘,人品直差天渊矣。人胡不猛然转念哉?

一个真消息当费一个真功夫,一个假众生当用一个假道德。数真消息处,还当有众生。

万般皆行止,时空无善恶。流水成浮云,雨湿满江湖。

涉世当用出世心,故得两间明常住。可无敌。

岁月对吾来说,明日即昨日,过完昨日初生。当无惧死念,才无惧亡心。

言善者,己默可善。言恶者,多言可恶。

傲过云长当关君,言过杨修用躯离。

久安者得必久危,短危者失必久安。

名名名,利利利。

水水水,云云云。

哈哈哈,愁愁愁。

乐乐乐,休休休。

名利本无君自有,得乐不若能失苦。

己善已恶从湍流,古荣今枯还行止。

先德后公从私功,后生伏久展远飞。

两间高低不自在,濉溪流水近溪云。

浊忙清闲两间空,动静无常等云名。

闻天下名楼之多,不若能登临以观山高。

若非万物生水云,两间安能存久长。

无中生有,万物始终。诸色皆空,空中有色。

万善全时终缺恶,万恶全时终缺善。

善者为物,为流水,为浮云。水云无善恶。

苏小小,柳如是。红颜陌,未古人。

名己实他,得利于此。有荣无枯以复生。

水不自浊而流自清,火不独起而火独明。

近门犹能承福祸,远门怎及近门郎。

远门犹能承名利,近门怎及远门郎。

凡强者,皆以自弱以成己强。

凡弱者,皆以自强以成己弱。

小人家,多出贤名于实的人。

利己强吾攻弱他,名己弱吾守强他。

弱者不自弱皆以人语弱,强者不自强皆以人语强。

仁公伐义,私成己功。

雨湿落雁伤红叶,封书怎寄传情浓。

怎教杨柳觅寻梅,冰融雪空草花生。

少有行人真机趣,明日得来失去多。

荣行枯止满江湖,天动地静万物生。

一人之利,止在己功。

一人之名,止在己公。

成云利水,而水亦利云也。

宇宙内第一事业,当是担当己生。

天地间第一人品,当如流水湿云。

之有得失与荣辱何惧,若非饥饱,可思其乎。

去留本来无常事,何必留意于此幻乾坤。

淫心萌动,万念难及防。

兄弟之情,放在利己之处磨练方见真章。

如今有我,清心等如今无我。

莫与小人争,莫与君子辩。

无用于功,无名于利,无躯于生。

如是我闻在此处两间,东晋前秦时俗性张,释僧肇除《宗本义》还著论有四――曰《般若无知论》《物不迁论》《不真空论》《涅盘无名论》尤是这句,“是以圣人虚其心而实其照,终日知而未尝知也”。让如今未来圣贤文相公伯信君读一遍拜服释僧肇。假爱其论,原文如下:

    夫般若虚玄者,盖是三乘之宗极也,诚真一之无差。然异端之论,纷然久矣。有天竺沙门鸠摩罗什者,少践大方,研机斯趣,独拔于言象之表,妙契于希夷之境,齐异学于迦夷,扬淳风于东扇,将爰烛殊方而匿耀凉土者,所以道不虚应,应必有由矣。弘始三年,岁次星纪,秦乘入国之谋,举师以来之,意也;北天之运,数其然也。大秦天王者,道契百王之端,德洽千载之下,游刃万机,弘道终日,信季俗苍生之所天,释迦遗法之所仗也。时乃集义学沙门五百余人于逍遥观,躬执秦文,与什公参定《方等》。其所开拓者,岂谓当时之益,乃累劫之津梁矣。余以短乏,曾侧嘉会,以为上闻异要,始于时也。然则圣智幽微,深隐难测,无相无名,乃非言象之所得。为试罔象其怀,寄之狂言耳,岂曰圣心而可辨哉!

试论之曰:《放光》云:般若无所有相,无生灭相。《道行》云:般若无所知,无所见。此辨智照之用,而曰无相无知者,何耶?果有无相之知,不知之照,明矣。何者?夫有所知,则有所不知。以圣心无知,故无所不知。不知之知,乃曰一切知。故经云:圣心无所知,无所不知。信矣。是以圣人虚其心而实其照,终日知而未尝知也。故能默耀韬光,虚心玄鉴,闭智塞聪,而独觉冥冥者矣。然则智有穷幽之鉴,而无知焉;神有应会之用,而无虑焉。神无虑,故能独王于世表;智无知,故能玄照于事外。智虽事外,未始无事;神虽世表,终日域中。所以俯仰顺化,应接无穷,无幽不察,而无照功。斯则无知之所知,圣神之所会也。然其为物也,实而不有,虚而不无,存而不可论者,其唯圣智乎!何者?欲言其有,无状无名;欲言其无,圣以之灵。圣以之灵,故虚不失照;无状无名,故照不失虚。照不失虚,故混而不渝;虚不失照,故动以接粗。是以圣智之用,未始暂废;求之形相,未暂可得。故《宝积》曰:以无心意而现行。《放光》云:不动等觉而建立诸法。所以圣迹万端,其致一而已矣。是以般若可虚而照,真谛可亡而知,万动可即而静,圣应可无而为。斯则不知而自知,不为而自为矣。复何知哉!复何为哉!

难曰:夫圣人真心独朗,物物斯照,应接无方,动与事会。物物斯照,故知无所遗;动与事会,故会不失机。会不失机,故必有会于可会;知无所遗,故必有知于可知。必有知于可知,故圣不虚知;必有会于可会,故圣不虚会。 既知既会,而曰无知无会者,何耶?若夫忘知遗会者,则是圣人无私于知会,以成其私耳。斯可谓不自有其知,安得无知哉?

答曰:夫圣人功高二仪而不仁,明逾日月而弥昏,岂曰木石瞽其怀,其于无知而已哉?诚以异于人者神明,故不可以事相求之耳。子意欲令圣人不自有其知,而圣人未尝不有知。无乃乖于圣心,失于文旨者乎?何者?经云:真般若者,清净如虚空,无知无见,无作无缘。斯则知自无知矣,岂待返照然后无知哉?若有知性空而称净者,则不辨于惑智。三毒四倒亦皆清净。有何独尊于般若?若以所知美般若,所知非般若。所知自常净,故般若未尝净,亦无缘致净,叹于般若。然经云:般若清净者,将无以般若体性真净,本无惑取之知;本无惑取之知,不可以知名哉?岂唯无知名无知,知自无知矣。是以圣人以无知之般若,照彼无相之真谛。真谛无兔马之遗,般若无不穷之鉴。所以会而不差, 当而无是,寂泊无知,而无不知者矣。

难曰:夫物无以自通,故立名以通物。物虽非名,果有可名之物当于此名矣。是以即名求物,物不能隐。而论云:圣心无知,又云无所不知。意谓无知未尝知,知未尝无知,斯则名教之所通,立言之本意也。然论者欲一于圣心,异于文旨,寻文求实,未见其当。何者?若知得于圣心,无知无所辨;若无知得于圣心,知亦无所辨。若二都无得,无所复论哉?

答曰:经云:般若义者,无名无说,非有非无,非实非虚。虚不失照,照不失虚,斯则无名之法, 故非言所能言也。言虽不能言,然非言无以传。是以圣人终日言,而未尝言也。今试为子狂言辨之。夫圣心者,微妙无相,不可为有;用之弥勤,不可为无。不可为无,故圣智存焉;不可为有,故名教绝焉。是以言知不为知,欲以通其鉴;不知非不知,欲以辨其相。辨相不为无,通鉴不为有。非有,故知而无知;非无,故无知而知。是以知即无知,无知即知。无以言异,而异于圣心也。

难曰:夫真谛深玄,非智不测。圣智之能,在兹而显。故经云:不得般若,不见真谛。真谛则般若之缘也。 以缘求智,智则知矣。

答曰:以缘求智,智非知也。何者?《放光》云:不缘色生识,是名不见色。又云:五阴清净,故般若清净。般若即能知也,五阴即所知也,所知即缘也。夫知与所知,相与而有,相与而无。相与而无,故物莫之有;相与而有,故物莫之无。物莫之无,故为缘之所起;物莫之有,故则缘所不能生。缘所不能生,故照缘而非知;为缘之所起,故知缘相因而生。是以知与无知,生于所知矣。何者?夫智以知所知,取相故名知。真谛自无相,真智何由知?所以然者,夫所知非所知,所知生于知。所知既生知,知亦生所知。所知既相生,相生即缘法。缘法故非真,非真,故非真谛也。故《中观》云:物从因缘有,故不真;不从因缘有,故即真。今真谛曰真,真则非缘。真非缘,故无物从缘而生也。故经云:不见有法无缘而生。是以真智观真谛,未尝取所知。智不取所知,此智何由知?然智非无知,但真谛非所知,故真智亦非知。而子欲以缘求智,故以智为知。缘自非缘,于何而求知?

难曰:论云不取者,为无知故不取?为知然后不取耶?若无知故不取,圣人则冥若夜游,不辨缁素之异耶?若知然后不取,知则异于不取矣。

答曰:非无知故不取,又非知然后不取。知即不取,故能不取而知。

难曰:论云不取者,诚以圣心不物于物,故无惑取也。无取则无是,无是则无当。谁当圣心,而云圣心无所不知耶?

答曰:然,无是无当者。夫无当则物无不当,无是则物无不是。物无不是,故是而无是;物无不当,故当而无当。故经云:尽见诸法而无所见。

难曰:圣心非不能是,诚以无是可是,虽无是可是,故当是于无是矣。是以经云:真谛无相,故般若无知者, 诚以般若无有有相之知。若以无相为无相,有何累于真谛耶?

答曰:圣人无无相也。何者?若以无相为无相,无相即为相。舍有而之无,譬犹逃峰而赴壑,俱不免于患矣。是以至人处有而不有,居无而不无,虽不取于有无,然亦不舍于有无。所以和光尘劳,周旋五趣,寂然而往,泊尔而来,恬淡无为而无不为。

难曰:圣心虽无知,然其应会之道不差。是以可应者应之,不可应者存之。然则圣心有时而生,有时而灭,可得然乎?

答曰:生灭者,生灭心也。圣人无心,生灭焉起?然非无心,但是无心心耳。又非不应,但是不应应耳。是以圣人应会之道,则信若四时之质。直以虚无为体,斯不可得而生,不可得而灭也。

难曰:圣智之无,惑智之无,俱无生灭,何以异之?

答曰:圣智之无者,无知;惑智之无者,知无。其无虽同,所以无者异也。何者?夫圣心虚静,无知可无, 可曰无知,非谓知无;惑智有知,故有知可无,可谓知无,非曰无知也。无知,即般若之无也;知无,即真谛之无也。是以般若之与真谛,言用即同而异,言寂即异而同。同故无心于彼此,异故不失于照功。是以辨同者同于异,辨异者异于同,斯则不可得而异,不可得而同也。何者?内有独鉴之明,外有万法之实。万法虽实, 然非照不得。内外相与以成其照功,此则圣所不能同,用也。内虽照而无知,外虽实而无相,内外寂然,相与俱无,此则圣所不能异,寂也。是以经云:诸法不异者, 岂曰续凫截鹤,夷岳盈壑,然后无异哉?诚以不异于异,故虽异而不异也。故经云:甚奇世尊,于无异法中,而说诸法异。又云: 般若与诸法,亦不一相,亦不异相。信矣。

难曰:论云:言用则异,言寂则同,未详般若之内,则有用寂之异乎?

答曰:用即寂,寂即用。用寂体一,同出而异名,更无无用之寂,而主于用也。是以智弥昧,照逾明;神弥静,应逾动,岂曰明昧动静之异哉?故《成具》云:不为而过为。《宝积》曰:无心无识,无不觉知。斯则穷神尽智,极象外之谈也。即之明文,圣心可知矣。

      是以性空今有我读僧肇四论,一遍就可以读通明白其宗本义。空缘使业观心面,原来肇论我心知。为何有当圣人念,因我闻道无所知。

    除论还观三家经《诗经》《尚书》《周易》《礼记》《春秋》《心经》《六祖坛经》《佛说四十二章经》《金刚经》《地藏经》《道德经》《南华经》《清静经》《胎息经》

    是以小人一念生圣贤,而圣贤未曾生一念,立德立功立言写经德书心思。则小人难成圣人君子。玄微子曰:“圣在两间唯生先,阴阳开阖以命物。”当是鬼谷王诩求知先书贤论,思闻道凡当圣人在天地间须行即骑访完成地神圣使命。

     当文相公小时能记忆所知,常想明日会亡。而今真知观亡事,还是以终日知而未尝知。而谁在虚其心实其照。如今只是人生定下名为宇宙地球,还是以终日知而未尝知。而谁在虚其心实其照。而我如今正在虚其心实其照。而我如今正在虚其心实其照。追假面骑士战队奥特曼等待着未来成中国第一位残疾圣人,教我收的三万学生:“圣人虚其心而实其照,终日知而未尝知也。”

出名要趁早,还是要当伏久者。

    张爱玲在《传奇》中说“出名要趁早”。

    还初道人洪应明在《菜根谭》中说“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独早”。

   飞熊说:“若非商君无道,我早就扶商别周而不是扶周别商”

    我家李老君《道德经》中说“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庄子休在《南华经》中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缘督以为经,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可以尽年。无为名尸,无为谋府:无为事任,无为知主。体尽无穷,而游无朕;尽其所受乎天,而无见得,亦虚而已。至人之用心若镜,不将不迎,应而不藏,故能胜而不伤。

   玄微子说“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观阴阳之开阖以命物,知存亡之门户。”——《鬼谷子·捭阖》

     列御寇在《列子》中说“公天下之身,公天下之物,其唯至人矣”。

   邓析子说“天与人,无厚 也。君与民,无厚也。父与子,无厚也。兄与弟,无厚也”。

   惠施说“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 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千里。 天与地卑,山与泽平。 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大同而与小同异,此之谓小同异;万物毕同毕异,此之谓大同异。 南方无穷而有穷。 今日适越而昔来。 连环可解也。 我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也。 泛爱万物,天地一体也”。

    终日不知名为何物,知名未尝知。名者,何也。惟名己利他而已。君若为圣儒,安得俗间利。名家通全归,和利分量新。名何名为,何名为人,何名为物。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独早。学姜子牙渭水垂钓周文王昌得机会。终日不知名为何物,知名未尝知。

济公诗词《临江仙》

粥去饭来何日了?都缘皮袋难医。这般躯壳好无知,入喉才到腹,转眼又还饥。    

唯有衲僧浑不管,且须慢饮三杯。冬来犹挂夏天衣,虽然形丑陋,心孔未尝迷。

扶空子李宗明曰:

名也乐,实也苦,得乐不若能失苦。

哈哈哈,愁愁愁,名利本无君自有。

乾乾乾,坤坤坤,行云流水可曾休。

古古古,今今今,利己为公他为私。

呼呼呼,吸吸吸,一溪流水一溪云。

前前前,后后后,前后相随和人流。

关羽得名长傲骨,杨修得名短多言。

卧龙得名鞠躬瘁,可道得名服六帝。

俊臣得名罗织经,英雄得名国昏乱。

石崇得名笑斗富,仲永得名还本初。

日月本明而盲者自暗,名利本暗而聋者自明。

得失本无而明者自有,荣枯本有而暗者自无。

顺逆本闲而明者自忙,善恶本忙而暗者自闲。

公私本静而他者自动,行止本徐而燥者自疾。

抱云子此生,奉明灯暗耀许暗足为真道。

圣在两间惟生先为中道,阴阳开阖以命物为假道。

不懂诗词,偏写诗词,两间造化弄炉锤。

我果为洪炉大冶,顽金钝铁可陶熔。

我果为巨海长江,横流污渎能容纳。

抱云子一生,可容言毁,不容言恶。

扶空子一生,常食素菜,不适荤腥。

人性本无,得荣如春花开,得辱如秋叶落。

本性公己,惟吾全私。

云无善恶,水流湍河。

抱云子相,扶空子头。

文相公额,信伯君角。

山下夕阳等月生,而忙者自促;

二人土也本宽亡,而鄙者自隘;

风花雪月本闲,而扰攘者自冗。

抱云子得三宝,云,空,名。

冷心从欲,冷面从情;冷眼从空。

冷耳从云,冷口从名;冷躯从利。

冷鼻从闻,冷手从事;冷足从路。

谁可十年不语无肉,曰抱云子,曰扶空子,曰墓鱼。

心无挂碍,可以无敌。多言半语,长傲无骄。

事人皆曰“带个累赘”,殊不知世间花迎鸟笑,尘世不尘,海亦不苦,彼自苦其心尔。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梦醒还梦。

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亡身还身。

有明至明,有暗至暗。有明无暗,是谓无明。

雨湿落雁惊笨鸟,江湖风波多风起。

时间未汲曾湍流水,只存在于几容器中。

淋湿江湖波,溪沮消清浊。心正洗相偏。

云也无善恶,其犹明带于万物而默言乎。

当年祖母恩情,此时此刻很难好报答完。

当时只道水云无善恶,是非只待后人说。

万物本有序,万般末曲乱。万善己名行。

江湖风波多因风飘起,水云少雨果万物。

若非有色目观远和近,原来人生本无家。

抱云子和以过去的苦难可以无敌于未来。

过去人未曾识得北帝老君文相公己我真。

现在人未曾识得北帝老君文相公己我真。

未来人未曾识得北帝老君文相公己我真。

世人己名多以空积货财之心渐消散人性。

用而不举,是有用贤之实,而无求贤之名也。名此之谓利,真千里马而遇假伯乐。

是为其国多小人,则必乱于君子而毁于其国其家。 今之民心所向不古。古龙今虎。

北帝老君所居北帝公城,开闭而不驰张。

得贤子孙者,其家必昌。不得贤子孙者,其家必殃。

凡天地序列万物有和于其生则昌正世事。

贤达之士不得己已住他家屋檐篱下默辱。

天动有实非分之福莫地静无虚非分之想。

若亡吾国,分则先因由物己内争和外让。

万般千妙法,一眼未识真。本来无一物,不二法门空。水虚流无色,高鸟飞无空。

君不见辨才须先烧玉心,真伪贤愚观自在。

应酬:

吃稠饭之刑,辱君子之计。剩稀汤之名,

利胃肚之痛。正不待之时,荣顺逆之枯。

闻存亡之道,己生先之空。水流浊之清,

明行止之水。许善恶之暗,中乾坤之目。

水罗网之物,火万物之灰。成云败之公,

观古今之云。玄日月之转,乐得失之名。

不要以昨日之心见观察现在明日之人性。

闲言碎语多错虚空,岂知我心曾有乾坤。

抱云子操存有真宰,无真宰则遇事便倒,何以植顶天立地之砥柱!应用要有圆机,无圆机则触物有碍,何以成旋乾转坤之经纶!

乘黄如狐二千岁。生里之财不得命里之米。己利之事方能名生。

行暗明静动之一功,止成宗得荣失远枯。

人性之善恶犹湍水,近相和几千里远矣。

七八月夜里方便见秋月影扶空倒於荷池。

人情举世世态炎凉皆畏一途不察俱梦境。

遇嘿嘿不语之士,切莫输心;他明己暗。见悻悻自好之徒,应须防口。己暗他明。

为人总会有结缨整冠之态,未曾必有施之焦头烂额之时;

为名开阖驰绳趋尺步之规,未曾必有用之救死扶伤之日。

得名者身在名外,当忘利害之情;失利者身居利中,宜悉利害之虑。

藏形于体,用浊而清,寓远于近,以伏为飞。此无望德,彼无示恩,穷交所以能长;望不胜奢,欲不胜餍,利交所以必忤己。

扶空子问道故放肆无为用名德和光末路。

未读书者言白无理,已读书者说亡万物。

顺短者,逆必久;先祸者,后必福。

水久流,生云浮。先争者,后失多。

十有九人堪白眼,有百一用是默言。

名利水云无善恶,若非两间安得全。

人生若只停童处,怎有文相怀少年。

扶抱万物呵呵呵,日月无光哈哈哈。

道无常强,德无常弱。名无常实,利无常空。

人无常善。树无常直。水无常名。

云无常实。中无常虚。心无常念。

观无常识。闻无常阻。荣无常枯。

浊无常清。顺无常逆。远无常近。

古无常今。前无常后。高无常矮。

动无常静。 闻无常道。形无常影。

其名若实无荣枯,万物之名,道纪之实。

凡古今有人生者,故必以其相方观其心。

秋名实落叶,开穷得失根。

流水生云浮,有天可无土。

近中秋寒雨凉凉,闻风月明影形池。

远清浊绝实空蒙,落雁休惊笨鸟飞。

名不返实,所以常虚。

凡圣人见寅便知卯,常以无知窥二。

挟才不若能扶才,云善不若能行善。

先有混成未乾坤,别人只道是无知。

心者,含虚包实,中无时空,已有己欲。

觉人之辱不形于荣,觉人之利不形于名。

觉人之非不形于是,觉人之止不形于行。

觉人之浊不形于清,觉人之远不形于近。

觉人之智不形于愚,觉人之真不形于假。

觉人之功不形于公,觉人之己不形于私。

觉人之情不形于义,觉人之德不形于道。

觉人之欲不形于玉,觉人之玊不形于王。

觉人之亡不形于存,觉人之厚不形于薄。

觉人之形不形于影,觉人之日不形于月。

觉人之暗不形于明,觉人之得不形于失。

觉人之成不形于败,觉人之荣不形于枯。

觉人之祸不形于福,觉人之逆不形于顺。

觉人之古不形于今,觉人之前不形于后。

觉人之水不形于云,觉人之善不形于恶。

觉人之阻不形于通,觉人之张不形于驰。

觉人之曲不形于直,觉人之输不形于赢。

觉人之乐不形于苦,觉人之强不形于弱。

觉人之忙不形于闲,觉人之虚不形于实。

觉人之有不形于无,觉人之拙不形于巧。

觉人之怨不形于恩,觉人之因不形于果。

故抱云子和扶空子曰:和天动清湿春阳东升抱云出,地静浮流秋月西落扶空入”。

愚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敖游,泛若不系之舟,真虚而敖游者也。

人生将欲行事,无非有名而未曾有全实。

抱云子曰:若非秋凉明月夜,怎还清思在乾坤。

抱云子曰:云和安能知百善,雨湿落雁惊吐叹。

抱云子曰:千年浮云白未老,尽在乾坤一箸间。

抱云子曰:若非群玉遇无常,岂能尽如人意游。

抱云子曰:近民者民亦近之,远民者民亦远之。

抱云子曰:两间思立言者多而留言者少。

一步之功多费九步,一人之道多教百人。

才不如我者亦多矣,胜我者亦何其多矣。

先让后争是谓不让,先清后浊是谓不清。

先行后止是谓不行,先动后静是谓不静。

先顺后逆是谓不顺,先荣后枯是谓不荣。

先有后无是谓不有,先善后恶是谓不善。

先远后近是谓不远,先高后低是谓不高。

先明后暗是谓不明,先名后实是谓不名。

强无常弱,弱无常强。

强无弱常,弱无强常。

明灯暗耀许暗足,只为人生,修得明白。

尔若立志当文人,美其岂能怕如今在此人间无知己,而当畏惧和古人成不了知己。欲做我华夏文人墨客书虫莫怕相对而言。

观自在,无自在,所以有无荣枯得自在。

秋叶落空幽,凄凉枯枝木。

冰融无流水,原火烧物难。

若非天在上,更无云齐水。

举头乌墨近,回观打落雁。

相思心生,人随土变。

吾与君弱水三千,任尔凭自取瓢饮解难。

心在那边放下,别乱动,于云世事无常。

抱云子:凡难时必易矣,凡得时必失矣。

抱云子:凡有时必无矣,凡荣时必枯矣。

抱云子:凡名时必利矣,凡动时必静矣。

抱云子:凡德时必道矣,凡远时必近矣。

抱云子:凡行时必止矣,凡清时必浊矣。

抱云子:凡顺时必逆矣,凡福时必祸矣。

抱云子:凡和时必分矣,凡高时必低矣。

抱云子:凡贵时必贱矣,凡阴时必阳矣。

抱云子:凡正时必反矣,凡厚时必薄矣。抱云子:凡美时必丑矣,凡新时必旧矣。 抱云子:凡吉时必凶矣,凡胜时必败矣。 抱云子:单深时必浅矣,凡输时必赢矣。抱云子:凡乐时必苦矣,凡是时必非矣。

抱云子:凡出时必入矣,凡对时必错矣。抱云子:凡贫时必富矣,凡公时必私矣。抱云子:凡攻时必守矣,凡张时必驰矣。 抱云子:凡忙时必闲矣,凡奇时必偶矣。抱云子:凡凹时必凸矣,凡开时必关矣。抱云子:凡善时必恶矣,凡抑时必扬矣。抱云子:凡恩时必仇矣,凡推时必拉矣。 抱云子:凡聚时必散矣,凡仰时必俯矣。抱云子:凡沉时必浮矣,凡饱时必饿矣。抱云子:凡彼时必此矣,凡爱时必恨矣。抱云子:凡勤时必懒矣,凡方时必圆矣。

抱云子:凡信时必疑矣,凡曲时必直矣。

抱云子:凡浓时必淡矣,凡刚时必柔矣。

抱云子:凡天时必地矣,凡智时必愚矣。

抱云子:凡前时必后矣,凡去时必来矣。

抱云子:凡金时必木矣,凡木时必土矣。

抱云子:凡水时必火矣,凡火时必金矣。

抱云子:凡通时必阻矣,凡亲时必疏矣。

抱云子:凡断时必续矣,凡强时必弱矣。

以迎得之心于送失,以迎有之心于送无。

以迎黑之心于送白,以迎上之心于送下。

以迎进之心于送出,以迎大之心于送小。  以迎来之心于送去,以迎左之心于送右。  以迎多之心于送少,以迎生之心于送死。以迎软之心于送硬,以迎远之心于送近。

以迎好之心于送坏,以迎宽之心于送窄。  以迎哭之心于送笑,以迎高之心于送低。  以迎长之心于送短,以迎前之心于送后。

以迎张之心于送驰, 以迎动之心于送静。  以迎开之心于送关, 以迎内之心于送外。      以迎老之心于送少,以迎古之心于送今。

以迎水之心于送云,以迎穷之心于送富。

以迎懒之心于送勤,以迎粗之心于送细。

以迎快之心于送慢,以迎爱之心于送恨。

以迎真之心于送假,以迎分之心于送合。

以迎圆之心于送方,以迎直之心于送曲。 以迎轻之心于送重,以迎是之心于送非。

以迎买之心于送卖,以迎苦之心于送乐。

以迎深之心于送浅,以迎新之心于送旧。

以迎冷之心于送热,以迎虚之心于送实。

以迎饿之心于送饱,以迎闲之心于送忙。

以迎美之心于送丑,以迎对之心于送错。

以迎先之心于送后,以迎正之心于送反。

以迎干之心于送湿,以迎朝之心于送暮。

以迎清之心于送浊,以迎明之心于送暗。

以迎疏之心于送密,以迎送之心于送迎。

曰:是非本来从因起,万般无奈也烦心。

凡有知忙而无知闲,凡有知行而无知止。

凡有知上而无知下,凡有知大而无知小。

凡有知前而无知后,凡有知左而无知右。

凡有知东而无知西,凡有知南而无知北。

凡有知多而无知少,凡有知黑而无知白。

凡有知空而无知满,凡有知粗而无知细。

凡有知长而无知短,凡有知高而无知低。

凡有知快而无知慢,凡有知来而无知去。

凡有知硬而无知软,凡有知明而无知暗。

凡有知贵而无知贱,凡有知阴而无知阳。

凡有知里而无知外, 凡有知正而无知反。

凡有知厚而无知薄,凡有知美而无知丑。

凡有知优而无知劣,凡有知动而无知静。

凡有知新而无知旧,凡有知干而无知湿。

凡有知冷而无知热,凡有知吉而无知凶。

凡有知香而无知臭,凡有知活而无知死。

凡有知利而无知害,凡有知胜而无知败。

凡有知松而无知紧,凡有知深而无知浅。

凡有知输而无知赢,凡有知苦而无知乐。凡有知始而无知末,凡有知是而无知非。

凡有知出而无知入,凡有知对而无知错。

凡有知贫而无知富,凡有知公而无知私。

凡有知攻而无知守,凡有知张而无知弛。

凡有知买而无知卖,凡有知进而无知退。

凡有知真而无知假,凡有知问而无知答。

凡有知兴而无知衰,凡有知送而无知迎。

凡有知顺而无知逆,凡有知宽而无知窄。

凡有知凹而无知凸,凡有知首而无知尾。

凡有知开而无知关,凡有知善而无知恶。

凡有知抑而无知扬,凡有知恩而无知仇。

凡有知推而无知拉,凡有知聚而无知散。

凡有知显而无知隐,凡有知仰而无知俯。

凡有知沉而无知浮,凡有知分而无知和。

凡有知褒而无知贬,凡有知饱而无知饿。

凡有知彼而无知此,凡有知爱而无知恨。

凡有知起而无知落,凡有知单而无知双。

凡有知勤而无知懒,凡有知惰而无知勤。

凡有知方而无知圆,凡有知信而无知疑。

凡有知增而无知减,凡有知曲而无知直。

凡有知文而无知武,凡有知背而无知向。

凡有知浓而无知淡,凡有知远而无知近。

凡有知繁而无知简,凡有知而无知好坏。

凡有知刚而无知柔,凡有知异而无知同。

凡有知雌而无知雄,凡有知忠而无知奸。

凡有知祸而无知福,凡有知疏而无知密。

凡有知得而无知失,凡有知教而无知学。

凡有知治而无知乱,凡有知朝而无知暮。

凡有知有而无知无,凡有知雅而无知俗。

凡有知横而无知竖,凡有知重而无知轻。

凡有知而无知古今,凡有知中而无知外。

凡有知安而无知危,凡有知清而无知浊。

抱云子:若因名荣果实枯若因名福果实祸

抱云子:若因名上果实下若因名大果实小

抱云子:若因名前果实后若因名左果实右

抱云子:若因名东果实西若因名南果实北

抱云子:若因名多果实少若因名黑果实白

抱云子:若因名空果实满若因名粗果实细

抱云子:若因名长果实短若因名高果实低

抱云子:若因名快果实慢若因名升果实降

抱云子:若因名来果实去若因名硬果实软

抱云子:若因名明果实暗若因名贵果实贱

抱云子:若因名阴果实阳若因名里果实外

抱云子:若因名形果实影若因名正果实反

抱云子:若因名厚果实薄若因名美果实丑

抱云子:若因名优果实劣若因名动果实静

抱云子:若因名新果实旧若因名朝果实暮

抱云子:若因名干果实湿若因名冷果实热

抱云子:若因名吉果实凶若因名香果实臭

抱云子:若因名生果实死若因名利果实害

抱云子:若因名胜果实败若因名松果实紧

抱云子:若因名深果实浅若因名输果实赢

抱云子:若因名苦果实乐若因名始果实终

抱云子:若因名本果实末若因名是果实非

抱云子:若因名进果实出若因名对果实错

抱云子:若因名贫果实富若因名公果实私

抱云子:若因名攻果实守若因名张果实弛

抱云子:若因名买果实卖若因名进果实退

抱云子:若因名稀果实稠若因名真果实假

抱云子:若因名问果实答若因名兴果实衰

抱云子:若因名送果实迎若因名顺果实逆

抱云子:若因名呼果实吸若因名宽果实窄

抱云子:若因名忙果实闲若因名奇果实偶

抱云子:若因名凹果实凸若因名首果实尾

抱云子:若因名开果实关若因名善果实恶

抱云子:若因名抑果实扬若因名恩果实仇

抱云子:若因名推果实拉若因名聚果实散

抱云子:若因名显果实隐若因名仰果实俯

抱云子:若因名沉果实浮若因名分果实和

抱云子:若因名哭果实笑若因名褒果实贬

抱云子:若因名饱果实饿若因名彼果实此

抱云子:若因名爱果实恨若因名单果实双

抱云子:若因名勤果实懒若因名方果实圆

抱云子:若因名信果实疑若因名增果实减

抱云子:若因名曲果实直若因名文果实武

抱云子:若因名背果实向若因名浓果实淡

抱云子:若因名远果实近若因名繁果实简

抱云子:若因名好果实坏若因名刚果实柔

抱云子:若因名异果实同若因名忠果实奸

抱云子:若因名赏果实罚若因名祸果实福

抱云子:若因名疏果实密若因名老果实少

抱云子:若因名敌果实友若因名得果实失

抱云子:若因名教果实学若因名治果实乱

抱云子:若因名朝果实野若因名无果实有

抱云子:若因名雅果实俗若因名横果实竖

抱云子:若因名重果实轻若因名古果实今

抱云子:若因名中果实外若因名安果实危

抱云子:若因名清果实浊若因名远果实近

抱云子:若因名宽果实窄若因名强果实弱

抱云子:若因名轻果实重若因名缓果实急

抱云子:若因名是果实非若因名闲果实忙

抱云子:若因名水果实云若因名存果实亡

若非失地得天岂能存若非动荣静枯岂能存

若非失上得下岂能存若非失大得小岂能存

若非失前得后岂能存若非失左得右岂能存

若非失东得西岂能存若非失南得北岂能存

若非失多得少岂能存若非失黑得白岂能存

若非失空得满岂能存若非失粗得细岂能存

若非失高得低岂能存若非失快得慢岂能存

若非失升得降岂能存若非失来得去岂能存

若非失硬得软岂能存若非失明得暗岂能存

若非失贵得贱岂能存若非失阴得阳岂能存

若非失里得外岂能存若非失正得反岂能存

若非失厚得薄岂能存若非失美得丑岂能存

若非失优得劣岂能存若非失动得静岂能存

若非失新得旧岂能存若非失脏得净岂能存

若非失干得湿岂能存若非失冷得热岂能存

若非失吉得凶岂能存若非失香得臭岂能存

若非失生得死岂能存若非失质得量岂能存

若非失利得害岂能存若非失胜得败岂能存

若非失松得紧岂能存若非失深得浅岂能存

若非失输得赢岂能存若非失苦得乐岂能存

若非失本得末岂能存若非失是得非岂能存

若非失出得入岂能存若非失对得错岂能存

若非失贫得富岂能存若非失公得私岂能存

若非失攻得守岂能存若非失张得弛岂能存

若非失买得卖岂能存若非失进得退岂能存

若非失稀得稠岂能存若非失真得假岂能存

若非失问得答岂能存若非失兴得衰岂能存

若非失送得迎岂能存若非失顺得逆岂能存

若非失呼得吸岂能存若非失宽得窄岂能存若非失忙得闲岂能存若非失奇得偶岂能存

若非失凹得凸岂能存若非失首得尾岂能存

若非失开得关岂能存若非失善得恶岂能存

若非失抑得扬岂能存若非失恩得仇岂能存

若非失推得拉岂能存若非失聚得散岂能存

若非失显得隐岂能存若非失仰得俯岂能存

若非失沉得浮岂能存若非失分得和岂能存

若非失哭得笑岂能存若非失褒得贬岂能存

若非失饱得饿岂能存若非失彼得此岂能存

若非失爱得恨岂能存若非失单得双岂能存

若非失勤得懒岂能存若非失方得圆岂能存

若非失信得疑岂能存若非失增得减岂能存

若非失曲得直岂能存若非失文得武岂能存

若非失背得向岂能存若非失浓得淡岂能存

若非失远得近岂能存若非失繁得简岂能存

若非失好得坏岂能存若非失刚得柔岂能存

若非失异得同岂能存若非失雌得雄岂能存

若非失忠得奸岂能存若非失赏得罚岂能存

若非失祸得福岂能存若非失疏得密岂能存

若非失老得少岂能存若非失敌得友岂能存

若非失得得失岂能存若非失教得学岂能存

若非失治得乱岂能存若非失朝得暮岂能存

若非失朝得野岂能存若非失无得有岂能存

若非失雅得俗岂能存若非失庄得谐岂能存

若非失重得轻岂能存若非失古得今岂能存

若非失中得外岂能存若非失安得危岂能存若非失清得浊岂能存若非失德得公岂能存

若非失水得云岂能存若非失强得弱岂能存

曰:乾元有得舒分内,坤亨无失卷和外。

长短安得两间安能久行止安得两间安能久

上下安得两间安能久大小安得两间安能久

前后安得两间安能久左右安得两间安能久东西安得两间安能久南北安得两间安能久 多少安得两间安能久黑白安得两间安能久长短安得两间安能久高低安得两间安能久快慢安得两间安能久来去安得两间安能久硬软安得两间安能久明暗安得两间安能久贵贱安得两间安能久阴阳安得两间安能久内外安得两间安能久正反安得两间安能久厚薄安得两间安能久美丑安得两间安能久优劣安得两间安能久动静安得两间安能久新旧安得两间安能久朝暮安得两间安能久冷热安得两间安能久吉凶安得两间安能久生死安得两间安能久利害安得两间安能久胜败安得两间安能久松紧安得两间安能久深浅安得两间安能久输赢安得两间安能久苦乐安得两间安能久始终安得两间安能久是非安得两间安能久出入安得两间安能久贫富安得两间安能久公私安得两间安能久攻守安得两间安能久张弛安得两间安能久买卖安得两间安能久进退安得两间安能久真假安得两间安能久问答安得两间安能久兴衰安得两间安能久送迎安得两间安能久顺逆安得两间安能久呼吸安得两间安能久宽窄安得两间安能久忙闲安得两间安能久凹凸安得两间安能久开关安得两间安能久善恶安得两间安能久抑扬安得两间安能久恩仇安得两间安能久推拉安得两间安能久聚散安得两间安能久显隐安得两间安能久仰俯安得两间安能久沉浮安得两间安能久分和安得两间安能久褒贬安得两间安能久饱饿安得两间安能久爱恨安得两间安能久勤懒安得两间安能久信疑安得两间安能久曲直安得两间安能久背向安得两间安能久浓淡安得两间安能久远近安得两间安能久刚柔安得两间安能久异同安得两间安能久忠奸安得两间安能久赏罚安得两间安能久祸福安得两间安能久疏密安得两间安能久老幼安得两间安能久敌友安得两间安能久得失安得两间安能久教学安得两间安能久治乱安得两间安能久无有安得两间安能久重轻安得两间安能久古今安得两间安能久中外安得两间安能久安危安得两间安能久清浊安得两间安能久单复安得两间安能久水云安得两间安能久强弱安得两间安能久

拿木投火,拿土投水。若非云伏心其临事之痴迷,云人安得其当无事后之悔。同分和别异,万物生水云。本来无善恶,谁云为己私。

未闻文字会襄王,若非尔言吾安能。

未曾提笔泪先流,深入无语两三周。

如今绝学无忧否,且盼后生相继为。

语耳有涯言无涯,将学玄微入鬼谷。

如今宇宙未曾同,安得双全无医兵。

九州生气恃乾坤,云送雨福万般和。

万物转向无尽藏,问道樵夫自找行。

须臾阴阳归去来,惟有无得拜老君。

昨日曾门曾拜贴,如今郝邻投信伯。

安得梅花不逊雪,千年浮云白未老。

智者不拘善恶名,明达不弃天理常。

靡通之道易无虞,惜名伤名身全身。

名利无咎逐非罪,其道察实不虚羁。

求名莫仕位非名,求官莫名德非荣。

君子言心小人攻,其道不同效自异。

无忧患烈忧失身,忧己安命祸人拒。

智不拒贤明远恶,顺友逆敌则常易。

智无潜藏害无止,明不接愚勿长明。

私人惟用利致远,天恩难测财可恃。

以奸治奸灭自安,伏恶勿善患不生。

人微不诤庸不荐,攻其弱忌人难容。

陷窘自污谤之易,善其莫识谤之奇。

究其末事未察实,设其恶言弗辩成。

谤而不辩事自明,谤而强辩事反浊。

善察知人思知心。知人不惧心堪御。

知不示人示者祸。密而测之忌处解。

君子惑微不惑大。小人虑近不虑远。

设疑而惑真伪鉴。附贵而缘殃祸避。

左右观情无不知。置险绝念无不破。

本来无一因,名荣果实枯。

万般高低惹,远近无奈中。

清水一溪,汛汐污。湿山淋石,湍汨江。

浮涤江湖,沖沄没。流汲洗浊,沧浪泊。

清水一云,泛沣注。湿江湖波,法池沲。

浮深浅沽,沙沌沟。湿满沾沼,溷滉滈。

清水一山,渐淝渎。湿润滑湟,淙淳湴。

浮湒湱湷,湏渙湼。湿潴漳潆,漪渔漾。

伯乐快来让伯乐,

相识两匹千里马。

老子知道有手机,

我却未知伯阳谁。

明灯暗耀许暗足,

老子骑牛读周书。

函谷关令尹喜知,

紫气东来至圣贤。

月引流光,清湿浮流。名实得失无荣辱。

是非行止,云水为己。无为名用物空尘。

名名名,利利利。

乐乐乐,苦苦苦。

水浮云流无善恶,前后问道无始终。

问君绝学无忧否,古来后生今继为。

雨湿洛阳显纸贵,人尽可夫惟圣贤。

高动厚静两间旋,万物转向无尽藏。

豆萁和包生绿青,萁燃煮豆乐豉熟。

本是同根存相亡,萁名为土新植豉。

料得水云捎带物,应是利己名他处。还来雨湿言百善,却也无善恶。万般无奈水生云,惟有如此能流空。东北南西,中,马羊何能食青草,伯乐千里等风波。

古今安得双全法,万般无奈也成空。却道天凉好个秋,人生得意百忙中。秋月扶明西红月,仙家灯笼住苍穹。

春秋战国宋楚相。之云上雷击。言有震普国。其国公己无私。无一兵卒,无一医师。云土皆电,五日五行。有一碑雕刻善恶二字,朝暮需人跪拜,方能存国。善人为官,恶人先亡。云是百善好。云也无善恶。其国如今已早亡。

孤本宜行山水间,奈何明月照尘闲。

两间安能生无用,尔若安得斯住无。

宗明归去王兄来。劳飞鸿雁两传书。

暮时西北灰云山,闻山无路安高远。

庐山瀑布钱塘江,一山流水一江潮。

潮来岂能推可然,童心寺里一主持。

欲己成果因贪空,空贪因果成己欲。

杜康钓诗钩,酌酤醑醍醐。

欢伯杯中物,白堕般若汤。

清圣浊贤壶,春浮绿椒浆。

雨湿江湖清多鱼,竹林流水少鸟飞。

两间无名空满利,荣枯足登用扁舟。

诸强皆弱乾坤生,雨湿落雁惊笨鸟。

人性本私,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

白日宗明观红颜,转身无聊醉文相。

欲问何人掐吾颈,醒来方觉梦还梦。

名利本无君自有,得乐不若能失苦。

雨湿落雁惊笨鸟,流湿江湖润海泽。

生目宽衣两圆白,雨湿浮流水云呆。

借问斯尔安羞否,新穿旗袍解罗衣。

一去朋峰可出安,乾坤轮回朝暮猿。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海流。

初期会边岛,乃心在东来。

军合力步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类相戕。

闯王称帝败,刻玺于北方。

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鸟鸣。

生民百遗一,念知毁人肠。

君不见明灯暗耀许暗足,海子一流卧轨杀。

君不见吾从无中生有来,无名于实等时明。

快看大雁在慢飞,自我生来等死亡。

静看日月动轮回,乾得坤失旋何休。

荣名枯利己公私,古行今止前后随。

行云雨湿海流水,苦乐中心选远近。

顺逆安危都休管,牛头马面会恐君。

黑白无常勾魂锁,只为猴儿论生死。

兄亲弟疏姐生妹,幻人哀乐有虚情。

清浊徐须云万物,江湖流水入海波。

欲雨须先风始云,淋湿万物养终公。

天荣地枯未得失,动静有常结合体。

未曾提笔泪先流,诗人未来何其多。

己默可言寸土道,老君当知何能默。

两间流水功云形,万物转向流水成。

挫锐解纷无善恶,水云和笑私己公。

荣枯得失利欲情,是非成败古今通。

客久居行莫忘主,明心见性止心经。

须臾两间消日月,须臾行云失流水。

须臾万物散黄土,须臾宇宙转向亡。

须臾心中离黑暗,须臾中观有目空。

须臾天地和仇敌,须臾两留分亲朋。

须臾冷热寒凉心,须臾荷莲满绿枯。

月云桥,空两间。

满边白,暮人家。

月亏复明圆,日热复圈暖。

谁教两间扶日月,天地光暗示于中。

两朵白云偶然相聚/时间很短,

有聊天时问候太少/相互拥抱。

不忍离别/双双四足落瑶池,

从瑶池上岸/已经身穿乌墨衣。

互相擦拭不干净/不忍离别的眼泪,

泪流湿淋润溪泥。

这就向牛郎织女的七夕,

一年一次/在鹊桥相会。

乘不下/相思泪雨满江湖,

江湖湿波逐流浪。

两朵白云偶然相聚/观光阳融化了冬冰,

洗湿了身上带污泥的/乌墨衣。

泼下洗污泥的水/流向人间成雪白,

早起乡人在各扫/各人自扫门前雪。

穿筒靴踩踏白雪/拿根树枝在画字,

洗红了寒冬腊月梅/滴成了冰柱。

湿明了冰盘/看那小儿/打雪仗/堆雪人,

非职业的滑冰手/在乡河用雷鸣炸冰。

叫旁边胆小的我放/双手没意识地抖,

太阳光在照融化流下的水/等养春天生叶绿。

凡弱几乎,因正果偏。故兵将无利以百家利为利反利兵将,医人无义以疾病为义反义医人。故上将须败方为元帅,中将须胜方言上将,少将须胜败方为中将。弱能敌强,故强不能敌弱。失能敌得,故得不能敌失。枯能荣敌荣,故荣不能敌枯。逆能敌顺,故顺不能敌逆。云凡人必以其善以攻其所以不善。三百二十卒,已成回形阵列以中前行无常。

如今猫狗因主人予食所忘前日之羞辱。

名久为实非已名?利久公仁非己利?

短难之后必得久安,短枯之后必得久荣。

新唯实须惟闻识嫌名。若非谈论岂能名。

人心若得守中安能损名旁外安得双全法。

齐名备实制常已制时永无忧患意识平流形

公进缓巧真始强。古旧宽善是闲深。私退急拙假终弱。今新窄恶非忙浅。无财有才才通财,福张低近,天动有实荣顺行,湍水徐清则流清。

失暗亡苦聚曲迎。纵干分浓前快去。得明存乐散直送。横湿和淡后慢来。有才无财财阻才,祸弛高远,地静无虚枯逆止,湍水徐浊则流浊。

权势梦中事,云名实善恶。疑名非实。

   粤若稽古,圣人之在天地间也,为众生之先,其道一也,齐常用守无为弱弱曾阳已敌强强曾阴。

   古来一流作画者,能真山中假流水。能弱得玉中强失玊。能福荣行中祸枯止。

   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栖栖失群鸟暮飞,徘徊无定止夜悲”,此第一境也;“明灯暗耀许暗足,海子一流卧轨杀”,此第二境也;“ 无财有才才通财,福张低近,天动有实荣顺行,湍水徐清则流清。扶空子 有才无财财阻才,祸弛高远,地静无虚枯逆止,湍水徐浊则流浊。抱云子 。名利本无君自有,得乐不若能失苦”,此第三境也。

蜈蚣虽有百足,尚不及鸡禽一口。

燕雀未见鲲鹏之大由何白云为大。

伯乐未遇千里马之时云何岂伯乐?

千里马未遇伯乐之时云何千里马?

道门专术,玄远司业。

皮弱终胜骨强,切骨不可再生,而皮烂犹可愈新。故刚强终不胜柔弱,舌存常见齿亡。

云和己分水,水和己分云。云分已和水,水分已和云。

智者取名容易得耶,愚者予利复杂失也。

智者予名容易乐耶,愚者取利复杂苦也。

君子爱心,守之有道。不动不乱思常明。

未曾涉世或涉世不深者,常已鲁莽取败。

善行制恶止。善得制恶失。善乐制恶苦。

君子十分之名若非能胜过小人十分之利。

云,人可怒乎?人可恕乎?人可安心乎?

凡取名者,将人必毁之。凡予实者,将人必毁之。

终日无知九万九。如今糊涂识一千。

天动地静无尽转。名非实界得乐苦。

卧薪尝胆得苦乐。抱冰握火未曾难。

忙时取名为闲亡,得时予利成他乡。

名后归实。近任知恶言,远母善才恩。近家远天涯,远乡世无家。若非己生莫亡他耶。生思亡意,不可为乎。明荣暗枯,愚无形乎。雨湿落雁流江湖。重在赢得,次在参与。若非名己岂实他,若非得己岂失他。圣人虚其心照其实而明暗于两间乎。

评议:

三才惟人盗乾坤,远近黄童谁无过?北帝老君曾相邻。如今尝知为圣贤。云何名识我?云何实知物?

人心最易复杂处,如溪河。湍水汲满流江湖,云湿万物,而若春日秋月高明于长空挂扶空。

当知未为君子之年少,多实言秽语。如今却默言守云留好言立于千秋万载。名教。

形名利影,德近道远。卒异和民,疾平徐危。

抱云子 一溪流水一溪云一轮秋月一缕风。

圣人君子和格分局,小人奸伪和局分格。

黄连怎解相思苦。此念如何选当归。

昨日寄奴又重楼。青鸟相思回生地。

使君别愁莲心苦。豆蔻梢头黄蜂舞。

牵牛决明回回来。梅花寒水冷冬风。

防己防风红花粉。常山荷叶紫苏白。

士大夫遇人不可一味知新而亏损旧行过名己实利他。水散珠,水流湍,雨湿落雁惊笨鸟,千树怎寻卿。浮云白,云浮墨,江湖风波入海流,相思哭乐观。千万河流聚湖海,无中生有数君胎。

其号云老丑北帝老君文相公信伯君张引何伏清湿浮流抱云子扶空子李宗明。

同丑比美,未曾知美也。同智比愚,未曾知愚也。万物本无名,资本用实成。云无好雨,雨无好云。时空矣

信伯何伏:不动常心,不动常念,不动常思,不动常伏。

欲语都休,恨到如今才方休。相见欢,休言天长与地久,到分时只觉是须臾。身后休谈人善恶。斯人是非汝休说。名实休话水云观。浊清江湖几时休。高林暮鸟寻休休。若非不争能不休。日月云利曰可休。

抱云休说,早生华发待死机。

扶空莫月。王婆卖酒嫌无糟。

君归否,又逢中秋早当归。阴晴空,月圆明。独饮独醉还独醒。独月独赏独滋凉。东出明月照江湖,寒鸦飞入扁舟停。

蜂蝶双舞舞玫瑰,戏红颜。

雨湿落雁甘伏久,自在天下飞花间。

落花时,随风舞庄园。

庄园有玫瑰,我有笑红颜。

扶空远志,惆怅毒龙缠菟丝。车前龙骨枣当归,参枸杞。清歌续断抱云暮。凭栏伫此解相思?

合欢捡滑石。观天一宿,欲落星星草雨湿。若非彼此曾连心。合情白草披霜露。

雨湿荷枯荣燕子,秋梦失春归数雁。落散叶,犬踏秋。朝生华发暮亡黑。佳人已老话凄凉。名马利闲,远巡千里兮。实牛害忙,近运咫尺兮。倦起诗书,鼠牛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

汝家孺子,可教也乎。往昔日常穿漏裆裤,今其祖母拿裤头穿其,大方便于裤内。曰智子愚生尚无知思耶。

古今第一妙法不二云分君子与小人,交人待识,交识待知,交知待处,交处待止。

道行无踪莫止于德,故曰开食口乎关言口耶。

白露为寒霜,他乡冷君心。十人九不识,不敢问来人。

千好万好,足下为好。千错万错,耳目为错。

千功万功,九窍为公。千过万过,日月为过。

智止愚行,迎形送影。名有利无,荣得枯失。

教名学识,得知失识。有荣无枯,德道元亨。

交交不交,是以无交。行行不行,是以无行。

有言无行,可和道乎。有名无实,可合德乎。

生名教学,名生学教。因果知业,因业知果。

疾思徐缓,徐缓疾思。及思许缓,许缓及思。

心中无时,心中无空,心中无欲,心中无求。

梦你实我,其名将实。梦我实你,其名将虚。

生万变,惟一亡而已。德万般,道一失而已。

苦万欲,名一乐而已。荣万世,云一枯而已。

我思慢。我思快。我思动静有浊清。我思

奇言知无偶?偶言识无奇?云何名何利?

教弟子不可太迁就。亦不可太放纵。云。

己错己知己不认,己改己名己不利。云。

抱云,不教名生,不学实行。不止己利。

万物以人生为生,万般以梦醒为梦。

营无常形,兵无常影。将帅无常名。

暮鸟待朝入,飞飞经树林。

万物对我无用,客取米粮为生。

富有常言,贵有常知。

天地空因,得养万物,都不离其内。

身生空因,得养群灵,都不离其外。

疾形徐影,荣名枯实。

人心若旧,日新更明。

瞻前须先顾后,高瞻须先远瞩。

伏久怎及高林鸟,雨湿展望折翼伏。

人无远近,话有亲疏。

相煎何用急?豆萁本同根。为师不为医。

期货不食,定币不出。如此可富甲天下。

性本无色,命本无空。惟生本无情。云。

若识得真我,此心光明,只在佛为道行。

乐舟行苦海,实马强名车。

弱退远乎其迎进耶,强进近乎其迎退耶。

强者亡弱,弱者亡强。

智者生愚,愚者生智。

得者明失,失者明得。

荣者暗枯,枯者暗荣。

顺者恐逆,逆者恐顺。

有者空无,无者空有。

清者流浊,浊者流清。

动者徐静,静者徐动。

铜铁不绣于金今银耶。

明日常新,今闻已旧。

留不留,时不时。和不和,分不分。

生离怎比死别好,所有怎比一无好。

陈阳附陌。王郎属李。

此生吾若可建设一座书城,此心足矣。

无字天书,从无至有若非空。

蔬菜有常,不食荤与稠。

少欠多报。欠少报多。

观才之道,执财之行,尽矣。故财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乎心,施行于才。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财之道,以定才也。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窍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动静。火生于木,祸发必克;奸生于国,时动必溃。知之修炼,谓之圣人。

树移会死因恋其生土,人移会活果成其死金。

有时强攻不如弱守,无识公荣不如私枯。

秋秋抟摇叶始无,雁雁留飞过伏轻。

观人可见假非真,有刀莫色傲长云。

古来学者,深于言而浅于情。远识近知。

今去学者,浅于言而深于情。近知远识。

古来万士和扶空,悔立好言。

一切光明皆从黑暗中寻得。正大如明灯。

收拾完把如今人类聊天记录堪比全古书。

吴国归越都属楚。

立好言者不善言。

无常世事须忍恕。

为业不必功成,为实不必名就。

言如海,实几真。

一句好言,解除万种坏秋风。

一分乱世九分才,九分盛世遗分才。

牵其全才以补缺。

备有余而使不足,财有余而才不足。

若非,岂能安得两目只能只是只有观一。

若非,岂能安得两耳只能只是只有听一。

若非,岂能安得两手只能只是只有提一。

若非,岂能安得两足只能只是只有行一。

食口好言,鼻闻所识。留二窍之功以生。空七行之过以亡。故形名影实养万物耶。

天有张远得,饥时利他,不若渴时利己。

地无弛近失,饱时利己,不若饿时利他。

抱云子是一个发现美就会观察美,当知了人生会死亡我就乐意等待。

恻隐之心和怵惕之心同在于同遇同事所同心。

故先得予时待后取失焉。

平乱不为其华死。乱正不由其民生。

吾善吾恶任汝云。吾行吾止任汝观。

俭过则为福,俭满则为祸。勤行则为荣,勤止则为枯。

知者藏智,智者藏知。识者见愚,愚者见识。

强不争弱,弱岂能强。弱不让强,强岂能弱。

云何处此,两间如旧。看流水飞花落叶。

左目观左,右目观右,两心可成两目耶。

马,期乎伯乐。伯乐,期乎千里耶。

兵将强将置于险地而不察,其兵弱也耶。

兵将弱将置于险地而觉察,其将强也耶。

兵分和将弱,将分和兵弱。

愚穷反笑智富识,苦得反笑乐失人。

圣人之躯,可惧天雷乎,当不及掩耳之。

文至如今,变化在人,此之谓文化无忧。

北邙未省留闲地。抬头观天歇六鸟。

东海曾闻无定波。劳燕分飞乐雁休。

月圆高林鸟,四野犹伏久。

两间千万雁,几只乐单飞?

高林伏四鸟,盲聋各两只。

惟唇能容齿,比翼相观听。

高林出四鸟,盲聋各双只。

惟舌能容齿,比翼互观听。

行到水穷起云浮,绝知鸟随云迹无。

千年浮云白未老。老夫发白待死机。

好言空取绝心思,两间吾予将百秋。

己已在城中,何患城外之攻。嫌名守实。

如今的所做的格局在于形成未来的格局。

身受苦乐,唯心可感。

良知至于先他生后己生。

朝为白丁暮鸿儒。闻达两间远知识。

苦童须臾会乐老,弱行强止将军征。

两间因果土先知。日月轮回目后识。

莫让是非关心前。若非善恶找名实。

前章正至留偏后,愧无知己阅诗文。

无来好言如不易,名弱实强问白丁。

应是流水观浮云,一目成其相下雨。

雨湿落雁惊笨鸟,鸟出高林入云飞。

浊水清,清湿落雁浮江湖。

江湖湿,湿溪汇海打波舟。

溪云浮,浮汲湍没浅深沉。

汲雨流,流浊河泊弱山石。

实言只待是名人。

彼定义非真定义。

相中正大须人小,

相高偏小须人矮。

若非三千结织续,如今哪得曲直行。

子定不和分,父定离荣枯。

恻隐之心知利他,怵惕之心知利己。人无强弱,相互引之。吾心秋水,留湿百种树木落叶。

我谋久矣,等待长亭变故。教你岂能动分毫。知行合一,利己利他。

间由饥溺,可始己生。

微资博大,精深微资。

旧形体常见耳目常新口鼻常闻手足常知。

梦醒空真觉实假,且有春花秋叶落开华。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利来独吾大乾坤。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往众他小乾坤。

久亲之人须防近疏之患。

久顺之人须防近逆之忧。

久强之人须防近弱之让。

久福之人须防近祸之争。

久安之人须防近危之崖。

久清之人须防近浊之悬。

久动之人须防近静之逸。

久高之人须防近低之山。

久愚之人须防近智之前。

久己之人须防近已之后。

身不安危,利不安危。空不安危。

刍狗无神而况于家养乎。

手足之用在于相无为中。

秋月海没,起秋阳秋风冷秋朝。

春日山出,落春月春风暖春暮。

是内世界无知外世界,

是外世界无知内世界。

时至如此,可待须臾。

若非尝色,岂能知空。

两间菊花,秋风凉透。

目前诸色,种种皆空。

荒芜之地收生机。

公惟忍恕怒。私为恩思念。

大和分民平危兮,威加海内兮归觉无。

安得猛士兮守清静。

主客同观,何伏分听。

当此身身受饥寒交迫之时,切不可起轻生之念。若非父母,何来今日须臾之急焉。故常思,父母之恩不过于吾祖母之养吾。

是故多以。我闻如。是古来万士知己乎。

可见云。此吾非彼吾焉。此他非彼他焉。

己耳目听闻他耳目,己手足听闻他手足。

得乐不如能失苦之为好。张名不如能驰实之为真。弱色不如能强空之为目。远山不如能近溪之为假。

古之欲立所言者可不少,如今可实在乎。言,虚中取实终归虚也。谈何枯寂。

摘辣椒,剥玉米。拾豆子。结每养静以除急躁之心。枯寂于送志完哉。

故其抑郁症,在须臾思生,须臾想死。徘徊无定止。夜悲。胡思乱想,不停。左右不分,飞鸟不识。遇人低眉眼,自矮。

土地无二,只在乎,任凭足下高耕耘耶。

天下不患无千里马焉,患无伯乐以识之。

古马今车且用知知,秋月秋水可曾秋识。

初难居荣君莫喜,久福生祸且行悲。

知道不教是谓守,不名闻道是谓行。

初念于心,莫轻易放过,也难轻易放过。

我言须臾众生三千大千世界可轮回转口。

有智者得名守实,无愚者失名攻实。

盲者目黑不自观黑。

不积空谷,何以至体空之生。

棉花轻轻,因弹而重于石暖于石。

父不道,子不德。母不行,子不止。

若非吾家遭白眼,岂有如今雨湿雁。

惟有浮云遮阳无,天动地静转轮回。

尔道能知我道能行。

原本无情,为何有情。

不争,名利荣枯得失动静清浊强弱有无。

若非古时一首诗,如今安得何其多。

车行百鸟飞东西。

知而未尝知。浮云从水生终还行于水耶。

净锅容易净心难,一半语知一人心。

文化正在进行,文明正在发生。

现在文明退步,古代文明让路。

远来文明正行,未来文明即可。

平地起高路,车向路边引。

乾坤一目连,发白待死机。

孤步触布世,老实梦爱信。

冥明巧名快,完时却失美。

没缺点独忍,理事败摆剩。

陆与强末照君扉,部私录公功夫子。

最强莫过于此心,最弱莫过于此身。

表面强国里弱,表面弱国里强。

江山依旧,只是质量不如前。

国不久安看人心,家不久安从流水。

以前写一加多零,茫茫人海无数替。

比淫舒服是有托,比爱舒服是很和。

挤人阔充以为空,生老病死以为行。

强父不看弱儿,伯弱曾看仲强。

凉粉粘锅须时易清,当机作用难成当即之志。君子以内心饰外物,小人以外物饰内心。未解两空,然立于世。笔下万物以时新,正在行路为生民。称然各语少识趣,朝童成人会自老。巷里死尸谁家的,回头屋里好几人。此地老者化蚯蚓,想说笑客却难听。白云生处立仙人,欲语仙人转追蚁。善恶好变余梦中,终成哭笑未曾空。愁天下而天下未知你愁,爱天下而天下曾知你爱。为徒难知师想,当父难知儿思。世事常逆,身死之后,一时名痛无二用,则想死之心自消。一步回头一叩首,声声嘱语声声泪。童时无母爱,成识见情深。中观偏向与,唯今于得明。鱼生于水死于水,士活于土死于土。寐时观象识环成,寻家无处哪得回。欲入山中偏遇海,对尔说语好难听。万丈长蛇惊入客,有龙在上绕头飞。昨晚重游常相此,雨湿花草鬼输门。兵者为将将为国,国志为民民为安。成兵无限师不食,装备方生未来周。白日升平线,夕阳落水无。浮云游海内,明月共潮生。千帆难过影,春风相岸行。俗中出雅士,乾坤逆扶才。蚊蝇非大虫,须且已知明。时下多物质,有船难息鹏。物无赘物,水有流形。无士以造士,无形以化形。和而为生,分而万物留以对。动时闲看现象变,静空忙闻浮云游。执念加生多烦恼。道非道,名非名,实非实,空非空。暗多明少,唯学以道。无取无予,无欲无理,有行有止,无观有观。少欲而多理,多欲而少理。万物死而天地加。一滴海水未清劫年尘土。雨流溪和海,海和风平浪。比黄河大者是海,比海大者是心,比心大者谓法。先天下之学而学,后天下之讲而讲。先祖作业后人受,后人作业自己受。福祸在心没物事,含笑丢躯入土安。以心喻心之非心,不若以非心喻心之非心;以物喻之物之非物,不若以非物喻之非物。天地一心也,万物二用也。梦以虚实,实以梦虚。勤人会懒,懒人会勤。天地其实两个人,一男一女谓古今。有离难烧象,有坎难洗心。有土生水,有水润土,无土不能挡水,无水不能冲土,故实无欠土。心物无名,惟人自加。舌言出口,难见心非。国有私心只为民,家有私心为儿孙。劫可打士,士不打劫。一无所有还有一,家徒四壁还有家。鹏和麻雀比大,蛐蛐和蛇比小。都以自知而自比。失去因没放下,放下没有失去。鹏未飞时大,扶摇转而小。水下之智易成云下之雨,土上之学难成云上之美。

今人神通早,古人早通神。

天知地道,唯菜实用。

留力暂下引,去学时上书。

不满欲满,欲满不满。物满易覆,空心难足。

杂乱融合,多多废物。民以粮生,君以民生。

春生暮雨倚门西,北观空蒙坎成奇。

成影曲形远都灰,黟黄哪得此时山。

和活差死,和死差活。

明月初升醒来无,惊听春雷带雨声。

浮云成山压地暗,往年正月也雷生。

旧梦新寐难续成,一念生成损人容。

无常世界有常忧,低头不语见笑足。

六十甲子曱东西,走着轮回又马年。

生为有生,活为无活。无童于有,有死无童。三门曰道,心地天。

两目难见一面全,而拿对照。

口易出言与冷暖,而知心守。

常人嫌之他便强,物以气生反生气。

为人不可说任语,为羊不可说牛话。

为民不可谈君话,为君不可以己重。

和水同源火同灰。人可为何心生成,禾可为尔心生称。自可为心合为息,禾可为希人身稀。凡人互相看不起,有志成者境打脸。因朝还年,果朝还年。业朝还年,报朝还年。难得人身很易失,易得人心也易失。形气降道曲夜蒙,圆丘宫斜广径高。昭明景朔流光蔽,东升淫伏代浮藏。山岳石危峰巅岩,汉河湖池涧溪泉。黄霙赤昙素雯散,垂氤腾氲昼围圆。 兵将首阳后阴师,士子侯龟父卒股。春执水土物金木。夏谴神禽礼天干。秋谋军材辅帅阵,冬野乐兽鬼地妖。货妻食力夫器体,魂舟归位物域降。徐改不教偏见生,思恩想念有令堂。生与物外控,死与体内行。书藏亏不全,子出全不亏。乾坤心耐久,生死守足多。莫以黑教白,莫以白教黑。扭曲之心多生偏见。分才和用,和用分才。本属祂界,时下受业,毋恋今物。常人中出有现名,名人有头会反常。知者达意会早见,识者闻识乱己心。全遗法为中,全遗为法中,全遗中为法。不怕无知己,只怕不知人。没思自加心,没物自加身。人以物生,智被欲蒙。识实者,未曾识名。识名者,未曾识实。

狗盆有水,思狗之渴。狗盆无水,思己之渴。鸡食分而食,狗食食而分。已熟之谷难种,莫生之人易识。乾坤之事,云离之言。万物之事,惊名之德。文武之事,成名之功。百姓之事,食眠之责。钱满乱河流,利亏公道阻。未为此物,安知此忧?强者成于少言,弱者败于长傲。我心生成貌丑郎,他人易见他人谈。外物和身都假在,葫芦水满难融盐。先心无物莫后想,黑白无常等勾魂。子孙莫要先老死,商人捐银却想谢。智常举锄作斩蛇,学僧觉客未识主。雨后风阳更清明,石榴新叶几花黄。顺乱逆列,未偷想盗。己知己名,而后乾坤知己名。无名无用,始为宇宙。唯食以偏,谦轮土。惟争以正,让发生。玄门今入又吹生,前方得道后随停。我号扶空抱云子,财物无常客,平主才为人。梦道士。须臾云无忘观中。觉视我,又先疑。开门迎道写经符。李伯阳,庄子休,一间关。无为逍遥容乾坤。天地不转,则气不久。圣人举德,小人惧道。不会写诗敬诗文,渠成夫到立言君。自了生命者愚,死士无用。学道非言,何足忧之。桃李不言,何足乐之。若非目识,怎知有色。若非耳识,怎知有声。若非鼻识,怎知有气。若非口识,怎知有味。若非手识,怎知有痛。若非足识,怎知能走。若非喉识,怎知有物。今人之初识,古人早全知。经食人之事,才有如此之人。乐生之乐者,生亦乐其乐;忧生之忧者,生亦忧其忧;乐以天地,忧以天地,然而不圣者,未之有也。人有人才,己有己华,何必妒之。目视以假享,则心知以假受。手提以真感,则心识以真触。物无贵贱,而人所需,逐有之。君穷尔冷,君华尔暖。

闲适:

乾坤有生物之义,天地有亡物之仁。疯子成就天才,而天才只是在性格上疯。第一等事应是为樵夫指道。夏雨生雷,农家持铁盆。洒肥与野,须臾打雷劈。久过今倒树,逐亡我家姑。等孤快死时,空待好好受。己为主,客为辅。不伏其心。难成其志。和揉捏切叶。晚食韭菜饼。先生后死而后生,先行后知而后行。知体之生,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体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 不知体者,虽富而贫;知体之生,虽贫而富。 不知体者,常为五欲所牵,为知体者之所怜悯,是名知体。合成之体,生于尘埃。灼灼其花,以养君目。甜言其果,以食君口。利口还口。兵久易必骄,人久易必傲。若非两口,则双双手足无力。象有雾,心无旁物则心明。七窍之识,不利其身。象物初见,归目初新。摇椅扇芭蕉,山泉动林鸟。夏晨起凉竹,食麦野成粥。新风清岸柳,雨湿楚河流。宇宙本闲而为星动,天地本闲而为生动。万金之躯何愁千金不来。君子取才财,予足土成金。胜己则万事成,败己则万事亡。用人者能近天远之才,此知为明。为人之道,就是不得欲而失不休。为生不作罪恶,何用南山之竹,东海之波。有道而不知,知道而不行,用道而不教,教道而不信,此四者古今之通患也。心容两兆宇宙,幸在此两间。暖则嫌阳寒则想。一河水静一眼动。亏阳盛阴而物生,盛阳亏阴而物亡。经书可损,文字常新。暮云黑雨晚春风,梨花落尽果实成。理抑欲莫让欲制理。君子求道于盲,小人求欲于目。空容万物而万物皆成空。君便是众生,不爱众生便是不爱自己。宇宙之外有众生。有生不用气无用物。君子不畏妄想,小人反是。天设物为累,地设人为赘。雨湿朝童未伤毫。农家养鸡鸭,天晓主撵。惊雏鸭慌犬处,咬鸭亡。其灵已离,鸭体且存。故鸡鸭难在其正寝,鸭体易伤灵也易。食鸭可,惟业复伤灵。专食体,难吃灵。古来农家有粮而后无,古来商家无财而后有。淫久则自贱而不敢正视于人。同天无全云,同地无全物,同心无全思。得者远见于未失,失者远见于未得。一切毁于当今,一切都在未来。能受常人之所不能受,则能享常人之所不能享。人生如蜡烛,只在一夜照亮黑暗的光明。财可得,朋友失而不易得。权可失,朋友得而不易失。惟玊可以胜玉,而玉则不然。韭菜可接茬接茬,而麦子与豆则不然。故天地予时令,而生人取勤劳。欲将之事难领全德,欲做之事难领全功,欲书之事难领全言。李花掐残湿人间,美然脸微薄冤家。窗外坐观笑云月,百花流落水香河。志在己而不在物欲,利在己而不在利欲。等是一种美,而人却要迫不及待地发现它。自是人生长爱麦豆青。受果则受因。古来诗人所写的诗,一半在天上,一半在人间。君子有三忧,而知天下不与知焉。有识俱存,无涯无故,一忧也;生而不改俗,以目知取象,二忧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忧也。君子有三忧,而知天下不与知焉。近入心,远入身。近莫入心,远莫入身。假心无生,真体有亡。无土可哉?和以全乎。四重恩,三途苦,两间行。心时恰恰无,无心常用无。有无心知,无有心识。心无理欲和利鱼。此吾非吾,此鱼非鱼。此宇宙非此两间。好不好听耳之道。好不好看目之道。好不好闻鼻之道。好不好说舌之道。子非鱼,安知鱼之忧。子非鸟,安知鸟之忧。梦里食龙与虾,难饱尘内之腹。梦里高楼广厦,难住尘外之身躯。闻梦是梦,闻实是实。闻梦不是梦,闻实不是实。闻梦还是梦,闻实还是实。闻物是物,闻我是我。闻物不是物,闻我不是我。闻物还是物,闻我还是我。闻动是动,闻静是静。闻动不是动,闻静不是静。闻动还是动,闻静还是静。君子以知而终无知,小人以识而终无识。人生不过危而和,和而危。以不道众多,知守。以不德众少,识攻。君子逃而不逃,追而不追。小人逃而又逃,追而又追。歧路损时。假年习静动无阻。树本无根,而需土养成。人本有根,因风气而无。使宇宙满金亦不动心。今日黄童明日老,今日枯来明日荣。东边明月西孤星,春风暗树闻犬吠。一古一今两男女,一日一月两动静。一荣一枯两食眠,一是一非两名利。一心一身两得失,一无一有两行止。一质一量两善恶,一方一正两文武。一主一客两功德,一言一美两乾坤。诗词曲,李杜关。江湖多风波,孤云独去闲。不畏浮云遮望眼,四面浮云猜是汝。无人少有知,以无知之眼观有知之人。有人多无知,以有知之眼观无知之人。欲习静,须向躁处安心,则不惧山海。人生都语真自由,非矣。湿离物利生。人生不顾己童年,却能顾老年。天地本无财,而以物期之。天地本无才,而以物用之。五百年必有圣人反圣人,故反者道之动。秽虫惧净,而净虫不惧秽。惟业使得缘牵至,浊有男女清老少。乌飞兔走往今来,是非成败数英才。富贵歌楼荒废塚,年年江山依旧在。庭前花影随光明,渔樵话里酒吟亭。满目英雄都属土,赚得功名几战争。朝时光阳暮时月,滾滾西落又升东。皇帝功名兴亡手,收因结果假豪杰。错一钱莫错一命,对一布莫对一名。对假难见错时真,错得易见对失惜。清心本为至道谋,秀木终成栋梁材。抱云子曰:“丘开神通,并无二用”。抱云子曰:“石壁无名,何况汤火”。抱云子曰:“亢仓神通,天地与一”。抱云子曰:“当服先圣,当爱后生”。抱云子曰:“若无子父母,哪有子来今”。抱云子曰:“男女者,为父母,生子女”。抱云子曰:“孝子常有,而孝父不常有”。抱云子曰:“人生天地间,忽如近行主”。抱云子曰:“子心静则无识行”。抱云子曰:“若无劳,则无新民矣”。

故资本养其民,而民养其资本。得资本不若得民。人是人的资本,物是物的资本。物可为民的资本,民可为物的资本。知天之所谓,知人之所谓者,至矣!知天之所谓者,天而生也;知人之所谓者,以其知之所不知以养其知之所知。所不知以其知之,终其天年而不中道夭 者,是知之盛也。虽然,有患:夫知有所待而后当,其所待者特未定也。庸讵知吾所谓天之非人乎?所谓人之非天乎?且有真人而后有真知。无名为有,有名惟无。灵若不利身,则无量入以为出。君子无利于小人,小人有利于君子。国强而后民弱,民弱而后国强。抱云子曰:“一条歧路思明引发一时快隙”。抱云子曰:“若非人坏物,久是物坏人。若非人知物,久是物知人。一切美在于一切心。知心之伪者,不必去心思明。譬如见土牛木马,虽情存木马之名,而心忘牛马之实。大道无心,以养圣人。大道无情,以成圣人。古之兵者以旗动,今之将者以袍动。人生只为梦里物金能以实身外用如此而已。心本无相,而美丑予之。有凡梦所行虚物,几时能得用失之止无用。无仙视所指事心,几空能实用虚之行有云。风起杨柳絮点白,麦芒处处穿新绵。落地多时疑是雪,须臾一与火食无。一片天飘两处云,风起杨柳絮点白。雨湿万物压不住,柳絮无时自然停。天地何处无飞絮,一排杨树两边柳。风起杨柳絮点白,扑面迎来痒鹅毛。杨柳依依新絮飞,昔我往以漫丝身。一家一院重舞雪,风起杨柳絮点白。你站在桥上看火车,而火车上的人没功夫看你。轮胎停坡砖挡前。地球之行,若出日月。石榴裙脱穿旗袍,丰乳撑衣起双峰。黄肤花云露股沟,柳腰莲脸腿长出。至,眼睛假圆,目测假圆,地球假圆,故示象与假圆。污泥不脏而心自有芥蒂,难培荷莲。鸡没而有蛋,蛋没而有鸡。当时荷花香满心,如今已无从游人。莫摘莲枝落有菊,梅花犹谢桃李华。雨打朝童湿满身,落地无气空凉沉。子昨梦,棕色马停梦空灰,马上有兵骑摔下。薄如微丝,白如乳奶。薄而软,白而明。薄而无形,白而无色。一切假设并非定理。人性之中何谈善恶,有亲己亲人而已。食物有尽而食色无尽。饥食渴饮亡之末。食饥渴饮存之本。兄人食弟物,弟物食兄人。体本有明,以无明指物养之,故久无明。白日低近观明光,祖母忙对水空云,月本长圆人使缺,内心欲死理念生。天动地静逆行主,枯利虚失有用终。万物开空聚还散,男女生童为父母。月月读书心门锁,窗外风云卷雨舒。东流江河湖泊入海洋。同下可观宇如小?异上可观人如大?黑月高远观暗耀,孙子闲错火时星,日末短缺人使圆,外身利生欲念死。地动天静顺行客,荣义实得无用始。万事关时和还分,天地死老为乾坤。日日名后物窗开,家内落雨可曾收。西沦福禄寿喜三行门。异上可观星如大?同上可观人如小?无根山多轮尘木,水湿成云云湿水。坐忘乾坤日月转,迁岸船移水未移。水母云子子云母,火父木子子木父。腾云蚂蚁行城檐,万象更新梦还空。限有想象无限力,三生今世抱云郎。空上仙人枕卧云,脚边日月够足光。停云止水鸟停飞,北山红黄花满南。东北南西客空身,远山近龙为以邻。风歌一曲云泪雨,雨湿此吾亦同君。风起冷云落雪飞,万花纷谢此时白。新云浮空依旧阳,阳使云冰冰融云。心识身受,空象会加。孤山云彩清影,瀑布水明难容。坏力元上引,行云雨湿流江湖。两雁楚云相空,青天碧水绿麦。桃花谢柳青。云本无心风推之,可连敲下雪白融。无云哪得有花容,一束梨花等海棠。万般限象无明有,孤灯白日暗光城。惟目能识花百色,空云因土转植根。目中浮云非真色,满鬓霜发未曾白。新云青山处处依,昨夜云海马非马。惟有东坡弟子由,云如兄弟难堪随。心若云白不由天,南人提箭射北雁。乾坤相震艮,离木兑失土。风坎有成云,聚云巽湿雨。乾坤相雷山,火木泽失土。风水有成云,聚云风湿雨。有错连对,连对无错。乾坤朝暮转,日月照黄河。长江不流水,举目动浪波。相思难以诗别,别时却以相诗。公无浮云,公看浮云,堕海而生,其奈公何!公有身躯,公修身躯,人海而死,其奈公何!公得绿玊,公带绿玊,道海而生,其奈公何!公诗海子,公读海子,卧轨而死,其奈公何!

仁以己为贵,量公利为他。同居在此两间,不同居行躯体。日月常明,唯心易变。先思故做欲,天道难公容。先做故思欲,地道易容私。己暗,他光。须先己黑暗,然后能光他。两间本来公,窃自名其私。你未知地球时,此地球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知地球时,则地球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地球不在你的心外。恶以所至,何予能知。你药,我药,终无人可药。我可言,为己暗已无敌。《三教故事》李宗明  (老君三指)北帝   一日,老君过庭而不语。跺脚伸举三指。众人低头无语,惟谁说:“天――地――人”。老君答:“云――色――空”。老君己默,可言无知。见白言老,其语无对。我家老聃,知者须言。言出经德,春秋书功。己默不言,尔来岂能可阅知。如来学者,莫非如此。富家生贫子,贫子成富家。元亨利贞和光同尘挫锐解纷塞兑闭门知行止意宇宙内无常时有常事居,无非是吾观云我受雨。汝果荣你因枯。斯有福他无祸。吾得成汝失败。汝伏久斯开先。斯鱼水吾鸟风。如是湿流水,我闻游浮云。万物无中生,有常养空通。食物不味饱,饱味不食物。现实空照地,地照空实现。时难阳昼日,日昼阳难时。下雨初湿道,道湿初雨下。眼里不容是非观,太白清高效孔明。鲁班少的是兼爱,墨家机关术未全。莫道今人未作古,只为君心能识仁。今人不占古人争,雨后泥泞路湿平。粮食无功依旧土,未有得失功与名。豆青麦绿春秋领,老猫梦里小猫生。仁义可比尧舜,厚黑略胜曹刘。汉失江山魏有,仲达活过孔明。我若厚黑比曹刘,汉家江山魏失丢。最是君候撼正心,慢世大意吴吞州。是人总是脾不同,紫云揭布连天空。古今水养多少士,至今征战几君死。如是当年践食屎,三千越甲可吞吴。宁可提斧劈头痛,不教欣欣向你荣。复眼睁开不见醒,梦里醒来还是梦。红花落尽白花无,人生无时便死期。金霞路过云海轻,水会留污雪会融。弯钩不用直钩取,垂钓渭水待文君。飞熊入梦过周天,齐国乾坤钓来得。我在今朝邀明月,几时与君成双人。浩然正气改悟空,泰山有名石敢当。坤能纳垢水能容,溪水留污染水清。红烛烧残冷铜镜,纤然小心扑流萤。银河秋色凉如水,天蓬卧看广寒星。暗树浓阴秋月长,明月倒影入河塘。水珠帘动秋风起,满架菊花一院黄。君问死期待有期,幽冥风云阎王打。何当共踩西梯君,却说幽冥风云始。马年梦马穿马褂,日出西边添彩星。暖阳秋风初破雾,外眼长腮,已觉雪心动。山伯英台谁与共?双蝶泪湿飞花林。乍试寒意觉谁衣,坡草斜倚,草收麦豆藏。村奶闲时有好柴,西落光阳弱一回。乌云无白却有白,连绵三日遇白驹。天头便是相逢处,惜别闪电一夜声。时空错绪,亦可复追。第二十三章真对过假错,假错过真对。真失对假得,真得对假失。真弱过假强,假强过真弱。真乾过假坤,真坤过假乾。真动过假静,真静过假动。真实过假虚,真虚过假实。真远过假近,真近过假远。真高过假低,真低过假高。真心过假身,真身过假心。真善过假恶,真恶过假善。

第三十七章

真丑过假美,真美过假丑。真厚过假薄,真薄过假厚。真宽过假窄,真窄过假宽。真平过假乱,真乱过假平。真和过假分,真分过假和。真因过假果,真果过假因。真阴过假阳,真阳过假阴。真日过假月,真月过假日。真白过假黑,真黑过假白。真爱过假恨,真恨过假爱。

第三十八章

真成过假败,真败过假成。真功过假过,真过过假功。真是过假非,真非过假是。真识过假知,真知过假识。真火过假水,真水过假火。真行过假止,真止过假行。真安过假危,真危过假安。真一过假万,真万过假一。真圆过假缺,真缺过假圆。真缘过假业,真业过假缘。

第三十九章

真少过假多,真多过假少。真元过假亨,真亨过假元。真利过假贞,真贞过假利。真生过假死,真死过假生。真好过假坏,真坏过假好。真风过假云,真云过假风。真等过假道,真道过假等。真明过假暗,真暗过假明。真名过假实,真实过假名。真性过假命,真命过假性。

第四十章

真长过假短,真短过假长。真有过假无,真无过假有。真荣过假辱,真辱过假荣。真前过假后,真后过假前。真声过假音,真音过假声。真闻过假味,真味过假闻。真观过假色,真色过假观。真听过假音,真音过假听。真色过假空,真空过假色。真通过假阻,真阻过假通。

第四十一章

真同过假异,真异过假同。真争过假让,真让过假争。真正过假反,真反过假正。真舌过假言,真言过假舌。真古过假今,真今过假古。真手过假目,真目过假手。真祖过假孙,真孙过假阻。真龙过假虎,真虎过假龙。真始过假终,真终过假始。真布过假局,真局过假布。

第四十二章

真穷过假富,真富过假穷。真腐过假廉,真廉过假腐。真福过假祸,真祸过假福。真新过假旧,真旧过假新。真引过假离,真离过假引。真伪过假诚,真诚过假伪。真饥过假食,真食过假饥。真渴过假饮,真饮过假渴。真理过假欲,真欲过假理。真朝过假暮,真暮过假朝。

第四十三章

真老过假小,真小过假老。真恩过假仇,真仇过假恩。真花过假草,真草过假花。真谦过假傲,真傲过假谦。真水过假鱼,真鱼过假水。真吾过假汝,真汝过假吾。真予过假取,真取过假予。真来过假去,真去过假来。真苦过假乐,真乐过假苦。

第二十五章

争少而失多,争多而失少。争新而失旧,争旧而失新。争欲而失理,争理而失欲。争巧而失拙,争拙而失巧。争力而失量,争量而失力。争文而失武,争武而失文。争远而失近,争近而失远。争高而失低,争低而失高。争弱而失强,争强而失弱。争利而失害,争害而失利。争实而失名,争名而失实。争丑而失美,争美而失丑。争公而失私,争私而失公。

第二十六章

丑吾丑以及人之丑,美吾美以及人之美。得吾得以及人之得,失吾失以及人之失。有吾有以及人之有,无吾无以及人之无。动吾动以及人之动,静吾静以及人之静。智吾智以及人之智,知吾知以及人之知。利吾利以及人之利,仁吾仁以及人之仁。心吾心以及人之心,物吾物以及人之物。

第二十七章

丑吾丑以及生之丑,美吾美以及生之美。得吾得以及生之得,失吾失以及生之失。有吾有以及生之有,无吾无以及生之无。动吾动以及生之动,静吾静以及生之静。智吾智以及生之智,知吾知以及生之知。利吾利以及生之利,仁吾仁以及生之仁。心吾心以及生之心,物吾物以及生之物。

第二十八章

公报以后私,私报以后公。古报以后今,今报以后古。得报以后失,失报以后得。苦报以后难,难报以后苦。荣报以后枯,枯报以后荣。动报以后静,静报以后动。行报以后止,止报以后行。是报以后非,非报以后是。成报以后败,败报以后成。阴报以后阳,阳报以后阴。

第二十九章

方报以后圆,圆报以后方。白报以后黑,黑报以后白。予报以后取,取报以后予。善报以后恶,恶报以后善。短报以后久,久报以后短。中报以后流,流报以后中。时报以后空,空报以后时。虚报以后实,实报以后虚。心报以后物,物报以后心。新报以后旧,旧报以后新。

第三十章

单报以后复,复报以后单。正报以后反,反报以后正。改报以后变,变报以后改。因报以后果,果报以后因。易报以后杂,杂报以后易。系报以后解,解报以后系。德报以后怨,怨报以后德。恩报以后仇,仇报以后恩。爱报以后恨,恨报以后爱。美报以后丑,丑报以后美。

第三十一章

内报以后外,外报以后内。首报以后尾,尾报以后首。安报以后危,危报以后安。明报以后暗,暗报以后明。快报以后慢,慢报以后快。全报以后亏,亏报以后全。知报以后识,识报以后知。智报以后愚,愚报以后智。关报以后张,张报以后关。观报以后察,察报以后观。

第三十二章

仁报以后义,义报以后仁。忠报以后孝,孝报以后忠。忙报以后闲,闲报以后忙。无报以后有,有报以后无。生报以后死,死报以后生。食报以后眠,眠报以后食。理报以后欲,欲报以后理。假报以后真,真报以后假。天报以后地,地报以后天。高报以后低,低报以后高。

第三十三章

远报以后近,近报以后远。则报以后境,境报以后则。刚报以后柔,柔报以后刚。分报以后和,和报以后分。先报以后后,后报以后先。布报以后置,置报以后布。进报以后退,退报以后进。多报以后少,少报以后多。大报以后小,小报以后大。薄报以后厚,厚报以后薄。

第三十四章

弱报以后强,强报以后弱。散报以后聚,聚报以后散。冷报以后热,热报以后冷。性报以后命,命报以后性。文报以后武,武报以后文。问报以后闻,闻报以后问。出报以后入,入报以后出。乘报以后除,除报以后乘。加报以后减,减报以后加。比报以后较,较报以后比。

第三十五章

买报以后卖,卖报以后买。未报以后末,末报以后未。辛报以后幸,幸报以后辛。名报以后位,位报以后名。宽报以后窄,窄报以后宽。平报以后乱,乱报以后平。轻报以后重,重报以后轻。缓报以后急,急报以后缓。

第三十六章

大天地,小人心。大动静,小人情。明从暗夜人从光,无从有来人从亡。朝暮非久,万物非留。柳絮飞棉,脑海飞思。时间飞过,空间飞游。见远非远见识远,踏地非地足踏地。君子涉世,小人涉人。反私正公,正公反私。怜公可饶私,冤私可达余。人生乾坤中间过,麦全而知我家缺。快完待死生唯戏,众生一世为食眠。乾坤歪形,君子扶正。世事无常,正心勿忘。君子思心,小人心思。先生逆境而后顺,先生顺境而后逆。树木有欲怕无土,游鱼有欲怕无水。鸟飞有欲怕无风,为物有欲怕有能。

得人心者,如大地土。失人心者,如掌上土。见大不容小,见多不容少。见天能覆地,见地多载君。冥冥自会岸全中,明明自会按劝终。命命自会安泉众,名名自会暗圈忠。百恶生出一善嫌,百善生出一恶弃。有得一坏难容千般好,无失一好兼容千般坏。古人长处今人短,古人短处今人长。天行健,君子以如愿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同元载物。富同异穷,穷同异富。天贤因人愚,地富因人及。天明因人制,地暗因人成。地富必反穷,地穷必反富。天经因人解,地纬因人释。智者时空慢,愚者时空快。近雨远客行,山门遇僧敲。游北向南回,高低坐观明。为安先思危,实得名利空。前童随后老,明阴暗阳通。宽河分窄界,布局会死生。拾圆成方便,慢流快回收。成真归败假,厚谈是非薄。六十分时而,观始止心终。量蝇轻没重,久道契何名。有序铺无序,无序展有序。有龙惧后风,诱龙聚厚成,常生未奇只未奇。无人制心空复行。明灯暗耀使则公。自动修正保存中。念念生成有眼境。天意弄人可反愿,尽均而中持果恒。

老丑北帝老君文相公信伯君扶空子李宗明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