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2017摄影小记——一份老南市人的上海记忆

来源:周全Aeolus  时间:2017-12-12 10:05:41
​​​一转眼2017已经走到了尾声,前些天在一点点整理以前外挂硬盘里的照片,因为电脑的硬盘只有500G,LR的缓存不够,一次只能勉强导入96000多张照片。在奔3的路上,原本一些记忆深刻的照片,关于那些的故事竟然有些模糊了起来,遂准备从现在开始慢慢整理起来,把以前拍下的故事,遇到的那些有趣的人,可爱的小动物们,都给整理出来,分门别类。我一直希望不是我去有意得构筑那些照片,而是靠着本能去捕捉,有着那些个共性的东西,等到十年之后,时间会替我去筛选。而现在,是时候去系统性得回看那些散乱无章的记忆了。而在此之前,2017正值上海的变革之际,我自何处来,我又往何处去?值得一记。

​​一月


刚过完元旦,在杨浦参加好一位好友的孩子满月酒,出来带着相机溜达溜达,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条大学里拍了三年的老巷,老巷已经开始动迁,动迁的趋势像是山火蔓延,一点点已经蔓延到了杂货店的背后。巷子里已经冷清许多,只剩下在这里做生意的小贩和余下的一些住户。我来到这里时,这位小盆友正好被水果摊家的孩子欺负,帮他主持了一回公道之后就和他玩在了一起。后来才知道他原来就是这家杂货店店家的孩子,别的孩子总想抢他的玩具枪。玩熟络了之后,我也和他玩起了枪战游戏,并在一次他对我准备射击的时候抓拍下了这个画面。

Leica M240 ZM 28mm F2.8Leica M240 ZM 28mm F2.8

​由于母亲这边的亲戚有一部分在呆湾,所以过年回呆湾给外婆拜年是一件很让我期待的事情,特别是那边的年味和美味。在年前我就踏上了去往台北的飞机,然后奔赴雨港基隆。破败的基隆港还可以看出往昔的辉煌,而现在更多的是一种沧桑之感。第一次拿着GFX走上街头就要体验夜晚的拍摄,讲实话心中是很忐忑不安的。在基隆安置好行李之后,打着伞去觅食的路上,路过一家小店,店家一丝不苟得处理着面食,水气弥漫。突然被这一幕所感动,我站定,翻出翻转屏,悄悄构图,调整参数,然后按下快门。GFX的表现让我吃惊,从此我遍一发不可收拾得爱上了他和63mm F2.8这枚标头。第二天一早,我也去到这家店尝了尝店家的手艺,至今怀念他们家的猪肝面。

Fuji GFX 63mm F2.8Fuji GFX 63mm F2.8

​过年里,我们回到呆北,见到了身体很健的四奶奶一家,在午后我带着爸爸妈妈出门溜达,去往龙山寺求签。在拜拜之后,被庙门口的小吃街给吸引,一路逛吃逛吃,也没有目的地,就这么信步走着。一窜出来就看到三个可爱的小盆友缠着他们的爸爸陪着放烟花,爸爸拿点燃的香烟给小男森,一个小男森负责摆眼花,另一个跑去点,而小女森则捂着耳朵又惊喜,又期待。那时阳光正好,我立马冲到他们的街对面,捕捉下他们那一刻的期待。

Fuji GFX 63mm F2.8Fuji GFX 63mm F2.8

​在中正纪念堂,遇到一位呆湾导游,晃着XXXX旗,带着人数不多的小团。在团队解散自由活动时,他扛着XXXX旗面朝中正纪念堂发着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这个背影也许有些许落寞吧。离开久了,也有点想念那个老上海。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


​二月​


​如果说让我选择在清晨拍上海,那么一定会是在外滩,几十年来不变的外滩晨练,成了我们这些老南市人心里抹不去的记忆。17年的二月,乍暖还寒。在一片雾气茫茫中升起的阳光,突然透过我身边老人手里的风筝,吸引了我的注意。背后是冉冉升起的太阳,暖暖的金黄色;而老人手里的风筝正红色,也像是一个冉冉升起的红日。

Fuji X-T2 18mm F2Fuji X-T2 18mm F2

​同样是二月的上海清晨,放风筝的老人永远是上海外滩少不了的风景线。装备齐全,或技艺高超,或休闲娱乐;有的老人把风筝放进了黄浦江一笑了之,有的老人风筝翱翔九天之上叫人惊艳。我先看见天际翱翔的一只飞鸟,不像是鸥鸟,再仔细一看,原来是老人的风筝。对岸就是清晨的晨曦中冷冽的金融中心,而这边却是自得其乐的老人。这也是上海最吸引我的地方,包容一切生活方式的存在。

Fuji X-T2 18mm F2Fuji X-T2 18mm F2

​我所最享受的活动之一,那一定有在外滩晨练,和太极拳,慢跑,飞天的风筝一起,和这座城市从清晨中醒来。如果你来到上海,一定不能错过这份外滩最美的时光。每一次清晨拍摄之后,在外滩背后买上一份生煎,葱油饼,真是美滋滋的一天。

Leica M240 LM 28mm F2Leica M240 LM 28mm F2

一段总算要动迁的棚户区,里面藏着一家小小的烟杂店。除了招牌,和我儿时记忆里的烟杂店相差无几,就少了一部公用电话而已。在无限感慨怀念的时候,突然​窜出来一个小盆友,拿着零花钱手舞足蹈得向着小店冲来。他熟门熟路得窜上烟杂店的窗沿,垫着脚买来零食。那一份垫脚的激动,配上这个画面,甜蜜得让我真想把时间永远留在这一刻。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三月


如果问我心里的上海是什么样的?那答案一定是复杂的。他是非常市侩的,也会是非常优雅的,也只有上海能把这两个反义词给很完美得揉在了一起。很容易在老弄堂里看见这样的场景,一边是遛鸟的闲趣,而一边马上又是晾洗的内衣内裤。甚至是路上遇到的一位老伯可能开口都会有很正宗的拉丁语,写着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穿着打扮一丝不苟,但是又走在满是油烟气的生活里的,我们称之为老克嘞的一群可爱的上海老人家们。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正如之前所说,这群可爱的老人家,有时会一丝不苟,但有时也非常俏皮可爱。三月的一天午后,太阳还很烈,朝着阳光走得我头晕眼花。一转身,发现一个老爷子,拿着他的拐杖,变成了指挥棒,穿着一袭长衫带着小礼帽,呼哧呼哧得踩着时兴的小黄车。手忙脚乱拍下这个画面,要知道,老爷子,你可是拄拐的人啊!太可爱了!​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有时候,街上的老人也会让我莫名心痛。孵(PU)太阳是上海老人家在冬天的日常,因为家里地方普遍小而潮,晒太阳对老人的身体会比较好。而拍了这片老城那么多年的我,最心疼的就是从最初的老人扎堆,渐渐散了,慢慢少了,最后剩下孤零零的一个,生怕有一天,连她也不见了。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从去年起,上海黄浦区开始市容整治,拆除违章搭建,顺便修缮老屋。这是一件为民办的大好事,不少老屋都存在私接电线引发的火灾隐患,而且道路被侵占,消防车也很难进来。在即将修正到这条老街之前,我趁着一天午后阳光正好去溜达了一遍,之所以喜欢老街,老巷,就是因为那些个街上的人们,都带着和我儿时差不多的表情,在阳光底下带着光。把大城市的压力完完全全得阻隔在外。虽然这是这条老街修正前最后最贴近生活的额照片了,但为民办实事,还是得双手赞成!至于回忆,就留在这里吧。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


​四月​


​上海的高温突如其来,刚还是乍暖还寒,一眨眼就有了夏天的味道。突如其来的高温让人有点措手不及,不过四月午后阳光的温度并不怎么让人讨厌。走在老街上,想象着每一次都是和他的告别,要拆迁的谣言传了好久,我都在时刻准备着,准备着哪一个周末来看突然发现了一片废墟。在我彷徨不已的时候,突然烈阳洒下的树荫下让我一阵怅然若失。已经相伴那么多年,为什么还没准备好离别?为什么要准备离别,而不去享受当下呢?抬头看着树荫,突然感觉阳光透过树叶的这一刻哪怕是黑白,都是会有颜色的。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上海男人的动手能力毋庸置疑的,小修小补到买汰烧样样在行才是能在上海这个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好男人。四月末的上海,人们已经开始为准备即将到来的夏天做准备。一切似乎亦如数年前一般不停重播,但却没想到离别会那么快到来。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夜上海,夜上海。​
自然是夜里最美的上海,老弄堂里的小店,街角温暖昏黄的灯光,不时映过的车灯,静谧,让人平静,平静到那一瞬间我产生了这一幕仿佛成了永恒的错觉。所有发生在这里的瞬间,都是理所当然的存在。​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亦如以往,我带着相机,趁着周末加班开会前的那一小段时间见缝插针来到老街溜达溜达。突然一转角,到处都是搬家公司的板车,那一刻的兵荒马乱让我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离别传了那么久,竟然那么快就到了,甚至我都还没有所准备。原本散漫的心被打破了,有些慌乱,不知道该怎么拍下来。搬家的老伯看到拿着相机的我,拍了拍肩说:快拍下来,你们以后就看不到这些了。是啊,不需多想,只要靠着本能就能把这里的一切记录下来,毕竟这里的一切,如我血肉。看着一车车搬下来的家具,正巧我一身黑风衣,好似盛装出席着这条老街最后的葬礼。搬家小哥把衣橱背了下来,我想记录下这一刻,和这条街好好告别。
只可惜,我等了很久的吊棕帮始终没有出现,可能对于这个时代,我已经活在了过去太久太久,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棕帮是什么了吧。​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五月


​这可能真的是老街的最后一年了吧,我这么对自己说。
夕阳时分总让人生出无限的离别之感。本来平平淡淡的收衣服,都让我觉得这是一场离别,是属于我的主权旗帜的落下,是对背后起重机的势利的妥协,在风雨飘摇了那么多年之后,总算尘埃落定。
走吧,走吧,拆完我就封机不拍了。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生在老南市的我,已经在老上海的碎片里苟延残喘了太多年了。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整个五月,老南市都风尘仆仆。
到处都是脚手架,废墟,老屋拆下的木料随处丢弃,被人翻检。这无异于将我心里的故乡曝尸街头。这让我很沮丧,我不愿意再去踏上这片我拍了数年的街头,我惶恐不已,这片街头数年不变给我带来的熟络顷刻就荡然无存。要么不变,要么天翻地覆。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有过想逃离南市的我,回到了曾经大学生活的老杨浦。
南市和杨浦,无疑我更是喜欢南市的,他的那份精致,烟火气,别的地方学不来。而杨浦给我的感觉很少有阳光。我已经够沮丧了,不想再多添悲伤。没走多久,发觉那里开始出现成片成片的废墟。
那么,就开始为你们送别吧,也为自己。​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趁着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我逃回了我熟悉的南市,最后一片蜘蛛网覆盖的老街,那股烟火气让我安心。迎面起来一个西服笔挺的中年大叔,叼着一支烟,骑着他的老坦克,仿佛时间又回到了好几年前。
花白的头发,笔挺的西服,杂乱到无从下手的老街。
不需要有过多的技法,交给回忆去处理就刚刚好。

Leica M240 LM 50mm F1.4Leica M240 LM 50mm F1.4


​​六月


​在拆迁的老街,老人最后回望一眼即将离开的老屋。楼下曾经和街坊领居一起的座椅还在,似乎在诉说着过去几十年的邻里情深,而如今各奔东西,可能此时一别,真的就是一辈子了。离开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最后一眼,怎么得想再多看一眼。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公司加完班,淋着大雨从新天地一路淋雨跟着直觉信步走到了外滩。
隔岸的浦东烟雨蒙蒙,而正巧遇到一个穿着老头背心的老人家,穿着一把黑伞,驻足在江边眺望了很久,然后又蹒跚离去。我很想知道他看着对面的繁华大上海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会不会和我一样,觉得此时此刻,我们正式被时光视为垃圾,丢进了废弃的角落?
从此,纵使你衣着光鲜,也再无里子可言。​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在一个人,沮丧了很久的时候,被治愈的方式,万万没想到,是以老城厢最后,也最自然的姿态。我几乎很肯定得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历史只需要美的一面,无关乎小市民的历史。这些不需要被铭记的历史,是垃圾,是糟粕,注定被淘汰。是这样的吗?我问了自己无数遍,我问了深夜的老街,老街报我以静谧。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这个小家伙是你养的小猫咪么?
哥哥你是摄影师吗?来这里拍什么呀?
夜晚不经意的对话,给了我一个回答。小女孩说羡慕摄影师,他们会记录下很多东西。是啊,摄影师总得走在时代前面,记录下被时代遗忘的一些东西,然后在被时代快遗忘的时候,再以血肉证明他存在的痕迹。他存在的价值很重要吗?毕竟他们是活生生得存在过啊!没人记得吗?至少我还深深记得啊!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老面料市场的路边摊,就着拆迁的废墟,留着最后一批没有走的小贩。小盆友拿着尺子站在他的铺子前,仿佛一尊武神。很有趣,看着也很有勇气。突然很像对自己说:吾乃老城之主,镇此一方水土。特中二...​神明可以被遗忘,但对于他守护的东西而言,是铭记于心的啊。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七月


​盛夏的夜,静谧之下,压抑着一份躁动不安。
当本能的欲望驱使我去拍摄,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画面?这样去和他们告别,我会留有遗憾吗?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不去拍,我肯定会遗憾。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那些难以想象的生活,曾经我所亲历。那些觉得难以接受的环境,其实也有着自己独特的乐趣。一切难以体会,难以言说的,那就都拍下来吧。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肯定会有一天,上海的天空除了人民广场就再也见不到那些广场鸽。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希望曾经街头的那些小精灵不至于流离失所。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我一直在纠结是不是应该去拍下老街变成废墟的阶段。
但其实,我拍摄的那些老街,从不因为他们是老街,而是因为,街上的家庭,有这和过去一样的温度。
在微凉的夏夜,刚刚好。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八月


​这真的是老街的最后一个盛夏了。
那么记忆里回忆起来的老街会是什么样的呢?记忆里的温度是会发光的吧!
老街就要拆了,但多希望老树能留在这里,那样至少老街还有存在的印记啊。

Leica M240 LM 50mm F1.4Leica M240 LM 50mm F1.4

​记忆里的温度会发光,可是总觉得还缺少了什么。
我在街头茫然得寻觅着缺少的一个关键元素,是什么让我的回忆觉得缺少了什么。
傍晚时分,油焖茄子开过,油烟飘出,是了!少的就是这个味!
属于生活的烟火气!​

Leica M240 ZM 28mm F2.8Leica M240 ZM 28mm F2.8


​​九月


​准备搬家的阿姨说刚从废墟里捡回了两只小猫,准备带着他们一起走。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爷叔和阿姨享受着被荒废的老屋包围的最后一个夏天。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最后独饮一杯。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舔完手上最后一点化掉的雪糕。

Leica M240 ZM 28mm F2.8Leica M240 ZM 28mm F2.8

​静静抽最后一支烟。

Leica M240 LM 50mm F1.4Leica M240 LM 50mm F1.4


​​十月


在老树下送上最后一曲。​

禄莱 2.8F  Fuji Pro 160NS禄莱 2.8F Fuji Pro 160NS

​最后一张在老街的合照。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最后好好看一眼住了数十载的老屋。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老上海于我而言,存在与否,不是那些建筑是否存在。
而是在于那些人,那些人情味,那些处事哲学……

Fuji GFX 45mm F2.8Fuji GFX 45mm F2.8

​​


​​十一月


​既然留不住,那么就让他去吧……

Leica M240 LM 35mm F1.4Leica M240 LM 35mm F1.4


​十二月


​至少我还记得,他们曾多姿多彩得存在过……

Fuji X-Pro 2 18mm F2Fuji X-Pro 2 18mm F2


Fuji GFX 45mm F2.8Fuji GFX 45mm F2.8

Fuji GFX 45mm F2.8Fuji GFX 45mm F2.8

​后记:

作为一个沉迷在上海老城厢里的摄影师,曾经出生于南市区的我对于这块区域有着无法言述的感情。驱使着我去不停拍了快十年的动力,无非就是我不想在面对我的下一代的时候无法去描述我的故乡。上海变成了国际大都市,而那个家长里短的小上海,却是越来越难见到了。


所以照片里的样子,就是我的故乡本来的面目。


无关乎技法,只因为记忆本就如此。


希望时间再慢些,让我再多记录一些。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