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豆腐:旋转磨上流琼液,煮豆作乳脂为酥

来源:黄岩发布  时间:2019-03-11 11:10:29

​​


凌晨5点,天空刚露出微末的鱼肚白,村庄还陷在均匀的呼吸声中,而在屿头乡沙滩村,有人却已经忙活开了。因着6岁的小孙女特别喜欢喝豆浆,60岁的黄金虎和老伴黄雪荷便早早地起床,在厨房这梭天地中旋转。

每逢年关,便是在外的游子回家团聚的时刻,饭桌上,言笑晏晏,而一份不起眼的家常豆腐,可能就蕴藏着父母不宣于口的思念与关心。


史之悠长


当观之洁白,抚之柔嫩,食之馨香的豆腐,遭遇中国人的心灵诉求,便早已不仅是一味美食。豆腐,最中国的口味,也有着最中国的意味。

豆腐存在的历史悠久,相传是在公元前164年,由中国汉高祖刘邦之孙—淮南王刘安所发明。刘安在安徽省寿县与淮南交界处的八公山上烧药炼丹的时候,偶然以石膏点豆汁,从而发明豆腐。

作为素食菜肴的主要原料,千年来,豆腐经过了先祖们不断的改良和优化,逐渐受到大众的喜爱和欢迎。

到了宋代,豆腐已经成为餐桌上重要的食品。南宋诗人陆游记载苏东坡喜欢吃蜜饯豆腐面筋;吴自牧《梦粱录》记载,京城临安的酒铺卖豆腐和煎豆腐。

发展到今日,豆腐拥有更多的形态,也以不同的姿态出现在餐桌上、宴席中。


磨之艰辛


被满大街的机打豆腐淹没的今天,卤水豆腐仿佛成了记忆中的一个剪影,而在屿头乡,卤水点豆腐这门技艺仍被大多数人掌握着。相比于机打豆腐,卤水豆腐的材料更加充足,口感更加厚实,在制作上,也会更加繁琐。

在料峭的冬日,黄豆需要浸上12个小时。待黄豆吸足了水,膨胀,并柔软起来,才可以上磨盘开磨。

磨豆可是个技术活。一人推动磨盘使磨盘转动,另一人则要趁空隙添豆。这其中,多少豆添多少水都要控制好。

打好的黄豆浆按比例加入适量的水,把加了水的原浆舀到白纱布里,滤掉豆渣,使劲挤出里面的豆浆。

添柴,大火煮沸,便成了我们常喝的豆浆。原汁原味的黄豆浆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迫不及待想去好好品尝一碗。

让豆浆沸腾十几分钟,便可以用准备好的盐卤水点豆腐。将盐卤水一点点加入,在锅里匀速搅拌,直到豆浆和浆水分离开。

最后一个是出豆腐。在锅上架上容器,铺上豆包布,把大锅内的豆花迅速舀到纱布里。 豆花里的水都流到容器下面的锅里,布上留的就是香喷喷的豆腐。

食之有味


豆腐,一直是大多数人饭桌上不可缺少的菜品。祖先的智慧、制作者的用心、食客的领悟,才凝聚成了眼前的这道佳肴。

有一千双手,就有一千种味道。豆腐演变至今,做法也越来越多样。从单纯的家常豆腐、麻婆豆腐到搭配其他食材的蟹黄豆腐、鱼头烧豆腐,甚至用来煮火锅的冻豆腐,无不显示着中国烹饪的无比神秘和厨师的厨艺精深。

豆腐的“前身”——豆浆,也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爱。吹着寒风的清晨, 进一家小店,要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配上刚出锅的油条,便是氤氲着烟火气的一天的开始。

黄金虎和黄雪荷大概是做豆浆的老手了:“做豆浆从小就会了,家里人常常会做,看多了就学会了。”

刚出炉的豆浆,加上一勺醋、一勺酱油,再配以榨菜、虾皮,点缀上葱花,还未开始尝,香气已经抑制不住往鼻子里钻。

如今,黄金虎和黄雪荷也会偶尔在太尉殿对面支个摊售卖豆浆。小小的铺子,永远都聚集着许多人。“其实做豆浆这东西没有太多的秘诀,最主要的就是用料,用料足味道就香浓了。”提起自家的豆浆,黄金虎是满满的自信。

在这个巨变的时代,人和食物,往往都走得飞快。可无论怎么变换,总有一种味道,会以它独特的魅力,留在我们心底,久久难以忘怀,一如豆腐。


来源:美丽屿头​​​​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