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2017年那些亟待起飞的黑天鹅

来源:互联网加什么  时间:2017-01-02 14:52:50

2016年的跨年之夜,最值得期待的事情之一就是听逻辑思维《时间的朋友》了。2015年第一次《时间的朋友》的跨年演讲让我反复听了好几遍,不是说对我起到了多少立竿见影的作用,而是每听一遍,总能重新燃起对事业和未来的信心。

不管是李世石下围棋输给了阿尔法,还是英国脱离欧盟,或者是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2016年的黑天鹅都成为了历史。那么历史告诉了我们什么呢?大家都说实体经济不行了,一些服装品牌成千上百的关店,但与此同时,某些小超市在全国又多开了上千家连锁;大家都说经济下滑,结果马云双11一天就营业额上千亿,刚才我又看了一下华为的销售额,5200亿。所以不是所有的实体和经济都不行了,只是一部分人的不行了。

宏观是我们必须接受的,微观才是我们能有所作为的!

那2017年的黑天鹅将是什么呢,罗胖给出了如下5个答案。

1、时间战场

时间会成为商业的终极战场。未来有两种生意的价值变得越来越大,一是帮助用户省时间,二是帮助用户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情上。上面这两种其实并不矛盾,即使对同一个人来说,忙的时候常常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哪有时间去读你的长篇大论?而清闲下来的时候去突然空虚加无聊,不知去做什么。罗胖其实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宣扬这个理念了,此前很多期的逻辑思维中都在提到这个问题,谁能抓住用户更多的时间,谁将占有更多的价值,从这个概念上来讲,逻辑思维这个节目真是占用了我挺多时间的了。今天早上我发的共享单车的微博,也有朋友在讲,这个服务其实是帮出行的人省却了很多时间。

2、服务升级

做IT的一直有一个说法:深入挖掘用户的需求。而用户的真正需求是什么,恐怕连用户自己都不知道。罗胖举的吃饭那个例子真是太贴切了,朋友请吃饭让你选地方的事情不要太多,表面上是为你着想,实际上是把“中午去哪里吃”和“晚上去哪里吃”这两个终极难题抛给了你。其实我们身边这样的朋友最受欢迎:就是去哪里吃饭什么的都不用你操心,菜都帮你点好了(当然如果钱都帮你付了就更受欢迎了J)。我也是第一次听这么一种“父爱算法”的需求,那就是:你不用懂,听我的。让人放心、暖心!看看现在的情况,买个房你要变成房地产专家,买个车你要了解车市的行情,生个病你要成为半个医生……服务升级的空间真的是很大。

3、智能革命

智能革命这个话题,用罗胖的话说比脸还大,比肾都虚。2016年如果言不谈人工智能,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除了跨年演讲的之外,前段时间还挺吴晓波讲过一期人工智能的专题。罗胖还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通过人工智能研究了数以万计的论文,然后计算出一个医疗解决方案,救活一个让医生束手无策的日本癌症女孩的故事;另一个是研究了一位诺贝尔文学奖所有作品之后,给出一个连作者都想不到的这些文学代表的内心世界的故事。这两个故事虽然我之前就都听说过,但是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普通人能够做些什么,我真的是一无所知,不过还是要多跟着罗胖这些走在前面看得人多想多观察。

4、认知迭代

谁能提出新认知,谁就占领未来。罗胖说互联网刚起来的时候,我们形成了一个错误的认知——世界会是平的。我们以为互联网作为一种全新的交流工具,它会把整个社会像一碗鸡蛋一样,慢慢的越搅越匀,大家会共享信息、价值观、观念和认知。但是十几年过去,我们发现,世界是碎的,互联网正在造就大量的人间隔膜,人和人互不理解、互不认同、甚至互不知道。这点小伙伴们应该是深有体会,前些年那些互联网的创业者们会这么忽悠我们:跟我一起做吧,我们身后有X亿在线用户,这是多么大的市场啊!而实际上咱们草根发一条微博,阅读量想要过万都有点困难了,那么多亿的市场不属于你。只有在某一个领域站住了某个认知,才能让更多的人记住你。感觉这个跟特劳特的定位理论差不多,把你的定位深扎到别人的心智里。罗胖希望以后大家提到知识服务就想到得到APP,这就是一种认知定位吧。

5、后真相时代

有一个词的使用频率在2016年飙升了200倍,且被收录到了大英词典,那就是“后真相”,所谓后真相就是情绪的影响力已经超过了事实,就像郭德纲和曹云金互撕一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都是在凭着自己的喜好在说话,不但证据不重要了,甚至谁对谁错其实也已经不重要了。后真相时代正在不断地削弱我们的共同体意识,血缘、地域、阶层、单位、认知……这些共同体构建依据都在发生不同程度的弱化。前面4只黑天鹅带来的是机遇,而这第5只黑天鹅更多的是共同体危机,罗胖呼吁创业者们可以活着战斗,但不要互黑互侮辱。

其实每一个试图通过提升自己的认知,和更多的人达成协作,做一件前所未有的事的人,都是一名创业者(罗胖定义的)。我圈里的很多小伙伴们包括我自己可能都正走在提升自己的认知水平的第一步上,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够和更多多的人达成协作。

2017年,希望我们都会更好!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