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坐标丨斯里兰卡,不只是清洁版的印度

来源:南方周末  时间:2017-01-04 04:48:33

——本文选自——

原坐标 ID:bagnote

在微信里打开本文可长按识别此二维码关注

转载丨合作丨投稿

请联系小编微信 ID:chan4x

 

在选择去斯里兰卡之前,对它的概念就是传说中清洁版的印度。而从我书桌的地球仪上看,整个国家被绿色植被覆盖着,像极了落在印度洋深处的绿色水滴。

 

丨被风化了的狮子岩

锡吉利亚——狮子岩是此行第一个目的地。

(薛露/图)

在酒店里透过桌上洒满鸡蛋花瓣的杯子,穿过游泳池,直插丛林深处后,矗立在那儿裸露在外的一块大岩石就是传说中的狮子岩——有一股犹如狮子般的威严感。

(薛露/图)

狮子岩是西元447年开始建造的空中宫殿,如今狮头部分早已风化掉落,只剩下整块犹如狮背的大岩石,在大岩石的步梯前能看到保存完好的狮爪。

(薛露/图)

被埋没在这片丛林中几个世纪之后,狮子岩才被英国猎人发现。狮子岩中段仅存22幅的壁画犹如飞天仕女造型,画中女性半裸、胸部饱满。攀爬了三小时才登到只剩下残垣的狮身上来,远远投眼望去,护城河、花园广场、蓄水池的基石依然清晰可见。

(薛露/图)

 

丨秘境中的卧佛

如果狮子岩是到斯里兰卡看古文明必到的景点,那么在加勒出了古城不远处的雅塔珈拉拉加玛哈寺,则因为有一处让我们在秘境中找寻了一下午的卧佛而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座9米长的卧佛,被一棵2300多年的菩提树包裹着,躺在安静的石头寺庙中。这座卧佛寺整个墙壁都绘有典型的康堤王国时期特征的壁画。

我在卧佛寺留下的唯一一张照片就是洞穴门前的菩提树。但内心纠结着想要把洞穴中艳丽的壁画纳入镜头中,于是几次想探身回去,但同行的朋友说,还是尊重他们礼佛的规矩吧,哪怕住持说可以拍摄。那一刻我选择了尊重别人的信仰。

 

丨“小伦敦”

(薛露/图)

从狮子岩开往努瓦拉埃利亚,把车停靠在正对整座茶山的厂门前。茶山上标着显眼的MACKWOODS的大标牌,看着像HOLLYWOOD的标志。

(薛露/图)

努瓦拉埃利亚小镇有小伦敦之称,花园式的庭院、英国湖区风格的建筑到处都是,在这里仿佛置身于一座植物园之中。

(薛露/图)

(薛露/图)

 

丨火光远处的佛牙寺

(薛露/图)

傍晚时分到达康堤,径直去看了场在康堤湖边小剧院演出的舞蹈表演。演出即将结束时,老者和骚气的少年表演近身玩火和赤足踩炭。此时,我目光触及之地,近处是火把和艺人,远处则是康堤湖和佛牙寺。

第二天从酒店出来,就沿着康堤湖边徒步前往佛牙寺。

(薛露/图)

寺内,当地礼佛之人大多肃穆地席地而坐,默念着。佛牙安放在左侧的暗室内,无缘相见。佛牙寺每日早中晚有三次隆重的敬拜仪式,由三位高僧分持三把不同的钥匙开启内殿大门,仪式之后再开启内殿拱门,让信徒与游人从门外依次瞻仰供奉佛牙的佛牙塔。

举行佛牙节的7、8月份,这里将有一场盛大的游行。每年佛牙节的领头象从鼻子到脚都会装饰着精致的镶边织物,背上载着巨大的华盖。华盖下是整个庆典的重点,藏有佛牙匣子的复制品。

 

丨“清洁版的印度”

去斯里兰卡之前看完小说《罗摩桥》,书中的印度街景在我到了斯里兰卡后原景再现。

(薛露/图)

(薛露/图)

虽说斯里兰卡有清洁版印度之称,但也一路遇到不少状况。高跷渔夫索要拍摄费用、司机临时变更、朋友被当兵的吹口哨。还好,大多斯里兰卡人还是带着好奇和微笑的。

(薛露/图)

(薛露/图)

在玩转斯里兰卡的日子里,古寺的感觉相似于吴哥窟,小镇的感觉让人以为身处英国湖区。这一路有新西兰风貌的霍顿平原和亚拉国家公园里的野生美洲豹,也有恬静的TISSA湖和仿若《千里千寻》画面、从加勒到科伦坡的海上小火车,让人印象深刻。

(薛露/图)

(薛露/图)

你若问我斯里兰卡好玩吗,我只能回答说:“风景一路随行,谁还要理会‘斯里兰卡究竟是不是清洁版的印度’这种无聊的话题呐。”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