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让光阴见证一个“老男孩”的蜕变

来源:中访网  时间:2017-07-04 10:40:25

​​​

——专访中访网总编辑、独立诗人蔡晓林

《商业文化》杂志记者 王世明

6月下旬,中访网总编辑、独立诗人蔡晓林的诗集《老男孩》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因其诗歌带有对当下社会的深入思考,而引起诗坛的广泛关注和读者的好评。

作为身兼长江诗歌报社副社长等多种社会职务的青年诗人,蔡晓林的诗作曾在《收获》、《四川文学》等重量级文学期刊发表,并荣获“自由亚洲独立诗人提名奖”。《老男孩》收录了其近年创作的100余首诗作,许多都与慕容雪村小说中的成都有关,与赵雷歌声中的成都有关;既关乎荷尔蒙弥漫的青春,也关乎无处安放的理想。

知名女作家曹蓉在评价蔡晓林的诗作时说:“真正优秀的诗人,是在寂寞中沉淀;真正优秀的诗歌,是在孤独中绽放的花朵。”日前,记者专访了蔡晓林,走进了他的诗歌世界,倾听了他“花开的声音”。

“《老男孩》是我与青春道别的分水岭”

记者:首先祝贺你的第一部诗集《老男孩》公开出版发行。你觉得这部诗集在你的人生中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蔡晓林:现在的我已经老大不小了,是个货真价实的“老男孩”了。我写《老男孩》是没有计划的。在一个个无意中,我听着筷子兄弟的歌,写成都、写青春、写爱情、写理想,写与慕容雪村有关的这些或长或短的诗歌,不经意间自动组成了诗歌版的《老男孩》。所以说,这本诗集应该是我人生的一个分水岭——是我与青春道别的分水岭。从此以后,柴米油盐;从此以后,水远山高。

记者:《北京晚报》文艺主编蔡岫说读你的诗句,“如同读慕容雪村的青春,孤独、戏谑、彷徨”,你认同吗?

蔡晓林:我非常认同她的这种阅读感受,作为诗歌作者,我创作时也有这样感受。因为在成都的这些年,我深深地受慕容雪村早年作品《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的影响,所以,我的诗歌语言表达风格与慕容雪村小说的语言表达风格有相似的地方。但是,一本诗集记录的却是两个作家不同的内心世界。

“诗人应该是社会良知的守望者

记者:读你的诗歌,能深刻感受到你诗句中对时下社会的深沉思考,这与你自称为“独立诗人”是否存在逻辑关系?

蔡晓林:我觉得一个成熟的诗人应该是社会良知的守望者,应该具有悲悯情怀,对家国、对底层民众、对周围亲友等都有一颗悲悯之心;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是个有独立思想和独立精神的人。一个时代,需要这样一批人去引领。

记者:你在一首诗中写到:“从美好相遇,到形同陌路,我们每个人,都在经历沧桑”。这首诗是否记录了你曾经的爱情故事?

蔡晓林:是的,曾经的我,爱上了一位大我两岁的女记者,后来,她离开了我,嫁给了一位青年军官。我为此伤心了很久,甚至远走山西平遥古城,静静地呆了一段时间。后来,我慢慢释然了,写下了一句话:“结婚生子你终归平庸,成王败寇我皆是传奇”。这句话就是说,你现在结婚生子,但也渐渐终归平淡;我呢,创业路上,成者王侯败者冦,但我终将有自己的人生传奇。

记者:知名女作家曹蓉说,“想把荒凉看尽,才慢慢归来”——这样的句子几乎是整本诗集的基调,却打动着她而记住。我相信,这种充满悲情的基调也同样打动着诸多读者。

蔡晓林:是的,我自己也被“想把荒凉看尽,才慢慢归来”这句诗歌所打动。因为写下这些诗歌的时候,我的心在流血。滴血之作,先打动自己,才能打动别人。

“苦难淬炼人生最好的药汤

记者:你的家乡挚友孙梓文先生在短评中说,他不愿看到你的“成长”,希望你被幸福所包裹。但是,你却主动选择了苦难、彷徨、纠结、孤独。这是为什么?

蔡晓林:对于我而言,这些苦难是我淬炼人生最好的药汤。

记者:《南方都市报》深度调查记者李一凡评价你说:读你的诗,有生活气息,也有年代质感,并让人从中感受到你的真诚。

蔡晓林:是的,我为人实在,做事也讲究真诚。一个诗人的品行,必然会感染到他的文字。

记者:你特别喜欢慕容雪村,如果现在在成都遇到他,你将如何面对?

蔡晓林:如果我遇到慕容雪村,我会告诉这位有着极端犀利文字的现实主义作家:也许多少年过去了,唯有在时代潮流的前沿中,人们才能看懂你的身影。当然,我还要拉着他去吃成都的火锅,喝着冰啤聊着天。​​​​

猜你喜欢
没有内容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