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6年!”从北大学霸与父母决裂看爱为何伤人

来源:毛妈Carol  时间:2018-02-01 16:39:27

​​

在父母和外人眼里,王猛(化名)符合所有“别人家孩子”特征:懂事听话,从小成绩数一数二,四川一地级市高考理科状元,被北大最好专业之一的生物专业录取,本科后又成为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生……

然而,这一切光环的背后,却是王猛和父母的决裂:12年前,他不再回家过春节;6年前,他拉黑了父母所有的联系方式,近日,他写下万字长文,控诉父母对自己“过度的爱和控制”,导致他丧失社交能力、竞争力和抗挫力。而王猛的父母,始终搞不明白儿子为何会远离,为为何老是揪着过去不放。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在这个家庭里,没有一个赢家,每个人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同时也在无意间深深地伤害了彼此。究竟为什么亲子关系不再是爱的温床,而变成了伤人的利器,小梦老师想从王猛的控诉中找到一些线索。

控诉一

“我认为我母亲没有完全接纳我,她多次陶醉地给我讲我两三岁时她把我打扮成女孩,并给我看我穿裙子的照片,大约我上学前班时,我母亲当着我的面对她想象中的女儿‘芽芽’说话(我是独生子)。”


专家解析

也许父母看来,捉弄一下孩子无伤大雅,认为孩子小不懂事,不会受到影响,所以王猛父母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孩子老揪着小时候的事情不放。每一次讲座,小梦老师都会强调,0-6岁是孩子一生的基础,这个期间孩子受到的创伤将会伴随他们一生难以修复。

当一个男孩的男性身份不被父母认可的时候,他会有一种被阉割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像爸爸认同还是像妈妈认同,所有的男性力量都没办法表达出来,导致王猛在成年以后没有勇气面对挫折,也不懂的如何以男性身份和他人交往,导致了他再竞争中屡屡失败。


小梦老师建议:无论孩子年龄多小,父母都要像尊重朋友一样,尊重孩子。尤其是不要对小男孩说,你的小鸡鸡不见了,再不听话就把小鸡鸡割下来等等,这会使男孩对被阉割产生巨大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成人无法想象的,将会伴随他们一生;

也不要取笑女孩的胸部发育和来月经,很多女孩被父母朋友冠上“早熟”的标签,这让女孩们觉得长大成熟变成女人是非常羞耻的事情,于是含胸驼背,甚至迫使自己变得非常男性化,以掩盖这种羞耻感。

这也会影响女孩对女性角色的认同,和对成长的恐惧。父母在孩子幼年时期对他们的玩笑或者羞辱,将会成为孩子一生的创伤,所以孩子越小,父母越应该警言慎行。


控诉二

“我母亲一直倾向于把我关在家里,喜欢按自己的喜好包办事情,几乎所有的衣服都是按照父母的意愿和审美来置办的,交朋友也只能交他们认识的,生活上,自己上了小学都还不会剥鸡蛋,每逢下雨,即使只有几分钟的路程,父母也会带着雨伞雨靴在校门口等候。”


专家解析

看似父母是在尽力保护孩子,不愿孩子受苦受累,希望他们吃饱穿暖,父母可能会说“我这都是为你好。”但是为了孩子好,孩子应该感到幸福快乐呀,如果孩子感受不到,那父母就是用错了力,搞错了对象

王猛的父母,希望代替孩子扫清一切障碍和困难,在孩子小的时候确实可以轻松做到,但等他长大了需要自己独立面对一切困难的时候,他失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是谁剥夺了他的能力?

是父母,父母剥夺了他的生存技能,剥夺了他体验困难的机会,也剥夺了他克服困难的机会。所以即使长大成人了,王猛的生存技能、社交技能始终还停留在孩提阶段,父母认为这是为了孩子好,却着实坑了孩子一把。


小梦老师建议:父母应该让孩子去体验挫折、体验饥寒、体验失败,这使他们保持生存的技能,和生命的活力,代替孩子去扫清障碍,不如传授给孩子生存的技能和克服困难的勇气,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前者只能暂时让孩子活的舒服,后者则能让孩子获得强大的力量去成长。



控诉三

父母只喜欢炫耀王猛的优异成绩,却对王猛的情感求助缺少回应,亲戚朋友取笑王猛不会剥鸡蛋,父母只是不以为然,毕业旅行时导游安排他和两位小姑娘同住一屋,让他十分尴尬,父母反而责骂他斤斤计较。在学校遇到困难,王猛向父母倾诉,他们也只是冷淡回应甚至责备。


专家解析

王猛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所以非常爱“讲道理”,但是家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家是讲感情的地方,大多数孩子向父母求助,其实并不是他们不懂道理,而是不能承受自己当下的情绪,他们需要一个人格更健康更成熟的人去接纳他们的情绪。比如王猛被亲戚朋友嘲笑不会剥鸡蛋,父母如果当时说一句,你是不是感到很羞愧,我理解你。

或者在毕业旅行时,父母对导游的无理安排,说一声不,都能让孩子感到被尊重,被接纳。父母冰冷的回应只会让孩子感到孤独无助,让哪些无法承受的情绪全都卡在心里,最终变成洪水般喷涌而出,变成了一万五千字的长文控诉父母。


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有很多不可承受的情绪,比如恐惧、悲伤、愤怒、羞愧等等,当孩子体验到这些情绪,他们会第一时间向父母倾诉,但有些父母因为自己人格发展都不太成熟,他们自己都还有很多情绪没办法消化,实在是没有能力再承接孩子的情绪了。健康的父母对待孩子的情绪,应该是一个处理器,就像下面这个图一样。


小梦老师建议:在接收到孩子不可承受的情绪后,父母立刻把这些情绪转化成可以承受的,再传给孩子。比如当孩子因为害怕而大哭时,父母不指责孩子的怯懦,而是给他的情绪命名,告诉孩子,你感觉很恐惧,你需要一个拥抱吗?

这种恐惧原先是孩子不能承受的,但被父母处理加工后有了一个名字,下一次孩子再产生这种情绪,他就知道,这是恐惧,我曾经经历过,我有能力承受。在心理学普及的德国,大多数母亲非常擅长做的事,就是不断给孩子的情绪命名,让孩子的不可承受的情绪越来越少,可承受的情绪越来越多,孩子就能在人格健康上达到很高的高度。


控诉四


高中时,王猛曾强烈要求到外面的学校上学,但多次遭到了父母的拒绝。原本以为,考上北大,就能远离家乡,逃离父母的“控制”,但不料父母派北京的大姨做眼线,去“照顾”他:不断给他打电话,甚至悄悄联系他同学了解他的情况。王猛于是逃得更远出国读研,然而父母的“关爱”如影随行,随后就给他找了一位“老朋友”照顾他,这让王猛最终决定和父母决裂。


专家解析

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是指向相聚的,但只有一种爱是指向分离的,那就是父母的爱。父母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把王猛留在身边,王猛却拼命地想要逃,因为孩子害怕自己被父母吞噬,孩子越长大越想要成为独立的人,而不是父母的复制品或者附属。

王猛反感父母的不断监视和入侵,他只能通过逃,来保持自己边界的完整,使得他能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来喘一口气,决裂是王猛最后的自我保护,否则他将彻底迷失在父母的控制中。如果父母放手一些,给孩子多一点空间,允许孩子独立一些,我想王猛不会选择决裂。


小梦老师建议:龙应台的一句话,很美很真:“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最后,看到王猛写了一万五千字的文章控诉父母,我却有些欣慰,因为至少他还能控诉,还能表达对父母深深地恨。从那些分手后的情侣身上我们就能知道,恨其实和爱是相等的,有多恨就有多爱。

王猛表面上在控诉父母,实际上是希望和父母保持链接,爱也是链接,恨也是链接,能控诉就代表着不是绝望,还对父母寄托着希望。那些早年受到创伤却连控诉都发不出声来的孩子,他们都在心理咨询室或者医院里接受治疗,因为他们只会自我攻击,让人格受损。

而我们看看自己的孩子,他们正在被爱滋养着,还是伤害着?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