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我亲历的司改——最初的梦想

来源:南京V法院  时间:2017-12-26 09:26:56

​​

作者:吴霞(南京铁路运输法院)

​“喂,你好!我这里是南京铁路运输法院,我姓吴,通知你作为第三人参加一个案件的诉讼……”

“什么法院?铁道法院?”

“不是,是铁路法院。”

“铁路法院管什么的?不是管铁路吗?”

“南京市十一个区的行政诉讼案件集中管辖到我们铁路法院了,换句话说,就是全市民告官的案子都到我们法院来告了。”


春风带我到铁法




2016年4月,那是一个吹着集中管辖暖风的春天,我来到了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在这之前,我在秦淮,而离开,开始于一个普通的下午。冬日的暖阳照进光华路41号的窗户,我快乐地敲着键盘,写着文书,庭长拿着手机走进来,“小吴,上面征求意见,行政案件集中管辖,先在行政条线选人,你要不要报名去铁路法院?”“报。行政案件去哪儿,我去哪儿。”我站起来几乎不假思索地回答。“那我跟你报上啰。”“好的……哎,铁路法院在哪儿啊?”对,铁路法院在哪儿,我直到来报到的那天才终于认了个门,走进了这家后来被当事人在朋友圈表扬为“目前为止,安检态度最好、工作人员最热情主动引导楼层法庭、洗手间最干净明亮舒适的法院”。变了的是领导、同事、办公室,不变的是案头的行政案件。


集中管辖是我们的靓丽名片



跨区划集中管辖是司法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集中管辖是什么,当事人可以告诉你。常州一家企业,不服常州市国土局的一个处理决定,在江苏省国土厅复议后,选择了复议机关所在地的法院也就是南京铁路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因为它相信诉讼的“主客场”被打破,审判法院与行政区分离,法院和案件所在区行政机关无隶属关系,审判更加独立,而像这样的案件,我们一年收了48起。


一位原告老大爷一边跟我做着谈话笔录,一边说,“吴法官,我觉得到你们铁路法院好,虽然离家稍微多坐点车,但是你们这儿好立案,而且不受区里面管”。一位被告的代理人庭后跟我交流,“吴法官,你有没有感觉到我们现在应诉更积极主动了……因为区领导现在更重视,重要案件都亲自开会研究的”。


集中管辖,对于我和我的同事而言,则是沉甸甸的责任。



对业务水平的考验。专业化审判,是铁路法院行政审判一直坚持的管理思路,类型化案件必须统一审理标准和裁判尺度。要给行政机关立规矩,核心是对自己要更严更狠。法律的原则法规来实施,法规的规定规章来细化,规章不够的规范性文件来补充,没有上位法依据不行,跟上位法冲突更不行,不用规范性文件吧似乎又没法执行,好吧,那就研究研究立法精神,看看这个文件是跟上时代步伐还是违背改革潮流。


对调研水平提出要求。集中管辖了,案件多了,案件类型也丰富了,研究的素材来了,案件都在你这儿,成果不从你这儿出,那从哪儿出呀。领导经常提醒我们,要加强问题意识、调研意识,要学会文书的谋篇布局、雕琢案件。自己愚钝,悟不懂。一日赞叹某偶像前辈,听者只说了一句“你是没见她加了多少班”。书读百遍,其意自现,好的,那我就多啃几遍书,再笨也能想明白吧。幸而行政协议研究中标了今年省法院重点调研课题,有了任务,自然也更勤快点。


对行政审判创新能力提出了要求。简易程序对于民事条线的同仁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可是行政诉讼的简易程序是2015年修改后的行政诉讼法才规定的,并且也就列举了那几种情形。简易案件的审判人员怎么配置,45天的审限天天撵着审判员的矛盾怎么破,如何扩大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这都是摆在面前的难题。院里为此出台了相关办法,设立了行政案件速裁组,积极推进行政案件繁简分流。



“以审判为中心”的感受实实在在



人力资源向审判一线倾斜。院里在人员配备方面,真的是把强的兵、壮的马都配到了审判一线。综合部门实行扁平化管理,统一为审判协同管理办公室,一线的我们能够专注于执法办案,离不开他们在后方经常一人分作两人用的辛勤付出。


领导带头办案。院领导积极落实员额制改革精神,带头办案。有时候自己碰到疑难复杂案件,感觉自己镇不住场子,请领导当审判长,领导总是很爽快,“可以,你们案件压力也大,尽管给我安排”。请的次数多了,也就渐渐体会到领导在思考一个案件时的眼界、格局以及协调中把握的尺度,既让自己感到安心,又是一场学习。


裁判背后是对案件的终身负责。司法改革给了法官更多自己的权力,你不用再层层汇报了,你汇报之后,其他人的意见也只是仅供参考了,但,并不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你要更加慎重,世上并没有那么多非此即彼,只是你要在不同的利益之间做一个相对较好的价值选择。你必须透过行政纠纷看到矛盾的根源,有些案件需要你干干脆脆一纸文书道出是非,有些案件需要你抽丝剥茧把他们心结给打开,甚至有时候审判中最重要的是倾听。


在30岁的这年,我成为了一名员额法官,一名年轻的员额法官。与很多和我同届的或是还比我高几届由法官变为了法官助理的相比,我十分幸运地入了额,继续干着案件虐我千百遍、我待案件如初恋、口中叫着苦、心中放不下的审判工作。每当疲惫时,我总能想起回答那一句“行政案件去哪儿我就去哪儿”的愣头青的模样,那大概是梦想最初的样子吧。只望有一天,当我们回顾这段不悔岁月时,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曾经活得有血、有肉,有灵魂,有风骨。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