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可转债与“拥抱核心资产潮流”的关系

来源:唐史主任司马迁  时间:2017-11-22 09:25:50

​​​本篇就是把最近思考所得借码文整理一下,以供日后进行回顾总结。

可转债目前看是在逐步替代定增的地位,这个是符合证券市场直接融资属性的。比起以往附加对赌协议,甚至要做市值让人走的定增模式,可转债对于大股东来说省心省力很多。因为票面付息基本不到1%的年息,加上40%的上限,可以概括为“人傻钱多”(付息少,圈得多)。

目前监管层卡可转债,一个是规模控制,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Roe控制。要求连续三年Roe在6%以上。由于我个人在选股时也会看这个指标,且基本都是把5%设置为严苛筛选条件,所以非常清楚,能保持三年6+的,基本都是好票。以当前数据为例,包括B股在内,能有一千五百只达到6%,这里面还包括了很快就可能业绩变脸的次新股部分。早上聊这个话题的时候,另一位大咖说,要保证可转债可发行的公司能常年保持在800家以上的话,那就要靠跌出来了。

确实,连续三年6+的本来就不多,你再涨上去,ROE不就更下来了吗?

所以,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能发出可转债,尤其能过审核发出大额可转债的,都是好票。

从历史上来看,转债发行较多的是2010年,接近800亿。但真正大的发行案例,是13年底的平安转债,发了260亿。然后强制赎回日期是2015年1月。我们观察这个案例会发现,以平安为例的转债,正好是中证转债狂奔到500点的过程,历史上鲜见这种获利机会。

这一次大规模的可转债发行和以往是不同的,因为股价已经起来了,不像12-13年那样,股价还在坑里。我们投资者本身,固然是希望捕捉这种机会。但从发债方或者说国有资产保全方,则希望这种获利的坑给填平了再发债。这就好像坐地铁,我们希望一人一节车厢,而运营者希望车厢里都是人。如果对此有疑问,想想划转社保。

如果要机械的认为12-13发行的可转债有利于筑底的话,那么当前的大批量可转债发行,则有助于使市场进入稳定的区间。毕竟可转债发大了,对正股股价是有一定抑制作用的。发在股价相对高位,要触发强制赎回比较难。触发不了强制赎回,那么便会出现各种套利和反套利,股价也就趋于稳定。比如我们上文说的平安,按照间隔18个月的要求,他又可以发可转债了(发不发且随他,但具备再发条件了)。

好,码到这里,我捋清楚了一个问题,持续大量发行可转债,可以让市场向上的趋势趋于缓和(一开始作用于个股,多了形成气候,作用于整个市场)。


最近市场出现了一种“拥抱核心资产”的潮流,我把这场运动总结为“周线打板运动”,其实推动这场上涨的主要力量,不是价投,而是价投以外的趋势交易者和游资。或者是出于监管的因素,或者是处于流动性的因素,扎堆推高股价(反正在哪赚钱都是赚,游资就这点活络)。

我们把核心资产四个字具体化,会发现有几部分。

一部分是基于巨大消费市场的消费票,这个很好理解,茅台代表消费升级,牛奶代表基本消费,诸如此类。这个不聊了。

第二种是细分行业的龙头,最近咱们明码做的TCL、金螳螂什么的都是这一类,也很好理解。

将上面两种“核心资产”拿来打量一番,就会发现:这TM不就是Roe大于6%的货嘛!

所以,在外资全面进来之前,把这些真的能大概率跑赢国债利率的票给抬起来,然后用转债给稳住,也别疯,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慢牛了吗?基于这个估值基础,划转给社保的国资,也可以安安稳稳把账上的窟窿对冲了。

除了上面的两种,还有一类,就是ROE比较难看,但确实代表中国相对有实力的科技企业。

比如中兴、京东方这种大的,已经有业绩反馈的。也有四维图新、科大讯飞、中科曙光这种还在培育的。还有欧菲光、歌尔声学、汇川科技这种占据新兴产业核心产能位置的。这些可以概括为两市“科技核心资产”。这种货,比照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应该用的是纳斯达克的估值体系,而不是跟标普的老不死比。也就是我们概括的黑科对应“题材—成长”。

如果我们拿一个最传统的波士顿矩阵来看,第一类是“投入少、收益少”,第二类是“投入少,收益高(稳)”,第三类便是“高投入、高收益”。那么没有被归到这三类里的,是什么呢?波士顿矩阵剩下的“高投入、低收益”部分就是他了。这也是为什么“拥抱核心资产”运动开始后,大量ROE不行,又没有行业地位和核心技术的企业,会逐步丧失流动性。

好,总结一下。核心资产有三部分:高红利企业、细分行业龙头、核心技术企业。前两者可以发行可转债,后者用产业基金和定增(当年京东方也是靠定增和产业基金)。这三者推上去后,靠可转债锁定股价区间(锁不住还可以上个股期权和放开期指)。次新股减量发行,以渡过非三类流动性衰竭叠加次新股解禁的周期。

从总市值来看,三类的市值增加量,正好等于第四类没人要的市值萎缩部分;次次新股解禁的市值萎缩,正好等于新IPO带来的增量。总市值处于相对稳定和恒定的状态,之后总市值靠企业的内生增长和居民的资产配置结构调整增加,同时流动性的迁移在场内提供结构性机会。这种和谐的局面,便是领导上要的“金融稳定”和“支持实体经济”以及“中小投资者保护”。

捋完了,要开盘,不改错别字了。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