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海王兄弟/Arthurm】解决政务繁忙的最好途径 (短篇一发完/欢乐)

来源:Yorky_流景沉迷帕叔  时间:2019-03-04 11:12:37

​​亚瑟有将三叉戟送回地心藏海的冲动,不是第一回了,与此同时,他还有把卡拉森制作成炸鱿鱼圈的冲动。

新登基的国王正在列席会议,做一名尽职尽责的听众,尽管论理来说,这件事情该由他决定。

今天的议事主题是“就卡拉森、海沟族、海洋生物等受亚瑟王领导的武装力量对亚特兰蒂斯、泽贝尔、渔夫国、咸水国等四国军队造成的伤亡如何赔偿”。

维科原本想把这个议题驳回,但他的行为被上议会责令警告了,与此同时,他也因为涉及叛国被停职调查。

那个他记不住名字的什么鬼司法大臣是这么解释的。

“怒迪斯·维科在任职时宣誓效忠奥瓦克斯王,在奥姆王即位后宣誓效忠奥姆王,但他在奥姆王在位期间违背国王命令,其行为构成叛国,并不能因他支持亚瑟王即位就对其罪行不予追究。”

“亚特兰蒂斯不能容许一个背叛国王的人参与政务,他作为亚特兰蒂斯的贵族与大臣,有忠诚于亚特兰蒂斯的义务,国王即是国家,个人无权对国王行径是否正当做出批判,更无权以此为据背叛国王,仅有议会或法庭有资格做出判断。”

没想到你们这个封建君主专制国家法制还这么完善,亚瑟听完就觉得头大。

当财政大臣提出这项议题的时候,他是震惊的——这也要赔?还要我赔?可退一步想想,战争赔款也挺有道理的,细想想又不对,怎么把我就从海底四国范围里排除出去了,定神再想想,好像的确是这样,在亚特兰蒂斯、泽贝尔、渔夫国这一同盟与咸水国开战时,他作为第三方势力将双方都打了个落花流水。

他为什么要听了卡拉森的鬼话带她出来透透气。

下面十几个大臣已经吵了三个小时,即便是在海里,亚瑟也觉得坐得人屁股疼。

“打扰一下,有中场休息吗?你们这都讨论了三个小时了。”听得他都饿了。

“奥姆王从不休息,陛下,休息会降低国政处理的效率。”

该死的。亚瑟只想仰天长啸,奥姆你是个什么工作狂啊。

随着时间推移,亚特兰蒂斯的新国王进一步往绝望的深渊滑去,fuck everybody wants to rule the world,治理一个国家就能累死个鱼了。现在内阁、议会、军部已经很懒得找国王处理政务了,只要能他们自己解决绝对不来征询意见,毕竟向没接受过治国理政系统教育的新国王解释程序问题就要花一大堆时间,可即便如此,亚瑟也要一天工作八小时,完全无法想象以前奥姆要上多少小时的“班“。

对比海陆两边游忙得不停脚的新国王,退位卸任的旧国王就休闲得多了。涅柔斯这个老狐狸想把他自己摘个干净,再落井下石一把,奥姆可不会给他和维科这个机会。想追究奥姆王破坏七海联盟和对盟友开战的责任?且不论这罪行成不成立,他和涅柔斯可是同盟,可是共犯,他被拖下海沟,涅柔斯也别想游走。更何况他们也不掂量掂量,亚特兰蒂斯的人民答应不答应,亚特兰蒂斯的军队答应不答应。

由此,这一场血与火的斗争以和解落幕,奥姆王退位,亚瑟王登基,奥姆殿下封为亚特兰蒂斯亲王,暂不理国政。

说老实话,退位后的生活闲适到令奥姆无所适从,毕竟打从他记事开始,肩上就肩负着亚特兰蒂斯的未来,压得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十六岁即位以来,整整十年,他没有一日休息,全心全意服务亚特兰蒂斯。

而现在,他的时间完全属于他自己,没有政务,没有军务,没有视察与接见,他可以随心所欲。他准备今天继续去皇家军械局,继续商讨三叉戟的重铸事宜。

哦,假期,真是一个美妙的事物,尤其是与此同时有另一个可怜蛋被原本属于他的事务压得喘不过气。

“您有一条来自国王视频通话申请,奥姆殿下。”系统提示道。

”弟弟,帮我个忙,损害赔偿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亚瑟的眉稍都耷拉下来,垂头丧气的样子真是令人愉悦。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维科可是建议你不要让我继续插手政务?我想你应该继续遵守他的建议,陛下,毕竟我在亚特兰蒂斯的政治影响会对你的统治造成阻碍,执政禁令可才生效没多久。”

你想看戏的意图还能再明显一点吗?!亚瑟忍住了戳破奥姆的欲望。

“那都是权宜之计,为了.......嗯......平抚盟国,我现在就下令撤销。”

亚瑟真的想把三叉戟送回地心藏海了,说好的只制止战争不当国王的呢?都是鬼话。什么击败奥姆获得王位就能阻止战争,能阻止一次,能阻止的了亚特兰蒂斯人提案解决陆地污染问题吗?

他现在每天被追问如何制定海陆政策,如何解决陆地的污染问题。

“亚瑟王,既然您反对奥姆王对陆激进政策,那请问您准备出台什么样的政策以解决海洋污染问题呢?一味否决他人解决问题的思路,却不给出实际解决方案的人是空想家,亚特兰蒂斯绝不认可一位空想家成为国王。”

亚瑟只想扶额,用不着拐弯抹角的骂人,他知道这群大臣怨气大,不仅是大臣跟他过不去,连民众都想办法给他添堵,天天组织合法游行呼吁保护海洋保护生态保护亚特兰蒂斯。

没想到你们这个封建君主专制国家言论还这么自由,亚瑟头更大了。

但最令人心碎的,最令人绝望的,还是在他给奥姆打求助电话的时候,当他政务缠身、群臣纠问之时,奥姆在享受生活。

单拿今天举例,他给奥姆打了十二个电话,奥姆累计出现在训练场、图书馆、歌剧院等七处不同地点,换了四套衣服,脸上写满轻松愉快,尤其是他打最后一通电话的时候,奥姆正在皇家音乐厅里享受个人专属交响乐团的伴奏。

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奥姆还有这么个爱好。毫无疑问,奥姆有一副好嗓子,极具感染力,单听听他在火之环里的发言以及开战前的号令就明白了,兼备威严与雄厚。

但他没预料到奥姆唱起温柔的情歌也如此动听,那歌声如罗网般俘获人心,闭上眼,单听这声音就将堕入爱河,再附加上奥姆的外表,会有哪个女孩子不会动心呢?

“美声也是国王的必修课之一,与演讲是并行的,当然,国王不可能在公众面前放声歌唱,这有损其威严,不过也并非绝对,有时也拉近与人民距离的好手段。”奥姆解释道。

这令亚瑟不由得联想到了那个脍炙人口的童话小美人鱼,他闭上眼想象了一下,银色的月光洒满平静的海面,海浪拍击着沙滩,一道身影自海面下渐渐浮现,浅金的短发比月光柔和,海蓝的双眼比星光灿烂,那歌声远胜一切海涛。

“如果我能赶在酒水打折时段结束前处理完这些该死的文件,你愿不愿意和我去喝一杯?”在获得奥姆的建议后亚瑟邀请道,“我想让你亲身体验一下陆地的生活,的确,陆地污染很糟糕,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我还想让你听几首歌,毕竟哪怕是索尼的产品也受不了亚特兰蒂斯的水压与低温。”

一个小酒馆,两个酒杯,他应该带奥姆去音乐吧,在酒吧驻唱的歌声下随便聊聊,然后想办法把国政塞回去。

诚然,亚特兰蒂斯认可了他的王位,但人民并不信任他的统治,他们相信混血的亚瑟偏袒陆地,相信亚瑟不会将亚特兰蒂斯放在第一位,连他自己都无法否认这种想法。

他做好一名英雄,但难以成为亚特兰蒂斯期盼的国王,他准备交出亚特兰蒂斯的王位,但保留七海之王的虚衔,当然是附条件的,奥姆必须保证不通过战争手段解决污染问题,并且后续一切对陆相关政务都要与他商量。

这段日子来他了解了很多,更多关于奥姆的过去,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奥姆毅然,但他还有父亲,还有维科,还有不言的母爱。而奥姆,他站在奥姆的角度思考,他有什么呢?尽管有奥瓦克斯王,但显然一个强硬的国王不会给予出如汤姆般的父爱。维科,现在回想,打从一开始维科就想让他回到亚特兰蒂斯争取王位。奥姆有的是责任,他需要肩负起整个国家,面临来自陆地的威胁,面临来自盟国的压力。

而现在连奥姆唯一真正拥有的王位也被半血的兄长夺走了。亚瑟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刨除开人类整体的利益,单就从一个小家庭而言,他的行为还真的蛮混蛋的。

他俩扯平了。

奥姆没有拒绝亚瑟的邀请。

在昏红的霞光下,一对兄弟走进了酒吧,一个穿着休闲的牛仔裤和灰短袖,另一个则穿着黑西装和白衬衣,他们的气质截然不同,一个狂野奔放,一个沉静内敛,张扬的巨浪与静默的海渊。

“一杯酒敬我们新的开始。”亚瑟端起扎啤,他刚刚讲完了自己的打算,关于还位,关于陆地。

奥姆没有以言语答复,而是举杯轻轻一碰,他喝得比亚瑟还迅猛。

今晚酒吧的驻唱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她的金发扎成鱼骨辫,在聚光灯下闪闪发亮,为她伴奏的姑娘则红发张扬,为她的女友伴奏。

”Siúil,Siúil,Siúil a rúin”

去吧,去吧,我的爱

“Siúil go sochair agus Siúil go clúin”

轻轻地,安稳地离开

“Siúil go doras agus éalaigh limo”

去往那扇门,和我一起飞翔

“His hair was black, his eye was blue.”

他的头发漆黑,他的眼眸湛蓝。

“His arm was strong, his word was true.”

他的手臂强壮,他的话语真诚。

“I wish in my heart I was with you”

我真心愿伴你身边。

“Siúil,Siúil,Siúil a rúin”

去吧,去吧,我的爱

“Siúil go sochair agus Siúil go clúin.”

轻轻地,安稳地离开

“你知道吗?”奥姆望着亚瑟的眼睛突然开口,“但就音乐和酒而言,陆地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

“我且代表陆地居民感谢你的赞美,奥姆王。”亚瑟回应。

“你也是。”

“谢了,弟弟。”​​​​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