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卫哲看2019:产业互联网交易估值将大幅度下调

来源:亿邦动力网  时间:2019-02-18 11:56:52
​​

卫哲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提效率,所有资产有闲置的行业都将被改变,能够连接到C的B2B2C模式在C的快速变革下将跑的更快。

产业互联网成为大佬们向2019年抛出的新征途。但这条新征途更像是一片茂密的丛林,看不清彼岸和路径。

卫哲作为B2B投资领域里的大佬,其领导的嘉御基金过去几年将三分之一的钱都投在了B2B,包括交易型的中农网、房多多、八爪鱼旅游;服务型的易才等。

从B2B走到产业互联网,卫哲认为既要乐观的看到大趋势,相信未来几年经济形势并不乐观的大环境下,产业互联网反而会逆周期的爆发出新机会;另一方面,卫哲认为过去几年资本市场对B2B的估值模型受到2C时代的影响,估值明显过高,2019年势必将出现对产业互联网交易型企业估值的调低,相反产业互联网服务型企业估值的提升。

卫哲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提效率,所有资产有闲置的行业都将被改变,能够连接到C的B2B2C模式在C的快速变革下将跑的更快。同时,卫哲认为产业互联网浪潮中行业龙头企业同样有机会,而不是BAT互联网巨头垄断。

以下是亿邦动力网对话卫哲内容整理:

亿邦动力: 腾讯提出的这一波产业互联网所指似乎很模糊,跟工业互联网、物联网、B2B这些概念有些混战。您对产业互联网怎么界定?

卫哲:我更多的理解为互联网对非C端产业进行改造,不一定是B2B,另一端不一定是B,可能是政府。

原来的B2B对大部分人来说变成了一种交易行为,产业互联网至少走出了狭隘的交易型B2B。

产业互联网一定要超越工业互联网,即包括企业之间的交易行为,也包括服务,也包括B2B的工业化部分。我们原来对B2B的定义就分为交易型B2B、服务型B2B和制造流程改造型。

“ 为什么现在提产业互联网,核心问题是很多产业的效率非常低。像我们投资的CTG易才现在管理2000万人的薪酬社保福利,一个人可以服务2000个人,传统的人力资源一个人只能服务100-200个人。 ”

亿邦动力: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什么?

卫哲:产业互联网的核心是提效率,提升资产效率就需要把资产相对数字化、标准化。其核心不是把一个行业做大,而是把行业效率提升。因此,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是很不平衡的,有些行业容易形成资产标准化,有些非常不标准。

比如巴图鲁汽配铺是汽车零配件B2B,每个汽车的维修件是标准的,福特车的刹车就只能配福特车,就容易数字化、标准化。服装行业的标准化就不高,面料的差异化很高,很难标准化。

亿邦动力:是不是资产相对标准化的行业比较容易先走出来?

卫哲:产业互联网的逻辑首先提效率,效率低的行业比较容易;第二是提高资产的利用率,产品相对标准化和数字化的容易做;第三企业资产的数据敏感度相对较低。符合这三个特征的相对比较容易先走出来。

物流是比较容易先走出来的行业。包括像满帮提供的服务实际上是相对标准的,比较容易数字化的。第二个是MRO行业,特点是产品比较标准;行业效率低,资产利用率需提高;可以数据化,数据也不太敏感。

产业互联网的爆发肯定不会像2C这么快,企业端的决策涉及到企业内流程的改变。但2C来的快去的快,2B来的慢也不会退潮,上帝也很公平。

另外,产业互联网一头2C再2B的时候对产业链上游的改造就会快很多。

例如,CTG易才是个纯B2B的服务,今年个税改革,让它第一次有机会B2B2C来服务。原来个人缴税是公司统一申报,现在个税抵扣成了个人行为,每个人下载个税APP,国家允许个人去申报,但要汇总到企业。

这时候一个企业面对上万个员工,每个人都下载APP,要汇总上万个信息,倒逼改革的局面形成,原来根本不打算用CTG易才服务的企业,春节后也开始拥抱这样的人力资源服务。

产业互联网让C进来后增速明显高于单纯的2B,C的互联网改造快,倒逼了B进步。

亿邦动力:有投资机构也认为物流是产业互联网的第一场景。

卫哲:物流具备几个特点:中国的空车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车很贵,司机成本也高,资产闲着也是闲着,值得效率提升。另外物流行业也是一个比较标准化的行业。

亿邦动力:有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提产业互联网的多数做的是1一对多的形式,龙头企业对产业链上下游整合,并没有真正形成多对多的社会化协同效应,可能只有服装行业适合大规模社会化协同,可以成为真正的产业互联网,其他行业很难。您认同这种看法吗?

卫哲:交易型B2B就是多对多的,服务型B2B还没形成平台型公司。目前看到的多对多的平台型公司确实比较少。

我觉得资产效率低的行业都可以。比如库存周转慢的,服装、小家电、医药医疗、珠宝、手表等等,能让资产更好的流转就都有产业互联网的机会。

例如,汽配行业的库存周转就极其慢,巴图鲁对行业的效率贡献就很高。因为每辆车撞坏的部分是不知道的,因此每个汽修厂都要配很多汽车零部件库存,事实上维修件中的通用件是可以共享的,共享库存可以产生销售分润,而且零部件的库存信息也不太敏感。

最敏感的是客户数据,但据我了解有在这方面些企业和行业也在发生变化。例如企业原来有个客户,只能服务客户30%的需求,在信息不完全透明的情况下,可以鼓励企业开放一些尤其是其不能服务的部分业务,通过平台来分包给其他企业服务,并从中获取分润。

我认为可以被产业互联网改造的行业很多,有的行业慢一些,有的快一点,这往往由C端的行为造成。

亿邦动力:您怎么看企业微信、钉钉?

卫哲:如果把员工也作为一种资产,就很好理解企业微信和钉钉。比如很多公司员工效率不是很高,闲着也是闲着,可以内部提效,也可以对外开放共享出来。

你可能以前看到过报道。SOHO的潘石屹没房子卖的时候,把员工借给同行卖房子,这是企业老板的个人行为,但其实道理是相通的。

房多多就是把房产中介闲置的员工拿出来分享。房多多曾经卖过一个海南的楼盘,动员了全国几千个房产中介卖房子,把闲置的中介资源动员起来了。

企业里有相对敏感的工作,比如有些设计师是敏感的,也有相对不敏感的工种就可以共享出来。

亿邦动力:有一种说法认为互联网的本质是IT解决方案,是SaaS,所以产业互联网还是要看SaaS企业,您认同这种观点吗?

卫哲:我不看好纯SaaS企业,中国企业不会为软件买单。SaaS就是一把枪,这把枪用的好不好取决于用的人枪法好不好。中国很多公司的IT化程度很低,给他一把SaaS好枪也不一定用的好。

我们把中国产业互联网概括为12个字:软硬兼施、轻重结合、大小通吃。

“ 我们投资7年,三分之一的钱投在了B2B,就是今天的产业互联网。我们认为产业互联网更多的机会是+互联网,是产业链上的公司去收购、去投资做加法。 ”

中国的产业互联网要比SaaS做的重一点,不能太轻,SaaS是数据化,只是枪好不行,企业需要的是效果。

亿邦动力:在这一波产业互联网提出前火过一批以找钢网为代表的找字头B2B,在今天的背景下您怎么看这些B2B?他们会焕发第二春吗?

卫哲:交易型B2B一直在盈利模式上存在问题,巨大的交易量并没有产生鲜明的盈利模式,更多的盈利模式在供应链金融环节。

交易型的B2B很多没有把行业效率、企业效率真正大幅度的提升,原因还是对产业上下游的数据没有打通。这里很多企业的ERP、CRM很难打通,企业不愿意把库存、账期等数据告诉别人。

亿邦动力:企业不太愿意把自己的核心数据开放出来,导致数据资产无法流动交互起来,这也是业内部分不看好产业互联网的一个原因。

卫哲:我认为产业互联网不是风口,是趋势,肯定会改变,而且未来两年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产业互联网更有机会,企业日子好过的时候反而更不愿意开放。

房多多是一个房产的B2B交易平台,过去两年房产市场最不好的时候,是房多多发展最快的时候。房多多不是一个像搜房一样的2C市场,本质上是赋能中介公司,另一头是开发商。也是多对多的平台。

亿邦动力:您判断2019年产业互联网会是什么状态?资本会大规模的进入吗?

卫哲:产业互联网不是一个完全靠资本烧起来的行业,过去几年的错误更多是用2C的方法去烧2B的行业。2B是无底洞,企业交易量不可能用以前资本纯投入免费甚至补贴逻辑做这个事儿。

我认为资本会关注产业互联网,但其烧资本的速度不是任何资本可以承受的起的。因此会吸引更多资本加速进来,但资本对产业互联网的估值会有重大调整,不是调高而是调低。

“ 资本现在终于明白B2B的一个亿交易额跟2C的一个亿交易额其实差好多倍,以前一个2B的交易量可能是2C的二分之一或三分之一,现在我认为可能只有十分之一。例如一个100亿交易额的B2B估值可能相当于一个10亿交易额的2C企业估值。 ”

另一方面,B2B的服务估值会提高,即市销率会提高。因为2B有重复性和连续性,今年用阿里云明年不用的程度很低,2C可能今天用京东明天就用淘宝。

因此,我认为2B的交易性型估值会大幅度降低,服务型估值会大幅度提升。

亿邦动力:您怎么看腾讯和阿里对产业互联网的影响?它们会是主导角色吗?

卫哲:腾讯缺乏2B基因,阿里一直在做产业互联网。我想说在产业互联网上传统企业+互联网的成功率也很高,并不是只有BAT。传统企业在做产业互联网的时候跟阿里是差不多的。阿里的产业互联网停留在信息层面,进入交易的不多环节也不深。我比较看好传统行业的龙头企业而不是纯互联网企业或SaaS企业。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