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他本是金牌司仪却沦为打杂,穷得连交通卡押金都取出来买饭

来源:朴时厚中文网  时间:2016-12-31 16:06:00

由于自己三番四次“作死”,把劈腿当家常便饭又闹出家暴事件、醉驾等,崔建邦渣男形象深入民心,一度由TVB金牌主持人沦落到月薪仅万元的戏剧助理编导(PA)。

他就是崔建邦:

他的新闻都是这些:

但历任女朋友倒是挺漂亮的。

走过高山低谷,尝尽人情冷暖,苦苦熬了一年多后,崔建邦终于有机会重返大型节目主持的位置,2017年1月更会出战拳赛(他是一位泰拳选手)。

近日接受香港杂志专访,谈到那段做PA的日子,崔建邦坦言自己曾穷到账户里只剩下几十港元,不得不把八达通(香港交通卡)退掉,换取50元押金来买饭吃!

堂堂大明星,在他最风光的时候,多少女人主动送上门,一朝落难,竟连作为人的尊严都险些丢失。

当年风光的时候,崔建邦是TVB前总经理陈志云的头号爱将,是金牌司仪,赚过大钱,因此习惯了挥霍。

他曾试过晚上在家没事做,就驾着豪车兜风,经过电器铺见到一部大电视机,就马上买下来。

外出吃饭时总喜欢点很多菜,却眼阔肚窄,根本吃不完。

不过,如今的崔建邦已经踏实了很多,因为他经历过真正的“穷”。

这是他做PA时的工作照:

他在访问中说:“爸爸经常骂我没有储蓄,做PA时收入只有11000港元(约人民币9800元)左右,和之前的收入差距很大,因此人也变得节俭了。我当时希望每天有工开,因为可以蹭饭吃,普通一个盒饭要都四五十元,一天就是100块,一个月要三四千,还有搭车钱、租房钱呢?收入根本不够用!拍外景时,真的有人告诉我‘还剩一个盒饭,阿邦再吃一个啦’!但可惜烧味饭不能放太久……”一语道尽他当时的窘迫。

那段时间,崔建邦每天开工吃盒饭,收工就回住的地方,没有多余的娱乐。尽管生活非常节俭,可他的经济状况还是一步步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他说:“当时每天都在计算银行账户里还剩下多少钱,曾试过只剩几十元,只好硬着头皮把八达通退掉,取出50元押金。”

50元当然不是长远之计,但也能顶三餐,“够我煮三餐了,20元买菜、10元买瘦肉,再加几包乌冬面。”

崔建邦与唐诗咏恋爱时,正当红,约女友与崔妈妈一起吃饭,点了一桌菜:

决定做PA之前,崔建邦和母亲搬到清水湾一间村屋,其实那里对老人家来说很不方便,有一天更发生了意外。

“当时我决定由艺员转做PA,清水湾那里比较近公司,但有一天母亲回家时被狗袭击,咬了她一大口,母亲坚持要搬走,但她只能负担得起天水围(注:香港有名的贫民窟)几干元的租金,而我就住朋友在旺角的一间小型酒店,有个几平方米的地方,勉强摆得下一张床。那一年多,母亲很不开心,瘦了很多。”

父母自他12岁就已分开,母亲一手带大崔建邦,母子俩第一次分开生活,崔建邦写了封悔过信给母亲,“很多问题都是由我自己引起,搞到自己连家用都负担不了,我写信跟母亲说对不起,答应她一定会接她回来一起住,要她等一下。”

幸好,崔建邦没要母亲等太久。

做了一年多PA后,崔建邦终于有机会重返大型节目主持人岗位,还担任台庆司仪,他坦言起初很不习惯。

“主持最好玩的地方就是‘爆肚’(指临场即兴发挥),可能做PA久了,上台就好像赛马出闸时却被绳子勒住,好想跑又跑不动,很多时候想说点什么又多了顾虑,慢了几秒就是慢了,直到现在才开始好一点。”

这段日子,有几个人崔建邦是很感激的,包括一位化妆间的阿姨,“她叫玛莉,以前做幕前时和她没说过几句话,有一次开大早班,凌晨5点就到了化妆间,她突然对我说:‘阿邦,做PA做得怎么样?人就是这样的,捱一捱就过去了。’她边说边流眼泪,我真的很感动。”

崔建邦对体会到的人情冷暖唏嘘不已,“在PA岗位,跟幕前身份当然有分别,大家会觉得你是伙计,要快手!这几年算是寒天喝露水,点滴在心头,什么人在低潮给过我关心,我永远都会记得。”

而“乐坛天后”郑秀文,也在这段时间不时鼓励崔建邦,他直言自己也是靠信仰渡过难关。

还有一位姓古的艺人,崔建邦希望到自己真的有点成就时才公开答谢他,现在就让他先保密一下。

根据此前的报道,这一位艺人应该是古天乐。

崔建邦曾是陈志云的头号爱将,有指陈志云被TVB停职后,崔建邦一度为保饭碗而离弃对方,两人传出关系不再。

问崔建邦现时还有否跟陈志云联络?他说:“之前他主演舞台剧,我有去欣赏,这阵子我们有联络,会见面吃饭,是我主动给他打电话,我永远都会记得是他带我入行的。”

除了事业,崔建邦的感情世界也是媒体焦点,每次拍拖都登上娱乐头版。

崔建邦现在正与艺人林珊珊(林海峰姐姐)的女儿李怡(外号野人)恋爱,林珊珊有两个女儿,左边的就是李怡:

他说:“OK啦,大家了解中。很多时候,在我的立场一提到感情,就会令事情变得不好。老实说,经历多了,自己的爱情观也有改变,现在渴望成家立室,只是暂时在各方面还未到时候,遇到对的人、在对的时间就会去做(指结婚),但起码要有经济能力负担一个家庭吧。”

对崔建邦来说,前女友唐诗咏是他永远的好朋友,“我们有联络但不是经常,在低潮时、在做错事时,她一直支持我,我很感谢她,她简单说一句相信我,已经是很好的鼓励。”

崔建邦将出战于1月17日举行的拳赛,他18岁已开始打拳,虽然之后一度放弃,但上擂台一直是他的梦想,早前他还飞到菲律宾接受特训,努力再减重5公斤。

崔建邦希望出赛当晚,母亲能到场支持,自己也可以给她一个交代——儿子真的知道错了,以后会朝着梦想的方向努力奔跑,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