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汽车充电如何省出 23.4 亿?

来源:深圳晚报  时间:2016-12-09 13:20:03

交通能源与环境问题已成为全球面临的重大挑战,21 世纪以来全球 57% 的石油消费发生在交通领域。作为汽车消费大国,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已成为中国能源动力变革的重要机遇。

深圳作为全国新能源汽车应用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也在积极推动这一变革。这一点不止体现在电动汽车的推广上,更体现在充电技术和设备的研制和升级上。在全国积极建设充电桩之时,深圳已经由 " 桩 " 升级为 " 堆 " ——矩阵柔性充电堆,加快深圳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速度。

今日,中国国际新能源汽车与智慧交通展览会暨高峰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在展会上,深圳奥特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 奥特迅 ")董事长萧霞发言,将这一项新技术带来的一系列新改变推向全球。

电动汽车窘境:充电慢与难

12 月 7 日下午 4 点 8 分,王师傅将充电插孔从 " 充电桩 " 上拔下,塞入自己的北汽 EV160 的充电口,刷完卡之后,他将车留在了奥特迅电力大厦充电站 3 号桩,自己走向休息室。


王师傅的汽车正在 3 号桩充电

作为一名网约车司机,王师傅每天有 14 个小时与车打交道。在车子充电的时候,他不愿意待在车上,而是在空旷休息室的最后一排横躺着闭目养神。

王师傅的老家在陕西,家中有两个儿子,一个在上幼儿园小班,一个上小学四年级。他来深圳 8 年了,为了让家人安心生活,他在去年 12 月转行做司机,租了一辆北汽纯充电新能源汽车 EV160,每月交租金 3000 元。

充满电之后,车子可行驶里程约 100 公里。王师傅给自己算了一笔账,行驶同样的 100 公里,汽车所需的电费在峰期约 30 元,在谷期只要十几元,而油费至少要六七十。他可以通过节省能源方面的费用,在普遍艰难的网约车司机中维持生计。

在网约车宣告合法化之后,满足条件的私家车将可按一定程序转化为网约车,从事专车运营。由于不限牌、不限行、政府补贴、免摇号、用车成本低等优势,在深圳,新能源车在出租车、快车等领域十分有优势。王师傅也因此选择了新能源出租车。

但在一开始,王师傅就面临着充电的困境。从去年的 12 月到今年的 2 月,住在宝安区的王师傅只能每次去市里充完电后再回到家中。在充电桩刚刚建站的时候,充电速度很慢,他不得不在车中等上七八个小时," 以车为家 " 已经成为他当司机前三个月的常态。

随着电动汽车兴起,深圳的充电桩建站力度加大,王师傅渐渐也可以在离家 8 公里的充电站充电。但建设充电站的公司一般都有自己的电动汽车产品,会优先安排自家品牌的车充电。在 10 月之后,像王师傅这样开 " 远亲 " 电动汽车的,即使在充电桩大多闲置的状况下,他们也不被允许进入充电站。

" 奥特迅这里对所有车开放,充电快,桩也多,比较方便。" 王师傅觉得比较遗憾的是,奥特迅电力大厦充电站离家有 30 公里,他充完电回家又会耗去三分之一的里程,他希望在家附近也能建这样对外开放的充电站。


王师傅在结束充电后点击看到的充电堆终端屏幕画面

下午 4 点 52 分,王师傅的汽车自动结束充电。在结束了大半个小时的休息之后,他来到 " 充电桩 " 前,点击屏幕,电费显示为 13.83 元,服务费为 6.76 元。他将充电插口塞回去,开车驶离奥特迅电力大厦充电站。

一路上,他看到许多在车中等待的司机,他们或抽着烟,或拿起手机看电视剧,安静度过充电的时间。对于王师傅而言,这也是一天工作中难得的休息时光。

充电堆 VS 充电桩:新能源产业的柔性进击

在王师傅离开后,充电站站长潘天元将充电数据存入电脑中。他每天上午 8 点上班,下午 6 点下班,在现场巡视的时间不超过 3 个小时。充电站与加油站相比,安全隐患小很多。

在成为奥特迅电力大厦充电站的站长之前,他是望海路充电站的站长。这也是目前奥特迅在运营中的仅有的两个站。

" 现在有 20 多个站、30 多个堆在建。" 在接受深圳晚报记者采访时,奥特迅子公司深圳前海奥特迅新能源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魏坚表示他们正在扩建充电站。

魏坚所说的 " 堆 " 并不是王师傅在充电时所看到的 " 充电桩 ",而是在 3 号桩对面的一个黑色的庞然大物,不时闪烁着灯光,在洁净的玻璃窗内显得十分神秘。


奥特迅电力大厦充电站的矩阵柔性充电堆

魏坚将这个庞然大物称作矩阵柔性充电堆,将电动汽车充电站内全部或部分智能充电模块及监控系统集成在一起,利用计算机控制技术对智能充电模块进行集中控制及动态分配,为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提供电能。

目前,充电站基本采用集中充电的模式,自家充电桩为自家品牌电动汽车充电,而从长远的城市发展来看,公共充电模式才是最节约能源的方式。而奥特迅在 2015 年研制成功的矩阵柔性充电技术则可以实现这种模式。

矩阵柔性充电技术由四个部分——充电堆、充电堆终端、站级监控和收费系统。2015 年 7 月,潘天元参与了矩阵柔性充电堆的调试,一年后,他已经对充电堆终端的结构了若指掌。他解释道,王师傅直接接触到的 " 充电桩 "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充电堆终端,奥特迅的充电堆终端是直流电,能直接给电池充电。

如果把充电堆比作能七十二变的孙悟空,那么这些充电堆终端就像美猴王的分身,随心所欲,聚分能源自如,能满足任何大中小型汽车的充电需求。按需配电,并最大效率满足汽车充电需求,这就是 " 柔性 " 的意义所在。

例如 10 个 60KW 功率的充电桩,无法满足 80KW 甚至更大功率的车。奥特迅能将总功率 600KW 集合到一起,随意分配,功率再大再小的汽车的充电需求都可以满足。


矩阵柔性充电技术能为各种功率的汽车充电,并满足汽车电池倍率提升后不断增长的功率需求。

魏坚认为,目前充电桩的设计为了节省成本,没有任何冗余模块,一旦一个模块出现问题,系统的充电性能马上下降。

此外,充电桩的空间和热设计,无法满足未来大容量电池和更快速充电的需求,一旦有新的电池技术,目前的充电桩可能要全部拆除,重新再建,是非常大的社会资源的浪费。以比亚迪 e6 为例,满足 1200 辆社会乘用车的充电需求为标准,使用 1080KW 的标准充电堆仅需停车位 10~20 个。

另一方面,充电桩一般使用城市用电多余的电量,由于没有变压器难以监控用电量。随着电动汽车的增加,充电桩会越来越多,将对城市电网会造成负担。

" 堆会让桩无用,因为它更快更节能。" 魏坚表示,矩阵柔性充电堆比单纯的充电桩更节能,更方便政府管理,是未来新能源汽车充电设备和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电动车时代来临,奥特迅如何省出 23.4 亿?

2009 年,中国启动 " 十城千辆 " 示范工程,通过提供财政补贴,计划用 3 年左右的时间,每年发展 10 个城市,每个城市推出 1000 辆新能源汽车开展示范运行,涉及大中城市的公交、出租、公务、市政、邮政等领域。

截止 2015 年底,新能源汽车产销总量已经超过 35 万辆,从政府到企业,对新能源汽车的认识不断深入。媒体报道,截至 2016 年 6 月,国家共出台新能源汽车相关政策 30 项,其中推广政策出台 7 项,行业规范政策出台 8 项,充电基础设施政策出台 4 项等。随着设施的不断完善,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日趋成熟。

作为第一批参加 " 十城千辆 " 示范工程的城市之一,经过几年发展,深圳已经成为全国新能源汽车应用规模最大的城市之一。截至 2016 年 6 月 30 日,深圳已经推广新能源汽车近 5 万辆,仅次于北京 ( 约 6.2 万辆 ) 、上海 ( 约 5.7 万辆 ) 两地,排名第三。

2020 年,深圳公交车数量预计为 1.8 万,出租车 2.4 万,乘用车数量为 300 万。在 " 十三五 " 期间,深圳计划到 2017 年底公交车纯电动化率达到 100%,这意味着 2020 年深圳纯电动公交车数量为 1.8 万。而出租车领域从 2016 年起,更新、新增车辆必须全部为纯电动汽车。

" 如果未来 300 万乘用车也能全部实现纯电动,交流桩方案需要政府补贴金额 31.5 亿,而交流堆方案只需要 8.1 亿的补贴。" 奥特迅董事长萧霞认为充电堆方案能为深圳市节约 23.4 亿人民币的补贴金额,节省出来的钱可用于更多公共设施的补贴之中。

无论是政府补贴、建设投入、空间占用还是能源投入,萧霞都相信充电堆有更大的优势。目前,奥特迅的电动汽车柔性充电堆技术已经被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纳入第三批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标准制修订计划项目之中。奥特迅计划到 2017 年底,在深圳建设 200 个社会充电站和 200 个矩阵柔性充电堆。


奥特迅在深圳市的建站构想

在奥特迅的建站构想中,他们将以 1:1 的比例在加油站附近建设基于充电堆的充电站,让充电和加油一样便利。随着市场上耗油汽车逐渐被纯充电汽车取代,他们将加油站改建为充电站。在新能源汽车全面占领汽车市场时,则会以 1:2 的比例在原先的加油站上建充电站。

基于充电堆技术建设的社会公共充电站,将大幅降低电力基础设施的建设成本,进而降低充电费,加速新能源汽车销售,推动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

" 对于奥特迅来说,这是一项新技术;对于整个深圳而言,将会带来一系列新改变。" 今日,奥特迅携充电设施创新技术成果,亮相 2016 中国国际新能源汽车与智慧交通展览会暨高峰论坛,萧霞对此信心十足。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