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跟狐狸啪啪啪是一种什么体验?】

来源:地瓜熊老六  时间:2017-01-05 20:02:45

原文链接:http://m.jujiangkk.com/book/1565/242493/

我叫杨旭,出生在东北一个农村家庭,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是爷爷把我拉扯大的。

我小时候很淘气,刚脱下开裆裤就敢下河摸鱼上树掏鸟窝,胆子大得很。

不过从我记事起,爷爷就经常警告我到哪玩都行,唯独不可以去后山,发现一次就打一次屁股。

不仅是我,同村其他孩子也被家长警告不可以去后山,说啥后山有个狐仙洞,里面住着狐仙,过去会被勾走小命的。

因此小时候我们都很听话,吓得不敢去后山半步。

可这事在我心中却成了一个疙瘩。

后山真的有狐仙吗?它真的会勾走小命吗?老师不说过世上没有狐仙吗?

我的好奇心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大,直到十二岁那年夏天,我终于按耐不住好奇趁爷爷下地农活,一个人溜上后山了。

但没想到,就因为这一去,我的人生轨迹彻底发生了改变……

我上山穿过几片树林后看到了一条小溪汇聚成的水潭,潭水清凉干净,而在水中居然着有让我面红心跳的画面--一个女人正背对我洗澡。

那时候我的思想早已被李二蛋家VCD中罪恶的黄色录像玷污过,因此对异性有较为模糊的了解与好奇,于是就偷偷蹲在树后看。

女人的身体非常白洁光滑,乌黑的秀发垂到臀部,挡住了那一抹惊艳春光,她的玉臂舀着水轻轻倒在自己身上,优美的姿态让我目不转睛,犹如仙女,犹如梦境。

约么十来分钟后,女人洗完澡,到对面岸上换了一套白色长裙,走进树林消失不见了。

女人一直背对着我,我始终没看到她长啥样,不过背影那么美丽,我想面容肯定差不到哪里去。

当然,那时候天真的我还不知道世界上有种女人被称为“背影杀手”。

女人消失后,我绕过水潭来到她刚才上岸的地方,发现她确实不在了。

但当我准备离开时,忽然看到旁边树上挂着一块“红布”。

这块“红布”很奇怪,面上绣着花朵和蝴蝶图案,两边各挂着一条红绳。

我拿起“红布”闻了下,有股清淡的香味,让人心跳加速。

年少的我不认识“红布”是什么,猜着很可能是仙女姐姐刚才洗澡落下的,于是小心将它揣了起来,想着等明天再上山撞见仙女姐姐洗澡的时候把“红布”还给人家。

没错,那时候的我就已经如此聪慧机智了。

之后我也没继续执着寻找狐仙洞和狐仙,就下山回家了。

回家后,我瞒着爷爷没把这事告诉他,还幻想着明天再去后山。

可没想到,晚饭后,我就中邪了。

我的身上开始忽冷忽热,没一点力气,迷迷糊糊中还出现了幻觉,见到了好多癞蛤蟆,长虫(蛇)从天棚上跳下来要咬我,吓得我直哭。

爷爷是个棺材匠,平生遇见过很多邪呼事,看我的样子立刻意识到不对劲,连将我们十里八村有名的李道长请到了家。

李道长和我爷爷认识多年,四十多岁,身材消瘦,但目光炯炯有神。

他来后用桃木签在我左手中指上扎了一个口子,等口子冒出紫黑色的血液时,我身体立刻舒服了很多,之前出现咬我的癞蛤蟆和长虫也都消失不见了。

李道长坐在炕沿边问我今天都干了啥,我就不隐瞒的将所有事情都说了一遍。

谁知他听完后面色就是一变,当把我裤兜里揣着的红布掏出来时,更是重重叹了口气。

爷爷被李道长的神色吓坏了,连问我孙子到底咋了?

李道长叹口气道“你知道咱村后山狐仙洞里修行一个狐仙,今天你孙子去后山正巧瞧见了人家狐仙沐浴不说,还把人落下的肚兜给捡了回来,这可大大冒犯了人家,你说她能不找上吗?虽然我刚才给他扎了签子,可撑不了太久的。”

爷爷被吓得差点跪下了,抓着李道长胳膊,语气中带有哭腔道“李道长,你可要想想办法啊,我就这一个孙子,要是真出了啥事我咋跟他爸妈交代啊!”

李道长无奈道“老杨叔,凭咱俩这关系我能不帮你想办法吗?可那狐仙已经修行了千年,我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啊!不过”

“不过什么?”

“有个办法可以一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啥……啥办法?”

“咱东北民间有狐黄白柳灰五仙,其中狐仙最讲道理通人性,今天你孙子的行为在古代相当于玷污了女孩子家的清白,实为忌讳。所以想要化解恩怨最好的办法就是拿聘礼前去狐仙那里为你孙子提亲,若她同意与你孙子结为夫妻,此事也许就能翻篇了。”

爷爷一愣,接着摇头道“这……这怎么可以?我孙子年纪还小,就算要结婚那也不能和……”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道长打断道“事到如今想救你孙子只有这一个法子,耽搁不起。劝你一句,很多事都是命中注定,躲不开的。”

李道长这番话让爷爷哑然,只好叹着气征求炕上的我的意见,他很担心我发脾气不愿意娶一个狐仙过门。

是啊,一个小孩子正贪玩的年纪哪懂得娶媳妇?何况还是个狐仙媳妇!

可爷爷万万没想到,当躺在炕上的我听说能娶媳妇还是今天见到的仙女姐姐,不仅止住了之前因为害怕流出的眼泪,还挤出欢喜的笑容狠劲点了下头。

“我…….我愿意娶她,别拦我!”

“……”

爷爷愣了愣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反而李道长看了我一眼,缕着胡须若有所思笑道“老杨,你这孙子…….不太一般啊!”

当天晚上,爷爷和李道长就去后山为我提亲了,临走时爷爷还带上了聘礼--一条黑色葫芦吊坠项链。

爷爷以前给我讲过无数遍,这葫芦吊坠是阴沉木做的,已经祖传了几十辈人,宝贝着呢,本来就打算给自己孙媳妇的,如今真拿了出去。

爷爷和李道长出去后,我一个人躺在炕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梦中。

我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油菜花地上,黄灿灿的世界中,蝴蝶蜜蜂围追逐嬉戏,远处山崖瀑布流水叮咚,此景美丽到令人惊叹。

在前方不远处,我看到有个撑着粉色油纸伞的背影静静站着,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就跟《神雕侠侣》中小龙女一样,虽然看不太清,但能分辨得出那就是我今天在后山见到的仙女姐姐。

我喊了她一声,但她没有回头,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好奇的我想走到她跟前,可发现无论我怎么走都在原地不动,始终保持着与仙女姐姐不变的距离,并且任凭我怎么喊,她都没有人回我……

第二天早晨刚睁开眼,爷爷就笑呵呵进屋给我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告诉我提亲成了,待会儿就给我办婚礼,说完又哼着小曲到门口放了一挂鞭炮。

我却看到爷爷左手裹着一层纱布,再仔细一看居然发现他老人家少了一根小拇指,我连哭着问爷爷咋了,他却摸摸我的脑袋笑着说没事,还说只要我没事能娶到一个好媳妇,就算断条胳膊也值了。

之后婚礼的仪式很简单,也没有宴请别人,就是李道长当做证婚人喊上几句,我先给天地磕了三个头,再给爷爷磕三个头就完毕了。

对了,在磕头前李道长把昨天作为聘礼的葫芦吊坠挂在我脖子上,告诉我千万要保管好,因为狐仙已经从狐仙洞搬进了这里,并且今后一直会跟在我身边。

就这样,年纪轻轻的我稀里糊涂的娶上了一个狐仙媳妇,甚至结了婚拜了天地都没听她说过一句话,不知道她长得啥模样,只是从李道长那得知了她的名字。

很好听,胡沐嫣。

婚礼完毕后,李道长又将我叫到跟前说道“我早就发现了,你小子命途和常人有些不同,昨晚我和你爷爷商量过了,等你年满十八成人后就去拜我为师,你愿意吗?”

那时候我还不太懂事,听说能拜道士为师,就感觉将来能像林正英那样牛逼,丝毫没犹豫就点头答应了。

后者见我答应很欢喜,还顺便给了我两包辣条,更乐得我鼻涕泡都冒了出来。

童年无忧欢乐的时光总过的很快,这场婚礼的结束,也代表着童年已经离我渐渐远去,耳边熟悉的《两只蝴蝶》也变成了如今红透半边天的《小苹果》。

自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未再碰过离奇怪事,娶的狐仙媳妇也从未和我说过话,更没有现身过。

尽管如此,我却能时刻感受到她的存在,她就住在葫芦吊坠里。

尤其我每次在遭遇危险之前,吊坠总会发热提示,大小帮了我很多忙。

比如当我和别人打架时对方必定无故倒霉,像跑肚拉稀或是掉裤子,弄得很多人都以为我是煞星,不敢欺负我。

当然我也会碰到一些蛋疼事,我若盯着某个漂亮妹妹超过一分钟眼睛就发酸,只要单独和漂亮妹子说话超过一分钟就牙疼,搞得我虽然长了一张赛比潘安的脸蛋,却连个妹子的手都特么没摸过!

这些年来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当年爷爷和李道长为我提亲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爷爷为什么会无故少了左手小拇指?修行千年的胡沐嫣为什么会答应嫁给我?难道仅仅是因为看了她洗澡和拿了她的肚兜!

我曾私下问过爷爷,可他老人家却闭口不谈,次数多了我也就没耐心问了。

时间就这样很快的过去了六年,我也从当年那个不懂事的毛孩子长成一个小大人了。

18岁的我在县高中即将上高三(高一蹲过一年),成绩优异稳定,年级前三,咳咳,只可惜是倒数的。

这年暑假,我再度怀揣着被考试虐成狗的心情回到家中。

爷爷给我做了一顿丰盛午餐,让在学校天天吃猪食的我欢喜的不行。

饭后,爷爷将我叫到跟前,抽了一口旱烟道“小旭啊,当初咱答应过李道长,等你十八岁的时候就去他那拜师,这事还记得没有?”

闻言,我点了下头,这件事情我自然记得。

“那就行。你今年已经18了,我就想着这两天找个时间提点东西去李道长那拜师,你看咋样?”

爷爷的话,让我愣了下。

说实话,当年我答应拜李道长为师,主要是因为年纪小不懂事加上有辣条诱惑。

可如今咱毕竟是经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高素质青年,带过红领巾拿过团员证,思想端正积极,正确的梦想应该是在某个公司当小白领,没事调戏下同事妹子,或者摇个微信约美眉,何其欢乐,怎会去当个道士?

当然,这点倒不是我抵触封建迷信,而是拜了李道长为师,日后再以这个行当为生,感觉跟个神棍似的,多跌份啊!

所以当时我支支吾吾搪塞了下,没给爷爷确切的回答。

下午一觉醒来已经傍晚,正巧李二蛋给我打电话说出去溜达一圈,我想在家闲着也是没事就答应了。

李二蛋和我同村,比我小两个月,从学前班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甚至当年留级他都陪我一起,所以哥们关系相当深厚。

他这人身高体壮,但学习差劲,这么多年来我成绩一直在后面晃荡从未取得倒数第一,就因为他始终牢牢占据那个位置。

傍晚,太阳快要落山,我和二蛋两人漫无目的边走边闲聊。

李二蛋从兜里摸出一把瓜子递给我问道“旭哥,我看你今儿好像有心事,咋了?因为期末没考好?”

我白了他一眼:擦!老子啥时候考好过?

同时嗑着瓜子,把中午吃饭时爷爷对我说的话讲了一遍。

我和李二蛋彼此间没啥秘密,我有个狐仙媳妇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但他一直保密从未对外人提起过。

让我意外的是,等我说完后,他倒挺支持我去李道长那拜师的。

“旭哥,咱哥俩有一句说一句,就你这万年倒数的成绩考大学是够呛了,等高中毕业差不多也就是干体力活,又累又挣不到钱,还不如当个道士,听说随便露一手都能赚个千八百块。”

二蛋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我还是不情愿。

因为按我的想法,即便考不上大学,不能当白领调戏女同事,但还可以做其他的不是?

比如到大众梦寐以求的学府--蓝祥技校学习挖掘机,照样可以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啊!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李二蛋忽然停住脚步,接着小声对我问道“旭哥,你有没有听到啥声音?”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