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一抹浅笑乱流年,几许柔肠生眷念

来源:北京时间  时间:2018-01-17 23:54:15

​​今夜,风躲在墙角。读花与叶的故事寒枝清瘦。听蝴蝶残破的羽翼在尘埃里逐渐衰老。而我呢,我只静默在一盏茶香四溢之中。开始设想,待我老去,若你还在,纵然不是美景良辰,那也该是多么美好。别人说什么是一回事。

如若,心疼一个人的伊始,是爱一个人的开始,那就不要放弃。每个人的人生,回想起来都可悲,那又该如何,始终除旧迎新,笑对往后的每天才是真的,斤斤计较又该如何算的清。得不到,才总是念念不忘。就像心口的朱砂痣,那么鲜红,那么明艳。人生本就是一场糊涂,糊涂的过,糊涂着明了。

岁月的足迹已被赋予灵魂深处,深深地烙印在时光里,每每回味都能聆听到流年的静语,感知岁月的丰盈和四季的温度。即便寒冬里,大地素装少了往季的色彩,可还有青藤仍在眼前垂曼旺盛,因为生命向前,通往春天的路,在心里依旧草木葱茏苍翠。人生如梦,选择了就不要轻易放弃,或许爱情的本身就是一种迷糊。

在长久的时光里,不管,日子过得多么庸常,不管,年岁走得多么仓促,从来都不愿意将文字里的思绪停滞,纵使会一不小心错写了轮回,亦是不允许自己暗自荒废。仿佛,日子一转眼就如案几上的光影,从屋前滑过,又在屋后沉默,终究是经不起反复的揣测与消磨。又如,安放在手边的清茶,忙碌中竟然忘记了细品,待回眸,余味未尽,茶已微凉。

心绪,执意要在荒漠上生长,枝枝叶叶都是泛黄的情意,而我,在红尘的阡陌上等你的消息,河川静寂,清风不语。如若,我说拼尽了一生的守望,只想,将我的影子在你的眼中深藏,能否,许给我一段花开的想象,让我,能够安然的种植属于我的暖阳,若是,到那时还有你在我身旁,那便是再好不过的时光。

人的内心,总会有一瞬间的悲凉,像夕阳快要隐入群山背后的那一缕光芒,美到夺目,也美到哀伤。与友谈心,谈风月冷暖,谈悲喜日常,谈春天写的诗歌,谈秋天书的小篆,谈洛阳的牡丹倾城,谈塞北的飞雪空灵,一直谈到唇齿生津眉眼生香。其实,好心情是一个人一生的大气候,心若有明媚,又何惧天有阴晴月有圆缺。常常将某些情绪交给文字,而文字就是旖旎在指间里的岁月,纵然风沙四起,也无法淹没这一片心灵的绿地。

某种情意,在点滴的墨色里凝聚,那些言语在长久的清寂中,如尘香涌动,繁复与通透,也只有文字懂得。人到中年,也许会萌生一些感叹。感叹光阴的匆忙,感叹世事的无常,感叹有许多的段落还没有很好的诠释。于是,就这样反复的纠结中不知不觉就走老了时光。

惶恐,每一天都会听到流水淙淙的声音。就如一道道冰凌从心尖上划过,一不小心,眼里就会溢出泪来。这一切,无关疼惜,只是一种无措,一种越来越空茫的失落。如此,一场青春,就这样从发端凋落,途经脸颊,眼角,唇边,手心,直至到尘埃。而后,悄悄散场。一抹浅笑乱流年,几许柔肠生眷念。醉眼回眸喜与忧,半是疼痛半温暖。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