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金庸起诉江南 阅文状告百度 名人开撕版权疮疤

来源:千龙网中国首都网  时间:2017-01-25 08:27:00

图书“黑天鹅”

文坛大咖金庸和网络新秀江南,因为“乔峰”、“令狐冲”等人物名字闹上公堂,所幸江南及时致歉,这一事件虽然震动不小,但撕相并不难看,反倒提高了人们的版权意识,但由此折射出的法律问题才是关键所在,对于二次创作即所谓的同人作品,在法律上该如何界定,规范还有待完善;盗版一直是网络文学的痛脚,然而百度贴吧上的盗版现象一直屡禁不止,作者仅凭自己去维权难上加难,当阅文向百度发难后,却导致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双方都扛起了反盗版的大旗,实际上却是一场绑架作者的商业斗争,不得不说真是一种讽刺。

事件1

金庸江南开撕

著作权法尚待完善

金庸是我们十分熟悉的大师,江南更是年轻读者们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家,然而就在去年,两个相差了50多岁的作家居然“撕”了起来。

起因是江南早年间的一部作品《此间的少年》用了金庸小说中乔峰、令狐冲等人物的名字,虽然在情节上是独立的作品,但“人名”问题还是引来了金老爷子的不满。然而这并未影响到这部书的发行与盈利,反而之后还推出了十周年纪念版,甚至将影视改编也提上日程。

终于,金庸称江南的同人小说《此间的少年》涉嫌“侵犯著作权以及不正当行为”,起诉江南连同三家出版公司,要求被告停止发行并销毁小说,公开致歉并赔偿经济损失500万元。

此事对于出版界的震动不小,尤其是那些经营网文的公司,因为“同人创作”已经不是啥新鲜事了,尤其在网络文学圈,每当有大神的作品出来,在各类论坛上都会有粉丝发布自己的同人创作。但是在此之前,许多同人创作大多是粉丝对原作表达喜爱的一种方式,并不涉及商业盈利,甚至一些原作者也默许甚至鼓励这种行为,因为同人作品的出现多少也会给原作吸引流量。

可一旦同人作品涉及利益纠纷,问题一下就复杂起来。因为目前中国的《著作权法》对于此类问题的规定是模糊的,以至于现在一些网文公司在签约时,会在合同中说明小说中的人物也要一并买断,甚至是包括日后人物衍生出来的同人作品或者是实物玩偶。

事件2

阅文百度干仗

作者维权真的好难

阅文这些年的发展在网络上被认为大有一统网文江湖的趋势,面对百度多年来对盗版的监管不力终于忍无可忍。然而百度对应的方式,真是“自杀式”的,居然在2016年5月23日那天大量封禁许多小说贴吧,就连四大名著、鲁迅的贴吧都躺着中枪,结果明明是盗版链条中的最大受益者,反倒也扛起了反盗版的大旗。

这虽然是阅文的一次胜利,但这是出于商业化的斗争结果,对于那些没有阅文这样的靠山背景的作家而言,因盗版侵权而产生损失却无力讨回,许多网络文学作品,作者刚一更新,就会有“秒盗”现象,很快又会在各类贴吧上出现。而由于百度的监管不力,作者维权之路困难重重,辛苦创作本来获益就不多,更无精力与金钱进行维权。

而在此事件中的“英雄”阅文也并没有得到大家全面的认可,反倒遭到了垄断的质疑,其霸王条款、全版权运营,都被不少网文作家诟病,认为阅文是血汗工厂。而之后阅文提出的IP共赢合伙人制似乎又让不少人有了希望,似乎也是对之前一些尚未成熟的运营模式打上补丁,未来如何还需拭目以待。

由此可见,目前的网络文学在一片形势大好的背后,很多作者的权益受到多方面掣肘。

全年概况

靠转型找到新出路

2016年各大图书出版企业通过改组、融资、并购等方式开始了自己的华丽转型,比如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内地出版传媒公司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第一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完成收购澳大利亚新前沿出版社的基本工作;青岛出版集团完成了对渡边淳一文学馆100%股权收购;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集团收购跨国出版与发行公司ACC出版集团……

这些图书出版企业早已走出了互联网冲击的困境,各自找到了自己的新出路。

实体书店开始复兴

去年,全国各地的实体书店开始悄然复兴,相比前些年的唱衰,实体书店如今被认为是一种时尚的表现,许多地产商都看中实体书店,将其作为商业综合体场所的标配。

单从北京的实体书店来说,据相关调查结果显示,2015—2016年度,61.86%的居民在实体书店购买过图书,特别是20岁及以下的青少年群体,有73.34%的人在实体书店购买过图书。

作为文化首都的特色风景,近年大量特色民营书店不断兴起,吸引大批的读者驻足阅读。

其中,言几又书店引进了手作店、理发店、儿童绘画馆等多种新业态,打造了全新的生活方式体验店。字里行间书店则在服务和“专属”书店上下足了工夫。不仅在太阳宫店增设了素食轻餐,还开设了6家作家书屋。

此外,在本市对实体书店的大力扶持下,2016年的1800万扶持资金已到位,“十三五”期间,预计5年资金投入逾亿元。

电子阅读爆发增长

前几年“中国人不爱读书”的问题时常被诟病,但从去年的数据来看,这顶帽子可以自信地摘掉了。从当当公布的2016电子书数字阅读指数来看,电子书用户呈爆发式增长,2016年用户总量同比增长55%,超过4000万。64%的读者选择看电子书,35%的读者每天阅读电子书超过1小时。

掌阅研究结果显示,学生读者读书数量多,但消费较少,职场读者读书目标性更强,消费意愿也更大。大学生读者人均年读书量为18本,年消费金额72元,而工作10年的读者人均年读书量为16本,年消费金额达到145元。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