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婚姻死穴在哪里 之四 凡人的妥协

来源:芥末开门  时间:2017-07-30 21:41:23

​​说白了,大部分婚姻,都是一个平庸而不切实际的女人,和一个自私而能力有限的男人组合而成,这样两个满身噪点的家伙,先被爱情拔高,再被法律和道德捆绑,然后带着生存和繁殖任务磕磕绊绊往前走,像是参加一场漫长的“两人三腿”马拉松,虽然姿势亲密,但要走上几年几十年,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松;即便方向一致脚步合拍,每逢磕碰,都难免埋怨对方拖了自己的后腿,好像没有身边这个人,自己就能摆脱庸常的宿命,化身鸿鹄,朝着更高的地方飞去一样。但真要靠自己的双腿朝前走,人们又会觉得不太适应,难以抵御前途茫茫的孤单和恐慌。

有研究表明,男人和女人大脑的运作方式不尽相同,男人思考多用灰质,女人思考多用白质,这种生理上的差异让他们几乎不可能对彼此的想法感同身受,但生存和繁衍的本能又让他们不得不选择用合作的方式来共同生活。为了保证这种合作的稳定,人们发明了婚姻制度,这种契约关系是人性的,也是反人性的,因为人性本身就是矛盾的,最后的结果就是——死穴,无解。到了现代社会,婚姻更被带上了爱情的冠冕,以遮蔽其功利性的本质,这就更容易把人搞得蒙灯转向,精神分裂;所以,到底如何处理婚姻关系,要看你更重视什么。

如果你对婚姻的功利性一无所知,认为人就应该始终追随真爱——那你恐怕不适合结婚。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海誓山盟,能禁得住婚后的审美疲劳。所谓爱情,不过是性欲在精神方面的副产品,而审美疲劳恰恰是性欲的死敌。所有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都有一个共同的结局:两人最后没能生活在一起,或者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很短,短得还没来得及审美疲劳,就死掉了。有一句电影台词:“他们很年轻就死了,所以他们永远年轻”,套用在婚姻里,就是“他们来没来得及彼此厌弃就死了,所以他们永远相爱”。

真正视激情如生命的人不可能忍受得了婚姻,光是婚姻中“过年去谁家”这种现实而愚蠢的问题,就足以让爱情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如果你希望永浸爱河,最好的方法是永远不要上岸,直到溺毙为止。如果你选择结婚,那就不要对爱情的消逝感到困惑,因为正是你亲手把短暂的爱情变成了冗长的婚姻。

爱情消散之后能不能继续维持婚姻,取决于双方能不能适应爱情的替代品——比如孩子、责任、兴趣爱好,并且同意让它们取代爱情,来充实自己的生活。

如果你结婚目标明确,就是为了繁衍后代,或者找人共同负担生活成本,那就集中精力应付功利层面的东西,只要在财产、子女、老人的赡养方面能合作,那除此以外就都是小问题,不挑剔,不争吵,不要求,差不多过得去就行;没有共同的兴趣?那就各玩儿各的。没有共同语言?那就除了正经事少扯无关紧要的咸淡。性生活审美疲劳?不想出轨就买套工具。向动物学习,共同生活纯粹为了生存与繁衍,不以爱情为名相互指责。

不要质疑这种牲口型的婚姻是否能存在,事实上,包办婚姻存在了几千年,比很多现代有爱的婚姻还要稳定牢固。

如果你要求比较高,既想享受婚姻带来的实际好处,又希望收获温馨浪漫,那就只能自己做个聪(JI)明(ZEI)的人,并找个聪(JI)明(ZEI)的人结婚。聪明的夫妻表面认同婚姻是爱的港湾,心里明白其功利性本质;即使幻灭,也并不说破——谈生意难免伤感情;他们听得懂对方的潜台词,算得清利弊得失,明白自己的权利和义务所在,不推诿,不过界,但也不会甘心吃亏;说话做事自带分寸,既自觉维护婚内核心利益,又能积极保持爱的形式,把配偶当客户维持——出差自觉报行踪,纪念日必定送礼物,有事没事抱一下,隔三差五夸几句;平时各自着力于建立自己的精神世界和社交圈,保持各自的兴趣爱好,不会因为没有另一半的陪伴就感到生活空虚,就算空虚也能自己找事情填满;即便不再相爱,也能化爱情为友谊,保持礼貌和尊重,隐私方面互不过问,但需要双双出席的场合互相给足面子,在外人眼里也就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恩爱夫妻。

不必挑剔这样的关系是否真诚,动机是否出于爱情,毕竟,婚姻生活的最高境界并不是“真爱”,而是“默契”。

安赛蜜不是糖,但尝起来也是甜的;CBR不是真可可,但也能用来做巧克力;夫妻相处多年之后,还能不被功利主义彻底湮没,在形式上保持爱情,在形式上接近幸福,就已经算得上过于理想化的美满人生,何必再去深究本质。

如果,你尽到了婚内所有义务,却遇人不淑,碰到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沟通的配偶,那就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调教对方、取得共识上,提升自己才是王道。人必须有能力,才有更多的选择,更大的话语权:房子怎么装?孩子在哪儿生?保姆找哪个?假期去哪儿过?懒得争执,拍钱决定;谈不拢,我行我素;不吵不闹,阳奉阴违,可进可退,可走可留,留下是难得糊涂,离开也可以干净利索。

如果你说很抱歉我没空提升自己,或者我不想一个人挣扎得那么辛苦,那你能做的,也只有委曲求全,找个人搭伙过日子排遣寂寞。放下自尊,别太敏感,装聋作哑,只要想得开,运气又不太坏,也能稀里糊涂的苟活到金婚纪念日那一天,成为白头偕老的典范。

还有一种婚姻比较小众,双方考虑的主要是精神世界的契合。选择这种婚姻的,大多是知识分子、文艺工作者、或者心理上的文艺中青年,他们是主流里的另类,嘈杂红尘的异乡人,好容易遇到个同类,就希望抱团取暖,两人互相掩护,潜伏在食物链一样的现实世界。

他们的婚姻比别人更和谐吗?       

未必。

因为对婚姻的功利性考虑不足,他们可能在现实中撞得头破血流;因为敏感和真实,他们可能更加一针见血的互相伤害;因为过于感性,他们可能在争吵时歇斯底里;因为精神有时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他们往往会呈现出梦游状态,完全无视身边的配偶;因为有一套与主流不同的价值观,他们可能表现得不近常理,不通人情;因为沉迷于创作出自己头脑中的世界,他们可能会无暇顾及他人感受,表现得任性而自私。

和所有夫妻一样,他们要处理钱、性、生育、赡养这四大核心问题;另外,他们还要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来处理精神世界的一次次崩溃和重建。

对于结婚目的不纯粹的夫妻来说,没有精神交流的婚姻也是可以将就的;但对于因为精神吸引而走到一起的人们来说,思想上的分歧会让他们怀疑这段婚姻继续存在的必要。

这种走心的婚姻,甚至比纯为“过日子”的牲口型婚姻难度更大,需要双方付出更多的理解和容忍,甚至牺牲掉很多实际利益。而人与人之间真正的理解,是一种极其奢侈的感情。

精神型婚姻,处理得好,可能是王小波和李银河,钱钟书和杨绛;处理不好,就变成了神经型,比如杨德昌和蔡琴,顾城和谢烨。

以上这些婚姻类型也许划分得太过清晰,真实的情形是,很多人在结婚的时候并没有仔细考虑过为什么要结婚,也许只是因为在差不多的年纪遇到了差不多的人,也许是觉得“和这个人待在一起还算自在”;人们稀里糊涂的结婚,稀里糊涂的过生活,遇到问题稀里糊涂的吵一架,然后一切照旧——仿佛一个陀螺,在原地旋转中逐渐变旧了。这样也好,囫囵吞枣,不用深究,该拥有的好像也都能拥有;生命反正很快就会过去,也许根本来不及让你想得太清楚。​​​​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