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易建联脱李宁球鞋让球队遭重罚5万,穿什么鞋到底归谁做主

来源:fanfan樊樊2011  时间:2017-01-02 21:46:00

日常生活中,每个人穿什么鞋,一般都是自己说了算,当然还要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自己买或者家人朋友掏钱帮你买。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保不齐有人送鞋给你穿,比如灰姑娘,就得到了魔法师的赞助,获得一双水晶鞋,赢得了王子的青睐,并与王子永结良缘,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当然如果有人白给你鞋穿也未见得是一件好事,比如易建联,2016~17年的一场CBA的联赛中,易建联当场脱下联赛赞助商李宁公司提供的球鞋离开球场,后来受到了篮协的处罚。围绕这一事件,广大吃瓜群众展开了热烈讨论,有为易建联鸣不平的,也有声讨易建联的,是是非非,让人莫衷一是。要弄清个中曲直是非,让我们先回到事件本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一 事件回顾

2016年11月2日,在CBA联赛第二轮广东东莞银行队对阵深圳马可波罗队的比赛中,在比赛尚未终止时,易建联在场上脱下李宁球鞋,留在赛场上,只穿着袜子回到更衣室。在随后的第三节比赛中,易建联重新回到赛场,但是穿的是与他签约的赞助商耐克公司的球鞋。事后,篮协给出了处罚决定:易建联停赛一场,广东东莞银行队罚款5万。事实上,易建联被罚并非孤例,早先,耐克旗下的签约球员新疆广汇队的周琦和福建浔兴队的王哲林,虽然二人都穿了联赛制定比赛用鞋,但是因为对鞋上的标识进行覆盖和遮掩,因此被篮协通报批评。

为什么换个鞋或者覆盖鞋上的标识就会受到惩罚呢?因为从2012年开始,李宁公司斥资20亿赞助了CBA联赛,从最初的允许不贴标(不遮盖球鞋标识)到只允许贴标(遮盖球鞋标识),到2016~17赛季全面取消贴标,只允许穿联赛制定的李宁牌球鞋上场比赛。这就意味着之前还可以穿其他品牌的球鞋(贴标或者不贴标),到本赛季要求赛场上只能看到李宁牌球鞋。这对那些签约了其他运动品牌球鞋的球员来说,将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如果穿签约球鞋,则违反了联赛的规定;如果穿联赛指定用球鞋,又违反了与签约品牌公司的协议。于是发生了易建联脱鞋和周琦王哲林覆盖球鞋标识的事件。

来看看各方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吧。作为当事人一方的球员的看法理当引起重视。在接受采访时,易建联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我很清楚明白这是商业的斗争。但我穿鞋真的是脚的跟腱真的有伤过,自己穿鞋要小心。”

“2010年的时候,我穿错了一款鞋,导致世锦赛期间跟腱发炎,从那以后每穿一款鞋,自己都会特别小心。俱乐部也给我申请过篮协,我赛前也试过鞋。并不是说鞋不行,李宁是个很好的公司,也有很好的鞋,但我的脚真的是有伤,然后跟技术台再三请示过,比赛期间也请示过,说脚真的受不了。然后技术代表告诉我没办法,一定要坚持,我也实在没办法。这场球其实准备的很好,但规定确实是这样规定。”

“CBA球员当然有义务配合篮协的规定,这是我们的义务。但你说运动员,特别是篮球运动员,鞋的权利,这是商家去争取的一部分,我相信篮协也可以为我们球员提供保护,希望联赛未来可以有所改善吧。”

归纳起来,易建联的意见有两点:第一,鞋不合脚;第二穿什么鞋是球员的权利。周琦的意见是球鞋合脚很重要,与易建联大致相若。

到底鞋合脚不合脚,没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球鞋质量没有问题,比如NBA球星韦德穿的就是李宁,帕克穿的是匹克,CBA国际球星马布里穿的是361°。如果说这些球星穿的鞋是赞助商为他们量身定制的,那么我猜如果易建联、周琦和王哲林提出让李宁公司为他们量身定制一双球鞋也不是难事,如果李宁公司不同意,那么他们就可以理直气壮地穿所签约品牌的球鞋了。而李宁公司既然能为韦德提供定制的球鞋,也不在乎为易、周、王等球员提供一双定制球鞋吧?

所以,鞋合脚与否并不是双方争论的焦点,重点在与穿鞋有关的商业利益上。这个利益有多大?来看看NBA的数据。迈克尔·乔丹在当打之年从耐克获得的赞助收入是4.8亿美元,勒布朗·詹姆斯同样签约耐克,其终身合同价值超过10亿美元,凯文·杜兰特在与耐克签下7年6000万美元的合同之后,又续下超过3亿美元的合同,阿迪达斯则为詹姆斯·哈登开出13年2亿美元的价码。至于CBA,前面提到的数据是4年20亿元人民币,当然,赞助推出的不仅是球鞋,还有球衣球裤和袜子。虽然相较于NBA的球星获得的赞助费,这20亿元人民币不算太多,但也算是一个天文数字。有所不同的是,NBA允许球员穿自己签约的球鞋,CBA则要求所有球员统一穿联赛指定赞助商李宁的球鞋。

为什么CBA联赛要采取统一赞助的方式呢?对此联赛办负责人张雄表示,打包销售球鞋权益能够让联赛的利益最大化,而且这些经费也都发给了各个俱乐部,中国篮协没有截留一分钱。如果开放球员的球鞋权益,固然有球星有机会获得赞助,但是边缘球员将可能没有赞助,因此他们将不得不在收入不高的情况下还得自己买鞋,不符合联赛整体的发展。

站在联赛负责人的角度,球员私下签约赞助商就是一种损害联赛整体利益的行为,还将导致边缘球员贫困化,因为他们收入本来不高,如果失去赞助商的支持,他们将因为不得不自己买鞋而变得更穷。于情上,他们的行为不顾那些没有获得赞助支持的边缘球员的利益,只顾一己私;之于理上,他们违反合约,损害联赛的整体利益。因此于情于理他们都应该收到惩罚。不过,违反合约这个理是否就当真合理?边缘球员获得免费球鞋这个情又是否合情?还需探讨一番。

二 统一议价能实现利益最大化吗?

将联赛打包销售球鞋权益,与多个球员分别去与赞助商谈判相比,让篮协作为一个整体去与赞助商谈判,似乎更能实现利益最大化。因为独家供应有垄断地位(这里供应的是商品在球场上的曝光度),比相互竞争的多家供应更有话语权,这个判断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在运营更成熟、市场化程度更高的NBA联赛,人家也是将球鞋权益开放给球员,难道联赛组织者不想获得更大的收益?难道他们不考虑边缘球员的利益?此外还有两个不应该被忽视的问题是:赞助商提供的收益是固定的吗?独家供应获得的收益在联赛各个参赛的俱乐部中如何分配?如果赞助商提供的收益会因为不同的谈判方式有所差别,那么我们还应该考虑收益的来源。在考虑收益来源的基础上,再考虑如何分配,这才是科学的态度。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发扬集体主义精神,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能多快好省地办成大事,而那种只看到自己私利的人是注定要被唾弃被批判的。在交易各方缔约的过程中,无论是买方还是卖方,作为独家肯定是有更大的谈判优势。作为独占的买家,因为卖家没有别的销售渠道,因此买家有很好的压价的筹码,我不买你就卖不出去。当然,作为独占的卖家,情况也是一样,我不卖给你,你也没有别的渠道可以得到类似的商品或者服务。因此人人都希望形成自己独占的局面,以便在议价中获得好处,但是,在实践中,如果参与方甚多,且就谈判优势形成的收益分配不合理,联盟往往会破裂。比如,前些年房地产市场非常火爆,需要大量的钢材,而国内的铁矿石无论从质量还是数量上,都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不得不从巴西和澳洲大量进口。由于分别谈判对买方不利,因此以首钢、宝钢、鞍钢和武钢等国有大型钢铁企业为首的钢铁行业组织了一个协会,统一从巴西和澳洲进口铁矿石,各个钢铁企业再向钢协分别购买。看起来这对国内所有的钢铁企业都是一个利好,因为整体需求量大,集体谈判将降低进口铁矿石的价格,每个企业的原材料成本都能降低一些。但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想象,很多中小钢铁企业纷纷绕开中钢协,私下从国外矿石企业进口原材料。这导致了中钢协直接进口的份额减少,在谈判中的议价能力大大减弱,因此大为恼火,多次严厉申斥那些私下向国外矿石企业直接进口原材料的钢铁企业,但是收效甚微。中小钢铁企业也大倒苦水,说从中钢协得到的是期货,而且数量上不能保证,而国外铁矿石供应商把原材料运到中国码头,价格比中钢协给中小钢铁企业的价格还低。也就是说,中钢协违背了当初约定的统一谈判压低价格的协定,打起统一进口的幌子,把进口的铁矿石大幅加价卖给中小钢铁企业,做起了倒卖原材料的生意。由于加价幅度过大,国外原材料供应商觉得有利可图,于是把铁矿石运到中国港口,企业可以直接在港口提货,而且价格比在中钢协买还便宜。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有兴趣从中钢协购买铁矿石呢?因此,看起来很有利的事情未必会如意达成。

三 联赛收益来源分析

CBA联赛的赞助比中钢协统一进口铁矿石更麻烦一些,因为中钢协只面临一个低价进口后的收益分配问题,统一进口量越大,就越有谈判优势,而CBA联赛的赞助费面临收益的大小和收益的分配两个问题。

首先,赞助商赞助一个联赛或者赞助特定的运动员,其前提条件是比赛很精彩,或者被赞助的运动员表现很出彩。这二者无疑有一定的相关性,但是如果不做区分,就无法为各种活动进行准确定价。著名的产权大师阿尔钦和德姆塞茨这样告诫我们:如果经济组织考核得差,报酬和生产力之间仅是松散地相关,那么生产力将较小;但是如果经济组织考核得很好,生产力将会很大。如果把联赛作为一个经济组织,那么组织比赛是一种生产活动,参与比赛是另一种生产活动,这些生产活动的产出就是公众的关注度,以及由此带来的门票、附属纪念品和广告收入等。

观众平常看比赛,关注更多的往往是运动员,因为运动员是直接参与者,他们的表现决定了比赛的精彩程度。但是精彩的比赛不仅与运动员有关,还与组织者和监管单位有关系。没有组织者花大价钱招募运动员、设巨额奖金(当然,奖金可能来自于赞助商,后面再议),比赛很难精彩到大家都愿意参与的程度。同样,比赛的精彩程度与监管单位的贡献也密不可分。以中国足球联赛为例,中国足球联赛是最早实现市场化运作的赛事,在足球联赛刚开始的时候,比赛的火爆程度,可以用万人空巷来形容。上世纪九十年代,有成都的朋友深情回忆当时联赛的盛况说:在成都,买东西只有两样需要排队,一个是买清油(菜籽油),另一个是买球票。然而时隔几年,足球就从万人追捧的第一运动变成烂大街的项目了,很多球队免费发放球票都很难找到足够多的观众去捧场。这是因为公众想要看到的是真刀真枪的对抗,而作为组办和监管方的中国足协通过安排裁判、买通球员不正当的手段,使比赛变了味,大家都知道联赛是在打假球,于是纷纷放弃了去球场看比赛,从而导致联赛一蹶不振,最后以多名足协官员和球员身陷囹圄收场。虽然近些年来足球市场有一定起色,但是其火爆程度跟当年不可知同日而语。因此,组织者和监管者对联赛的精彩程度有很大的影响。

组织者和监管者的贡献不仅仅在于维持比赛的公平,还要通过合适的机制让各个球队之间实力差距不要太大,给比赛留下悬念,这样才能招徕更多的观众。比如NBA联赛就有工资帽的规定,要求每个球队的工资总额不要超过一定的额度,超过部分将课以重税。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球队招募过多高水平的球员,成本将大幅增加,这对于一个以盈利为目的的俱乐部而言,显然不是一个理性的选择。这样,在预算约束下,每个球队都会在招募少量高水平球员的基础上,招募更多的水平一般的球员,从而保证每个球队的竞技水平相差不大,让比赛看起来更精彩更激烈。这对于作为组织者之一的俱乐部也是一个考验,如何将不同水平的运动员组合起来,达到更强的竞技水平,是包括教练和总经理在内的俱乐部管理人员必须修行的日常功课,因此,他们也是影响比赛精彩程度的X因素,这也是他们获得报酬的原因。

当然,对比赛精彩程度影响最大的无疑是运动员本身。运动员天赋的才能,平时训练的努力程度和比赛的投入程度,都对比赛有重要的影响。毫无疑问,天赋更高、训练更努力、比赛更投入的运动员在与俱乐部签约时应该得到更高的薪水,但是这些变量无法准确测度,而且球队注重的是比赛结果,比赛结果往往与球员个人努力并不完全相关。比如加内特在森林狼队期间,一直有着不错的个人表现,但是球队总体战绩并不好。此外,竞技运动比日常健身活动更容易受伤,如果一个运动员要保证其竞技水平,避免在比赛中受伤将是首选。然而如果人人都因为害怕伤病而不努力比赛,那么比赛的精彩程度就要大打折扣。因此各个俱乐部与球员签的合同往往是几年一个周期,在这个期间内,无论本人是否伤病,在场上是否努力,也不管球队战绩如何,收入都是固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偷懒将不可避免,虽然他们的表现将会影响下一个合约期的薪酬水平和合约期长短,但是毫无疑问,我们还需要其他激励手段来激励他们在每一场比赛中都尽心尽力,打出高水平。

虽然对俱乐部来说,球队成绩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但是观众除了关心球队的成绩之外,往往更关注明星运动员的表现,明星运动员对于招揽观众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只有观众到场,或者有足够的电视或其他媒体转播,才能让赛事和运动员有更高的曝光度,也只有这样,赞助商才愿意更多的投入。因此赞助商的投入与明星运动员之间有着很强的正相关关系,那么如何激励明星运动员在每一场比赛都倾力付出,从而保证赛事的精彩呢?对于明星运动员,基本上都是顶薪水平,而且在比赛前已经确定下来了,因此薪酬很难成为这些明星球员努力的因素,那应该怎样来激励他们努力工作呢?这涉及到运动员的定价方法。

四 赞助是一种定价模式,也是一种激励机制

前面说过,赞助商投入资金的力度与曝光度有关,而曝光度由于观众的关注度有关,同在一个赛场上,观众对明星运动员的关注度远比对普通运动员高得多,明星运动员表现越出彩,比赛越好看,观众也就更愿意追捧比赛。因此明星运动员的表现决定他(她)本人以及赛事被关注的程度,如果能在运动员的表现和报酬之间建立联系,无疑会让运动员更加努力,而前文说过他们的薪酬相对固定,这就决定了薪酬对他们只是保健因素而不是激励因素。那么什么是能激励明星运动员训练更努力、比赛更投入呢?答案就是针对他们本人的赞助。

运动员在赛场中呈现出的天赋能力、训练水平和投入激情,是很难用简单的一个或几个变量来刻画和测度的,观众对他们的满意程度也无法用一种尺度来衡量。但是观众关注比赛的数量多少,媒体对运动员报道的数量和褒贬程度,赞助商可以观察到。一项运动关注的人越多,明星运动员被正面报道的次数越多,力度越大,那么这些明星运动员的穿着和消费就会引领时尚,普通消费者就会跟风消费,并以消费明星运动员同款或同类产品为荣。如果明星运动员的行为能引起观众更多的关注,引来更高的曝光度,进而吸引赞助商的更多的投入,他们将会更加珍惜自己的天赋,并更加努力,力图呈现出更高的竞技水平。这样,从高的运动水平到高的关注度,再从高的关注度转换成赞助商更高的投入,就建立起了明星运动员的天赋、努力程度与报酬之间的联系。如果不允许赞助商对明星运动员单独赞助,他们就只能获得固定薪酬,以明星运动员的高水平,不需要太多努力,就会比一般运动员表现高出一大截。因此如果没有额外的激励,他们可能选择偷懒,这样将会影响赛事的精彩程度,进而影响观众的关注度,以及整个联赛的收益。所以,对明星运动员的单独赞助是一种能够促进他们更加努力的定价模式。

此外,一项运动的蓬勃发展,一定离不开有天赋肯努力的明星运动员的加入。而明星运动员的出现是随机的,谁也无法预言某个孩子将来长大后将会成为某个运动项目中最耀眼的明星。那么如何保证这项运动不断有高水平的运动员不断加入呢?答案还是与运动员的定价模式有关。

呈现精彩的比赛是只是运动员获取收益的手段,一项运动中明星运动员收入越高,就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参与和尝试,他们希望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运动天赋,并跻身明星运动员的行列。而参与尝试某项运动的人越多,越容易发现天才运动员。反之,如果一项运动不为公众所关注,那么那些本来有天赋的人也可能因为未来收入有限而放弃尝试,因为即便是做到了全国乃至全球领先,都很难获得高收益。而赞助商对运动员大手笔的广告赞助,无疑是明星运动员实现自身价值的重要保障,正是这些大笔的、并且是针对个人的赞助,才吸引了更多的人参与,让更多的天才选手得以发掘出来,并且让未来的比赛变得更加精彩。因此,赞助商单独赞助明星运动员不仅是一种定价模式,还是一种吸引更多未来参与者的激励机制。

中国足球近年来的水平下降的影响因素很多,其中激励因素的减退无疑对整体水平下降有重要的影响。在足球刚刚引入市场化运作之初,球员的收入迅速提高,这引来了很多家长和孩子的追捧,各地的足球学校人满为患。但是随着假球泛滥,公众对足球的兴趣下降,导致足球产业从整体上收入下降。预期到这种情况,越来越多的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去学足球。参与的人数少了,就更难选到好的苗子,所以近年来中国足球在亚洲和全球的排名越来越低。

五 边缘球员的利益应该被照顾吗?

按照联赛办负责人张雄的说法,统一赞助并将费用分发到各个俱乐部,除了能提高收益之外,还能照顾那些得不到赞助商单独赞助的球员,让他们能免费用鞋。看起来这种办法更加公平,但只需要反问一个问题,便会发现这个判断的荒谬之处。为什么李宁公司不花20亿元人民币赞助一个边远地区乡村小学的篮球比赛呢?答案是:小学篮球比赛的竞技水平太低,没有人关注。因此,观众愿意关注的是高水平的赛事,而高水平的赛事就需要高水平的运动员。如果赛事整体水平很高,观众关注度也就高,联赛的总体收入就高,自然参与者的收入也不会太低,肯定不会低到买一双球鞋就有捉襟见肘的拮据感。事实上,参加CBA联赛的运动员比普通的蓝领白领收入高得多,普通公众都买得起高品质的球鞋,那么比他们收入更高的运动员的支付能力更是不在话下。如果他们要获得更高的收入,就必须有更高的天赋,并付出更多的努力,这也符合办好联赛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的原则。本质上,联赛是一种生产活动,生产要讲效率,就必须在分配上体现出收益与付出成正比,而不是不讲原则地把收入拉平。举办联赛的目的是为了为消费者创造更多的价值,而不是为了扶贫。

考虑到以上理由,联赛办越俎代庖签一个整体的赞助协议,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不仅无法为球员合理定价,在短期内可能弱化了球员的努力程度,长期看来不利于吸纳优秀的人才加盟,不利于联赛的长期稳定发展,这与联赛办想要实现利益最大化的目标背道而驰。在这种背景下,与其说是球员违反了协议,不如说是协议本身有问题。而对一个有问题的协议严格执行,则是错上加错!

六 小结

行文至此,该做一个小结了。笔者认为,由于球员的表现很难定价,开放球鞋权益,将有助于对不同球员进行合理定价,激励球员更努力地工作,让赛事更精彩,并能激励更多有天赋的苗子加入这项运动,有利于联赛的长期稳定发展。统一赞助商看起来有利于联赛的利益最大化,但是将会影响球员尤其是明星球员的努力程度,进而影响联赛的未来收益,不是一项好的制度安排。至于边缘球员,他们的薪酬也不至于低到买鞋构成严重的经济负担的程度,联赛不是扶贫办,只有让优秀的运动员获得更高的收入,才能激励现役和将要加入这项运动的人员努力工作,才能让联赛更精彩,更引入注目。联赛负责人试图通过集体谈判统一赞助商的做法,背后是否有猫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最起码这种做法不科学,不利于联赛的整体发展。笔者并非要全盘否认统一赞助这种方式,但是一定要留一个口子(比如球鞋的自主选择权),给运动员以自由选择,让他们有机会与赞助商单独签约,通过赞助实现自身的价值。当然,考虑到一部分普通的运动员没有专门的赞助机构,如果有赞助商愿意为那些没有品牌赞助的球员提供统一赞助,这样更好,只是千万别排他。

一句话,球员穿什么牌子的鞋,请让他们自己说了算。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