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谢君隆恩 第十一章 能不能闭嘴?

来源:不止言今  时间:2019-02-26 22:31:46

​​    “二十多年前,北蛮旧朝大晖在我爹,哦,当时他还只是世子,的威慑之下,一直退到良荫河畔。这才过了二十年,便又改朝换代建立了大庭,只是这新朝胆子不小,但是脑子却不甚好使。不仅跨过了边境线,还明目张胆地围了我北疆重镇。这是什么行为?这就是在找死啊!我辈当为天下先,不将北蛮这群不长记性的孙子打怕了就算不得是我大良的好儿郎!”

嗯,楚朝词说的时候很是抑扬顿挫,燕鸿和秦顾听着是热血澎湃,只恨此刻自己手里没兵器,否则可能就真的冲去北蛮王城了。不过罗子钦并不当回事,躺在旁边直翻白眼:“你还能不能闭嘴了?你都在这说了快两个时辰了,不累吗?”

楚朝词正在激情澎湃地进行着演讲,忽然被打断,愣了愣神:“哦,你在呢啊。”

“……”

楚朝词,这个作为一代战神的后人,给罗子钦留下的第一印象就是话唠,第二印象嘛,就是刻在脑子里的疼。说实话,不管是十多年前还是现在,就算罗子钦没受伤,他也敢确定自己绝不是这个话唠的对手,即便此人看起来人畜无害。所以罗子钦很明智地收起了自己紧握着的拳头。不过说实话,楚朝词这个人还是挺够朋友的。那天晚上如果不是楚大世子辨错了方向的话,罗子钦怕就真的只能喂狼了。

其实在楚朝词率领一众杂牌军,气势磅礴地冲向了东边的一座小山谷之前,甚至在见到罗子钦之前,他都是信心满满的。直到他看到躺了满满一地的狼的尸体,并闻到一股子直冲天灵盖的烧焦味时,他有些害怕了。倒不是怕死,只是想如果自己没走这条路,自己这个死党是不是就要魂归故里了?

同样的,当他将满身是血的罗子钦带回将军衙署的时候,燕鸿险些晕过去。他勉强镇定下来便开始着手为罗子钦处理伤口,别处都还好说,只是腿上的伤口太过严重,怕是以后连行走也会有些影响。燕鸿一直小心翼翼,连“跑”、“跳”之类的字都不甚提起,对此,罗子钦倒是表现得很豁达。他醒来以后就觉出了左腿的不对劲,当他从众人飘忽的眼神里看到不忍的时候,他就确定怕是自己的猜测是真的。别的也还好,只是自己这副模样以后怕是不好讨媳妇了。

至于楚朝词为何能够神兵天降,世子殿下自己的解释是他夜观天象,再问得多了就是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不过罗子钦根据前前后后的情况将事情猜了个差不多。

当日前往落日城的信使在半路上被敌人一箭射了个透心凉。而楚朝词当时正奉命前往各大州郡巡查各处驻军情况,当他在荒郊野外碰到这具早就僵硬的尸体的时候心里一惊。当即一面派了人前往落日城传信,另一方面将盖有齐国公印信的命令发往各州郡,命令他们加紧防务,然后掉头前往刚离开没几日的东州郡,向郡守借了两百骑,就是那些曾在大良镰军里堪比“旋风”的镰军骑兵。东州郡守心疼地直掐自己,奈何他实在是斗不过这位小祖宗,只得咬着后槽牙借了出去。郡守本打算待他们离开东州就向京城里告一状,可楚朝词不给他那个机会,郡守刚答应,楚朝词就将自己的请罪折子并一道紧急军报一并派人百里加急送回了京城,气的郡守两日没进一口饭。

说起来楚朝词也是命好,走到半路便碰见了被北蛮军撞散了的落日城的援兵,整合了之后便直奔梁下城外北蛮的中军大帐而去,奈何这帮人在楚朝词的带领下走偏了一两分,恰好遇到了正在被群狼围攻的罗子钦。要说时也命也,罗子钦最怕见到的便是这个爱嘲讽他的话唠,偏偏救了他一命的还就是楚朝词这个话唠,这叫罗子钦怎么是好。

不过这次楚朝词还算有良心,没在罗子钦养伤期间太过唠叨。倒不是因为他转了性,主要是他的那些废话全都进了来照顾罗子钦的燕鸿耳朵里。偏那个人也是个傻子,总是屋子里最捧场的那个,时不时还会提几个问题。当然,楚朝词是不会回答的,因为他也不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

日子就这么慢慢过着,楚朝词因为有使命在身,没待太久便又转身去了别的州郡。燕鸿以为这回罗子钦能清清静静地修养几日了,可是在罗子钦终于能下地的那日,许久未露面的罗正英见了罗子钦一面。说了什么他不知道,只是那日罗子钦出奇的安静。后来在回京的路上燕鸿问过罗子钦,罗子钦说他在思考楚朝词的那句话。

“什么话?”

“楚话唠说你长得像他,如果是个女儿身的话就好了。”

结束这段对话的是来自罗子钦的一声哀嚎并着燕鸿一句几不可闻的“流氓。”

罗流氓可能天生就是个劳碌命,刚能下地便被父亲送回了京城,并着一道“管教不严”的请罪折子和一道军报。罗正英活了四十多年,再一次下定了决心,决定要乘胜追击,将新朝大庭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蛮子全都打回莱阴河畔去。

而此刻刚打了败仗的北蛮军队仿佛霜打了的茄子。此战,陆狼部派出了他们最精锐的纵狼师以及三十头训练有素的战狼,这些都在梁下城突围战中覆灭了。而金狮部也好不到哪去,围城战,落日城援兵战,再加上最后在楚朝词以及梁下城守军的合力夹击下所损失的,金狮自视怕是比内战时损失的还要多。情况最好的就数作为王城监察的猎鹰部了,他们只在粮仓起火时出过一些力,其他时候都是居高临下的样子。于是,这些人还没回到北蛮王城便起了内讧。猎鹰部的一些人没死在战场上,倒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甚至金狮里有些实力尚存的小队还宣布要脱离新朝的管控,自立门户。

北疆这里是乱哄哄的一片,兵荒马乱,人心惶惶。而身在南疆的赵良巡此刻也好不到哪去。​​​​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