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从张艺谋《长城》到王菲《幻乐一场》,神隐时代的到来

来源:吐蕃国师土拨鼠  时间:2017-01-03 23:01:01

一个一个偶像,都不外如此,沉迷过的偶像,一个个消失——王菲《开到荼蘼》

前阵子,微博里尽是张艺谋《长城》“跌下神坛”;

这两天,朋友圈全是王菲演唱会车祸现场;

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有四大天王;

而如今,内地的“四小花旦”、“四大小生”等名号称谓,每过一段时间,便要换一茬儿。

世间本无神,甚至鲜有圣人。

人性深处,都有着对绝对能力的向往和对超自然力的膜拜。如果说恐惧来源于未知,那么盲目崇拜则来源于无知,可能是对整个世界的无知,也可能是对某个人、某件事情的无知。

世间本无神,多少所谓的神,不过是拥护者自己造出来后,再反过来套在自己意识中的枷锁,还乐此不疲。于是,在王菲的演唱会公认的不怎么成功之后,依然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就算80岁的王菲在舞台上遛弯我也愿意看啊。

无关唱功,这是一种怀念。”

一个唱歌的,无关唱功?难道去演唱会看时装秀?如果情怀凌驾于事实和逻辑之上,就是矫情了。

请把他们当成人,不过有一技之长耳。

歌手是一种职业,同理,演员和导演也是。只不过由于这类工作的性质,较容易获得社会关注。但说白了,他们也不过是在某一领域有一技之长而已。

说到一技之长,在艺术这个行当,有的人就是老天赏饭吃,譬如王菲。独特而空灵的嗓音,明显的个人魅力和风格,谁都无法否认她在华语乐坛无可复制的地位。

可这些跟一场演唱会的成功与否存在必然的逻辑关系吗?

龚琳娜说:唱歌好不好与过去的成绩无关,与今天的感冒无关,与是不是坚持不懈的专注和努力有关。

业精于勤而荒于嬉,一天不练功自己知道,两天不练功师傅知道,三天不练功观众知道。

这下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了。

是人,就会出错,没什么罪大恶极不可原谅的——孙燕姿金马奖走音后,发文致歉,不管是不是在给自己找理由,放低姿态一点都不丢人。

明月楼高休独倚,高处不胜寒。

事实上,我们国家我们民族我们社会我们国人吃这种造“神”的苦头还少么?神意味着权威,意味着主流意识,不可否定,不可置疑。而俗世中人,谁没有人性弱点?世间哪得完满无缺之人?

《长城》、《幻乐一场》在公众舆论中的失利,所谓的“大神”“教父”“天后”们的日渐式微,是公众审美能力提升的表现,是文化多元趋势的体现,更是社会历史的潮流。

罗辑思维在跨年演讲中提到,世界是碎的。

的确,我们的认知和审美正在发生前所未有的裂变,社会日趋于异,众口再也难调,大神横空出世失去了统一而和谐土壤。

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就像王菲在歌里唱的一样。永远的偶像,是没有的。不持之以恒地付出努力,就不可能保持状态;不仅对歌手来说是这样的,对作家、画家、各种艺术家乃至于各行各业,无不如是。

神不会出错也不会改错,而走下神坛的人,可以犯错,更可以改错。

走下神坛,信徒也不用固守着自以为是的优越感,故作些苍白而缺乏逻辑的卫道和辩解。

当然,这并不是对已取得成绩的抹杀,我也一直爱着90年代,磁带里那个冷清而惊艳的王菲,爱着张艺谋的《大红灯笼》《英雄》,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为何不能关心作品多一点,顶礼膜拜少一点?大家都轻松。

化用纪伯伦的一句话,不要膜拜仰望任何人,任何人都不在你之上,不要轻蔑鄙视任何人,任何人不在你之下。

《指环王》的最终,精灵乘船离开了中土,神力式微,人的形象和力量日渐明朗。

何必一味寄托和附庸于某个神话,毕竟欣赏艺术的最终目的,是滋养身心,纳悦自我。

本文为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