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鉴洋湖上镇锁桥

来源:黄岩发布  时间:2019-02-01 10:10:24

​​又逢周末,久违的阳光挣开阴霾的束缚,冲破冷冬湿冷的藩篱,投射在城市人行道旁的树上,照得叶子通透发亮。我一时兴起,致电之前相谈甚欢的老陈,希望此刻能走进他老家院桥,去鉴洋湖一探究竟。老陈年近六十,对于黄岩南乡古文化谙熟于胸,许多零碎的俚语俗句脱口而出,而且喜欢看一些文史资料。虽平时不动笔,却喜欢追问个究竟,这正好勾起我莫大的兴趣和向往。

摄影:王敏智摄影:王敏智

这个清晨,我俩沐浴着暖阳,顺着十院线一路谈笑风生。尔后,经过院桥镇,沿着院鉴线行驶,可以见到路旁一亩亩的荸荠田,也可见到路口一些黄岩南乡虽有耳闻但未曾目睹过的村庄。沙门於,我问老陈,是不是村内的人大部分姓於,因此而得名。山北尤,是不是坐落在南面这座山的北边,村内大部分人姓尤。老陈呵呵大笑,说我这望文生义的本事倒不少。

转眼经过一个山口。老陈指着远处山顶,告诉我两座山峰之间有个凹槽像鸡笼,就是远近闻名的鸡笼山。顺着鸡笼山而行,见到鸡山村,让人联想到一个有名的城市宝鸡市。不一会儿,就到了我们今天的目的地——镇锁桥。

顺道路而行,远远地看到一块新立的文物保护石碑。正面刻着:“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镇锁桥。2017年1月13日,由浙江省人民政府发文公布,由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政府立。”镇锁桥三个题字行书,柔中带刚,笔触别有一番韵致,彰显了这座古桥的风韵。

镇锁桥,位于黄岩院桥镇鉴洋村与山头陈村之间。横跨鉴洋湖水面,呈东西走向,为明清建筑,由一座三孔主桥,两座子桥,以及堤坝式引桥构成。主桥和子桥共长135米,宽2米多,主孔跨度4.7米。桥面由长条石呈东西走向并列铺砌。桥墩由参差不齐的条石错缝相叠砌成。主桥的下面的三座桥墩两个桥孔非常醒目,桥墩的式样采用减少湖水的冲力,建成两头尖中间圆的橄榄形状。过往的船只从主桥下面的两个桥孔进出鉴洋湖。

据我所知,镇锁桥,俗名金锁桥,史称鉴洋桥。根据《光绪.黄岩县志》记载:“鉴洋桥,在县东南四十里。”鉴洋桥位于鉴洋湖下湖,是湖东出口处。建于明朝初期,清代乾隆五十六年(1791)重建,长条石砌筑,桥体呈弧形建造,形状如满弓。桥梁两侧长满了各式植物,最多的是石莲藤蔓,一个个壮如青柑的果子,悬挂在枝头,闪烁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让人心生向往。

主桥两侧的望柱上,雕刻狮子、猴子和覆莲等石饰。尤其是两侧石柱上的各式猴子,雕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吸引众多孩子的观瞻。这些文物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镌刻着历史的印记和岁月的痕迹。两侧的石板上,隐约刻着一些模糊的字迹,很难分辨出具体内容。倒是,主桥中心栏板上刻有“镇锁桥”三字,让人准确地知道它的大名。

此桥造型独特,呈堤坝式构建,可以拦住太湖山直泄之水患。按照历史上勘舆家的说法,又锁住鉴湖内黄岩南乡的富饶产物,不至于外泄,所以又叫金锁桥。它的巧妙之处,是不同于黄岩高桥街道下浦郑村的下浦桥,也区别于上垟沈岙村的单拱青龙桥。镇锁桥的弓形构造在鉴洋湖的巧妙应用,可以缓解上游滔滔洪水的冲击,是因地制宜的匠心独运之作,凝结着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屹立于黄岩历史古迹文化的长空。

冬日的鉴洋湖,极具散淡萧瑟之美,一丛丛芦苇飞絮飘飘,轻盈而富有韵致。苦楝树,早已掉光了叶子,一串串苦楝子高挂在岸旁,倒影在水中,恍惚迷离。在蔚蓝的天空下,应和着不远处的沙洲和绿岛,在湖心的的消失处,迎面远处黛青色的群山。有如一位经历了岁月沧桑的老人,默默地注视着鉴洋湖的变迁。

“金马碧鸡携手青山赴偕影,银鱼紫蟹盟心白水会忘年。”这是鉴洋湖之子杨晨“寄傲轩”的门联,这对门联在一湾水域极其精炼地概括出山水形胜,地物风貌,非常具有地域特色。首联中的“金马”,指的是鉴洋湖北面马山。“碧鸡”,所指的是鉴洋湖北岸的鸡笼山,鸡山乡的起名也源于此。两座青山在鉴洋湖北面,如影相随,筑成一道屏障,成了一道风景,驰名内外。

下联当中的“银鱼”,指的是鉴洋湖里得特产湖鲜银鱼。一直以来,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银鱼是东海上的海鲜,经常在饭店里点上一盘“银鱼包蛋”的美味佳肴,真没想到这是我们橘乡的鉴洋湖内的海鲜,原来美味就在身边。根据《黄岩县志》中《山水记》记载:“鉴洋湖,水多银鱼,长寸许,小如韭叶,色白如银,味最美。击楫中流,恍如剡中风味。”读上这几句描写银鱼的短句,真是无上的享受,我想写这段文字的作者一定是一位美食家。只言片语,让人心生崇拜。紫蟹,应该是曾经指鉴洋湖盛产的青蟹吧!

至今,鉴洋湖湿地上的鱼种场印迹依然存在。饲养淡水鱼,是鉴湖片区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根据史料记载:鉴洋湖,在解放初期,曾在该湖办过劳改农场。因地势低洼,洪涝频繁,不宜农业生产,不久劳改队迁走。1950年,经县人民政府批准,鉴洋湖上湖建立鱼种场,鱼种场面积达130余亩。1964年,又在下湖围堤挖塘120余亩,培植各种淡水鱼苗。

难怪,晚年归隐的杨晨,在鉴洋湖这方青山绿水之间,抒散怀抱,把酒言欢,叙写了橘乡南部的一个又一个佳话。九九重阳节,九老会吟诗撰联。三月三,击楫中流,曲水流觞。

说来也是有缘,我的一位学画画的师兄,名叫朱辉军。他毕业以后一直在院桥中学任教美术,就地取材也以鉴洋湖为创作题材,画下《一网情深》等大量渔网类元素的油画和水彩。若干年后,在美术界脱颖而出,前一阵子还入了一个国家级大展。作品富有深邃的时空特色,兼具对于第二故乡的挚爱之情,满纸笔触散发着暖暖的光晕,让人瞩目赏析之余,沉醉其中。

摄影:金海波摄影:金海波

“娘在家在。娘不在,人生只剩归途。——鸡山葱葱,鉴水漾漾!儿时的乐园,美丽的鉴洋湖。你,永远在我心中!”这是我一位前阶段认识不久的英语老师,这位鉴洋湖的女儿,读了我上一篇文章,在朋友圈转发了《鸡笼山下鉴洋湖》帖子,并留下这一段感人肺腑的文字。

鸡山葱葱,鉴水漾漾!是景语,更是心语。


作者:集雅轩

来源:橘传媒​​​​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