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翻译】【短篇小说】为什么我的周围尽是些麻烦的家伙(山本弘/著)

来源:漫谈acgtalk  时间:2017-01-05 17:48:56

译/demongod

〔这一话并不是以某漫画家为原型来写的〕


我的爷爷是漫画家。

不过大家应该都不知道他的。实际上我也基本上没有看过他的漫画。因为他不是那种在《JUMP》或《SUNDAY》上连载的漫画家。而是在面向中年上班族的杂志上面,一直连载不知道该算是专栏还是随笔的,那种抱怨个不停的漫画。

职业出道大约40年。说好听点是老资格,但其实就是昭和20年代出生的高龄者。而且他不像秋本治那样会很敏感地吸收采纳最近的流行,所以品味就越来越陈旧,被时代彻底抛弃。所以,像我这样的高中生看了是不会觉得有趣的。

顺便一提,他的爱好是收集。比如酒吧的火柴、一次性筷子的袋子、便当附带的鱼形酱油瓶等等,收集了一大堆毫无意义的东西。这种爱好也是不会被年轻人接受的。收集舰娘或刀剑男子要健全多了。

不过,我并不讨厌爷爷。因为他很溺爱我这个孙女,经常会给我零花钱。每年的压岁钱一半以上都是来自爷爷。所以我也很亲近爷爷——虽然不会看他的漫画。

老实说,我希望爷爷能够长命百岁。因为如果他去世的话,我的压岁钱就会大幅减少啊。

在秋老虎很厉害的8月下旬,爷爷说是有事要说,把我叫了过去。



“其实啊,编辑让我写点‘宝可梦GO’相关的东西。”

这里是爷爷家的客厅。才刚到傍晚,爷爷就喝起了冰啤酒。我则是在喝可乐。

“哦哦,毕竟很流行嘛。我也有玩。周围的人都在玩呢。”

“这附近也是。昨天傍晚散步的时候,看到公园里聚集了好几十个人。有老年人也有小孩子,大家都沉默不语地盯着手机。”

“哦,是花开了呢。”

“不,才没有什么花开了。”

“不是啦,是有人在停留点使用了Luremodule吧?”

“我不是很懂,总之那是很奇怪的光景。感觉现实世界被游戏侵蚀了一般,令人毛骨悚然——你不觉得吗?”

“嗯,的确假想现实侵蚀现实的感觉是很强烈的。”

“是吧!”

“但是,那才有趣呀。存在着与日常的、现实的空间重叠的架空世界。这不是非常划时代,非常刺激吗?有种21世纪来了的感觉。会受欢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由于我没有说出他期待的回答,所以爷爷很露骨地表现出了失望。

“你没有对此抱有疑问吗?或者是有什么不满吗?”

“对‘宝可梦GO’的不满?嗯,有的有的。”

“噢。”爷爷两眼放光,从矮饭桌上探出了身子,“是怎样的不满?说来听听。”

“我家附近的道场被CP1000以上的水系小精灵占据了。虽然想打倒,但是我没有培养草系和电气系。我手上最强的是水精灵,对彼此都没啥特别效果,打起来很难分出胜负。可是CP400左右的电击兽或走路草就算用了也是无济于事。而且,明明才上线不到一个月,为什么就有人拿到了暴鲤龙了啊?到底抓了多少条鲤鱼王啊,让人都想吐槽他是不是住在水边了!”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话说回来,爷爷你对宝可梦有多少了解呢?”

“我知道皮卡丘。”

“这是理所当然的。”

“还知道喵丘。”

“那个不是宝可梦。”

“嗯?不是会说’我是喵丘的啾’的吗?”

“不会说。而且节目都不一样了。”

“呃,不是有猫一样的家伙吗?就是那个橙色的,还围了肚兜的……”

“那是地缚喵。”

我不禁担心起来了。这点程度的知识去写“宝可梦GO”相关内容的话,那肯定是一派胡言了。毫无疑问会被读者强烈吐槽的。那就伤脑筋了。万一引起骂战导致连载被砍掉,说不定会对我的零用钱造成影响的。

“如果要画成漫画的话,那么应该玩一下《宝可梦GO》才行吧?”

“我的手机是这样的。”

爷爷皱起眉头,把自己的手机拿给我看。

“欸?这是什么?画面好小。而且……这个突出的棒子是什么东西?”

“那是天线?”

“天线?!天线是可以看到的吗?!”

“手机有天线是理所当然的吧。”

“才不是理所当然!这都是老古董了!为什么不换一台啊?”

“反正能打电话。”

“话说这么说没错啦。”

他只把手机当成电话在用吗?真厉害啊?估计也不会发邮件或用GOOGLE搜索吧。会跟不上最新流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原来如此,那就不能玩《宝可梦GO》了呢。”

“就算能玩,我也对那么危险的游戏提不起什么兴趣。不是有人在驾驶时玩这个而引发了事故吗?”

“嗯,新闻有报道。”

“所以应该快点禁止掉啊!”

“但是,这能怪《宝可梦GO》吗?”

“什么意思?”

“我之前有在新闻上看到过,这几年因为玩智能手机而引发事故的情况大幅增长。光是东京一年就有30件左右。全国的话大概有几百件。在车站月台玩智能手机不看路而掉进铁路里、从台阶上摔下来、撞上柱子,骑自行车玩智能手机而摔进渠道、撞上护栏……这些都是《宝可梦GO》发行前的事情哦?”

“但是,的确是有盯着手机屏幕在驾驶的人吧?那不是一边开车一边在找宝可梦吗?”

“不,《宝可梦GO》一旦移动速度超过时速24km就会弹出警告。<由于移动速度过快,游戏将会受到限制>这样。”

“是这样吗?”

“嗯。在坐汽车或者电车的时候,无法培育卵,停留点基本没法用,宝可梦也会马上逃掉。而且,寻找宝可梦并不需要一直盯着屏幕。只要打开后放在口袋里,附近如果有宝可梦出现,就会用振动告诉你。

而且,开车的时候要怎样玩啊?出现宝可梦的话,在高速公路上停下车来吗?还是说握着方向盘扔精灵球?根本就是自找麻烦嘛。”

“那么为什么会有人驾驶中还在玩?”

“他们是笨蛋。”

“笨蛋……”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都应该知道驾驶中玩是没有意义且危险的吧?不知道的人那单纯就是笨蛋,大概几万人中总会有这么一个笨蛋的。

据说全世界超过一亿人安装了《宝可梦GO》。假定每一万人中只有一个人会在驾驶中看手机,那全世界也有一万个笨蛋不是吗?那当然会引发事故啊。”

“也就是说全世界有一万人在做危险行为吗?!那就更加必须禁止了啊!”

到底有没有在听人说话啊。

“不不,这种笨蛋以前就有的。只是因为《宝可梦GO》大红,所以才被大家所认知。”

“那不就等于是《宝可梦GO》的错吗?”

唔,果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吗?

我想起来了,爷爷是对于统计、逻辑这方面知识不太了解的人。

“好了,我决定了。《宝可梦GO》是会诱发交通事故的危险游戏。所以应该禁止——很好,就用这个思路。”

爷爷一边说,一边喝了口啤酒。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我想到应该怎么反驳了。

“爷爷,你很喜欢啤酒吧。”

“嗯?不只是啤酒。日本酒、葡萄酒、威士忌也都会喝的。”

“但是,有些人会喝酒驾车引发事故的吧。”

“我喝酒不会开车的。”

“但是,事实上喝酒的人当中,每几万人就会有这样一个笨蛋引发了事故不是吗?那么,按刚才的道理是不是必须禁止饮酒才行?”

“等、等一下!”爷爷慌了,“这不对。不要把手机游戏和酒相提并论。”
“有什么不同?”
“酒是……没错,是人类创造的至上娱乐!”

“游戏也是娱乐呀。”

“酒是与人类历史一同走来的文化!你要把它否定掉吗?!”

“游戏也是文化呀。”

“游戏不是最近才诞生的东西吗!这种东西不能算文化!没有至少1000年的历史就不能算是文化!”

“那么漫画呢?”
“欸?”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漫画也是最近才诞生的吧?也不能算是文化吗?”
爷爷明显狼狈不堪了。

“呃,日本的漫画始祖是《鸟兽戏画》……”

“那个也没有超过1000年吧?”

“不,漫画和游戏是不同的!”

已经不讲道理了。

“而且,《宝可梦GO》那东西到底哪里有趣了?”

“那当然是AR——啊,我先说了,禁止’是以前的国有铁路吗?’这样的初级装傻。太老土了。”

刚张嘴的爷爷很尴尬地含糊了几句。看来是真打算说。

AR解释给他听他也不会懂吧。还是眼见为实。我拿出手机,启动了《宝可梦GO》。

不出所料,出现了“在寻找GPS信号”的提示。

“啊啊,室内的信号果然不好啊。我可以去阳台吗?”

“好的。”

我们走到阳台上,这时马上就有了振动反应。

“有了有了。你看,是阿柏。”

“阿柏?”

“是长这样的。”

我把手机拿给他看。顿时,爷爷惊叫一声,脸色苍白地向后退了一步。

“这、这不是蛇吗!”

“是啊。”

“我家的阳台上有蛇!”

“不不,现实中是没有的。只是屏幕上能看到而已。”

“怎样都要!快点把它赶走!”

“好好。”

我苦笑着扔出精灵球,抓住了阿柏蛇。

“好了,抓住了。”

“抓住了?”

“在精灵球里面。”

爷爷战战兢兢地探过头来看手机屏幕。

“……不会逃出来吗?”

“扔精灵球的时候,如果没能成功捕获的话,倒是会逃跑的……”

“果然会逃出来吗?!”

“不是啦,抓住后就不会跑了。”

我们回到客厅。

“真的吗?不会逃出来吧?”爷爷还是在担心,“把蛇带到家里面,要是逃出来就麻烦了。”

我想起来了,在电影刚发明出来的时候,据说有观众看到银幕上驶来的机车而仓惶逃跑。爷爷的反应简直是一模一样。完全没能理解新科技。 

“这可不行。沉迷那种东西实在是太危险了。到后来会分不清现实与游戏的。”
那是爷爷你自己吧?

“用不着担心。这只是游戏而已。你看,我都抓了这么多呢。”

我将自己抓到的宝可梦调到屏幕上。

“青虫、蛾、老鼠、蛇、蝙蝠、水母……”爷爷有些厌恶地说道,“你的兴趣是收集这些东西吗?”

“不是兴趣,宝可梦就是这种游戏啊……”

而且明明还有伊布、胖丁、可达鸭、吉利蛋,爷爷你是都看不见吗?

“太不像话了!收集漂亮的蝴蝶或者独角仙那还能理解,收集蛇和蝙蝠简直是不可理喻。”

呃,我也不是喜欢超音蝠,只是因为在家附近出现了,为了赚经验值和星沙就只好抓了。

“话说,爷爷你有抓过昆虫吗?”

“当然了!在我小时候,男生一般都有抓昆虫制作过标本的。”

“嗬。我是没有抓过真正的昆虫的。”

如果是《动物之森》的话,那倒是有抓过。

“而且附近也没有什么有昆虫的森林。”

“唔,真是让人叹息。最近的孩子没有和自然接触的机会啊。说不定就是因此才丧失了温暖的心灵……”

“那个是用有网的棒子吧?”

“嗯。”

“抓住后要怎么做?”

“注射液体制作成标本。”

“注射是让理科的老师帮忙做的吗?”

“才不要这么麻烦。孩子们自己会做的。”

“欸欸?孩子们自己注射?!”

“嗯。有卖采集昆虫用的套装。里面有注射器和两种液体。就是和抓到的蝴蝶或独角仙注射那个。”

“是什么液体啊?”

“我记得红色是杀虫剂,蓝色是防腐剂。”

那完全是有毒液体吧。

“那个是在哪里卖的啊?”

“百货商场的玩具卖场似乎也是有的,不过我是放学后到文具店买的。”

好可怕!

在昭和时代,小孩子能在文具店买到注射器啊。而且还是和有毒液体一起。真是自由啊。

爷爷似乎是打开了“怀旧开关”,讲起了孩提时代的各种回忆。

比如说,当时好像很流行“2B弹”这种东西。还有小型的鞭炮。这些也是能在放学后到附近的店里买到的。

“把那个塞到青蛙的屁股里,然后点火。啪的一下就炸飞了。那是很有趣的。很久以后《北斗神拳》流行的时候,我回想起这幅光景,觉得真是怀念啊。唉,最近的小孩没有这种贵重的体验就长大了。真是可怜啊。”

不不不,我才不想要这么血腥的体验!

“总之,不管什么都靠虚拟解决的现代潮流是不对的。必须让孩子体验更多的事情才行。”

“爷爷你小时候是还没有电视的吗?”

“不,到了昭和30年代中期,电视就相当普及了。《超人》、《月光假面》等作品大流行。据说还有孩子用包袱皮代替披风围在脖子上,从树上跳下来导致骨折的呢。”

当时的孩子分不清现实和虚构啊。

“漫画呢?是《铁臂阿童木》的时代吗?”

“嗯,差不多。不过,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大概是昭和40年代的样子,逐渐有了面向更年长的读者、接近现代漫画的作品。长辈们很看不起我们,说什么’大学生在电车里看漫画像什么样’。”

“嗬,是这样的时代啊。”

“真是无聊的偏见!老年人思想太僵硬,理解不了新的价值观。在电车里看漫画有什么不对啊!”

然而这么说的爷爷现在自己却看不起在公园里玩《宝可梦GO》的人。

“都有些怎样的漫画啊?”
“我喜欢的是《明日之丈》。”

“哦哦,我有听说过。是拳击漫画吧?”

“嗯,在当时是非常有人气的。昭和45年,对手力石彻死去的时候,粉丝们还聚在一起为他举行了葬礼。”

“葬礼?漫画角色的葬礼?这是真的吗?”

“嗯,是由寺山修司牵头,办得非常盛大呢。”

哇啊,这根本就是分不清现实和虚构了吧?

“同一年还发生了赤军派的学生劫持客机去北朝鲜的事件。”

“赤军派是什么?”

“是左翼的过激派组织。他们从日本出发的时候,还发表了’我们是明日之丈’这样的声明。”

“还对恐怖分子造成影响吗?!”

太糟糕了。如果是现在的话,推特上都要闹翻天了吧。

“日本也有过这样的事件啊。”

“正好是70年安保的时候。这类左翼的过激派学生是相当多的。日本各地都经常闹游行。还和机动队起了冲突。”

“现在根本是无法想象。”

“我在学生时代也参加过几次反美游行的。”

爷爷眯起眼睛,怀念地说道。

“欸欸,真的吗?”

“嗯。戴上安全帽,拿着武斗棒。”

“武斗棒?”

“就是方木料。用那个来打机动队。”

“欸欸?!”

“其他还有把铺路石弄下来砸过去,丢火焰瓶……”

“火焰瓶?!”

“机动队也会用硬铅的盾牌打我们,还会用泵车放水冲我们,把催泪弹直接丢过来。彼此彼此。”

太、太厉害了。这几乎就是战争了吧!我还以为战争在昭和20年就结束了。

“爷爷你那个时代的青春真是难度好高啊……”

“嗯。虽然不像现在有那么多东西,但是过得非常充实。看到现在这些只会沉迷游戏的年轻人,真是觉得太可怜了。”

抱歉,我一点都不羡慕啊!我才不想被盾牌打,还被扔催泪弹!

“啊啊,已经这么晚了。”我看了下表,“快吃晚饭了,我得回去了。”

“嗯。今天辛苦你了,很有参考价值。”

刚才聊的这些话有参考价值吗?

“啊,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

爷爷叫住了起身准备离去的我。然后拿出了纸和笔。

“你能在这张纸上写一下姓名、年龄和今天的日期吗?”

“哈?为什么啊?”

“就是那个。”他指了指我喝了可乐的杯子,“我想和吸管一起保存下来。”

“所以说为什么啊?”

“你应该知道我在收集各种各样的东西吧?”

“嗯。”

“我最近打算收集别人用过的吸管。”
“哈啊啊啊啊?!”

“之前我是收集别人吸过的烟头。但是最近吸烟的人越来越少了。而且香烟的话,就没法收集未成年人的东西了。所以我打算改成用过的习惯。第一号收藏品就是孙女用过的吸管……”

“这算什么啊?!变态!”

“才不是变态!”爷爷恼羞成怒了,“我这不是在征求你的许可吗!”

“我才不会许可!”

“话说在前头,我可没有舔少女唾液的兴趣。吸管会洗干净,然后用塑料袋包起来保管。”

“问题不在这里!”

“为什么?收集用过的吸管又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都说了问题不在这里!”

我将吸管捏成一团放进口袋回家了。留在这里的话,很可能就被拿去做收藏品了。


回到家里,我有些好奇地用“70年安保”、“学生运动”等关键词搜索了视频。

哇,好厉害。

就像爷爷说的那样,那个时代的年轻人真乱来啊!

和机动队斗殴!

占据大学,从屋顶扔火焰瓶!

爷爷也在其中吗?大家都用毛巾蒙住了脸,看不清长相。

不过还真是难以相信。一个人究竟要怎样才会成长成这样啊。

看着看着,我意识到了,这些人是属于生下来一次都没有玩过电子游戏的年代。

因为无法在游戏中抓怪物,所以只能抓真的昆虫来注射。因为没有在假想现实和怪物战斗,所以才在现实世界向别人扔火焰瓶。

嗯,果然是不值得羡慕啊。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