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晚清往事第2季:天国咏叹(三)

来源:NuclearEngineer  时间:2019-03-06 11:15:57

​​没看过前面的可以点:晚清往事

题外话:

第一,是要更正。之前一篇里一如既往的有错误,而且是大错误,以至于不能含糊了事。当年琛哥说,做错要承认,挨打要立正,这个道理大清朝始终想不明白,在下是一直谨记的。

本朝太祖的女儿是“讷”,跟林则徐没有关系。

出自“讷于言而敏于行”,当她叫肖力的时候,可能忘记这名字的出处了。

第二,是关于张国梁外号的出处,看到有人说另有其人。这位读者很客气说很多历史学家也搞混了,所以我也只好说我也是受害者。好在是小事情,就不发律师函了。这件事我也没有能力去考证,本段里还有个梗也跟这有关,大家姑妄听之吧。

另外关于永安围城,我看的资料是向荣建议赛尚阿放出一角,准备在后面追杀,乌兰泰反对。后来太平军真跑了,却是乌兰泰负责追。他一上来也成功了杀了两千多人。可是一得意就继续追,犯了穷寇莫追的忌讳被打了伏击,损失了好几个总兵。于是赛尚阿开始重用向荣,直到自己被轰走。

细节真的是说不完,有时候有些我觉得有争议的就不展开说了,不能求全就求给大家一个整体感吧。

阁下是懂行的,让您见笑了。

第三,也有人希望多聊聊太平天国前期南王,西王的故事。怎么说呢,首先真的是资料不多。就像我说的,他们失败了,没人去探究这些细节。又因为是一帮底层人民起义,自己的记录也不多。冯云山被人觉得了不起,一个原因是李秀成自述里说最佩服的就是他。问题是李秀成的自述只怕也有很多有失公允的地方,起码冯云山他没怎么直接打过交道,都是听闻。冯是个人才,太平天国不缺人才,缺的是一个让人才不要互害的制度。

萧朝贵也是如此,据说他很勇敢也算宽厚,有一次攻城时候被当地一位姓杨的书生误认为是清廷大官,冲过来献计怎么退贼,说着说着看形势不对,吓得半死。萧朝贵也没为难他,就让他跑了。

这些和主旨无关,冯和萧能活下来其实也不会怎样,我以为太平天国真要想有所不同,实际只能寄希望在洪仁玕身上,可他自身和太平天国的缺陷使得这几乎不可能,这些我们后面会聊到。就到时候再说吧。

假如读者老爷看的是修正版可能有些不知所云,没关系谁掌握了现在 谁就掌握了过去。在偶的文章里,偶是一贯正确的。


回到正题:


太平天国定鼎南京之后的第一步是北伐。


由太平天国的两位丞相林凤祥,李开芳带领一只偏师北上,准备直取北京。丞相在太平天国是低于王的武职,当然整个南京基本就是一个兵营,有点类似斯巴达的军营模式。


在后来的忠王李秀成自述里,天平天国十大失误前三都是和北伐有关,李秀成认为前三失误就是北伐,第一次救援,第二次救援。


林凤祥和李开芳带领着广西出来的精锐老部下进行北伐,可以说从开始就不顺利。他们的后续梯队走错了路,误打误撞到了六合,被清军偷袭炸毁了火药库使得不少部队没能继续北伐。


根据罗尔纲的考证,大约是两万多人真正参加了北伐。

太平军北伐线路图太平军北伐线路图

他们攻克了河南归德,却因为渡船已被清军悉数烧毁,只能一路往西顺黄河而上,一直到了巩县的汜水才得到了船只。这一次也是清军的细作混入军营点燃了火药桶,引起了对岸的清军警觉,无可奈儿之下林凤祥只能一条胡同走到黑,强行渡河。


就这样又有三千人留在这边,后来加入到太平军西征的部队中。


余下的渡过黄河,进入河南,山西,然后直隶。


此时可说是兜了一个大圈子,清军有了足够的时间调集部队,他们这时候面对的是胜保的察哈尔兵,多隆阿的黑龙江马队和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咸丰帝最拿得出手的家底基本就在这了。


饶是如此京师震动,三万多户人家逃离京师,连咸丰帝也开始在热河看房。


年轻的皇帝在指挥远方战争的时候颇有勇气,此时则遵循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教义。


北伐军一路前进,吸引来了不少捻军和各色义军,固然声势浩大但这其中多是乌合之众。


他们打下静海,攻占了杨柳青,天津就在咫尺。

太平军北伐路线图太平军北伐路线图

这时候这支远征军已到了强弩之末,此时是10月底,南方士兵对于没有暖气的北方束手无策,战斗力大幅减弱。加之上太平军以步兵为多,在灵活机动上也不是满蒙骑兵的对手。


林,李大军被包围在了静海。


他们向天京求援,于是第一拨援军出发,7千多人的这支部队进攻神速,二月出发,四月就到了山东临清。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开始拼命进攻临清,在付出颇大代价打下之后,得到了一座空城。城内清军把存粮都烧了。因为加入了很多捻军,此时太平军人数已有数万。捻军其实是各自成军的松散组织,你可以理解为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某种意义上来说太平天国也有点像ISIS。


人家是拿着黑旗,太平军则是裹着红巾。


1853年有一支混合着信仰和民族主义的部队一点也不奇怪,几十年后也有一支部队带着外来信仰和建立一个理想主义梦想在神州大地行走。


而今时今日在中东又重演了这一幕,可见历史就是这么一再重演。


这数万太平军没有粮食再次被胜保带领的清军包围,最后大部分牺牲,遑论支援了。


林凤祥和李开芳则因为得知援军的到来,决定前去汇合,撤退到了连镇(河北)。这时林凤祥做出了最后一个错误决定。


他再次分兵,让李开芳去支援那支已经失败了的援军,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一点,自己死守连镇。


最后林凤祥在连镇被俘,而李开芳前进到高唐后,粮尽被俘。


在1854年太平军还派出了燕王秦日纲二次北上。


这个时候秦日纲刚刚封了燕王,配了媳妇新修了府邸,他特意在门前画了两只大象,可惜这时候的他冲锋也跟大象差不多,稍一受惊吓就跑了。


于是北伐失败,北伐军全军覆灭。

太平军北伐:两万孤师悲壮远征,全军覆没太平军北伐:两万孤师悲壮远征,全军覆没

后来​林凤祥被押解到北京菜市口凌迟,当时有人记录,“刀所及處,眼光猶直視之,終未嘗出一聲。”


我无法想象怎么能做到不出一声,我想他是个很勇敢的人,太平军里有很多勇敢的人,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匹配的理想。


在观点上我的行文一向比较克制,尽量只陈述事实,不夹带观点,但历史就会有观点,只是是多,还是少,以前关于北伐的看法中比较常见的两种说法是,北伐兵力太少,导致失败,或者是杨秀清偏安南京派出的部队无疑就是有去无回的。

太平军北伐名将林凤详被凌迟而死太平军北伐名将林凤详被凌迟而死

这么说未免有失公允。


此时是1853年,南京初定,要说杨秀清已经严重腐化,未免有些片面。他身为太平天国的最高指挥官,此时并无迹象需要担心内部斗争。这次北伐目的也很明确“师行间道,疾趋燕都,无贪攻城夺地糜时日。”


林凤祥和李开芳就是攻城夺地靡费时日,耽误了战机,再加上天气转冷,使得主要靠走的太平军行动缓慢,同样撤退的时候也很难有效的甩开追兵。


当然你可以说不晓天文也是指挥官的失误,这自然把拿破仑都算在了其中,那么杨秀清被骂也是哑口无言了。


北伐的失败还有个原因是语言不通,太平天国的官方语言是客家话,这门语言在南方都是不太好懂的。估计当林凤祥大喊一声,弟兄们往南冲的时候,手下的北方将士可能会往四个方向跑去。


语言带来的障碍无疑给指挥,动员群众等等都带来了问题。


北伐牵制了清廷北方的数万军队,给了太平天国同时期西征和后来的东征创造了条件。自然也使得曾国藩的重要性陡然增加。


这里再多嘴如果一句,如果太平天国的北伐是等到1858年,赶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那么两万北伐军对于清廷的打击可能就是致命的了。


不过历史哪有那么多如果。


1852年当太平军第一次经过长沙的时候,耗费81天,折损了西王也没能攻克。


就在围城的这段时间,太平军还做了一件事就是毁坏了岳麓书院。

现今岳麓书院现今岳麓书院

这座书院能人辈出,门口写着“惟楚有才,于斯为盛”,听着口气颇大。不过要是知道光是晚清一朝,魏源,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郭嵩焘都是这里的学生,想来你下次秋日经过长沙的时候会有兴趣驻足看看枫叶。


好像那山上还有一座”爱晚亭”,名字听着特别带劲。可看网上的图片,觉得会有人在里面唱”最炫民族风”那一类的歌。


要请长沙的朋友指教了,可能是我俗。


这座学院不光教圣贤书,在当时还会教习《戚继光兵法》这样的课程,培养的是国士,这也似乎注解了为什么中兴名臣们虽是文官却心中多有韬略。


破坏书院这件事无疑激怒了其中一位学子曾国藩。


曾国藩,这位曾子七十世孙,这时候正丁忧在家为母守丧。


他也曾是书院的学生,三十岁前是一个缺点一箩筐的三俗人士,在三十岁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日记里立志要做圣人,一心希望有朝一日成为跟他的学长朱熹一样,从此开始了截然不同的的人生。不过我们知道他最出名的应该是军功,而近来大家对他的学问,做人,做官无不推崇,甚至有“古今第一完人”的头衔。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算出众,他曾是穆彰阿的门下,咸丰皇帝担任一把手后,他上表《敬陈圣德三端预防流弊疏奏》。


这份奏折里曾国藩说,皇帝有敬慎之美德,却流于琐碎;有好古之美德,却流于虚文;有广大之美德,却有骄矜之气。


《出师表》诸葛亮数落刘禅是没问题,曾国藩这么一大段,咸丰看了将奏折怒掷于地,若不是当时的军机大臣祁隽藻及时出来救场,或许清史稿上就没这号人物了。


祁隽藻说,“主圣臣真!”,算是帮曾国藩躲过一劫。


在很多学习曾国藩的成功学书籍里面说,曾年轻时学孔孟,中年习法家(韩李),晚年好老庄。


在中国要成功似乎始终是这么一条道路,此时的曾国藩还有一股子韧劲,所以他还不成功,丁忧回老家去了。


在咸丰帝群发帮办团练的时候,对于曾国藩只怕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某种意义上来说,曾国藩和太平天国之间的较量是湖南人和客家人,是改良派和革命派之间的较量。是中国未来道路选择题上的对错之争。


赢得那个将要面对世界,来回答下一题,中国将何去何从。这和1945年的时候一样,答案如何都不是公布最终成绩,答卷还没写完呢。


就在太平天国定都,颁布法令,组织北伐的时候。曾国藩也在湖南训练乡勇,最初的目的很直接奉旨保家。但是因为得罪人太多,曾国藩只能在衡州练兵,当时他的主要搭档是王錱。

曾国藩训练的湘军曾国藩训练的湘军

王錱是生员,也就是秀才,早在曾国藩之前就已经训练了一只部队。他人微言轻,希望得到曾国藩这样朝廷大员的支持。曾国藩对于军事还是新手,自然也需要王錱这样的人才相助。


两人一拍即合,很快又一拍两散。


王錱希望扩充实力,把自己手下的三千人扩到六千。曾国藩希望建立更类似于一只听自己指挥的军队,对于将校曾国藩也更倾向于自己的幕僚门下。


最后当曾国藩准备出征的时候,把王錱留守使得矛盾彻底激化。王錱投奔了当时的湖南巡抚骆秉章,也就是左宗棠一侧,他的部队后来是左宗棠楚军的核心主力。


完成军队还要在舆论上取得制高点,所谓师出有名。这一点曾国藩不愧是大儒,一篇《讨粤匪檄》写得相当经典,尤其是下面一句:


乃開闢以來名教之奇變,我孔子、孟子之所痛哭於九原,凡讀書識字者,又烏可袖手安坐,不思一為之所也。


非常巧妙的把太平天国和所有的读书人对立了起来。这不再是保卫鞑靼人江山,而是中华文化存续的战争了,这和以前说过卖保健品把孝道绑在了一起差不多,就案例来说很成功。


当然太平天国也有《天朝田亩制度》,这是个乌托邦似的土地政策,总结出来就是。


”有田同耕,有飯同食,有衣同穿,有錢同使,無處不均,無人不飽“


很符合当时这个农民政权的特色,语言通俗易懂,你发动的是士大夫,我唤醒农民兄弟,大家其实动员力半斤八两。因为在口号后头,拼的是战略和钱。

《天朝田亩制度》《天朝田亩制度》

此时天京府库里有着大把的银钱,而曾国藩则有些囊中羞涩,他向士绅募捐,但同时在募捐的人很多。后来他开始设关卡,征收厘稅,这已经是硬性摊派了。这无疑得罪了原来收税的那帮官员,于是湖南地方上的官员或者在曾国藩的关卡前面再设一道关卡,或者直接挪走他的银子。


我们说过有时候报国是个很难的事情。


1854年自觉已经练好一支新军的曾国藩踌躇满志,也开始了他的东征。


这和他的对手想法差不多,曾国藩将遇到的是西征的太平军。


他首次遇到的是石祥祯,石达开的堂兄,此兄有个外号,叫做“铁公鸡”。据说他也曾是天地会中的人物,功夫十分了得。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有个这么不霸气的名字,相比石达开的外号“石敢当”,这个“铁公鸡”有种似乎不太会有年终奖的感觉。


此时太平天国后期的两大台柱,李秀成在负责看守南京九道城门中的某一个,陈玉成就在“铁公鸡”的麾下担任一名旗兵,顾名思义大概是个传令兵。


两军在宁乡相遇,初一交锋湘军就被打了个大败而归。但是太平军见这次清军来势汹汹,以为是主力,连夜撤到靖港等地。湘军见状急忙进兵想要夺取岳州,希望扭转局面。

太平军主要战场太平军主要战场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湖北的太平军援军正好赶到,和湖南石祥祯部汇合,再次打得湘军大败而逃。


此时曾国藩也赶到了长沙,在他的记叙里,当时”人自以为必败“,”闻吹角及火光,皆自惊“。打到这份上,曾国藩不用熟读兵书也知道该跑了,于是命令的满族将军塔齐步,汇合彭玉麟的水师移师湘潭。这分走他一半的部队。


按照原定计划曾国藩随后也就撤退了,这时候靖港的乡团跑来报告说,那里的太平军人数很少,一打就跑了,而且这些乡团连浮桥都给曾搭好了。


换作别的将官肯定不愿犯险。


可同样心中不免狐疑的曾国藩不同,他身后的压力实在太大。这时的他早在湖南官场把人得罪光了。一个是他夺了当地的司法权,在当地判案一律的重刑,两百多起案子据说全都是三种刑法,杖,杀,鞭。这给他自己落下个曾剃头的恶名不说,主要是挡了当地司法官员的财路。


他的手下塔齐步操练湘军和绿营也得罪了地方武官鲍起豹,一次塔齐步想要责罚绿营士兵,鲍起豹居然挑唆士兵去找塔齐步算账。绿营一帮子大兵拿着家伙找来找去,找不到塔齐步,干脆冲进曾国藩的住处,拿着武器在曾国藩的鼻子前头比划。


情急之下曾国藩找来湖南巡抚骆秉章相救才算解围。而骆秉章当时就住在曾国藩的隔壁,他的姗姗来迟,自然说明整个湖南官员的态度。


曾国藩最心腹的幕僚赵文烈曾说,”历年辛苦,与贼战者不过十之三四,与世俗文法战者不啻十之五六。”


最难对付的往往是自己人啊。玩过《潜伏之赤途》的同好们,应该深有体会了吧。

(没玩过的,关注我微信公众号ltzy0005,聊天专用,回复赤途,可以获得下载地址)


压力之下曾国藩亲率战船40艘,步军800人奔袭靖港,开始了他的怀疑人生之战。


很明显他是没看天气预报就出了门,那天属于风力9-10级,战船速度太快,没能停在靖港而是泊到对岸,太平军自然没有客气的,马上就是火攻。


曾国藩的水师瞬间损失10余艘战船。


步军一看水军失利,本来就人心动摇,立刻调头冲锋。


曾国藩亲自拔剑督阵,竖起令旗,写“过旗者斩”。


于是湘军绕开旗跑。


怀疑起人生的曾国藩决定跳水自杀,幸得幕僚李元度派人守在他身边,把他从水里救了回来。


就算这样曾国藩还是想要寻死,又给弟弟曾国葆写信告知棺材尺寸,幸亏这时候湘潭传来消息,塔齐步和彭玉麟在那里取得大捷。


就这样本南方战场对于清廷总算有了点起色,

1854年7月25日,官军在湖南洞庭湖畔的永州破太平军,解长沙之围1854年7月25日,官军在湖南洞庭湖畔的永州破太平军,解长沙之围

战败的石祥祯回到天京,据说他听闻镇守江南大营的张钊(张国梁?)正好在外面围城,于是决定要铲除天地会叛徒。他跑出去找张钊单挑,张钊也就答应了。


两国人交手,铁公鸡武功好过大角羊,居然将张钊活捉。就在回归本阵的时候,张钊在靴子里藏有小刀,暗算了石祥祯,逃回了江南大营。


铁公鸡因为失血过多,不久就死去了。


于是西征的任务就落到了翼王石达开的身上,对于曾国藩来说再一次怀疑人生的机会也来了。


P.S 看完不打赏,起码点个赞或者转发啊,亲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