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韩媒称中国网红成韩企新宠儿:需认真分辨仿“山寨”

来源:风云不决  时间:2016-12-26 09:51:00

      图为上月受爱敬集团邀请来到首尔明洞的网红陈知婉和陈诗。大量粉丝能够看到网红上传到SNS的每一张照片,可以起到直接的广告效果。

参考消息网12月26日报道韩媒称,在韩国国内曾发生过一件“大事”,证明了中国网红的影响力。今年9月,进口和销售乔治·阿玛尼等70余个国内外品牌、销售额达一万亿韩元的大企业新世界国际(以下简称“新世界”)与一名中国网红签订了一对一的包销合同。新世界明年1月起计划对华出口化妆品品牌VIDIVICI的散粉,而销售权却仅交给了这名拥有着250万名粉丝的中国网红一人手中。

中国网红影响力巨大

据韩国《中央日报》网站12月26日报道,新世界的一位高层人士表示,“在考虑有关进入中国市场的营销战略时,机缘巧合地与中国网红签订了合同。在合同上盖章之前,我们也从阿里巴巴等中国IT企业那里进行过认证及相关无数次的检验”。从韩国大企业将中国个人作为独家合约伙伴一事,可看出网红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

报道称,事实上,网红的着装、饮食以及所用的化妆品等对于追随着他们的粉丝而言,均已成为了强有力的“生活指南”。LG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赵友(音)分析称,“网红即是拥有着数百万粉丝的超级明星,而同时又与望尘莫及的艺人有所不同,是如同可以实时聊天的姐姐哥哥般亲切。因为通过SNS与粉丝进行直接交流,所以与有些名气的艺人相比,网红拥有着更为巨大的影响力”。

在中国当地,随着相关企业的迅速成长,“网红经济”这一新词也应运而生。根据阿里巴巴统计,网红所经营的线上购物中心规模达10.4万亿韩元,远高于中国电影产业规模。时装模特出身的网红张大奕,一天的销售额便能达到108亿韩元,而另一位拥有着全球性知名度的网红Papi酱,其个人视频所植入的广告拍卖价高达39亿韩元。网红的视频如同美国超级碗一样,各大企业均不惜花重金争先植入自己的广告,由此可见网红的视频作为一种文化内容,其价值得到了认可。

这也是为何韩国企业会将网红看做是进驻中国市场的桥头堡的原因所在。韩国国内盛情邀请网红的部门数不胜数,包括企业、政府和公共机构乃至医院。例如,今年7月首尔江南区原辰整形医院便通过网红的淘宝账号实时销售面膜。每张面膜的售价为4000韩元,8万张面膜在一小时内便宣布告罄。提出网红营销策划的外贸商夏伦(音)表示,“通过网红打入中国市场的步骤要比想象中简单得多,所以网红的影响力自然越来越大”。

而已经看穿这一点的江南区为了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还邀请了10名网红组成旅游考察团游览江南街道。江南区政府观光振兴课负责人金惠善(音)称,“网红上传至SNS的旅行、美食照片等可以对中国人立即起到直接广告效果,网红在中国的影响力要高于艺人”。

网红孵化器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随着网红影响力的与日俱增,相关系统管理网红的经纪公司也在中国应运而生:淘宝总部所在的杭州便是大本营。据LG经济研究院了解,网红孵化器公司也会如同挖掘艺人一样召集网红练习生,对其展开系统训练;而若是聘了已经走红的网红,收入分配则会同样按照演艺经纪系统的方式运营。

在挖掘网红时,首先是通过选秀选拔类似于练习生一样的预备网红,然后对其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妆容、身材管理和演讲培训;而在这一过程中可以培养其拥有制作个人视频的能力。在接受一段时间的教育之后,网红将与策划人、设计师、摄影师等专业管理人员一起运营SNS,并直接运营网店。如此训练而成的网红一般可以分得自己线上销售额的10%-20%。

报道称,网红也分三六九等。和粉丝数是衡量艺人人气的标准一样,网红的影响力首先也是从其粉丝数量说起。粉丝数量超过30万名的网红便会是经纪公司的“引进对象”。因为这类网红并不是单纯因为兴趣才活跃在SNS上,其中的大部分人均会通过经营网店等方式来建立自己的收益结构;而经纪公司则会为其提供稳定的产品生产线以及流通管理,并从中获取部分收益。目前淘宝销量前十的网红网店均是通过经纪公司管理,因为为了解决巨额订单,网红的网店需要来自经纪公司的帮助。

需要集中精力来分辨网红的真假

所以,想要借助网红销售的韩国企业需要集中精力来分辨网红的真假。用好了确实能大获成功,但也有不少情况是被徒有其表的网红所蒙骗而遭受了损失。韩国境内运用网红营销最为成功的爱茉莉太平洋公司方面表示,“虽然还没有完善的评价标准,但一般粉丝数达200万以上的网红便属于A级。在一起工作后,效果显著的网红会被再次聘用;此外,也会通过网红社区进行评价调查,从而慎重选用网红”。中国市场营销专门企业2ab室室长金南荣(音)称,“虽然粉丝数是评价网红的最高标准,但也并非仅凭这一项进行评价。我们还会每天利用消费者监督制度,通过对网红上传到网络上的每一个帖子回复数量以及点赞数量对网红进行评价”。

报道称,在如同火山爆发般迅速成长起来的网红经济中同样也有暗流涌动。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网红的“山寨”生意。一位要求匿名的著名设计师曾斥责道,“精心设计的衣服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便会在淘宝中以低于原价10倍以上的低廉价格出售。韩国设计师饭碗会因为网红而被抢”,部分网红会将在韩国发现的喜欢的服装发给中国工厂,生产出设计如出一辙的山寨货。

韩国服装行业协会有关人士表示,“每次参加有关网红的研讨会时都会发现,因为网红的山寨货而遭受损失的企业在不断增加。中国国内的商标法并不和韩国国内一样严格,因此便被部分网红钻了空子”。

此外,也有很多合同诈骗受害的事例。今年10月,外贸商朴某突然联系不上与自己签订了包销合同的网红。朴某表示,“该网红口头做出承诺,只要我们能提供两万个产品,便负责全部销售完毕。而当我们听信了网红口头承诺开始大量生产化妆品时,其却单方面撕毁了合同,而我们的产品只能积压在库。通过网红进入中国市场,销售大获成功几率会很高。一味听信这种传言的我们现在感到十分后悔”。由于经常发生单方面撕毁合同的情况,所以合同也不再是什么能够保证交易的安全措施。上海贸易馆馆长姜玟朱(音)建议道,“如果想要通过网红进驻中国市场,比起直接签订合同,支付一点手续费通过网红专业中介企业进行更为安全”。

报道称,因此应该通过现实渠道接近网红,而非一味追逐网红的幻象。

【延伸阅读】美媒看中国网红经济“旋风”:新规或致行业洗牌

参考消息网12月24日报道美媒称,过去一年来,互联网名人效应在中国大爆发,网络视频直播行业井喷式发展,催生了一些百万富豪。不过,就在网络视频迅速蹿红之际,这个蓬勃的产业也成为中国又一个监管目标。

网红在年轻一代刮起旋风

据美国之音电台网站12月19日报道,互联网明星们的崛起在中国年轻一代中刮起旋风,那些1990年末出生的人尤其渴望在国内网络视频直播市场出人头地。据网上统计门户Statista估计,今年这项产业至少价值90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了55%,观众群超过5000万。

报道称,那些网络明星被称为“网红”,他们可以把网上的名气变成真实的生意,而且涉足所有行业,不仅限于娱乐、美容和时尚。

22岁的黄仙儿在大学主修广告专业,和很多人一样,她也追求着“网红”梦。她说:“我毕业的时候,这个时代已经到了网络时代了,还有直播爆发,我几个同学可能也是在做类似的工作。”

报道称,很多年轻的女网红在网上唱歌跳舞,或者与男性挑逗调情,但黄仙儿却开辟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她利用接受过的旅游专家训练,制作有关城市旅游的短片,在她所在的公司的优酷频道上播出。点击挣来的收入以及公司广告赞助为她的网络生意提供了资金,但她还没有实现盈利,因为据她所在的网红孵化公司Vermodel说,她刚刚开始吸引到数以千计的粉丝。这家有10名员工的小公司在自己的网站上说,目前和公司签约的“网红和主播”超过200人,兼职签约超过万人。

网红之路日趋“容易”

报道称,中国第一代的网络一线明星包括文学界名人,比如作家韩寒,他在2010年被《时代》杂志评为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青岛微创新营销公司首席执行官孟得明说,从那以后,随着社交媒体的成熟,并且在视频博客技术的支持下,中国网民获准通过分享用户自创的视频内容的方式来博取网络知名度。

他说,随着手持电子设备的普及,网络视频快速发展,网红的明星之路变得更容易了。此外,Papi酱以快节奏的搞笑独白获得巨大成功,为这个新兴市场掀开了新的篇章。

他说:“2016年网红经济火爆主要是因为视频方面,比如Papi酱,年初的时候有投资机构对她投资,引爆了网红经济这个话题。”

Papi酱的搞笑独白拿各种日常话题寻开心,四个月后赚到了2.9亿点击。3月间,一位风险投资家投入1200万元,Papi酱一夜爆红;在4月间的一次视频广告贴片招标会上,各商家纷纷竞争,最高出价2200万元,请这位网络明星推销他们的品牌。

分析人士说,如果让规模进一步扩展,把所有行业的意见领袖都包括进来,让他们维持一个切实可行的网络商业模式,中国的网红经济前景将会一片光明。

网络管控让市场面临洗牌

但孟得明说,范围广泛的网络管控,包括最近禁止直播的措施,有可能再次震动整个产业的大局。不过他认为,这对网络名人的影响可能是有限的。

在个人层面,比如Papi酱,某些社交媒体网络平台要求她删除某些贴子,当局认为她使用了粗俗或侮辱性的语言。Vermodel说,它旗下的网红们还没有收到任何警告,唯一的例外就是平台提醒大家,他们的直播内容一定要保持“绿色健康”。

在整个产业层面,根据文化部几天前公布的一项通知,在全国200个直播平台中,如果任何一家未能获得许可证,该平台便不得进行直播。通知还说,直播表演者必须在媒体平台实名登记,而媒体平台则要为内容负责,这些内容要遵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9月间最后敲定的有关规定。

媒体称,业界重组是不可避免的。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乔木说,最新的直播禁令符合范围广泛的一系列网络管控措施。不过,他也认为,娱乐界受到的影响将会有限。

2016年2月19日,23岁的张琪格准备从上海的一处网络演播室开始她的视频直播。(美联社)

(2016-12-24 00:19:01)

【延伸阅读】外媒关注中国整形医生荒:“网红”助推下颜值经济爆表

参考消息网12月21日报道外媒称,在市场需求量庞大的深圳,这两年进入医疗美容行业的机构数量呈几何级增长,非常火爆。包括开发商在内的一些大型机构也开始涉足该行业,瓜分这块蛋糕。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20日报道,近日举行的广东省2017届高校毕业生医学类急需紧缺人才专场供需见面会上,整形外科专业的研究生非常抢手,不少人还没有毕业就被用人单位招走了,有的招聘单位甚至开出了十几万元的月薪。

出于人类的爱美天性,再加上网络审美时代“小鲜肉”与“网红脸”当道,也使得“颜值经济”红透半边天。

医疗美容,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

据相关产业研究机构统计,截至2015年,中国泛医疗美容市场的规模超过5000亿元,近几年行业增速达20%~30%。

蛋糕虽诱人,但是对于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来说,压力也不小:一方面人力成本和广告费用挤占了相当一部分利润;另一方面,大量没有资质的整形机构侵压了大部分的市场。

这两年,医学美容机构呈现爆发式的增长,不过大部分市场被没有整形美容资质的美容机构抢占。目前,我国各类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已经超过1万家,但是据业内人士估计,大大小小的生活美容机构超过300万家。

为何医疗美容行业这两年发展势头如此迅猛?除了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以及韩国美容产业示范效应的拉动之外,技术的突飞猛进,也让爱美者们整形时少了很多痛苦。

与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的韩国整形美容业相比,中国的整形美容起步晚,布局和规划不足,很多美容医生是外科医生半路改行而来,而今不少已经成为医学美容界的“大咖”。

金字塔尖的元老暂且不谈,普通的高端人才缺口也仍巨大。按照业内的说法,这里的高端人才是指临床经验丰富、手术做得漂亮,一般本科毕业至少要10年经验才能达到这个层级。

由于粥多僧少,医疗美容机构之间挖墙脚现象也较普遍,一些从业人员的工资也借势被推得很高,甚至出现了一位临床经验不太丰富的博士后被挖走,月薪从2万元拔高到8万元的极端例子。

资料图:在整容医院内,一名顾客在接受术前X光照射,检查面部骨骼的构造。新华社记者 何璐璐 摄

(2016-12-21 09:49:00)

【延伸阅读】娱乐八卦成热点 港媒质疑网红和“小鲜肉”能否拯救微博

参考消息网9月25日报道港媒称,微博平台发布的信息表明,微博现在主要是在讨论流行歌星和网红们,名人离婚引发关于中国现代婚姻状况的讨论。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9月20日报道,据微博商务运营高级主管米克罗·曹近日在上海举行的一个记者会上说,娱乐新闻和幽默现在是微博上讨论最多的内容,新闻排在第三,紧随其后的是关于两性关系的讨论。

报道称,流行歌手在微博上有数百万追随者,这些歌手因为他们男孩似的外貌而被称为“小鲜肉”,鹿晗、吴亦凡和李易峰等“小鲜肉”在微博上都有着数量庞大的粉丝。

杭州一名30来岁的大学教师王悦(音)说,“当时(2010年),微博对我来说是了解全国各地新闻的好渠道,尤其是我可以听到被媒体忽视或规避的声音。”

她曾经是微博的活跃用户,但现在很少登陆。“现在,当我打开微博时,最上面总是会出现几条广告,然后是关于名人的各种八卦,或者是一些愚蠢无聊的笑话,我关注的很多媒体人和评论员很久之前就不再进行账户更新了。”

报道称,新浪微博的迅猛发展始于2009年,这是一个在线公共舆论论坛,对中国的审查机构也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美籍华人投资者薛必群,网名薛蛮子,有过千万粉丝,他因在北京嫖娼而被警方逮捕,后在电视上公开道歉。

后来,数百万用户不再使用微博,微信的崛起使得微博的日子更加难过。

曹说,微博采取的战略是吸引名人使用微博,这样粉丝也会追随他们使用微博,除了流行歌手,微博还有超过3.6万名积极在线名人,主要是年轻女子和女孩们,她们吸引了3.85亿粉丝到微博,其中很多人来自中小城市。

曹说:“他们通常都是年轻人,往往都喜欢流行图片、视频、流行歌手和八卦。当出现热门话题时,他们尤其激动,当有坏事发生时,他们会非常迅速地跳出来嘲笑挖苦。”

曹说,一定程度上,因为“小鲜肉”的流行,微博用户女性首次超过男性,一年前,这一数字是51%对46%。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崔保国说,微博在通过网红和娱乐八卦吸引新用户上的成功是以公众讨论的沉默为代价的。

他说:“尽管活跃用户人数在增长,但是,我认为其未来并不乐观,它不会笑得太久。”(编译/许燕红)

papi酱(左)与投资人罗振宇合影(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

(2016-09-25 00:26:00)

【延伸阅读】台媒称大陆“语音网红”兴起:不再靠脸吃饭

参考消息网10月12日报道台媒称,大陆直播平台越来越多,捧红一票主播、网红。除了视频直播平台,现在还出现“不看脸的直播产品”──语音直播平台。只靠说话聊天、分享深度知识,就能当上“语音网红”。语音直播的出现,也被解读未来网红将走向“知识化”,不再只看颜值。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10月12日报道,语音直播平台被形容是“FM+直播”的综合体,最大特征是主播不需露脸,直播者主要透过语音谈话与观众互动、问答,并可适时在直播画面上传图片、PPT做“讲解”。虽语音直播形式和目前当道的映客、花椒等视频直播不同,但语音直播同样有打赏、送礼物功能。

报道称,语音直播平台的掘起,被解读为将使“语音网红”成为直播市场的新生力量。以新浪微博新推出的语音直播产品“红豆Live”为例,已吸引新浪微博CEO王高飞、知名导演“叫兽易小星”(本名易振兴)等名人“站台”,透过语音形式开启个人直播首秀。

未来该平台正式上线,将邀请大V、“知识网红”入驻,透过语音直播分享自己的知识与创作内容。直播主题则将聚焦汽车、星座、健康、科学知识、旅行,强调“去秀场化、去美女化”。

互联网业内人士分析,语音直播主要抢攻财经、教育、健康、音乐、自然科学等专业性领域,直播内容对语气、语境和语义要求更高,“语音主播”自然能起到知识共享、讯息传播的功效,使“网红”走向知识化、专业化,不再只有高颜值的俊男美女才能成为“网红”。

 

(2016-10-12 19:19:03)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