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这部被誉为“中国最良心”的恐怖片 值得一看

来源:中华网官微  时间:2017-01-16 09:47:59

一直都不太喜欢国产恐怖片,因为审查的原因,总能从中闻出一股子说教的味道。

并且,总靠音效和化妆以及演员们凄厉的惨叫声来营造恐怖氛围的手段,看多了真心审美疲劳。

但最近被安利了一部听说很好看又很吓人的国产恐怖片,《中邪》

在第十届First青年影展上,这部由非专业班底拍摄的惊悚片成了舆论的焦点,被众多影评人赞为“中国最良心”的惊悚片,还斩获了First青年影展的艺术探索大奖

什么是中邪?

简言之,人的言谈举止极为反常。

进入正题前,先分享下我唯一一次的“中邪”经历吧。

好像是小学(具体几年级我忘了)时,晚自习放学回到家,因为妈妈没给我准备吃的,我就突然发起了脾气。

平时我脾气也不好,但当时的行为真的有点出格。

深更半夜,我硬要离家出走,大门被上了锁,我就翻墙出去,找了块空地,准备躺在枯草上睡一夜。

我没哭,也不害怕,就觉得我妈一点都不爱我,不关心我,我恨我妈。

后来听我妈说,她觉得我当时肯定被姥姥附身了,因为就在不久前她刚做梦梦到姥姥向她抱怨没钱花,没东西吃。

说实话,当时听到我妈这些话时,我脊背一阵发寒。

《中邪》剧照

书归正传。

电影《中邪》的故事很简单。

两个大学生想要拍摄一部关于山东临沂地区“还人”风俗的纪录片,于是找上了当地颇有名气的“大仙”,想要跟踪拍摄“大仙”还人的全过程。

然而就是在拍摄过程中,事情的走向变得越来越诡异,一些看似超自然的力量逐渐把所有人推向了绝境。

《中邪》采用了伪纪录片式的拍摄手法,这也是我觉得这部影片吓人的最主要原因。

虽然如今的纪录片也会经过一些艺术加工,但在感受上,纪录片仍然要比故事片来得真实和真切。

《中邪》的拍摄成本只有7万块,其中还包括给男主治疗腰伤的2万块医疗费。

鉴于有限的资金,片中的场景基本都是实景,片中的声音都采用了同期声,后期也几乎完全没用特效和其他音效。

“当时老大非要加恐怖的音效,商量了好几次。但我不想要用夸张的造型、声音和一惊一乍去吓人,我想在心理上吓人。”

拍摄设备也是入门级,拍出来的画面,基本毫无美感。

但就是因为糙,才更真,更有带入感,更吓人。

现在很多导演似乎都比较钟爱“叙事断层”

这种讲述手法,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片名在剧情进行一段时间后再出现。

之前介绍的《白昼之雨》便是这种套路,剧情进行到40分钟时,片名出现,影片也从爱情片变成了黑色片。

《中邪》也用了这种讲述方式,30分钟后,片名出现,正片开始。

被问到这种做法的原因,《中邪》导演说:“不希望大家一下子就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而且到三十分钟片名出来才意识到节奏变了。”

我想说,这种套路,目前我还是挺喜欢的。

可能很多人觉得,影片的高潮也就是最后30分钟最恐怖最吓人,但我个人真心不喜欢高潮部分,最主要的原因是,女主实在太吵了,接连不断的尖叫声喊得我阵阵心烦。

但仔细想想,如果换成是我被不知名的东西追着跑,我大概也会尖叫连连。

我个人最喜欢“半夜窗外偷窥”那个镜头,室内一片漆黑,室外灯光微弱,人影若隐若现,很有恐怖氛围。

我也比较喜欢针孔摄像机“偷拍”的几个镜头。

导演还故意在时间显示上做了手脚,呈现出一种时间被鬼魂操控的灵异感。

其实,这个场景也蛮吓人的,只是,我只顾着盯时间数秒数了,没能入戏。

有时候,看恐怖片的人害怕,拍恐怖片的人也会害怕,不少恐怖电影在拍摄时都碰到过灵异事件。

日本导演中村义洋表示在拍摄《残秽,不可住的房间》最后的场景时,现场听到了原本不该听到的女性的说话声;

在拍摄出租车场景的时候,也拍到了从镜头下方伸出的并不属于摄影师的一只手……

《残秽》剧照

温子仁在回忆拍摄《安娜贝尔》时也说过:“第一次拍摄邪教徒召唤恶灵的戏时,屋内比屋外还冷,当大家觉得浑身不对劲的时候,一片巨大的玻璃在我们身后落下,砸个粉碎,吓得大家赶紧收工回家。”

更奇怪的是导演八楼的住处外墙水泥被发现很多类似指甲刮出的痕迹,“这真的吓到我了,传说中安娜贝尔会在睡梦中用指甲攻击被害人,我还拍照留证了。”

《中邪》的导演在专访中也直言:“(拍摄过程)真的特别吓人。尤其那个小纸人,屋子里没光,窗外光线进来的时候,我们自己都吓死了。”

导演还说:“每天拍摄前剧组都会拜拜,唯独男主摔断腰时没拜。”

“饰演王婆的演员连着两天做噩梦,梦到有人向她要钱,制片的舅舅让我们把小纸人送走后给它烧纸,王婆的演员第三天晚上就好了。”

我不太相信鬼魂之说,更不信算命,跳大神和送人什么的更觉得是迷信,是胡扯。

当年之所以被我妈那些话吓到,纯粹因为年幼无知以及被我老奶奶(也就是祖母)的“施法”行为震慑到了。

离家出走后,我是被我老奶奶找到带回家的。

回到家,我妈就怀疑我被姥姥附身,然后我老奶奶就端了一碗水,一边口中念念有词,一边把一根筷子竖在了碗中。

讲真,筷子竖起来的那一刻,我震惊了。

老奶奶说这就是我被附身的证明,我竟然也真的信了。

现在再想起来,我只想说:“真是信了你的邪!”

至于电影拍摄期间遇到的灵异事件,还有周边亲朋好友提到的各种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我只能说,我才疏学浅,也不知道为啥啊。

所以,每每和朋友聊到这个话题时,最后我也只能说句:“宁可信其有吧。”

说回电影。

个人认为,《中邪》真的可以一看,但绝对没有传说中的那般超神,剧情没悬念,处理得也有些拖沓,吓人的方式也挺老套,尤其是结局,真的像吞了一只苍蝇那样恶心。

但正如小李嘛批所说:“有时候人们围绕一眼泉水欢呼,可能并不是因为它有多甘甜,而是因为它来自荒漠。”

不算好,但很稀缺。

本文由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