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K雯 第十一章

来源:SloetjesBoDMAS  时间:2019-02-28 01:37:47

​​第十一章 ​对峙

躺在家里的沙发上,KO开始仔细回想自己和高雯分别之后的一切。今天和肖奈的谈话让他意识到,在自己和高雯重逢的这条路上,可能有不止一个的人在试图阻止,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做。KO讨厌别人的算计,以任何形式他都无法接受。他讨厌分析和观察别人的性格和动机,虽然这些对于他来说不算太难,但他觉得这样很没有必要。或许,这就是他喜欢计算机的原因,虽然没有复杂的情感,但至少简单透明,有规律可循。从前他一直觉得,早一点或晚一点与高雯重逢都没有关系,只要自己还能再见到她就可以了。可是如今来看,他与高雯分开的漫长岁月直接导致了高雯心理上的问题,这让他十分自责。可是如果让他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人在阻止他们兄妹相见的话,他觉得这些人跟高雯的病也脱不开关系。

其实有一段经历,KO没有告诉过包括高雯在内的任何人:他自己也有过心理病史。早在高雯之前,也就是KO刚刚被徐遥的父亲资助并搬到香港生活的时候,KO就产生了心理方面的问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KO在高中不得不中断学业,转学到美国一所特殊学校进行治疗和教育。因此,在KO的逻辑里,他离开香港的原因十分单纯,跟高雯没有任何关系。而他今天才知道,他在香港的学籍却成了别人眼中的安全隐患。这让本不愿意再去想那段时期的KO决定认真调查这件事。

高雯在家待了快两个月了,在这两个月里,KO没有给她发过任何一条信息或打过一个电话。这样的沟通频率在高雯和KO重逢之后的日子里算是破了纪录了,别说高雯觉得有点受不了,就连远在上海的KO都有点按捺不住。终于,在某一天的下午,他心不在焉地打了几把游戏,赢了三把输了两把,终于决定给徐遥打个电话问问。

“她的情况其实比我想象得要好,不过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徐遥把话讲得非常含蓄,“你要是在上海实在闲得没事的话,我觉得你可以去找找小雯在上海的一个朋友。”徐遥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个朋友?谁啊?”“小雯跟我说,她在上海有一个特别好的医生朋友,叫雷奕明。之前人家没有结婚的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特别好,后来对方结婚成家之后联络就少了。你倒是可以去向这个雷奕明了解一下小雯之前的生活状态和人事关系。”KO没有想到徐遥给自己的居然是这样的社交任务,他打心底里希望徐遥能直接让自己去查个什么人而不是让自己去见个什么人。“这个,很重要吗?”KO有些不情愿。“很重要,高雯跟我说,在你重新出现之前,这个雷奕明是她最亲近的人。”KO听得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答应了。

被一个陌生人打电话到自己的手机上指名道姓要约见自己这种经历,雷奕明还是第一次遇到。“我哥是个黑客,如果哪天他突然搞到了你的个人信息然后来找你,你也千万不要感到惊讶。”雷奕明这才想起上次见面的时候,高雯给自己打的预防针。“你说高雯得了抑郁症?不会吧?”听到高雯最近的消息,雷奕明还是吓了一跳。“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有发现她有什么征兆吗?”KO虽然跟雷奕明见面还不到十分钟,就已经直奔主题地聊了起来。“她是经常疯疯癫癫歇斯底里的,但我一直以为那就是她的性格,也没多想。”雷奕明确实有点无辜。“疯疯癫癫歇斯底里?”KO一脸的疑惑,仿佛需要花点时间把这两个词和自己的妹妹联系在一起。“她那个时候事业感情都总是不顺嘛,就经常向我求助,当时我觉得她心理抗压能力挺强的啊。不过那个时候她真的从来没跟我说过她有个哥,我说,既然你是她哥,你干嘛不早点出现?”雷奕明对高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哥哥还是有点怀疑。“我们家的情况比较复杂,就好像高雯也从来没告诉过你她在香港还有家吧?”“我的天,她的人生经历可真是够丰富的。”雷奕明怀疑自己在听的不是高雯而是别的什么人的故事。“高雯的情况一言难尽,我来找你就是想了解一下她这几年的生活。”“她这几年其实都挺正常的,起码在你出现之前吧。事业上的起伏肯定是有的,但都不是什么大事儿吧。”“感情方面呢?”“她之前好像有个什么渣男初恋叫韩彬的,早就没来往了,之后的话,我们俩谈过一段时间,但是也没成,最后就是和沈东军。”雷奕明提到自己的时候,有点犹豫。“那个叫萧亮的呢?”KO突然爆出萧亮的名字让雷奕明大吃一惊,他怀疑KO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在明知故问。“据我所知,她和萧亮不是认真的,如果真有什么关系的话,那也是工作上的联系。”KO点点头,“我明白了,你和高雯应该是和平分手的吧?”“分手之后还能做朋友,你说呢?”“她跟沈东军结婚的事情你知道吗?”“她后来才告诉我的,我也吓一跳。”“那他们离婚的事情你是不是也知道?”“她告诉我她离婚的时候才告诉我她结婚的。”雷奕明一脸的无奈。“其实她只是打算离婚而已,还没办手续呢。”“还没办呐?那她心也太大了。”雷奕明对高雯这种分手不离婚的行为表示了质疑。“这种不靠谱的事情也就她能干得出来。”KO说到这件事不禁摇了摇头。“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沈东军是个正经人,应该不会拿这件事做文章。”雷奕明基于自己对沈东军的了解宽慰KO。“不过你说她病了在香港,她一个公众人物可以离开大众视线这么久吗?”雷奕明表示这样的停工可不是高雯的作风。“舆论方面你就不用担心了,她在香港比在上海安全,她家里会帮她兜着的。”“她家那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么厉害?”雷奕明有点震惊。“她没跟你说过吗?总之她在香港是绝对安全的。”KO也不愿意跟雷奕明说太多。“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刚到上海的事情?”“说过一点,她说她高中没毕业就来上海了。”“她有跟你说她为什么高中没读完就到上海来吗?她是自愿的还是有人叫她回的上海?”KO心中有自己疑问。“这个她到没提过,但我觉得她应该是和家里合不来自己出来的吧,如果如你所说她香港那边家庭条件这么好的话,她家里人应该不至于连高中都不让她读完吧?不过其实也算是她家里人间接把她逼得离家的吧,她跟我说她那个时候特别叛逆,整天把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的,她妈算是拿她没办法了,有一次她们两母女吵架的时候她妈就说还不如给一笔钱她自己回上海闯一闯,她才能知道天高地厚,她气不过就回来了。”雷奕明把自己所了解的情况和盘托出,他没注意听到这里的时候KO气的一拳砸在了身前的护栏上。“我知道了,谢谢你跟我说的这些情况,希望能对高雯有所帮助。”KO已经不想再聊下去,匆匆感谢了一下雷奕明就离开了。

“姐姐姐!快下来快下来!”高雯的午觉是被钟艾的大呼小叫打断的。当她蓬头垢面地在床上坐起来的时候,钟艾正一脸惊恐地站在她房门外。高雯昨晚又约了一帮朋友喝酒开趴,正沉浸在宿醉的头痛里。“高霖,高霖哥哥在外面。”钟艾刚刚从楼下跑上来,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你说的‘在外面’是什么意思?”高雯先反应了一下高霖是谁,然后迷迷糊糊地问。“就是在我们家阳台啊,他好像在跟我哥他们吵架呢。”钟艾对于高雯的反应有些手足无措。“吵架?不可能吧。”高雯始终不肯相信两个月没见的KO会突然从天而降在自己家里。“他们真的在吵架啊,吵得还挺凶的,妈妈都哭了,我在想要不要打电话叫老爸回来。”钟艾显然是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是上来向高雯寻求帮助的。“你说什么?”高雯这下终于清醒了,从床上蹦起来在衣柜里疯狂地找衣服。“你先别打电话给你爸,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再说。”高雯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踩着拖鞋狂奔下楼。

高雯拉开家里阳台的玻璃门的时候,KO、夏岚和钟鑫三个人同时转过头来看着她,把她吓了一跳。夏岚的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KO和钟鑫则都是一脸怒容,看不出他们谁更生气一点。“你们,怎么回事?”高雯也不敢大声说话,只得小声地试探了一句。“雯雯,不关你事,你上楼去。”夏岚红着眼睛把高雯往外推。虽然高雯和夏岚的关系一直不能说是很融洽,但高雯看得出来母亲绝对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哭的,她也不忍心看她委屈成这个样子,只得将矛头指向了KO。“你跟我妈有什么好吵的?上次跟我还没吵够是不是?”高雯也没想到,自己和KO再次相见,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我在跟阿姨讨论为什么她在带你来香港之后没有对你的教育负责的问题。”高雯没想到KO是这个强硬的态度,她指责KO本来是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没想到KO还真的准备认真争论。“我的教育问题?我多大了这还有什么好说的?”高雯觉得KO莫名其妙。“我问你,你高中为什么辍学?”KO的声音非常严肃,看来是不打算让高雯吧这个问题糊弄过去。“不想读就不读了呗,有什么为什么的。”“那你回上海是因为什么?”KO步步紧逼。“因为不想留在香港,不就回上海了呗。”“我问你,你回上海的钱是哪儿来的?你别告诉我回上海不需要钱。”“我……”高雯一时语塞,她才明白KO讨论的问题关键,她如果承认是钟家给了自己回上海的费用,无疑就是间接承认了母亲和继父一家纵容了自己的辍学行为。“就算我妈给我钱了,那也是我自己决定走的,跟家里没关系。”高雯这个时候还是选择维护母亲,她看到钟鑫给自己投来了一个赞许的目光。“据我所知,阿姨当时有产后抑郁症吧?”KO仿佛料到高雯会这么说,突然提到了另一件事。“是又怎么样?”高雯已经不想深究KO是从哪里知道此事的了。“所以你离开香港到底是因为你自己想走还是大家都希望你走?”KO终于问出了问题的关键。“高兄,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一个原因,当初让小雯回上海是我们全家一起做的决定,小雯自己是完全自愿的。”钟鑫终于发声替高雯回答了这个问题。“我没有在问高雯是否自愿回上海,我是在问你们为什么会同意她这个决定?”KO转过头去面对着钟鑫。“你们明明知道她爸爸已经去世了,你们在没有帮她联系任何上海的亲属和学校的情况下让她一个人回了上海,你们这算是什么狗屁决定?”高雯没有想到KO生气的时候说话是如此的不留情面。“就因为她青春期闹情绪,在家里待不下去了,她说想回上海,你们就给她塞钱,支持她这么荒唐的决定。钟先生,原来钟家就是这样对待家庭成员的?还是说,你们压根就没把高雯当成家里人?”KO冷笑地看着钟鑫,钟鑫一时间无话可说。“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么着急地把高雯送走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她不听话,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高兄最好能把话说清楚。”钟鑫也不想听着KO拐着弯儿骂人了。“我就直说了吧,当初你们让高雯回上海,不可能没有打听过她爸和我的情况,结果你们发现她爸爸已经去世,而我在香港。你们明明知道她在上海已经没有一个亲人还就这么让她回去了,是不是更怕她在香港遇到我啊?”高雯发现KO口中的内容已经逐渐超出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你想多了,我们没必要做这样的事情。”钟鑫有些心虚。“好,你们家人想躲着我是你们的权利,我也毫不介意。问题在于,你们凭什么不对高雯负责?她在上海的衣食住行你们管过吗?她靠什么为生你们了解过吗?你们是不是觉得她只要不给你们家捣乱,她是死是活都无所谓啊?”KO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夏岚已经有些站不住,软软地靠在高雯的身上。听着KO刺心的话语,高雯觉得靠在自己的身上的母亲有些陌生,KO的话虽然难听,却也句句是实话,从自己离开香港开始,钟家除了定期给自己寄生活费,确实几乎没有管过自己。“因为你们家的照顾,高雯在该读书的年纪跑去做模特,而且最可笑的是这个傻丫头到现在还以为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她还觉得自己就该离你们家远远的,就该一个人吃苦受罪!”KO几乎是有些心疼地说出了这句话。“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如果当初高雯不是来了香港,就算她爸爸不在了,我在上海也能照顾好她,起码比你们的这种照顾要强!”夏岚彻底失去了为自己辩白的力气,的确,KO的话句句在理。当初自己执意要带走高雯,结果自己却以最快的速度投入了新的家庭,有了新的情感寄托,而对高雯的照顾,只是停留在对抗她的叛逆上,从来没有真正地为她的未来想过。KO说完自己要说的话,离开了钟家的阳台,经过高雯身边的时候他问了一句:“你跟不跟我回去?”高雯神情复杂地看着KO的背影,最终把夏岚扶到沙发上,自己上了楼。

“哥,我姐真的要走吗?你别让她走。”钟艾站在客厅了听完了他们整个争论的过程,她已经吓得小脸发白,只能低声向钟鑫求助。钟鑫望了望六神无主的夏岚和吓得不轻的妹妹,叹了口气,上了楼。“你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你要是走了你妈就疯了。”钟鑫站在高雯的房间门口,看着她收箱子。“你觉得我不应该回去吗?我哥的话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高雯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高霖就是嘴上说的好听,你在上海的时候他在美国,还说什么照顾你,他能管好自己就不错了。”钟鑫一提到KO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在哪里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把我当家人的人。”“你别说气话,你怎么就没有家人了?你不能因为妈妈当年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有问题,你就把整个家都抛弃掉。”“其实我一直很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留在这里?我这两个月在家里住是因为跟我哥闹别扭,现在我跟我哥的误会已经解开了,我想回上海。”“你跟你哥不能待在一起!你们两个肯定还会有新的问题出现,到时候我不希望你又气鼓鼓地跑回来说要长住。”“我跟我哥哪有这么多矛盾,每次吵架还不是因为你们一家人。”高雯已经把自己排除在钟家之外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跟他待在一起?”钟鑫有些激动。“什么叫不能待在一起?我现在什么状况?”高雯还不知道自己生病的事情。“你是个病人你知不知道?”钟鑫实在没有办法,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实情。“什么病人?”高雯一脸疑惑。“你去问问徐遥吧,她是个心理医生,她会跟你说清楚的。”钟鑫也意识到不能跟高雯说太多。“谁让你告诉她的?”KO低低地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把钟鑫和高雯都吓了一跳。“你不能带她走,我怀疑你们两个谁都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钟鑫转过身看到KO,索性把话摊开来讲了。“你什么意思?”高雯有点意识到了情况严重性。“我没有理由让一个被确诊的心理疾病患者和一个曾经被确诊为心理疾病患者不知道现在痊愈了没有的人待在一起。”“我这里有我的治疗记录和最近的心理测试报告,需要拿给你看吗钟先生?”KO似乎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怒气。“不知道高兄有没有听说过一种说法,心理疾病这种东西一旦患上几乎永远不可能被根治,它可能只是间歇性地隐藏起来罢了。”钟鑫表达了对KO说法的不信任。“依照钟先生的说法,每个人都是心理疾病的潜在患者,我们生活中遇到的每个人都不安全。”KO冷笑了一声。“安不安全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徐小姐是高雯的医生,至少也应该问过她高雯才能走。”“我的医生?你在说什么啊?”高雯已经完全不知道眼前的这两人在说什么了。“不必麻烦了,我来之前已经打电话给徐遥了,她说高雯现在的状况可以跟我回去,钟先生不信的话自己给她打电话核实吧。”KO绕过钟鑫,直接拿走了高雯刚刚收好的箱子下了楼。​​​​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