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这些事,将会影响美国教育十年!

来源:育投汇  时间:2017-01-04 11:38:54

 每一年我们都能遇见许多惊喜,但2016年尤甚。即便是已经服务我们多年的软件也给了我们回忆、反思以及学习的契机。

2017我们能期待什么?不妨让历史引导我们。

以下就是2016年最具爆炸性的教育科技领域新闻:

Teachscape窘境

被收购,上市或者关门大吉,许多获得投资的初创企业都不得不面对“三选一”的压力。

对Teachscape这家教育科技初创企业而言,被Frontline Technologies的收购终于结束了他们长达十余年的曲线发展之路。Teachscape一波三折的故事道出了很多初创企业和投资者在2016年里的心声:想要在教育产业赚钱,恐怕比想象中困难得多。

V是代表VC:《芝麻街》创作者为儿童成长投资1000万美元

从1969年开始,大鸟、艾莫和他们毛茸茸的木偶朋友(译者注:以上均为动画片《芝麻街》人物)就已经在电视荧屏以生动有趣的课程逗乐着孩子们,教会他们爱、恐惧以及为什么要分享曲奇饼干。

但是,今天的孩子们都用手机和电子设备,想要接触到他们,《芝麻街》背后的制作团队得找人帮忙——比如初创企业。《芝麻街》工作室启动了一个投资部门——Sesame Ventures(芝麻风投),专门投资那些为孩子们提供教育、健康以及社会福利服务的公司。

Imagine K12和Y Combinator重组合并

专门扶持Edtech创业公司和其他类似项目的Imagine K12,被“爷爷级”科技公司孵化器Y Combinator兼并。

自2011年成立以来,Imagine K12引领了全球众多助推器和孵化器的涌现,光是在美国,就已经出现了十几家致力于扶持教育创业公司的公司。

白宫和米歇尔·奥巴马联合,为特殊教育推出价值2.5亿美元的“Open eBooks” App

如果科技不能让教育走进千家万户,那还算先进吗?今年最受关注的新闻,莫过于这一则:白宫和主要出版商达成合作协议,一起将电子书送到投身特殊教育的老师和图书管理员手里。

想打造自己的学校?Altschool推出了加盟项目“AltSchool Open”

Altschool已经凭借“微缩学校”(指私立的小型学校,课堂中由软件全程辅助)募资超过1亿美元,但这家洛杉矶创业公司不再想建学校了——他们想招收加盟商,收取一定加盟费用。

Altschool并不是第一家这么做的学校,Summit Public Schools也在用这种方式扩张他们的Basecamp网络——不同的是,Basecamp免费。

可汗学院是怎么撼动SAT考试的?

可汗学院的目标空前伟大:随时随地为任何一个人提供免费的顶级教育。去年,可汗学院缩小了目标,但依然令人振奋:让所有人免费通过SAT考试。

如此一来,最难回答的兴许是这个疑问:可汗学院加入SAT备考课程,伤害了谁?仅仅是考前辅导产业,还是会影响整个标准化测试体系?

为了反映21世纪劳动力需求和所需技能,PISA有了什么改变?

在发达国家,每三年会对15岁的学生进行一次受教育情况测试,称为PISA,如今这项测试不再考察学生的数学素养、阅读素养和科学素养了。

在2015年的最后一次考试里,问卷开始考察学生的团队协作、社交技巧甚至是心理健康等素养。

扎克伯格夫妇任命Jim Shelton管理教育项目

去年12月,这对亿万富翁夫妇曾承诺将通过陈-扎克伯格计划(CZI)献出99%的财产,以解决教育和科技方面的问题。为了实现教育方面的努力,他们启用了2U的前任执行官、美国教育部成员Jim Shelton。

各种基金会尝试改变教育的情况并不少见,盖茨基金会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但是盖茨已经公开表示将会暂停他在资助方面的努力,CZI将如何填补这个空缺呢?

亚马逊发布免费教育资源搜索平台“Inspire”

不想错过教师市场的热潮,亚马逊发布了一款免费的平台,能让教师免费上传、搜索和评价教学材料。但是这个平台很快就遇到了侵权问题——有些用户上传的材料并不是他们自己创作的。

目前亚马逊的“Inspire”平台只有通过邀请才能进入。

The EQUIP Eight:教育部为高等教育实验挑选合作伙伴

在教育部打击肆无忌惮扩大盈利的高校的同时,他们对于高等教育创新模型的实验却持很开明的态度。

EQUIP是教育部发起的一个试点计划,这个计划将会向8个项目提供联邦政府补助,这些项目中的大学将大部分业务都外包给了盈利性企业。

Remind的变现之路:处理学校活动的资金

教育科技创业公司需要赚钱吗?似乎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投资者砸个几百万给还没开始盈利的创业公司。(有人说,“免费增值”背后的逻辑在于,聚焦于营销,或者说在盈利前获得越多用户越好。)

Remind是一家旧金山的创业公司,是一款为学校、学生和家长设计的移动沟通工具背后的生产者之一。他们声称在发布第一款收费产品之前就已经拥有了超过3500万用户,这款产品能让学校为实地考察、募捐活动等筹集资金。

谷歌教室为了取代学习管理系统而不懈努力

在过去的两年里,谷歌把自己的热门应用全都装备到了谷歌教室中。谷歌的在线教室平台对老师的吸引力越来越大,许多学校已经在使用谷歌的一套高效工具——包括文档、表格和幻灯片。

但是谷歌的目标是将这些应用全部打包,加上老师和学生需要的特殊功能。总而言之,谷歌教室想成为轻量级的学习管理系统。

为什么 Udacity和EdX想给未来学位抢注商标?学生又面临怎样的险境?

没有人拥有“硕士学位”这一头衔的所有权。但是,教育界的新贵们想把这个头衔“打入冷宫”,让新生的“在线学习毕业证书”取而代之。

关于特朗普选的新教育部长,我们知道什么?

关于特朗普选的新教育部长Betsy DeVos,最广为人知的两点是:她不支持“共同标准”,她支持教育券和学校选择。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