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田思嘉妈妈看望邹宁浩母亲:我懂你们的心痛

来源:有点呆的猎人_nh4  时间:2016-12-20 19:10:00

 邹宁浩走了,过去这两天,和他相熟的朋友,总会互相问一句:“爸爸妈妈怎么样了?还好吗?”是啊,儿子30岁了,眼看就能带儿媳妇回家,眼看就能含饴弄孙,可这一切戛然而止,永远定格在12月16日。

活着的人,日子还要继续。可对于邹宁浩的父母而言,日子又该如何继续?在中年丧子之痛面前,一切劝说都显得苍白无力。

昨天,一个女人悄悄出现在了义乌市殡仪馆的灵堂,她把手里一捧玫瑰,轻轻放在了邹宁浩的遗像前。

这个女人和邹宁浩的父母差不多年纪,4年前,经历了同样的丧子之痛。她说,她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这对父母打气。

她叫马徐玲,她的儿子就是消防烈士田思嘉。

田思嘉母亲(左)劝慰邹宁浩父母。

“她的今天就是我的昨天”

昨天下午2点多,马徐玲身穿灰白格子棉衣,走进了义乌市殡仪馆一个还在布置中的灵堂。灵堂里,躺着在大火中牺牲的义乌市公安消防支队宣传科战士邹宁浩。

马徐玲没有见过邹宁浩,事发之后,她从微信里得知邹宁浩牺牲火场,眼泪止不住往下掉,这一切,像极了4年前她献身火海的儿子。

和儿子生前的战友联系后,马徐玲决定来义乌送一送邹宁浩。

“邹宁浩,今天我来看你,给你送一束花,希望你能开心。”昨天一到义乌殡仪馆,马徐玲就把玫瑰花轻轻放在邹宁浩的遗像前。

选择玫瑰花,马徐玲是有讲究的。“他是爱岗敬业、热爱生活的年轻人,还没有成立家庭,30支玫瑰代表30岁,玫瑰也代表年轻活力。”

没有停留太久,马徐玲悄悄走出灵堂,此行她还有更重要的事:看望邹宁浩的父母。

“邹宁浩妈妈的今天,就是我的昨天。”马徐玲太知道丧子之痛是怎么样的痛。虽然儿子已经离开1400多天,但她每天都靠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之前有消防战士牺牲,她也做不到前去安慰劝说有相同遭遇的父母。

面对儿子的离去,马徐玲花了4年,才慢慢接受这个事实。“我太知道那种痛了,其他任何人的劝说都苍白无力。”马徐玲愿意第一次对外人说出自己的经历,“我最可能说服她,因为我和她有相同经历。”  

“儿子希望看到我们坚强”

走出灵堂20多分钟后,马徐玲走进邹宁浩父母休息的房间。一进屋,她就给邹妈妈何晓娟一个深深的拥抱。两个母亲,唯有呜咽。

“你要坚强,一定要学会坚强,会过去的。”

“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多余的话何晓娟说不出口,她抽泣着问出了这一句。

“我很理解,真的理解。我们必须勇敢面对,慢慢地坚强起来,好好地活下去。”作为一个失独母亲,马徐玲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她只知道要坚强,因为儿子希望看到她坚强。

儿子牺牲后,马徐玲希望儿子以另一种形式存在。她捐出儿子的抚恤金,成立“田思嘉见义勇为慈善基金”;去年,田思嘉的母校鲁迅小学成立了“田思嘉班”……看着、听着儿子的名字不断地被提起,她觉得儿子还在身边,“他的价值还在,他没有白白牺牲。”

“现在想来,邹宁浩生也为消防,死也为消防。”作为母亲,何晓娟有些无奈,儿子是在父亲的影响下成为消防战士,如果再选择一次,他们还是会送儿子当消防兵,“他是国家的儿子,消防的儿子。”

傍晚告别时,马徐玲给何晓娟留了一个电话:“你一定要坚强,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打给我。唯有坚强,才能挺过去。”浙江在线12月19日(钱江晚报记者 龚望平 杜羽丰)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