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穆斯林的厚黑手段:伊斯兰教信仰无强迫吗

来源:回佛网  时间:2019-04-13 11:19:05

​​         古兰经是政治是厚黑学仅此而已。政客如果想找借口任何黑的都能被说成白的。如张仪三百里说成三里。不过事实胜于雄辩,伊斯兰教客观的教义和客观教义引发的战争、暴恐等事实岂不是是普遍现象?
          在麦加时期,穆斯林处于弱势时期,豺狼就披着羊皮,《古兰经》便确定了“信仰无强迫”方式来宣教。“你应凭智慧和善言而劝人遵循主道,你应当以最优美的态度与人辩论,你的主的确知道谁是背离他的正道的,他的确知道谁是遵循他的正道的。”(蜜蜂章:125)
         “被进攻者,已获得反抗的许可,因为他们是受压迫的。真主对于援助他们,确是全能的。他们被逐出故乡,只因他们常说:我们的主是真主。”(古兰经22:39-40)“你们当为主道而抵抗进攻你们的人,你们不要过份,因为真主必定不喜爱过份的人。”(古兰经2:190)。“如果他们与你争论,你应当说:真主是知道你们的行为的。”(古兰经22:68)“你应当忍受他们所说的谰言,而温和地退避他们。”(古兰经73:10)
        “在他们之后继承天经的人们,对于天经,的确在使人犹豫的疑惑中。你应当召人于此道,你应当谨遵天命,常守正道,不要顺从他们的私欲。你说:‘我确信真主所降示的经典,我奉命公平待遇你们。真主是我的主,也是你们的主。我们有我们的工作,你们有你们的工作,我们不必和你们辩驳。真主将集合我们,他是唯一的归宿。’”(协商章:14~15)
        麦地那时期,同盟军战事之后,穆氏取得了麦加城,马上露出豺狼的本性。启示内容就渐渐转变为:"战争已成为你们的定制"(2:216)。"你们要讨伐邻近你们的不信道者。"(9:123)"你们在哪里发现以物配主者,就在哪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9:5)"你们在哪里发现他们,在哪里杀戮他们。"(2:191)  
       于是,古兰经不同时期对非穆斯林的策略就成了穆斯林卫教护教的护身法宝和挡箭牌,那些深黯教义真谛的穆斯林熟练的掌握了这套宣教方法便用以抵御来自他人的质疑。当伊斯兰还未强大时,需要和平的环境来发展,就隐藏其真面目,时刻装出一副善良的可怜相。当人们对伊斯兰采取对非穆斯林的文化灭绝政策提出非议时,见到的往往是一脸的无辜的穆斯林,他们泪流满面,满肚冤屈,向人们义愤填膺的搬出古兰经麦加时期的若干启示,拿出经训中道德层面的语句,拿出麦加时期的经文来掩饰,将伊斯兰打扮成无比温柔的天使,指责他人断章取义,望文生义,不了解语境语意;可当其坐大时就马上露出了凶神恶煞的面目。比如在马来西亚穆斯林取得当政权后,就面对全世界的指责,公然制定了对非穆斯林的歧视政策,搬出“真主绝不让不信道者(即使是基督徒)对信道的人(穆斯林)有任何途径”。(古兰经 4:141) 的态度来对待非穆斯林。
       如果非穆有这样的经文:非穆斯林要讨伐临近的穆斯林,使他们感受到你们的严厉,在哪里发现穆斯林就在哪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穆斯林在今世的享受,就像畜生那样生活,火狱是他们的归宿。穆斯林女人的权利比穆斯林男人的权利高一级,最好的非穆是那些用锁链扣着穆斯林的颈项直到他们脱离伊斯兰的人!   请问穆斯林赞成这样的经文吗?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伊斯兰为鉴,可以知在非穆国家的穆斯林是披着羊皮的狼。居安思危吧非穆们!

 以这些教义结束此文:

侵略本质:
     穆罕默德奉命和人类进行斗争,直到他们念清真言。 (布哈里圣训1:25,392,393;4:52:196)      穆罕默德和欧麦尔命令穆斯林侵略异教徒的国家,与他们战斗,直到他们只敬拜安拉或交纳人丁税。 (布哈里圣训4:53:386)
     最好的穆斯林是那些用将锁链扣着人的颈项直到他们接受伊斯兰的穆斯林 (布哈里圣训6:60:80) 。
     穆罕默德说:穆斯林最好的善行,除相信神(真主)及穆罕默德外,是为神(真主)的缘故参与圣战(布哈里圣训1:2:25)     穆罕默德说神(真主)保证,自愿参与圣战的人,若生存,会得战利品为报酬,若死去,会进入乐园(布哈里圣训1:2:35;4:52:46)
     对叛教者:
     若有人叛教,改变他对伊斯兰的信仰,就把他杀了(布哈里圣训4:52:260;9:83:17,37;9:84:57,58,64;9:89:271)
     不论在任何地方找到叛教者,就杀死他们,杀人的将会在复活日在乐园有奖赏(布哈里圣训9:84:64)
     信奉天经者和以物配主者,他们中不信道的人,必入火狱,而永居其中;这等人是最恶的人。(古兰经63. 98:6.)
     无能为力时诅咒和杀戮:
    “我的教徒中,必定会有这样的人,他们欲饮酒,却以另外的名称来称呼酒,他们还用各种乐器和女歌手来当众吹打弹唱。 愿真主使大地沉沦他们,或使他们变成猴子,变成猪吧!” (伊本马哲圣训集)       Ali Ibn Abi Talib遇到了一位叫’Umru的男人并告诉他,“我真实地邀请你来伊斯兰教。”‘Umru答说,“我不需要它。”Ali接着说:“那我要向你开战。”(穆罕默德就是以这种策略来对待拒绝他的邀请的人们)‘Umru回应道:“为了什么?我的侄儿呀!为了神,我不愿杀你。”Ali说:“但是,为了真主,我喜于杀你。”(ibn Hisham, “先知的传记”,第3部分。113页;亦参读Al Road Al Anf 第3部分263页)。

回族佛教评:如果伊斯兰教没这些客观教义,那么即便有人打着伊斯兰教的旗号做坏事,也不是伊斯兰教的过错!原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就说了这样的事实:“奥斯曼帝国是用武力强迫被征服地区民众改信伊斯兰教的” 。正如马克思所说:“《古兰经》和以它为根据的伊斯兰教法律把各个不同民族的地理和人文归结为一个简便的公式,即把他们分为两种国家和民族——正统教徒和异教徒。异教徒就是‘哈尔比’,即敌人。伊斯兰教宣布异教徒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并在穆斯林和异教徒之间造成一种经常互相敌视的状态。”(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0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180页。)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