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最美的日子——京都红叶行记

来源:依人淡如菊  时间:2018-02-07 10:50:29

​​​

京都是经得起一去再去的地方。不论何时,似乎总能找到一些理由,到京都去转两圈。前两个月,我便因着红叶,到京都游历了二日。


日本除了春夏秋冬四季,还有两个重要的季节,樱花季和红叶季。红叶季在日本叫红叶狩,每年的十月,北海道长出第一片红叶,然后逐渐向南。龟毛的日本人说,红叶从北向南延展的速度是每天27公里。古代文人把红叶比作一头有着温暖红色皮毛的野兽,人们从北而南以每天27公里的速度追逐这只野兽的脚步,所以叫红叶狩。


美景若无文化的加持,便会逊色许多。若论种植的数量,北京香山的红叶便远超过京都,但京都却因保护千年的文化,成为全世界都向往的红叶古都。京都有一些极为有名的红叶景,只有寥寥几棵的红叶,与寺庙、古塔或桥梁相映成景,便有了分外的妙处。比如下图池这水红桥枫叶,是我在二条城前附近的祗园平八遇见的。那日清早,因为看错了地铁站牌提前一站下了车,步行在清晨小路上,偶遇了这一方池塘,虽只几株红叶,却有令人久坐观赏的魅力。


在京都呆一个周末,并不能去很多地方,只挑选了几处最向往之地,第一处便是岚山。岚山是古代京都达官贵人度假的地方,至今在桂川边都还有许多历史悠久的高档旅馆和料亭。我最爱的日本怀石殿堂级料亭吉兆就在其间(传送门:7万日元的完美怀石,在红叶满山的季节)。


岚山的红叶比京都市区的略晚一些,我在12月1日到达京都,市区里的大部分红叶已落,岚山的红叶却是满红将落的季节。在岚山看红叶,最受游客欢迎的便是嵯峨野观光小火车。嵯峨野观光小火车从小火车嵯峨站出发至小火车龟冈站,沿着风景优美的保津川溪谷缓缓行驶,途径岚山站与保津峡站,单程约25分钟。春天看樱花,夏天观新绿,秋天狩枫叶,冬天观白雪。


小火车嵯峨站紧邻JR嵯峨岚山站。我与Y哥提早一天约在嵯峨岚山站,想要坐第一班小火车去龟岗,到了车站却不见Y哥的人。原来Y哥错坐岚山本线到了岚山站。岚山的交通颇有些复杂,第一次去的一定要分清线路,不同线路的车站皆有不同。虽然小火车站的碰面有些乌龙,但旅行里的这些小插曲日后谈起却是妙趣横生。


日本有极为浓郁的铁道文化,各地方铁路都有其特色。嵯峨野观光小火车也是如此。开车时车站工作人员会站在列车旁挥手欢送,车上有列车员手提竹篮卖小零食,到了保津川站,山神上车与游客们合影,很有气氛。有时候不为看风景,仅仅是为了体验日本的铁道文化,也是可以来坐一趟小火车的。

Tips:观光小火车可提前在官网预定,尤其是樱花季与红叶季,建议预定车票,否则可能就只能到现场排队买站票了。

嵯峨野观光小火车官网http://www.sagano-kanko.co.jp/sc/index.php


岚山除了嵯峨野观光小火车,还有几个颇为有名的寺庙可以看红叶。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天龙寺,天龙寺是世界文化遗产,与竹林并列岚山的必去景点第一。但我并不推荐去天龙寺看红叶,只因为必去,所以人山人海,少了观红叶的意境与趣味。岚山的常寂光寺与宝儼院景色雅致,反倒比天龙寺更值得一去。常寂光寺的海拔略高,红叶见倾比较早,我去的那日在京都红叶预报网站上已经是落叶到八九分的状态,于是便去了宝儼院。


宝严院是临济宗大本山天龙寺的分寺之一,在天龙寺的上面。走到宝严院的院墙外,便见到墙边的几株枫树正当红。顺着墙走到宝严院的门口,有数十尊石佛坐立在草坪上,石佛在红叶与蓝天下,分外祥和。穿过石佛丛,便可看到宝儼院的寺门,矮矮的木门并不张扬,比起中国寺庙的大门大户朴素许多。


宝儼院并不大,却难得一步一景,每走几步都要停下来拍半天。2017年是数年一遇的红叶大年,我暗自庆幸遇到了好年景。红叶长得好,需得阳光充足,日夜温差大,雨水还要好。宝儼院的红叶数量不算极多,但每一棵红叶的位置都恰到好处,仿佛它天生就该长在此处,往边上挪上半分也不行。京都的红叶与樱花都是如此,常常是一棵树可以让人坐下慢慢欣赏上数小时。


宝儼院里一处茶室,卖一些抹茶和甜点,这在日本的寺庙里是常见的,这些茶室一般都有好景观,若有时间稍作停留,在铺满红叶的院子里喝一杯抹茶也是很好的。价格其实并不很贵,多在六百日元上下,折合人民币不过三四十元。


宝儼院虽然红叶正好,但也到了开始落叶的时候。树上红叶漫天,地上也铺满了刚落的红叶,还未被游客踩踏,依旧新鲜浓郁。我一直觉得落叶的头几天,是整个红叶季里最美的日子。


宝儼院一年只开放几个月,分别是在春末夏初和秋季红叶的季节。这与琉璃光院的开放时间差不多。琉璃光院因为四面通透的琉璃庭和光亮如湖面的桌子,在这两年名声大噪。到琉璃光院看红叶必须分批入场,每批次只能参观1小时,而排队需要四五个小时。宝儼院所幸还未如此网红,游客并不太多,可以静坐观红叶。

Tips:宝儼院官网:http://www.hogonin.jp/


在日本不论是看樱花还是看枫叶,有个行程都是不能省的,就是夜景。京都有几个寺庙,是以夜樱和夜枫闻名的,比如高台寺,还有清水寺。清水寺是京都最有名的寺庙,日本人形容一个人有决心,就会说“从清水舞台跳下去”。清水寺种了一千多棵的枫树,在白天里人挤人的看会让人觉得,其实香山那九万多棵红叶也很值得看咯。但是到了晚上的灯光亮起,便会让人改了主意,京都确实有京都的美。


凡是夜枫有名的,都必定有水景。樱花或者红叶甚至初夏的新绿,倒影在如镜面般的平静水面上,会有有舞台一般的效果。这种美有着一种非现实的意义,带着梦幻感,提醒着观枫的我们,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飞到京都,只为看两天的枫叶,在许多人看来是性价比极低的事情。香山也有红叶,为什么还要去京都。因为许多美好,需要自己亲眼所见,才会明白。我们年复一年去森林公园看樱花,以为樱花不过就是如此。但当我们到了京都,即使是湖边那一株孤零零却开得漫天粉红云的樱花树时,我们才会明白,原来我们错过了什么。


人的审美就是这么培养起来的,审美的培养就在那些貌似无用的东西,比如到古都看一场红叶,或者到博物馆看一次展览。当我们面对困难与艰难之时,这些看过的红叶、樱花和油画就是人生深处的一盏小灯,让我们觉得人生还有光。


其实携手来看夜枫的人们,大概都是幸福的吧。

​​​​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